id=”endText” style=”border-top:1px solid #ddd;”>
出品/网易号外作者/马莉
实习生孙雨杭编辑/胡非非爆料邮箱/bjmali1@corp.netease.com2019年4月26日早间,乐视网(300104)一口气发布了31份公告,其2018年业绩报显示,乐视网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为负。几乎毫无悬念,乐视网还是迎来了自己暂停上市的命运——根据有关规则,乐视网股票将自4月26日披露年报起停牌,深圳证券交易所将在停牌后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这个大结局似乎在2016年11月,贾跃亭发布公开信时就已注定。那封公开信也有了答案,乐视终究是“被巨浪吞没”。2017年1月携150亿元而来的白武士——贾跃亭的山西老乡,地产商人孙宏斌花了一年时间也未能“把海洋煮沸”,只得哽咽承认“愿赌服输”。从在质疑声中上市到成为创业板龙头,千亿市值超过万科,乐视网用了近5年时间;而从高光时刻步入重大财务危机,只有一年半的时间;最终,尽管吸引了融创入局,乐视网还是缺乏悬念地走向暂停上市的归途,若无意外,上市后的第9个年头,乐视网将度过它在A股的最后时光。或是在A股的最后一个完整年度,乐视网还是得到了一份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它2018年的答卷显示:乐视网2018年的营业收入约为15.58亿元,同比减少77.83%;2018年净亏损40.96亿元,同比增加70.49%;2018年净资产为-30.26亿元,同比减少556.44%。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其中无法表示意见的事项包括无形资产减值事项,以及财报没有对乐视网如何消除对持续经营的重大疑虑作出充分披露。此外,公告显示,乐视网2017年度审计报告中无法表示意见所涉及事项影响均以消除。上市:质疑声中登陆A股贾跃亭和他的乐视系曾经历了多个荣耀时刻,巅峰之后便是崩盘。回到故事的起点,2004年11月10日,山西商人贾跃亭注册成立了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随后乐视生态体系迅速发展壮大,最终于2010年8月12日登陆创业板,募资7.3亿元。自此,乐视网开始了其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的8年A股生涯。上市首日,乐视网报收42.96元,较其29.20元的发行价上涨47.12%,换手率达76.51%,动态市盈率为68.9倍,总成交额7.07亿元。但当时即有观点对乐视网的成功上市提出质疑。毕竟,同期,相较乐视,流量排名更靠前的优酷、土豆等视频网站,还背负着亏损压力。流量监测机构Alexa的数据显示,乐视网上市首日,其全球排名1132名,中国排名125名;优酷全球排名51,中国排名第10;土豆全球排名70,中国排第12。公开报道显示,视频行业PPS总裁徐伟峰,彼时曾对乐视网上市“不知说什么好”。互联网资深专家刘兴亮当时表示,排名靠前的优酷、土豆等视频网站彼时不过全年营收刚过亿,依然处于亏损状态,乐视这样一个排名靠后也不为用户所知的视频网站却能率先盈利,取得过亿的收入,很难理解。对于质疑,乐视网方面当时的回应是,其采用的是“付费+免费”的创新性商业模式,且收费模式贡献了总收入的一半以上,所以才能在行业内率先实现盈利并持续高速增长。此后,更多乐视网上市的细节被披露出来。2014年10月,一则传闻将低调的汇金立方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汇金立方”)推上风口浪尖,这家公司的董事长名为王诚。汇金立方曾在2008年和另外两家企业共同投资乐视网,两年后乐视网上市。2012年一季度末,这笔投资的回报率已高达1685%,其后汇金立方套现离场。根据《财经》报道,2005年前后,经人介绍,贾跃亭结识了网通天天在线的总裁,化名王诚的令完成。尽管后来作为王诚山西同乡的贾跃亭曾对媒体表示,乐视成功的背后没有靠任何政府关系的帮助,而且如果重来不会选择这样的公司,但根据澎湃新闻的报道,贾跃亭疑似曾入股汇金立方。此外,王诚的妻弟李军是乐视网早期大股东、前高管之一,李军于2014年9月底被有关人员从山西大同家中带走。再往后,2017年10月底,媒体报道,多位证监会原创业板发审委委员因涉及在乐视网IPO时提供便利,被司法调查。事实上,更早以前,在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受贿案于2016年11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时,检察院就指控其收受包括乐视网在内的9家公司IPO相关贿赂693.6万元。李量当庭认罪。乐视网方面当时回应称,乐视网及其现有各主要股东均与该事项无关,也不受到任何影响。高光:打造七大生态帝国2012年,乐视宣布进军智能电视。贾跃亭也一改低调作风,于2012年9月19日首次在发布会上公开亮相。彼时的贾跃亭,身穿“苹果教父”乔布斯标志性的黑色T恤,配以大屏PPT,宣称乐视推出的电视产品将颠覆现有的行业格局,同时多次向外界介绍乐视打造的生态。乐视公关将此次发布会定位为“贾布斯的年度秀”。(图注:2015年10月27日,乐视召开“无化反,不生态”为主题的发布会,贾跃亭开场即讲解由平台、内容、应用、终端构成的乐视生态模式。)2014年年底,贾跃亭以上市公司乐视网为基础,开启了乐视生态的激进扩张,逐步打造乐视生态七大板块——互联网应用及云服务、内容、大屏、手机、体育、汽车、互联网金融。2015年起,“生态化反”在乐视的宣传中被频繁提及。贾跃亭曾表示,相信乐视这种模式会受到很多企业的模仿和跟随,并表示希望打破中国互联网BAT格局。彼时的贾跃亭,或许并未预见短短两三年间,乐视的七大生态将被陆续甩卖。2014年至2016年,是贾跃亭发力进行大规模投资布局的阶段。在乐视内容生态体系下,主要有乐视视频、乐视影业等。乐视视频推出的《白鹿原》、《甄嬛传》、《太子妃》(该网剧由贾跃亭妻子甘薇担任大股东的北京乐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出品,乐视网发行)等剧或流量或口碑,成为“爆款”。彼时的乐视影业,有数十位明星入股,其中既有张艺谋、孙红雷等知名导演和演员,也有甘薇的“闺蜜圈”,李小璐、霍思燕等人。(图注:2015年4月14日,乐视超级手机发布会上,贾跃亭现场展示乐视超级手机界面并与众多明星自拍。)在体育生态方面,乐视也先后投资了以体育比赛项目运营为主体业务的多家公司。短时间内,乐视体育大举烧钱,高价拿下多个重要赛事的版权,独播策略也让其背上沉重的风险和负担,埋下隐患。乐视体育也有多名明星入股,包括刘涛、孙红雷、周迅、王宝强等人。在大屏生态方面,乐视致新是重要的一环,在乐视2017年资源推介会上,时任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宣布,乐视超级电视的累计销量已近900万。乐视其它方向的主要投资集中在汽车生态方面,其中包括知名度较高的网约车服务平台“易到用车”。2016年1月5日,乐视在美国拉斯维基斯公布了其重要战略合作伙伴FF(法拉第汽车),并联手发布了FF首款概念车FF
ZERO
1。同年4月,乐视LeSEE概念车发布,吸引国内多名汽车行业精英加入。2016年8月10日,贾跃亭宣布LeSEE超级汽车工厂正式落户,超级汽车小镇计划启动。该工厂一期项目投资60亿元,年产能为20万辆整车;二期计划于一期投产后两年内开工建设,扩产产能20万辆整车,项目投资60亿元。除了汽车项目外,乐视还宣布将把包括音乐、体育、影视等的内容资源注入生态小镇,总投资规模将达200亿元。在拥有七大生态系统的乐视帝国快速崛起的同时,乐视网股价也迎来巅峰。2015年5月12日,乐视网股价达到历史最高点——179.03元。次日,乐视网总市值达到巅峰——1526.57亿元,超过万科A(000002)的1429.22亿元。当日也是乐视网的除权日,其开盘价又回到了二十几天前的股价附近,最终报收于82.49元/股。这也帮助贾跃亭一跃成为创业板首富。至此,贾跃亭用10年时间,将乐视打造成互联网神话,总市值5年间扩大了30倍。“贾布斯”、“BATL(BAT+乐视)”一度成为高频词汇,被人津津乐道。危机:公开信与融资手段2016年10月20日,乐视在美国旧金山的发布会上,原计划亮相的概念车LeSEE
Pro并没能出现,贾跃亭给出的解释是:车子在运输过程中遭遇车祸,无法及时修复。随后,美国媒体曝出,贾跃亭在内华达州的汽车工厂面临停工,更有内华达州官员声称,贾跃亭的乐视汽车是一场庞氏骗局。此时,资本已然嗅到乐视走向溃败的味道。(图注:2016年10月20日乐视LeSEE
Pro概念车发布会上,由于意外车祸,原计划乘坐LeSEE超级汽车概念车入场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最终选择跑步进入会场。)2016年11月,贾跃亭一封《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的公开信,将乐视系的资金困境摆上台面,引发媒体的海量关注。至今,对于他当初这一做法的动机,仍有不同声音。即使对于乐视离职员工而言,对这封公开信以及由此引发的舆论危机,也有颇多揣度。毕竟,此前的乐视不是没有经历过危机,尤其是2014年贾跃亭因个人原因远走美国、香港。但2016年这一次,乐视网面临的困境是前所未有的,其恶化速度之快令人咂舌。贾跃亭的“造车梦”还未成型便已破碎,多个端倪也让公众发现了乐视糟糕的财务状况,尤其是各个生态间疯狂的关联交易,更多细节在此后一一被披露出来。事实上,对乐视网财务问题的质疑从未间断过,包括2015年6月华安基金分析师杨晓磊公开质疑乐视网2014年的财报,称其出货量数据造假,内生业务亏损;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姝威发表分析报告,质疑乐视网涉嫌违规,隐瞒公司盈亏信息。只是,此前一切“杂音”都被“创业板龙头”这一荣耀掩盖,不论是散户还是基金,都对这只妖股趋之若鹜。至少到2016年年底、2017年年初,乐视网的融资还不算太难。云峰基金、万达投资、深创投、联想控股、东方汇富、海航、英大资本、民生信托、新华联等均曾投资过乐视生态。公开报道显示,自2010年8月上市至2017年7月的近7年时间里,乐视网累计融资超过300亿元。其中直接融资92.89亿元,占总融资额的30.88%;间接融资207.88亿元,占总融资额的69.12%。在直接融资中,乐视网首发IPO募集资金7.3亿元,上市后通过定向增发合计募集金额60.29亿,发债融资25.3亿。此外,乐视网还通过股权质押的方式获得资金。截止到2017年7月9日,乐视网股权质押的总量占流通股的比例为96.66%,其中65.34%的股权未解押。而乐视网最大的一笔股权质押发生在2015年下半年,贾跃亭将其持有的限售股4.67亿股、流通股4000万股,共计5.07亿股进行质押,借入近百亿资金,用于乐视生态业务的发展投入。乐视的融资水平在上市公司行业中已显不俗,同时其花钱也是毫不手软。2013至2016年间,乐视大举收购公司和版权,且采取硬件补贴政策,企图以此快速抢占市场份额,却导致了乐视业务上的常年亏损。乐视网2016年年报显示,其终端成本是139.58亿元,而终端业务收入101.17亿元,也就是说2016年乐视网的智能终端产品导致其亏损38.41亿元。烧钱的还有汽车。2016年11月,贾跃亭曾表示,其个人在乐视汽车业务板块已投入100多亿元,不过这离造车所需的资金缺口还很大,他预测乐视造车至少需要400到500亿元的投资。接盘:融创驰援150亿元
孙宏斌愿赌服输前述公开信发布后,贾跃亭很快找到接盘方,速度之快超出市场预期。2017年1月15日,
贾跃亭的山西老乡,融创中国(01918)董事长孙宏斌以“白衣骑士”的形象,携150亿元分别拿下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8.61%、15%和33.5%的股权。1月16日,停牌1个月之久的乐视网正式复牌。(图注:2017年1月15日,乐视与融创联手召开主题为“同袍携行、乐创未来”战略投资暨合作发布会。孙宏斌与贾跃亭达成合作。)此时,仍有大量投资者因为融创的举动,再三判断后没有及时卖出乐视网的股票。他们没想到的是,此后等待自己的是乐视网整整9个月的长期停牌,和再次复牌后连续11个跌停。孙宏斌有着自己的智慧和商业逻辑,在那次对媒体全面开放的发布会上,孙贾二人都试图“谈笑风生”,展现出对这笔交易和乐视今后发展的充分信心。孙宏斌说,在接洽乐视的一个月时间,乐视开放了所有的资料,他也约见了乐视所有的高管,找分析师和很多反对乐视的人访谈。他强调在调研中,并没有完全看懂乐视,但看懂了乐视的现金流,“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可能比老贾还清楚”。当时,孙宏斌说,他的想法是一次性解决乐视的缺钱难题;贾跃亭则表示,融创的这笔投资,一次性解决了乐视生态发展当中的资金问题。大笔的钱花了出去,孙宏斌也试图重振乐视。乐视网2017年巨亏116亿元的操作,被外界视作孙宏斌在清理贾跃亭留下的包袱。但显然,孙宏斌入错了局。仅仅1年后,2018年1月23日,在几个月前豪掷438.44亿元拿下万达13个文旅项目的孙宏斌,在乐视网的投资人说明会上“哽咽”,并说出了那句名言:“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他表态自己对乐视网关联交易知情,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眼泪的背后,是150亿并不能解决乐视系问题的残酷现实。即便2017年融创又数次出资填补乐视的债务,少则几亿,多则几十亿,但大笔的资金砸进去也无法阻止乐视系崩塌的步伐。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3月,连同融创为乐视提供的担保,孙宏斌合计向乐视系公司投入的资金总额接近200亿元。2018年9月22日,乐视控股旗下核心资产进行司法拍卖,融创中国再次接盘,一举揽得新乐视智家、乐视影业在内的乐视系三宗股权,合计金额7.73亿元人民币,均以底价成交。上述标的资产是乐视控股对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的所有持股。拍卖完成后,融创中国将取代乐视控股成为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乐视网不仅将失去运营乐视电视业务的乐融致新控股权,乐视创始人贾跃亭也将在这两家公司当中彻底出局。(图注:融创的入局,让乐视的标志性建筑“乐视大厦”也改名换姓。下图为2018年11月19日,乐视网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前来要债的乐视手机供应商在门前静坐。)在这个过程中,孙宏斌的身影逐渐从乐视消失。2018年3月14日,乐视网公告,孙宏斌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12月13日晚,乐视网公告,公司总经理刘淑青(曾长期工作于融创)、副总经理袁斌、董事李宇浩全部提出辞职。这段时间,一方面是乐视影业迟迟无法注入上市公司;另一方面,则是乐融致新(超级电视)在2018年底出表。2019年4月9日,乐视网董秘白冰表示,融创是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融创或者任何一个股东不存在掏空乐视网的情况。他同时表示,乐视网目前没有确切的计划实施债务重组,甚至“上市公司因此也没有追回任何现金”。尾声:贾跃亭远遁美国
乐视网暂停上市孙宏斌表态愿赌服输,乐视网也表态没有确切的计划实施债务重组,另一厢的贾跃亭却在大洋彼岸继续“折腾”。2017年7月6日,乐视网公告,贾跃亭辞去在乐视网的一切职务。奔赴美国的他,自此开始活在外界“下周回国”的段子和FF的“造车梦”里。2018年1月24日,停牌九个多月的乐视网复牌,迎接它的是连续11个跌停。身在美国的贾跃亭,也未有任何迹象显示会再次补充质押物,爆仓几乎是板上钉钉。乐视网的公告,更是将贾跃亭“个人信用破产”的形象展露出来。根据公告,贾跃芳(贾跃亭的姐姐)在2014年底、贾跃亭在2015年5月,分别作出承诺,将减持乐视网股票所得资金全部借给上市公司作为运营资金使用,免收利息,甚至还有《借款协议》的存在。随后两人减持大量股票。据媒体统计,2014年和2015年间,贾跃亭姐弟一共套现79亿元,借给乐视网不到35亿元。2017年1月融创入股,贾跃亭通过协议转让1.7亿股乐视网股票,再套现60.4亿元。以承诺向上市公司借款为理由,贾氏姐弟先后套现139.4亿元,但在承诺期未到前,贾氏姐弟却将承诺借给上市公司的钱悉数收回。截止到2017年年底,签署了两份借款合同,承诺借款金额分别为不少于25亿元、不少于32亿元的贾跃亭,借款给上市公司0元;两次签署借款合同,分别承诺借款金额不低于1.78亿元、不少于15亿元,免收利息的贾跃芳,实际上只借给上市公司11万元左右。2017年9月的时候,深交所还发函关注贾跃亭姐弟承诺将减持所得资金全部借予上市公司使用事项的履行情况,同年11月9日,二人回函称,均已无力继续履行无息借款给上市公司的承诺。远在美国造车的贾跃亭,在舆论的关注下,于2018年6月“不可思议”般地拿到恒大的投资。彼时,恒大健康(00708.HK)公告,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成为FF背后第一大股东。但很快,经过几轮对峙后,双方迅速分手,恒大先期投入的8亿美元将转为32%的FF优先股权,并100%持有FF香港;贾跃亭则可以在5年内回购恒大持有的FF股权。转头,恒大就以9.3亿美元收购电动汽车公司NEVS的51%股份,许家印继续造车梦。另一厢,乐视网2018年的业绩报显示:其2018年的营业收入约为15.58亿元,同比减少77.83%;2018年净亏损40.96亿元,同比增加70.49%;2018年净资产为-30.26亿元,同比减少556.44%。4月26日,曾经的创业板龙头,股价最高点曾为179.03元/股的乐视网收于1.69元/股。2019年4月19日乐视网发布的公告则显示,截止到2019年4月18日,贾跃亭所持股份较2019年1月15日累计减少4028.613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098%。该次减持后,贾跃亭持有上市公司23.1%
的股份,这9.22亿股股份全部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其中8.57亿股股份已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1.49%。

上周五,乐视网公告称,乐视网及相关主体公司获得包括融创中国在内的合计168亿元的战略投资。其中融创中国单独投资150亿元,乐视致新向其他投资人股权融资18.3亿元。这场百亿投资仅用了36天,而期间超过半月贾跃亭身在美国准备乐视汽车项目FF的发布会。
事实上,贾跃亭为获得外部资金支持的代价,是融创将深度介入乐视的经营管理,相比乐视以往的融资而言,业内称此次为“一场付出与收获不对等的融资“。乐视系公司董事会、监事会中,均将出现融创委派董事的身影,参与公司治理。融创,将成为乐视今后发展决策中,不可忽视的力量。
融创中国在公告中披露,投资完成后,乐视网的公司章程也将进行修改,对董事会审批的重大事项范围重新界定,并规定重大事项须超过董事会2/3成员同意方可批准。这些融资条件,意味着融创投资乐视系后,其在乐视网董事会将拥有2个席位,对乐视网的经营管理拥有否决权。
值得一提的是,据此前第一财经对贾跃亭的采访中,可以一窥其对外融资的底线:财务上股权可以出让多一些,但不会放弃控制权,因为任何一个子生态的控制权,都关系到乐视整个生态的战略。
“本质上,贾跃亭为了融资盘活乐视系,给了孙宏斌‘超级投票权’。”秋源俊二在昨日的公众号中这样写到。根据融创公告,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在融创入股后,均将被纳入联营公司行列。此次投资案将对贾跃亭的权力有所制衡,贾跃亭保住了控制权的底线,实际上在融创介入后其每一步行动都可能被叫停。
1月15日,一位新京报的受访者这样称:“三分之二的投票权,意味着融创基本上可以否决所有对上市公司不利的关联交易,将来乐视网对其他板块的资金拨付,都可能被融创一票否决,这是融创保护自己利益的一个很重要的条款。”作为投资的条件,融创要求,在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三个公司管理上,融创均有权派驻一名财务经理。据了解,融创对无直接股权关系的乐视手机也委任了一名监事。此前被厂商起诉的乐视移动是整个乐视体系中资金窟窿最大的单元。有金融人士更称,乐视移动的资金将可能会被冻结。
“从制度上来说,乐视各大板块的钱不能换来换去,不能说拆借就拆借,因为每个板块的股东是不同的。”乐视网原第二大股东鑫根资本合伙人曾强向媒体表示。
据了解,融创财务投资乐视三大板块,并不希望资金被用于非上市的乐视生态。分析人士认为,乐视七大生态或将分成两大阵营:一个是上市体系,一个是非上市体系,两者将产生一定程度的割裂。融创要求,在2019年底前,乐视网需启动将乐视致新非上市公司持有的股权重组进入上市公司申报,并于2020年9月底前完成重组。而据此前2016年5月乐视网公布的重组方案,乐视网曾计划以98亿的价格将乐视影业装入上市公司内。
此次融创的投资仅参与三大业务,而非七大生态,一方面在于控制风险,一方面以“白菜价“买入股权标的。而擅长畅想的贾跃亭则更倾向于希望着与乐视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二股东融创在诸多领域展开战略合作,但是贾跃亭似乎“想多了”。“他们缺的只是钱,这就好办了;如果他缺的是别的,我可能也不会投资!”孙宏斌在发布会上称:“我还是会去盖房子,除了钱我什么都给不了,今后也不会对乐视投入太多精力。”

乐视网终究没有逃脱暂停上市的命运。5月10日下午,深交所发布公告称,乐视网因触及《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规定的暂停上市情形,因此决定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其股票上市。实际上,在4月26日发布了2018年财报之后,乐视网暂停…

可以看到,孙宏斌在公告中将其棋局下到了下一步,牢牢牵制了贾跃亭在其他生态上的施展。而此次贾跃亭也表示,乐视当初引以为傲的“内容补贴硬件”低价战模式即将宣告终结。没有了赔本销售的手机、超级电视,乐视的市场是否还会有人买单还是未知数。值得一提的是,表示“小米电视不涨价,压力我们抗”的小米电视也扛不住了,涨幅300元。

乐视网终究没有逃脱暂停上市的命运。5月10日下午,深交所发布公告称,乐视网因触及《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规定的暂停上市情形,因此决定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其股票上市。

澳门新普京下载 1

实际上,在4月26日发布了2018年财报之后,乐视网暂停上市就已成定数。据披露,乐视网2018年营收15.58亿元,净亏损40.96亿元,净资产为-30.26亿元,这已经触及了深交所股票暂停上市的条件。对乐视网而言,其剩下的唯一变数,只有暂停上市的时间而已。

按照承诺,他需要在一年内把质押股份降到5.12亿股的50%,也就是2.56亿股。根据乐视网2016年3季报,贾跃亭质押的乐视网股票共5.71亿股,占其拥有股份的83.6%。其中差额是3.15亿股,贾跃亭在一年后需还款至少60亿元。
融创中国2016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资产为1545.71739亿元,负债为1279.56584亿元,股东权益266.15155亿元。孙宏斌持有融创股票比例52.96%,具有主导权。2016半年报显示,市值281亿元,净现金流283亿元。据乐视2016财报显示,市值为709亿元的乐视网只能拿出3.2亿元的净现金流。
截止到发稿前,家电网注意到,在预计之中,乐视创业板今日复牌,早盘一度涨逾8%,随着抛盘加大,股价午后翻绿,创业板盘中跳水跌幅一度达到6%。据了解截至收盘,乐视网报35.4元,跌幅1.12%,成交96.95万手,成交额35.71亿元,振幅达到14.05%,换手率为7.68%,超过5.2亿主力资金流出。

自2010年8月12日上市至2019年5月13日暂停上市,乐视网在创业板历经了3196个日夜。如今,乐视网的主营业务显示只有互联网视频,这似乎又回到了上市之初的起点,但在过去近9年,围绕“乐视”而形成的一股“生态旋风”,曾深深影响到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

若细数乐视曾经做过的业务,十根手指头怕都不够用。视频、影业、电视、云计算、体育、音乐、手机、电商、汽车、网约车、地产等等,在创始人贾跃亭的生态理念下,乐视的业务边界不断“蒙眼狂奔”,在这个过程中,这些非上市公司体系的乐视业务也与乐视网产生了诸多关联,也正是这些错综复杂的关联债务关系,最终压垮了乐视网。

乐视网落得如今的局面,其创始人贾跃亭也难逃干系。在整个乐视的债务危机爆发之后,本应与乐视休戚与共的贾跃亭飞往美国至今未归,留下了一堆烂摊子也无人能够厘清。虽然他多次表示,“乐视的债务会负责到底”,滞留美国造车也是为了留有一线生机,但当乐视网真的可能要退市的时候,最欲哭无泪的其实是数十万乐视网股东。

澳门新普京下载,蒙眼狂奔

2010年10月入职乐视网的杜军(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刚入职的时候,乐视网的办公地点还在北京大望路附近的东方梅地亚,虽然整个公司只有200多人,但办公环境已经非常拥挤。这与刚刚在深交所上市的上市公司形象似乎有些不符。

2010年8月12日,成立6年的乐视网正式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它也是当时国内首家登陆A股的网络视频公司。上市当天,乐视网的股价较发行价上涨47.12%达到42.96元。

杜军加入乐视网后职务是视频记者,他也是乐视网要开始自采视频内容后的第一批记者。事实上,乐视网在视频领域开辟出的一套模式很具前沿性,杜军表示,在当时盗版泛滥的情况下,乐视网就开始花重金购买版权,并且提供的还是高清、多屏合一的体验,“现在看这些都很正常,但当时业内几乎没有人做。”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乐视网除了网络视频业务外,其实还有一个硬件业务——“乐视网络超清播放机”,也就是我们现在常说的电视盒子,在互联网电视还未出现的时候,乐视网用它来连接互联网和电视。

如果追溯乐视最初的业务扩张,2011年成立的乐视影业和2012年推出的乐视电视,都可以理解为基于原有业务的衍生。一位熟悉乐视业务的互联网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这种衍生出的新业务,它的发展也会更为健康,术业有专攻,乐视网当时在视频内容和电视产品上都有足够的积累。”

这或许也可以回答,2017年1月融创驰援乐视时,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点名要投的三个业务为什么是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电视。

随后,乐视加速了业务扩张。在两年的时间内,乐视连续推出了乐视体育、乐视云、乐视汽车、乐视手机等业务。2015年10月,乐视在北京召开了一场主题为“无生态不化反”的大型发布会,这场发布会声势浩大,众星云集,贾跃亭在会上确立了乐视的七大子生态,包括大屏、内容、体育、互联网及云、互联网金融、手机、汽车等。

2015年5月,乐视网的股价达到了历史高点,市值一度超过1600亿元。2015年-2016年,是乐视的巅峰时刻,旗下的各个子业务也纷纷完成独立融资,乐视体育的A轮和B轮融资,乐视移动的A轮融资,乐视云的A轮融资,网酒网的A轮融资,乐视汽车的A轮融资等均发生在这段时间内。

杜军切身经历了乐视这段最为疯狂的扩张岁月,在他看来,乐视的发展有些不可思议。“昨天刚开始做电视,今天就要做手机,明天突然开始要造汽车,我们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做成,只是觉得老贾太牛了,他要做的东西都超出了我们的认知。”

错综复杂的债务

5月10日晚,乐视网也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暂停上市的公告》。乐视网在公告中表示,截至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最终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上市公司未因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

截至2019年5月9日,贾跃亭仍持有乐视网92047.0732万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23.07%,为乐视网实际控制人。公告表示,自2016年以来,公司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8年底,大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达到约28亿余元。

除此之外,乐视网还违规对外承担了一些回购责任。根据此前披露的信息,如乐视体育,其股东德清凯佼、普思投资、厦门嘉御、天弘创新、鲁信文化、
体奥动力等已分别向原股东申请仲裁,如果乐视体育A+轮和B轮投资者均对上市公司提起仲裁申请,那么乐视网、乐乐互动、北京鹏翼或将共承担约110亿余元的回购责任。

再比如乐视云案件中,重庆基金已向乐视网申请仲裁金额14.03亿余元;乐融致新货款违规连带责任案件中,和硕联合已起诉乐视移动、乐融致新等,诉讼金额约2595万美元。在这些乐视非上市体系公司的债务纠纷中,乐视网可能承担的最大责任涉及金额达到126亿元。

这些均是乐视疯狂扩张时留下的隐患。一位目前身处美国、接近贾跃亭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贾跃亭在战略方向的把握上,确实有一些过人之处,但是在财务和团队管理上存在很多不足,乐视走到今天,这正是这些问题造成的。

根据乐视网的公告,在贾跃亭持有的23.07%乐视网股权中,有21.49%已经处于质押状态,而且这些质押的股票都已经触及协议约定的平仓线。与此同时,贾跃亭持有的这些股权也已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

贾跃亭质押了这么多股票都做了什么?基本是用于给旗下子业务进行融资和对赌担保,或者是向金融机构进行借款担保。

比如前些日子在阿里拍卖平台上拍卖的北京财富时代置业有限公司股权,是乐视控股于2016年全资收购而来。刚收购完成,贾跃亭转手就把该资产抵押给了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总行营业部以及山西尧信融资再担保有限公司,总债权额达20多亿元。在乐视的债务危机爆发之后,该资产也于2017年8月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查封。

杜军从内部视角也向记者描述了当时乐视的混乱现状。“乐视体育成立之后,就开始了疯狂的版权购买,什么体育项目都想买,而且是以远远高于市场的价格。我们内部都在想,这么高的价格买回来还能回本吗?但乐视当时的做法就是,买下版权就开发布会,然后接着融资。”

杜军称,在乐视发展最快的时期,各种明星高管空降而至,他们确实给乐视带来了一些资源和品牌曝光,但是,乐视内部其实对他们很排斥。“因为很多高管来了以后,似乎目的是为了给自己圈资源,比如有个项目原先都是乐视派人去自采内容,但一高管来了之后,全部变成外部采购,而且价格虚高。”

“有些高管来了之后就招一批很不靠谱的人,而且一些明显有问题的合同他们也签,但上面也没人管。”杜军表示。

贾跃亭与后乐视时代

在乐视最为艰难的时刻,山西老乡孙宏斌曾出手相救。2017年1月,融创斥资150亿元入股了乐视网、乐视影业和当时的乐视致新。交易完成之后,虽然融创只持有乐视网不到9%的股权,但在随后的半年内,融创成功地控制了乐视网的董事会。

孙宏斌掌舵乐视网后,他一度想要去除公司身上的贾跃亭烙印,但在试图扭转现状之后,孙宏斌最终却说出了那句经典的“愿赌服输”。孙宏斌本想快刀斩断诸如汽车、手机等业务,但他低估了乐视各个业务间的关联程度,孙宏斌意识到这个泥潭会让他越陷越深,于是他曾提出把非上市体系业务全部卖掉,但结果是,“老贾连一片羽毛都不肯放弃”。

贾跃亭的不舍,换来的是孙宏斌的离去。
在入主乐视网期间,孙宏斌曾想把乐视影业装入上市公司,最终没有实现。不过现在,孙宏斌倒是成功把电视业务剥离出了上市公司开始独立运营。5月7日,乐融TV在北京召开了新品发布会,它与乐视电视也再无瓜葛。

在美国,贾跃亭的FF过得也并不顺利,2018年FF和恒大的合合分分那是另外一个话题,已经和乐视网没有太多关系。但贾跃亭身上的乐视标签却永远挥之不去。

4月29日,乐视网曾发公告称,公司及第一大股东贾跃亭因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行为,已经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告还称,在立案调查期间,乐视网及贾跃亭将积极配合证监会的调查工作。

消息一出,便有传闻称贾跃亭将回国配合调查。但实际上,多位资深的业内人士均向记者表示,“贾跃亭回国是不可能的”。2017年,北京证监局曾责令贾跃亭回国,但他也没回来。当时,贾跃亭称自己要在美国推动FF的发展。

现如今,贾跃亭已经被列为失信执行人,成为了一名“老赖”,其在国内的资产也悉数被查封,他剩下的唯一希望就是FF。去年与恒大的合作,彻底暴露出了FF的资金困境,虽然近期FF又迎来九城的6亿美元支持,以及一笔2.25亿美元的债权及信托融资,但FF的处境仍然不容乐观,未来何去何从,需要时间来回答。

而乐视网的命运则已经敲定,在暂停上市之后,如果乐视网不能于2019年改变现状,那迎接它的将是强制退市。但现在来看,能拯救乐视网的,可能只有那个远在彼岸、前途未卜的贾跃亭了。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