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周四将面临其任内最有争议的货币政策会议之一,他准备再次加码刺激措施,尽管欧元区最大的几个经济体的央行行长对此表示质疑。不愿具名的官员称,当由25名成员组成的管理委员会讨论如何应对成长和通胀放缓时,气氛预计会变得紧张。虽然利率几乎铁定在零下方进一步下调,但包括德国、法国和荷兰在内的央行行长们已经警告称没有看到重启量化宽松的迫切需要。贸易战和英国脱欧的沖击已经迫使德拉吉在暗示欧洲央行完成降息和购债的九个月之后再度掉头。而几周后,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将接替德拉吉出任欧洲央行总裁。经济学家和投资者仍然期待某种形式的量化宽松
,这意味着决策者们需要考虑逆预期而行的后果 —
市场利率可能升高并对经济构成风险。随着全球经济成长放缓,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央行已经放松货币政策,联储会预计将于下周召开的政策会议上决定今年以来第二次降息。欧洲央行将在周四法兰克福时间下午1:45公布利率决策,德拉吉将在45分钟后召开记者会。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荷兰银行周二表示,欧洲央行明年将恢复量化宽松政策,以应对经济持续放缓的局面。这可能是观察欧洲央行动向的市场人士中最大胆的预测之一。荷银经济学家Nick
Kounis预计政策制定者将从1月份起开始每月购买700亿欧元(790亿美元)债券,并持续到9月份。Kounis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即使在欧洲央行更为乐观的情形假定下,对低通胀和低通胀预期的担忧也在增强。目前低于趋势的经济增速将使通胀率更有可能显着低于央行的价格稳定目标。」如果他的预测结果是正确的,那么重启量化宽松的决定将由今年晚些时候接替德拉吉的新欧洲央行总裁来做出。目前领跑的候选人包括德国央行行长Jens
Weidmann,他一直是债券购买计划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之一。Kounis指出,重启量化宽松将迫使欧洲央行调整去年结束的上一个QE计划的一些参数。政策制定者需要将他们可以从单一发行人购买的债券占有率上限从目前的33%提高到50%。Kounis表示,该计划将再次包括政府债券和资产担保债券,不过公司债券的占有率可能比过去更大。他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降息,因为推动利率进一步往零以下深入将会对银行造成伤害。本周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将在立陶宛的维尔纽斯召开会议。经济学家们预测决策者将就新一轮长期融资项目提供慷慨条款,但不会采取其它措施。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欧洲央行决策者将于周三齐聚立陶宛,政策刺激是他们考虑的议题。随着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升级打击信心并引发衰退担忧,欧洲央行总裁马里奥·德拉吉在任期结束前的最后几个月里因通胀预期大幅下降而倍感苦恼。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的新成员Philip
Lane将提交最新的经济预期,这将会释放出欧元区是否需要央行再次出手扶持的信号。欧洲央行将于周四公布政策决定,多数经济学家预计官员们将对面向银行长期贷款的宽松条款达成共识。一些分析师认为欧元区需要更多政策刺激。以下是央行手中可用的工具。银行贷款欧洲央行此前已经表示过将会重启对银行的TLTRO计划,旨在鼓励银行向企业和家庭放贷。目前待解的问题是贷款条款将会放宽到何种程度。此次贷款的宽松力度可能和上一轮一样,利率会低至-0.4%。利率指引牛津经济研究所预计欧洲央行将转向一个口头政策工具。央行已表示其预计利率至少在2019年底前会保持不变。经济学家Oliver
Rakau本周在报告中称,预计央行措辞将调整成暗示至少直到2020年第一季度都不会加息。另一个选择–也是Evercore
ISI的 Krishna
Guha所主张的,那就是从基于日历时间的前瞻指引转向一个通胀阀值–也就是说当价格增幅到达哪个标准就可以加息。Guha认为这种可能性仍未可知。降息不像联储会和英国央行,
欧洲央行尚未开始收紧政策。欧洲央行的关键利率–存款利率–处于纪录低点-0.4%。再次降息将会招致德国等国家的不满,而且银行也会发出反对声,因为他们很难将负利率转嫁给客户。德拉吉此前承诺将评估银行利润受到的影响,以确定货币政策的传导是否受阻。虽然德拉吉的同事对诸如免于向部分银行存款收费的措施不感兴趣,但如果有必要再次降息,这么做不可避免。量化宽松自2015年至去年年底,欧洲央行共计购买了2.6万亿欧元(2.9万亿美元)主权债、担保债券、公司债券和资产支持证券。荷兰银行曾大胆预言欧洲央行将在2020年重启量化宽松政策,预计政策制定者将从1月份起开始每月购买700亿欧元(790亿美元)债券,并持续到9月份。尽快恢复量化宽松会显得尴尬,但欧洲央行此前一再表示所有选择都在考虑范围内。不过,障碍仍然存在。欧洲央行给自己设定了购买上限–不论任何发行人的债务,购买最多情况下为33%–以避免破坏市场和成为欧洲政府的主要债权人。它可能不得不打破这些束缚。量化宽松再投资对QE债券持仓到期后的所得进行再投资的相关规定或许有调整余地。央行自己设定的限制包括再投资只能流向债券到期的国家、只允许一国央行购买本国政府的主权债券。不过,很难让投资者相信任何调整都会产生很大影响。新花样德拉吉在他过去八年的任期里常常有惊人之举,从首次会议上的降息,到主权债务危机期间作出「尽一切所能」的承诺等创新行动,再到负利率、TLTRO和量化宽松。如果他在任职届满前的最后不到五个月时间里再次出人意料,那么投资者就需要相信他的继任者也将持续跟进。德拉吉的潜在继任者非常多,例如量化宽松的批评者Jens
Weidmann、量化宽松的设计者Benoit Coeure、中间派Francois Villeroy de
Galhau和央行供职时间相对较短的Olli
Rehn。欧洲央行可能还会重申自己已做了很多,影响尚未完全渗透到实际经济。也并非所有信息都很糟糕–失业率触及2008年以来最低,经济信心可能开始回升。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甚至可能撤回他的保护主义威胁。「市场上有一种观点,即全球央行将认输并开始降息,而欧洲央行可能想绕过,」Pantheon
Macroeconomics的首席欧元区经济学家Claus
Vistesen说。「他们可能会重申,当前立场已经非常宽松,宽松的TLTRO条款就是证明,剩下要做的就是保持观望,并做好调整的准备。」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