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日,劳动部对外宣布,劳动基金投资绩效创新高!今年前7月收益率8.21%,其中的「劳保基金」报酬率更高达9.07%,缴出历年最佳成绩,让广大上班族好不欢喜。没想到2天后的9月4日,监察院历经9个月调查后,公布最新调查结果。内文就引用总统府国家年金改革委员会官网的15个字:各项退休基金收支失衡与破产在即!监察院指出,劳保基金攸关千万名劳工的退休权益,劳保基金将于2026年用罄,劳保基金财务已岌岌可危,促请政府尽速推动劳保制度改革,补偏救弊,以建构永续稳定的劳保年金制度。监察院的报告惊动了劳动部长许铭春。她随即对外表示,劳保年改法案已送立法院,在法案尚未定案前,将由政府适时拨补。行政院明年的预算,已为劳保基金拨补200亿元,重申将让财务逐增健全。尽管劳保年改法案已送进立法院,政府也会拨补经费,但基金破产问题依旧难解。困境1:高龄社会推升老年给付金,恐加剧财政窘困根据内政部最新统计,截至今年5月,65岁以上族群高达350万余人,较去年同期成长5.19%,反观14岁以下族群仅303万余人,较去年同期减少1.34%。显示新生儿锐减迟未改善,导致领的人比缴的人还多、还快,凸显劳保年革迫在眉睫。纵使劳动基金采取多元分散资产配置策略得宜,推升今年前7月劳保基金大赚613亿元,基金规模达7281亿元。但面对台湾人口结构快速老化,恐怕仍缓不救急。监察院警示,政府虽保证负起最终之责任,但台湾已陷入高龄化及少子化的人口结构挑战,恐加剧国家财政陷入窘困,难以再通过
编列预算弥补劳保财务缺口。困境2:国际黑天鹅四处窜,金融投资市场前景不明今年以来国际情势动荡,美中贸易争端不断、各国贸易保护主义兴起及地缘政治风险升高等情事,为全球经济景气造成影响,更导致国际金融市场大幅波动。劳动部劳动基金运用局(简称基金运用局)表示,全球主要国家为避免陷入经济衰退疑虑,纷纷采取预防性宽松货币政策,甚至计划推出财政刺激政策,不过市场仍存在许多隐忧。下半年能否再维持高绩效表现?基金运用局强调,将持续观察美国对各主要经济体的贸易政策走向、欧元区政经风险与国际经济前景等变数,采取审慎调节的投资步伐,获取基金长期稳健收益。监察院提供监院给解方1:代操业者绩效赏罚分明,避免以存款作投资策略基金运用局今年上半年各基金收益率虽达7.55%,但监察院认为,对比国内外相关市场指标多逾10%的涨幅,明显还有努力空间,特别针对劳动基金投资策略提出解方。监察院建议政府,制定规定鼓励劳动基金委外经营者,在经营绩效及控管风险的衡量标准下,以绩效超越目标与大盘报酬者予以加码或续约,反之则以收回资产或议减费率作为检讨,鼓励代操业者朝积极推升基金绩效为目标。至于投资策略,监察院认为,银行存款是预期报酬率最低的投资工具,但新制劳退基金2016至2018年的银行存款实际配比,明显高于原先规划的1成,增幅甚至高达1倍,明显不利于更高的报酬率。监院给解方2:国人自提退休金比例不足8%,吁政府借镜国外《劳工退休金条例》第14条明定,劳工得于每月工资6%范围内自提退休金,并自当年度个人综合所得总额中全数扣除,享有税赋优惠。不过该政策自2005年施行以来,劳工自愿提缴退休金比例竟低于8%,显示国人自提意愿很低。监察院呼吁劳动部应探究缘由,并建议参考澳洲及瑞典等国作法来改善自提偏低情形。借镜澳洲,针对低收入户劳工自提1%,政府相对提拨1%的优惠设计,保障弱势劳工的退休生活。此外,也可采取「试点」方式,参考瑞典等国作法,允许部分劳工先行自选投资标的,扩大自提退休金的比例。劳保基金破产议题迫在眉睫,政府如不积极作为,将来恐有许多游客会沦为下流老人。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劳保面临破产 劳退自选法案为何14年过不了?

今年年初公布的劳保精算报告中指出,劳保基金首度在2017年入不敷出,未提存精算应计负债达9.11兆元,劳保基金将在2026年破产。劳动部部长许铭春昨天表示,立法院尚未通过劳保年金改革法案,行政院明年将拨补200亿给劳保基金。未来每年政府都会有拨补吗?她仅说,在劳工年金改革相关法案通过之前会视情况考量。

4月11日下午3点,由基金平台「基富通」执行的「好享退全民退休自主投资实验专案」开放报名,虽然祭出免手续费、低管理费等优惠,「但要冲到1万人,基富通还是有点担心。」

澳门新普京下载 ,劳保局局长昨天举行交接典礼,许铭春昨日主持监交。她表示,劳工年改法案攸关1041万名劳工的退休生活,朝野都很慎重,但面对劳保的财务结构,无论是政府、立法院及社会各界都要面对,拨补200亿无法完整解决劳保财务结构的问题,要让年金能够永续才是对所有劳工负责任的态度。

这的确是有难度的目标值。毕竟在今年4月,39家本土及外商投信公司中,定期定额投资境内基金人数超过万人的只有11家,比率不到3成。此外,这个实验计画强调必须「定期定额投资基金、绑定2年」,参加者2年内若买回基金或中断扣款,就得补缴各项费用。

据劳工年改法案中的劳工保险条例部分条文修正草案中指出,「劳工保险之财务,由中央政府负最后支付责任。」「…由中央主管机关拨补之,每年拨补金额不得低于新台币二百亿元。」不过,目前该草案仍躺在立法院,如未在下个会期通过,将因「届期不续审」遭立法院退回行政院后再重新再送审。

不利因素一堆,但是,「结果真的超乎预期啊!」4月12日下午刚过2点,开放报名的23个小时后,报名人数飙破万人,到了6月4日,达到5万8819人。他们的热烈参与,多少意味着对于政府退休金制度已经感到不信任。」

至于修正草案未通过前,政府每年都会拨补200亿元吗?许铭春表示,端视劳保基金运作状况,有时候是OK的就不需拨补,有时候基金不足,但也要视政府财政考量。

35岁的小杰,印证了投信业者的解读。「对于注定破产的劳保年金,我形同放弃了;劳退,我觉得投资绩效太差。这是我抢着报名的原因。」「劳退基金把我的钱和届退人士的钱放在一起,只用最保守的方法一起投资,真的就是一个被困在框框里的年金。」

由劳动保险司司长陞任劳保局局长的邓明斌说明,就各国处理年金的问题包括延后退休年龄、降低给付率与提高费率3种方式,但延退要面临中高龄就业问题、降低给付率会有劳工反弹、提高费率雇主团体也有声音要求检讨负担比率,如果由政府多负担10%,每年就要增加300亿的负担,目前都待各界讨论。

从小杰的想法不难看出,对于年轻世代,现在的劳退新制,是个让报酬率无法展翅高飞的制度。雇主按时替682万名劳工缴纳的6%强制提拨,以及54万名劳工额外再加码的自行提拨,每个月按时拨付的资金,像是投入一个被深深禁锢的年金笼牢。

回顾历史,早在2005年7月1日劳退新制上路后不久,立法院即有讨论相关议题。

三度讨论松绑 三度无疾而终

2005年10月,劳退新制刚刚上路3个月,时任亲民党立委的刘忆如等人提出「劳退条例第二十三条修正草案」,强调「劳工得自行选择其个人退休金之经营及运用方式,惟选择后国库不保证其运用收益」。也就是,劳退自选、盈亏自负。

由于劳退基金提供两年期定存的保证收益,「他们的想法一定是稳健就好,投资低风险、低报酬。」这个说法,验证了14年后小杰对劳退基金「操盘被禁锢」的指控。

只可惜,该法案后续并未排入议程讨论。一个不分蓝绿、从民代到主管官员都有共识的关键修法,竟就这么莫名地被搁置下来。

第二趟生死轮回,出现在劳保年金提早破产消息浮上枱面的2013年。「当时,我们每个月至少开两次会。」现为政治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教授的王俪玲回忆,就连涉及税务勾稽、最复杂的金流与资讯流部分,当时都已找到解决方案,「真的就差临门一脚。」

隔年,由劳动部送至行政院会讨论的《劳退条例》修正案中,的确包含「劳退自提的部分可自选」一项。未料到了2015年,劳动部忽然表示「共识尚不足」,旋即将「劳退自选」从其余修正条例之中单独撤下,劳退自选的改革,第二次未竟全功。

文章来源:今周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