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新国际医院小儿科主任薛常威是妥瑞症权威,过去时常接受媒体专访传达医学知识,还曾发明减音口罩与推广妥瑞儿动态贴图,不过他却有深藏6年的秘密,原来他从小热爱客家采茶戏,常追着戏班子跑,甚至还因此受邀粉墨登场(见图右,薛常威提供╱邱立雅桃园传真),客串调戏良家妇女的角色,与平日严肃的医师职业反差甚大。薛常威为杨梅客家人,从小与长辈用客语沟通,练就一口流利的客语,甚至还能对全台客语流变与分布侃侃而谈,对客家文化知之甚深。因生长在杨梅乡下,早年客家庄无娱乐,薛常威最喜欢搬张椅子在戏台下看客家采茶戏。由于对采茶戏十分着迷,加上客家文化逐渐没落,薛常威6年前报考中央大学客家学院研究所,并着手调查采茶戏,为的是记录即将失传的传统客语。薛常威笑说,为了写论文,他一有空就跟着采茶戏班子跑,演员也认识他,甚至还开口邀约薛常威上台演出。「我只要求台词不能超过5句。」薛常威说,自己跟着戏班演员们一同穿上古装粉墨登场,演出《桃花过渡》戏码里调戏良家妇女的船夫,或是威风凛凛的大官,过足戏瘾,跟医生职业相较,冲突感十足。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现代小朋友大多数没看过布袋戏,戏偶子剧团传承传统技艺与客语,将至南投演出「伯公拐不见了」,团长邱丰荣是土生土长的南部客家人,小时候就在充满童趣的南部山野中长大,2001开始演出客家布袋戏,并将小时后的生活经验改编演出了多齣客家布袋戏剧本,演出时演员与观众互动相当热络。

赣南、闽西、粤东以及广西、台湾客家均有“正月灯,二月戏”之俗语,精辟地描述了客家人正月灯彩、二月社戏的民俗特色。

戏偶子剧团「伯公拐不见了」故事内容是小桃子到伯公庙玩。看见庙里伯公神像身上似乎少了伯公柺,传说中伯公柺不仅是土地公的法力来源,也是一年一度的田间大出巡时的手杖,小桃子觉得应该要为伯公找出柺杖,偕同玩伴参考其他土地公庙的柺杖,以便帮伯公重做一个。

一切戏剧的产生均与祭祀有关,中国座古老的戏剧恐怕是一种叫做“角抵戏”的摔跤傩戏。

戏偶子是客语中「儿童」的意思,剧团在布袋戏精彩的表演过程中加入活泼有趣的客家文化元素,穿插了大家都能轻易接受的「客家童谣」教唱,演出时观众还可以即兴到台上演出,团长邱丰荣是土生土长的南部客家人,小时候住在充满童趣的南部山野中长大,喜欢将小时后生活经验改编布袋戏剧本,2003年拜薪传奖小西园掌中剧团团长许王为师,并在同年成立了戏偶子剧团。

南方古三苗部落联盟领袖蚩尤被黄帝杀死后,他的神威仍然显赫。当许多部落不听黄帝号令时,黄帝“遂画蚩尤像”,使得万邦臣服。有不少史志记载,秦汉以降,蚩尤仍受到历代帝王的膜拜。秦始皇游海所祠山川八神,蚩尤是以“兵主”之称端居其中。汉高祖刘邦在宫廷内设蚩尤神位并“首祠之”,及至天下初定,便“立蚩尤之祠于长安”。秦汉时期源于中原地区的“角抵戏”,最初是模拟蚩尤“与黄帝斗以角抵人”的战斗故事,称为“蚩尤戏”。《中国戏曲通史》认为它“很可能是原始时代祭蚩尤的一种仪式舞蹈”。它和俳优同场表演的记载,最初见于秦代;到了汉代,民间更进一步把角抵戏剧化了。《东海黄公》是汉代角抵戏的代表性剧目,演的是秦朝末年,一个能施法术的黄公到东海去降服白虎,可惜法术失灵,自己被虎所杀的故事。表演中有人虎相斗、人被虎杀的固定情节。

戏偶子剧团将于6月下旬于埔里镇忠孝、水尾、太平、南光、爱兰、大成国小等6所学校演出,邱丰荣表示,偏乡小校不太有机会看到布袋戏,希望藉由巡演活动让孩子们看到传统文化艺术之美。

客家春社期间所演出的戏曲基本以采茶戏为主,此外还有祁剧、潮剧、汉剧、东河戏、赣剧、花朝戏,以及傩戏、道情、古文、南北词等。

明清时期,赣南各地客家春社期间,几乎村村都要延请戏班演出社戏,以酬谢土地神。绵延的香火、鲜美的三牲、浓郁的茶酒等祭品,满足的是社公、土地伯公们物质层面的需求,客家人或许更看重土地神精神层面的需求。如何让土地神也分享到客家人的和美、幸福?唯有唱戏,让缥缈的音乐、甜美的唱腔使客家人世代居住的土地充满了欢乐,充满了祥和。

客家春社期间又恰逢客家春祭,因此社戏的演出很大程度上也含有敬奉祖先的成分。以大宗族为乡村单位的客家聚落,其延请社戏的开支由各支房筹集。由多姓氏组成客家乡村的聚落,其社戏演出费用则多由“福首”、“会首”组织募集。客家社戏的演出,除了对土地神、祖先的酬谢,还包括对其他天神或地方神明的酬谢。如台湾高雄美浓镇客家的“二月戏”,演出时间在每年正月十六至清明扫墓时期,是为了感谢伯公、河神、玉皇大帝、美浓特有的蛇神对于乡民的保佑而献戏。

客家社戏的演出场所有三:

其一,戏楼或戏台,这是一种固定的演出场所,多由各村或单独一村募资捐建。戏楼、戏台的建造场地多选择靠近圩镇的开阔平地,建筑结构多为防潮、通风、向阳的开放式结构,宁都小布乡清代庙宇台戏楼是其中的代表。单独一村、一宗建造的戏台则多为庭院式,尤其是“九厅十八井”大型居住建筑形式的客家聚落,其院落一般都建有戏台。要说客家戏台最为独特的,则数公元1724年建造在三明市青水乡永宁桥上的廊桥式戏台,将廊桥与戏台融为一体,足见客家先民的大智慧。

其二,家族式祠堂戏台或土楼、围屋戏台。过去,赣南客家的祖祠,其上厅往往都构建有非常讲究的小型戏台。这些戏台大多数在“文革”时期被列为封建迷信、封建文化的象征而被捣毁,不复遗存。闽西土楼举世闻名,比较大型的土楼除了在中央位置建有祭祖堂外,还精心设计、建造有亭台式的戏楼。

其三,临时性搭建的戏台、戏棚。由于明清时期遗存下来的客家戏楼、戏台屈指可数,今天,各地客家的社戏演出场地多只能临时搭建。然而,客家人对戏剧尤其是采茶戏的热爱,从不挑剔演出场所,只要锣鼓一响、勾筒一拉、横笛一吹,便掌声响起来,便随了其中的故事或垂泪、或嬉笑、或惋叹、或怒骂、或哀怨、或欣慰、或欢乐,即使反复演出诸如《睄妹子》、《上广东》之类的传统戏曲,也百看不厌。

据鲁迅《社戏》,浙江绍兴一带的社戏演出是在晚上,而事实上,几乎所有的戏剧演出基本都在晚上,而客家社戏的演出则多在白日举行。这其中有两个主要原因,其一,客家聚落分散,夜间演出社戏给人们带来极大不便,山路崎岖,野兽出没;其二,传统客家戏班灯光设备多不齐全,不适合夜间出演,而现代生活进入客家地区之前,客家先民没有电,当然就更加不适合晚上演戏了。

由于客家文化的地域差异性,客家二月戏的戏剧形式、戏剧主题也就各不相同。赣南、粤北、广西等地客家主要演出采茶戏,戏曲内容多以客家传统爱情故事、生活故事为主,诙谐、生动、有趣。闽西则是采茶戏、祁剧、赣剧、汉剧、木偶戏等平分秋色,各种戏曲形式兼容并蓄,无任欢迎。粤东客家则以汉剧、潮剧为主,采茶戏其次,而惠州、河源地区则多以汉剧、紫金花朝戏为主。至于台湾客家,其社戏演出除了汉剧,便是潮剧、闽南戏、布袋戏等。湖南客家则采茶戏与花鼓戏并举,而四川客家则多演出川剧。

客家“二月戏”的演出,没有固定的仪式或程序。但社戏演出前往往有戏班演员着古装或扮演神话、故事人物,在锣鼓、吹打音乐的伴奏下,来到各客家祠堂作揖礼拜,以表对当地客家先祖的崇敬。东家当然要额外地封给红包利是,以酬谢戏班对先祖的祭拜。

正式演出社戏前,会首总是要站在戏台上,将本次社戏演出要酬谢的神明一一告诉父老乡亲,同时将大家诸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家庭美满、国泰民安的共同心愿加以表达出来。会首还要读出主要募捐人的姓名以及其捐资金额,以表对捐资人的谢意。接着会首介绍戏班,戏班演员则一一从后台而出,向观众作揖或挥手致意,并以简短数语祝福、赞美观众,博取观众的热烈掌声,渲染社戏气氛。

社戏演出完毕,戏班班主便携全体演职员站到前台,再次向会首、观众鞠躬敬礼,作揖致谢。不仅传统的客家戏班深受各地客家的爱戴,即便是偶而邀请前来的外地戏班,无论剧种、无论戏班规模、无论声名,都同样被客家人格外尊敬。

可以这么说,热爱戏剧是客家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因为如此,客家的“二月戏”数百年来生生不息,且还将广泛、深入地传承下去,不断发扬光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