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现任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在上周末的初选中被左翼对手以超出预期的优势击败,阿根廷正处于金融危机的边缘。毛里西奥·马克里这样的选举结果令阿根廷股市暴跌。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标普Merval指数周一暴跌48%,创下1950年以来全球股市第二大单日跌幅。阿根廷比索周一对美元贬值15%,周二进一步下跌至新低。阿根廷比索暴跌如果马克里不能在10月赢得第二个任期,左倾的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及其竞选伙伴、前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组成的反对派团队将破坏马克里为重新赢得阿根廷和海外投资者信任所取得的进展。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左)和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右)保守党领袖马克里在阿根廷开战了一场紧缩运动,2018年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获得了创纪录的560亿美元纾困资金。如果马克里失败,费尔南德斯可能会试图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阿根廷的债务问题进行重新谈判。据彭博社报道,阿根廷明年将有数十亿美元的外币债务到期,2019年将有159亿美元的债务到期,还有186亿美元的债券本金、贷款和利息到期。在上周末的初选中,马克里只获得了32%的选票,而费尔南德斯赢得了47%,这样的差距远远超过投资者的预期。投资者现在纷纷将资产从阿根廷撤离,这使得行业观察人士开始怀疑,阿根廷是否即将出现债务违约。阿根廷多年来一直在与财政政策作斗争,以前也曾出现违约——2001年违约一次,2014年再次违约,当时的总统是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Fernandez
de
Kirchner)。而这次的情况,与2001年阿根廷债务违约时的货币贬值如出一辙。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周一,信贷违约掉期显示,交易员预计阿根廷未来五年暂停偿债的可能性为75%,高于上周五预计的49%。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阿根廷政府债券平均下跌25%,有些价格甚至跌至面值的55%。阿根廷债务占GDP的比重,2018年
高达86.2%阿根廷的100年期债券价格也跌至新低,100年期的阿根廷国债大约在两年前以90美元的价格发行,利率为7.125%。这样悬殊的选举结果,似乎并没有让马克里觉醒。在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他发誓要反击,并将股市暴跌归咎于选民。比起克里斯蒂娜回归的前景(前总统是费尔南德斯的竞选伙伴),总统与现实脱节可能更令市场感到恐慌。在他的新闻发布会后,阿根廷流动性最强的公共债务证券之一博纳尔24
(Bonar
24)跌至51美分。投资者的不确定性达到了顶峰。市场还担心,马克里现在可能会采取什么措施,来提高他(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连任的几率。如果他相信稳定汇率可以帮助他恢复中产阶级的支持,他可能会用那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美元来支撑比索。那将是灾难性的,IMF肯定会停止资金流动,迫使公共债务违约。值得注意的是,基金组织认为阿根廷存在债务重组的可能。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政府需要依靠私人投资者愿意在到期时为其所有债权进行再融资。马克里对政治现实的否认,以及费尔南德斯的复出,使得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小。此外,私人投资者足够聪明,知道IMF作为一个享有特权的债权人,将首当其冲。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偿还所有债务,亏损的将是他们的信贷,而不是IMF的信贷。阿根廷经济陷入衰退,国内生产总值(gdp)低于马克里上任时的2015年,失业率也高于2015年。通胀率接近50%——大约是2015年的两倍——公共债务也增加了一倍以上。尽管克里斯蒂娜身陷腐败丑闻(她已被控非法结社、洗钱、掩盖事实和欺诈管理等罪名而受到刑事指控),但绝大多数阿根廷人认为,他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与克里斯蒂娜在一起,我们会过得更好”。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就费尔南德斯而言,尽管他现在是总统的热门人选,但他不愿采取主动。在周一的一次电视采访中,他表示自己对阿根廷经济无能为力,称:“我只是一个候选人。”虽然这在技术上是正确的,但投资者更希望看到他像一位负责任的政治家那样行事,而不是像普通的竞选者一样,只是为了推翻现任总统。如果费尔南德斯呼吁召开IMF会议,发表一些对市场友好的言论,并任命一个可信的经济团队,阿根廷仍有可能避免另一场危机。费尔南德斯这个国家迫切需要确保在失去民众支持的政府和仍然需要赢得市场信心的反对派领导人之间实现平稳过渡。马克里正在抵制不可避免的结果,而费尔南德斯则假装自己无法做出任何积极贡献。处在危机边缘的阿根廷,能否渡过难关呢?

当地时间8月11日,阿根廷举行总统初选。此前,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民调都认为,现任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可以获胜。但命运似乎给这位60岁的总统开了一个玩笑。当晚22点30分,马克里宣布在初选中落败。马克里的意外落败给阿根廷的金融市场带来了巨大震动。

摘要
当地时间8月11日,阿根廷举行总统初选。此前,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民调都认为,现任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Macri)可以获胜。但命运似乎给这位60岁的总统开了一个玩笑。据阿根廷新大陆周刊报道,当天近3300万选民参加了初选投票,占选民总数的75%。投票统计结果显示,“全民阵线”费尔南德斯组合得票率为47.37%,而“变革联盟”的马克里组合得票率为32.23%。当晚22点30分,马克里宣布在初选中落败。

曾经的潘帕斯雄鹰,如今飞不动了。

曾经的潘帕斯雄鹰,如今飞不动了。

当地时间8月11日,阿根廷举行总统初选。此前,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民调都认为,现任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可以获胜。

当地时间8月11日,阿根廷举行总统初选。此前,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民调都认为,现任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Macri)可以获胜。但命运似乎给这位60岁的总统开了一个玩笑。据阿根廷新大陆周刊报道,当天近3300万选民参加了初选投票,占选民总数的75%。投票统计结果显示,“全民阵线”费尔南德斯组合得票率为47.37%,而“变革联盟”的马克里组合得票率为32.23%。当晚22点30分,马克里宣布在初选中落败。

但命运似乎给这位60岁的总统开了一个玩笑。

马克里的意外落败给阿根廷的金融市场带来了巨大震动,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狂泻25%,主要股指暴跌38%,阿根廷在美股上市企业集体暴跌,其中EDN跌59.3%、Loma
Negra跌57.3%、BBVA银行跌55.85%。

据阿根廷新大陆周刊报道,当天近3300万选民参加了初选投票,占选民总数的75%。投票统计结果显示,“全民阵线”费尔南德斯组合得票率47.37%,而“变革联盟”的马克里组合得票率为32.23%。当晚22点30分,马克里宣布在初选中落败。

阿根廷市场如此猛烈的“雪崩”态势,也影响到了8月12日晚全球市场的走势:美股道琼斯指数12日暴跌389.73点,跌幅1.48%。

马克里的意外落败给阿根廷的金融市场带来了巨大震动,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狂泻25%,主要股指暴跌38%,阿根廷在美股上市企业集体暴跌,其中EDN跌59.3%、LomaNegra跌57.3%、BBVA银行跌55.85%……

阿根廷遭股汇债三杀

阿根廷市场如此猛烈的“雪崩”态势,也影响到了昨晚全球市场的走势:美股道琼斯指数12日暴跌389.73点,跌幅1.48%。

消息称,中左翼的候选人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获得了47.7%的选票,与此同时,马克里和他的竞选伙伴米格尔·安吉尔·皮切托仅获得了32.1%的选票。

澳门新普京下载 1

马克里的得票率远低于预期,这样大的劣势也令选民们对马克里在10月份能够连胜的机会表示严重质疑。

《布宜诺斯艾利斯时报》报道截图

由于投资者担心前总统克里斯蒂娜代表的左翼民粹主义政府回归,将扭转马克里任下亲市场、亲商业的诸多政策,阿根廷股债汇市周一开盘后遭遇来势汹汹的“三杀”局面。当天,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场开始交易后不久,阿根廷比索兑美元狂泻了25%,至1美元兑57比索,较上周五收盘时的1美元兑42.25比索大幅下跌。另据报道,阿根廷以欧元计价的债券下跌近9美分,债券收益率则上涨了近3%。在北京时间8月12日(周一)晚间美股开盘后,一只追踪阿根廷股市的基金也暴跌了22%。截至当地时间14点30分,阿根廷S&P
Merval指数暴跌38%,金融和能源类股跌幅居前。在美上市的Global X
MSCI阿根廷ETF收跌25%。阿根廷在美上市的企业集体暴跌,截至收盘,加利西亚金融跌56%,Grupo
Supervielle 跌 58.75%,Pampa Energia跌53.8%,Loma Negra跌56%,Central
Puerto跌56%,Macro银行跌52%。

澳门新普京下载,阿根廷遭遇股汇债三杀

信用违约掉期(CDS)的数据显示,阿根廷在未来5年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当前为72%,明显高出上周五(8月9日)的49%,这一衡量债券风险的5年期信用违约掉期一天内激增逾800个基点。2017年发行的阿根廷100年期“世纪债券”8月13日价格跌27%,至54.66美分。

CNBC称,中左翼的候选人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的获得了47.7%的选票,与此同时,马克里和他的竞选伙伴米格尔·安吉尔·皮切托仅获得了32.1%的选票。

据数据,阿根廷银行同业拆借利率飙升至90%~120%,上周五该利率平均水平为61%。

马克里的得票率远低于预期,这样大的劣势也令选民们对马克里在10月份能够连胜的机会表示严重质疑。

初选的结果被许多人视为阿根廷10月27日第一轮总统选举的一个关键指标,也被认为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阿根廷选民准备拒绝马克里政府严厉的经济政策。阿根廷股汇债的暴跌,也促使分析师们纷纷发出警告,金融市场更是普遍存在恐慌。

由于投资者担心前总统克里斯蒂娜代表的左翼民粹主义政府回归,将扭转马克里任下亲市场、亲商业的诸多政策,阿根廷股债汇市周一开盘后遭遇来势汹汹的“三杀”局面。

阿根廷央行立即干预

当天,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场开始交易后不久,阿根廷比索兑美元狂泻了25%,至1美元兑57比索,较上周五收盘时的1美元兑42.25比索大幅下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其实在此次大跌前,阿根廷比索就已是今年以来新兴市场中表现最差的货币——年初至上周五已下跌17%。

另据路透社报道,阿根廷以欧元计价的债券下跌近9美分,债券收益率则上涨了近3%。在北京时间8月12日晚间美股开盘后,一只追踪阿根廷股市的基金也暴跌了22%。

过去几年,尤其是去年以来,阿根廷比索的贬值简直像“自由落体”。2018年5月3日,阿根廷货币比索暴跌8.5%,8月30日再次暴跌,对美元汇率单日跌幅超过11%,今年4月24日,阿根廷比索再度单日贬值超过3%。

截至当地时间14点30分,阿根廷S&PMerval指数暴跌38%,金融和能源类股跌幅居前。

据《环球时报》消息,2014年,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还有8:1,2018年初达到了18:1,2018年5月就跌到38:1,如今,已经跌到了57:1。

在美上市的GlobalXMSCI阿根廷ETF收跌25%。阿根廷在美上市的企业集体暴跌,截至收盘,加利西亚金融跌56%,GrupoSupervielle跌58.75%,PampaEnergia跌53.8%,LomaNegra跌56%,CentralPuerto跌56%,Macro银行跌52%。

而在此次比索汇率暴跌后,阿根廷央行不得不出手干预。

信用违约掉期的数据显示,阿根廷在未来五年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当前为72%,明显高出上周五的49%,这一衡量债券风险的五年期信用违约掉期一天内激增逾800个基点。2017年发行的阿根廷100年期“世纪债券”今日价格跌27%,至54.66美分。

据悉,当日晚间,阿根廷央行采取行动,自去年9月以来,首次动用5000万美元的储备干预市场。截至13日晚1点,比索对美元汇率跌幅收窄至17.33%。

据wind金融终端,阿根廷银行同业拆借利率飙升至90%-120%,上周五该利率平均水平为61%。

而目前看来,阿根廷央行的干预行动很可能是一把双刃剑,原因就在于阿根廷央行的“金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初选的结果被许多人视为阿根廷10月27日第一轮总统选举的一个关键指标,也被认为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表明阿根廷选民准备拒绝马克里政府严厉的经济政策。阿根廷股汇债的暴跌,也促使分析师们纷纷发出警告,金融市场更是普遍存在恐慌。

此前的2018年9月比索大跌时,IMF把阿根廷的3年期贷款计划规模增加70亿美元至570亿美元,但前提条件是阿根廷央行停止支撑疲弱比索的全面干预行动。

阿根廷央行出手干预

2008年金融危机后,阿根廷经济遭受重创,汇率下跌、物价飞涨、民众抗议不断。为了应对危机,阿根廷政府不得不进行经济改革。上届左派政府先后将能源、铁路等领域的外资股份强行国有化,使得它与多个欧美国家关系降至冰点,激进的进口与外汇限制措施也使阿根廷一度遭到超过40个WTO成员国以共同声明抗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其实在此次大跌前,阿根廷比索就已是今年以来新兴市场中表现最差的货币——年初至上周五已下跌17%。

2015年上台的右派政府(现任马克里政府)一夜之间放开外汇管制,导致外汇储备大量流失,为抑制政府过度支出而大幅削减水、电、气等公共服务补贴,更是引发强烈的社会反弹。在马克里政府治下,阿根廷货币飞速贬值、失业率高达10%、通胀率超过55%。

过去几年,尤其是去年以来,阿根廷比索的贬值简直像“自由落体”。2018年5月3日,阿根廷货币比索暴跌8.5%,8月30日再次暴跌,对美元汇率单日跌幅超过11%,今年4月24日,阿根廷比索再度单日贬值超过3%。

2018年6月,阿根廷与IMF谈判寻求金融援助,以美元储备为保障消除市场对其经济前景的疑虑。IMF执行董事会批准向阿根廷提供3年期500亿美元贷款协议。作为贷款条件,阿根廷需加快削减财政赤字的步伐。

据环球时报,2014年,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还有8:1,2018年初达到了18:1,2018年5月就跌到38:1,如今,已经跌到了57:1。

此次初选中左派的费尔南德斯获胜,导致市场担心,如果费尔南德斯当选,阿根提政府的预算可能会再度膨胀,从而危及IMF对于阿根廷的经济援助。凯投宏观已经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能在阿根廷大选前要求其重新理清债务结构。

而在此次比索汇率暴跌后,阿根廷央行不得不出手干预。

布兰科表示:“马克里和费尔南德斯都对结果感到完全震惊。”他强调称,“几乎所有的民调都预测,两位领先的候选人之间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而并非如此悬殊的结果。这样的结果表明,阿根廷人对马克里政府的政策并不满意。”

据悉,当日晚间,阿根廷央行采取行动,自去年9月以来,首次动用5000万美元的储备干预市场。截至13日晚1点,比索对美元汇率跌幅收窄至17.33%。

然而,分析人士表示,就目前看来,马克里连任的机会看起来已经“越来越渺茫”。初选结果公布后不久,马克里也对他的支持者们表示,他的竞选团队遭遇了一场“糟糕的选举”。

但是目前看来,阿根廷央行的干预行动很可能是把双刃剑,原因就在于阿根廷央行的“金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此前的2018年9月比索大跌时,IMF把阿根廷的三年期贷款计划规模增加70亿美元至570亿美元,但前提条件是阿根廷央行停止支撑疲弱比索的全面干预行动。

2008年金融危机后,阿根廷经济遭受重创,汇率下跌、物价飞涨、民众抗议不断。为了应对危机,阿根廷政府不得不进行经济改革。上届左派政府先后将能源、铁路等多个领域的外资股份强行国有化,使得它与多个欧美国家关系降至冰点,激进的进口与外汇限制措施也使阿根廷一度遭到超过40个WTO成员国以共同声明抗议

而2015年上台的右派政府一夜之间放开外汇管制,导致外汇储备大量流失,为抑制政府过度支出而大幅削减水、电、气等公共服务补贴,更是引发强烈的社会反弹。在马克里政府治下,阿根廷货币飞速贬值、失业率高达10%、通胀率超过55%。

2018年6月,阿根廷与IMF谈判寻求金融援助,以美元储备为保障消除市场对其经济前景的疑虑。IMF执行董事会批准向阿根廷提供3年期500亿美元贷款协议。作为贷款条件,阿根廷需加快削减财政赤字的步伐。

而此次初选中左派的费尔南德斯获胜,导致市场担心,如果费尔南德斯当选,阿根提政府的预算可能会再度膨胀,从而危及IMF对于阿根廷的经济援助。凯投宏观已经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能在阿根廷大选前要求其重新理清债务结构。

布兰科表示:“马克里和费尔南德斯都对结果感到完全震惊。”他强调称,“几乎所有的民调都预测,两位领先的候选人之间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而并非如此悬殊的结果。这样的结果表明,阿根廷人对马克里政府的政策并不满意。”

然而,分析人士表示,就目前看来,马克里连任的机会看起来已经“越来越渺茫”。初选结果公布后不久,马克里也对他的支持者们表示,他的竞选团队遭遇了一场“糟糕的选举”。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