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晶片大厂高通(Qualcomm)第3季财报营收与获利预测都不如华尔街市场预期,主因华为在中国智能市场强劲成长,打击了高通的主要客户如小米、Oppo和Vivo等通信业者。高通财报公布后股价应声下挫多达6%。高通执行长莫兰科夫(Steve
Mollenkopf)今天在专访中告诉路透社,华为已从如小米、广东欧珀移动通信(Oppo)、维沃移动通信(Vivo)等中国国内竞争对手的手中,强占了大部分的市占率;而这些厂商是高通的主要客户。莫兰科夫指出,华为的成长已激励其他手机制造商取消今年下半年的4G机型生产计划,并打算明年初推出5G手机取而代之,如此一来可推动高通的成长。他说,华为在确保中国市占率上非常积极,因为他们无法在国际上销售产品。莫兰科夫说:「而其他中国手机制造商反应是,『让我们尽所能尽快发展5G吧,因为前面有大好机会等着』,甚至到了一个说要取消4G机型的地步。」华为的市场扩大影响了高通财报预测,意味着华为对高通而言,已经更像是对手而不是客户。今年5月美国政府以国安疑虑为由,对华为下达出口禁令,禁止美国企业未经许可即出货给华为。目前华为仍买少量高通的晶片。莫兰科夫说,由于美中贸易战和手机市场走缓,高通因此调降2019年手机相关产品的销售展望,从上次预测的18亿美元至19亿美元范围,降至17亿美元到18亿美元范围。路透引述FactSet资料,高通第3季数据机(modem)晶片出货下降22%,为1.56亿组,低于分析师预期的1.601亿组。根据金融资讯供应商路孚特(Refinitiv)资料,高通预期第4季总营收43亿至51亿美元,每股获利65美分至75美分,低于市场预期的营收56.3亿美元、每股获利1.08美元。高通截至6月30日止的第3季营收为49亿美元,不如分析师预估的50.8亿美元。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7月31日 –
美国高通的季度营收与获利预测低于华尔街的预估,导致其股价在盘后交易中下跌达6%。该公司表示,中国华为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强劲增长,给其业绩展望蒙上阴影。

11月7日 –
高通周三公布假日旺季的营收预估低于分析师预期,因该公司失去了苹果的芯片订单,这导致其股价一度重挫3.4%。

澳门新普京游戏 1

澳门新普京游戏 2

资料图片:2017年11月,美国加州圣迭戈,高通公司园区的企业标识。REUTERS/Mike
Blake

2017年11月,美国加州圣迭戈,高通公司园区的企业标识。REUTERS/Mike Blake

高通执行长Steve
Mollenkopf周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华为主要是从小米、Oppo和Vivo等中国手机厂商那里夺得市场份额,而这些厂商都是高通的主要客户。

高通同时预期2019会计年度第一季获利高于分析师预估,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每股约0.45美元的一次性税务优惠的影响。

他补充说,华为的攻势促使其他手机制造商取消了原计划在今年剩余时间推出的4G机型,转而专注于明年初将要推出的5G机型,这可能推动高通的成长。

高通为全球最大智能手机芯片供应商,但受到行业景气下滑、以及大客户苹果出走的打击。

“为确保在那里建立市场份额,华为拼得很凶,因为他们无法在国际上销售产品,”Mollenkopf说。“的反应是,‘让我们尽快推出5G,因为那里有很好的机会’,甚至于说出‘让我们取消4G机型吧。’”

该公司的专利授权模式也一再面临反垄断机构以及包括苹果等客户的挑战,其收费金额是按照手机销售价格的一定比例计算;目前苹果正就高通的作业模式进行诉讼。

Mollenkopf表示,高通在2020年初前将不会见到该转变所显现的好处,但表示系统业者似乎按部就班地在包括中国等地推出5G,而华为也是中国主要的电信设备供应商。Summit
Insights Group分析师KinNgai Chan称高通的展望是“在过渡到5G前,先暂停4G”。

苹果已决定9月发布的新款iPhone XS、iPhone XS Max以及iPhone
XR不采用高通产品,而是采用英特尔的数据机芯片。

华为对高通财测的影响突显出,某种程度上华为对高通来说更像是对手而不是客户。在5月遭受到美国销售禁令的华为,仍持续买进少量的高通芯片。

今年夏季的时候,高通就警告股东称苹果可能这么做,但此事造成的影响要比华尔街预期来得更快。

高通和华为都是全球最大5G技术专利权厂商之一,但长期陷于授权争端。华为在付款方面一直信用良好,谈判也有缓慢进展,但Mollenkopf表示,在高通的会计年度第四季财测中并没有包括进一步的付款。

高通预测,在截至12月的第一财季,营收将在45-53亿美元,经调整后的每股盈余为1.05-1.15美元。据路孚特(Refinitiv)的IBES数据,分析师的预估是营收为55.7亿美元,每股盈余为0.95美元。

根据研究公司Canalys,华为供应了许多自家芯片用于智能手机,过去一季来从中国企业攫取了市场份额。这些企业的较高阶手机与华为机型直接相竞争,而且通常是使用高通芯片。

高通财务长George
Davis告诉,大约一半的苹果芯片采购通常发生在年底的假日季。他说,华尔街分析师可能已预期失去苹果订单造成的打击将会分散到全年。

Mollenkopf表示,中美贸易战以及智能手机市场减缓促使高通将2019年智能手机销量预估调降至17-18亿部,低于此前预估的18-19亿部。

“我们的财测是该季减少逾5,000万颗,所有这些都是由于未被苹果手机采用,”Davis对表示,“这才是关键。”

苹果和高通于4月就双方所有诉讼达成和解。苹果与高通签署了六年的专利许可协议,以及数年的芯片供应协议。

获利方面,Davis称经调整后的每股盈余预估为1.05-1.15美元,这当中包括一项一次性的0.45美元税务重整利得。

这两家公司都未表态,苹果何时会恢复使用高通芯片。苹果在2018年版iPhone手机上放弃使用高通芯片转而使用英特尔芯片。

“总的来说,还不算太糟,”Summit Insights Group分析师Kinngai
Chan表示。“我认为高通之后可以配合第五代移动通讯网络以及周边业务的成长”,例如汽车相关芯片等等。

苹果上周收购了英特尔的调制解调器业务,以支持其自有智能手机芯片供应。Mollenkopf对表示,该公司在与苹果协商协议时就已预期到会有这样一笔交易,但苹果收购案对高通第四季财测没有影响。

周三稍早报导指出,一名熟知事况的消息人士表示,苹果并未在“任何层级”与高通进行诉讼和解谈判。

“这是大家都猜到的事。”Mollenkopf说。“我们保护好自己,并对能继续争取到”苹果的业务“感觉良好”。

Davis指出,“内部和外部都相当重视”解决与取得授权方之间的争端,当中也包括苹果,但他并未提到双方是否讨论和解。

高通预测第四季整体营收在43亿-51亿美元,每股盈余料为0.65-0.75美元,低于路孚特IBES数据分析师预估的营收56.3亿美元和每股1.08美元。

高通一直试图减轻苹果出走及专利诉讼带来的一些创伤,做法是与客户签订更多的交易,降低客户的专利授权费用。目前高通也已和三星电子(005930.KS)等大客户达成新的协议。

截至6月30日止的第三季,高通营收为49亿美元,低于分析师预估的50.8亿美元。这是未计入苹果一次性支付的权利金。

此外,高通与中国手机制造商如小米、Oppo、Vivo及一加等业者合作,也减轻了苹果带来的冲击;这些中国手机制造商都在印度等新兴市场提供低成本机型。

扣除特殊项目,高通EPS为0.80美元,高于分析师平均预估的0.75美元。

Davis表示,那些中国手机厂商正在越来越多地使用高通的700和800系列骁龙(Snapdragon)芯片,帮助提高了销量。

编译 张涛/戴素萍/李爽/张若琪 审校 郑茵/李婷仪/王灿/张荻

剔除特殊项目,高通在截至9月30日的第四财季每股盈余为0.9美元。据路孚特(Refinitiv)的IBES数据,分析师的预估是0.83美元。

第四财季营收降至58.0亿美元,但仍高于分析师预估的55.2亿美元。

第四财季亏损4.93亿美元或每股亏损0.35美元,上年同期是盈利1.68亿美元或每股盈余0.11美元。

编译 张明钧/张涛;审校 徐文焰/李婷仪/李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