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今天(31日)报导,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表示,他本周在曼谷和美国的两大亚洲盟友─日本和韩国外长碰面时,将鼓励双方从外交争端中「找出前进之路」。日韩关系可说是降至1965年关系正常化以来的最低潮,而两国威胁采取的贸易行动,恐将打乱全球半导体供应。日本已加强对部份高科技材料出口限制,被视为是对韩国法院裁定日本需赔偿战时强征劳工的回应。东南亚国家协会(ASEAN)论坛从7月29日至8月3日在泰国曼谷举行,蓬佩奥将出席,并计划分别和日韩外长会面,然后在论坛场边进行一场三方会谈。蓬佩奥30日在飞往曼谷的飞机上告诉记者,「我们将鼓励他们找出一条向前之路。」蓬佩奥说,他们都是美国的重要伙伴,也一直和华盛顿密切合作致力让北韩非核化。如果美方能协助两国,这对美国也是至关重要。日韩对日本在1910年到1945年期间,强征韩国劳工的赔偿问题存有争议。韩国最高法院去年裁定2家日本企业必须赔偿韩国劳工,但日本认为这违反1965年签署的「日韩请求全协定」。日本以韩国对敏感专案的管理不力为由,紧缩对韩国出口部份高科技材料的限制。日本经济产业省7月1日宣布,强化管制含氟聚醯亚胺、光阻剂及蚀刻气体三项关键电子原料出口韩国,并于7月4日正式上路。此外,东京方面也在考虑第二波措施,预计8月启动,那就是把韩国从安全保障友好国家的「白色名单」中除名。而这场争议也在韩国国内引发一波抵制日货与服务的风潮,包括啤酒、服饰与旅游业都被波及。大韩航空公司(Korean
Air
Lines)并宣布,由于需求减少,将自9月3日起停止营运来往釜山市(Busan)与日本札幌市(Sapporo)的班机。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在日本和韩国因为二战期间强征劳工争议而导致政治、经济紧张关系日益升高之际,日本放送协会(NHK)报导,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Taro
Kono)将在今天(19日)召见韩国驻日本大使。NHK引述日本外务省报导,河野将再次要求韩国,采取「适当的行动」修正日本认为不正确的南韩最高法院裁定。韩国最高法院去年10月裁定,已改名「新日铁住金公司」的「新日本制铁」,必须赔偿4名在二战期间被强行征用的韩国劳工,每人1亿韩圆,折合新台币270多万。这是南韩法院首度针对日本政府或企业强征劳工应该赔偿的判决。但日本认为,这已经违反1965年签署的「日韩请求全协定」。依照该协定,战时征用工的问题已经解决,南韩没有理由再提出赔偿要求。二战强征劳工赔偿问题一直是日本和韩国关系紧张的来源之一。而双方的关系在本月急转直下,日本在本月初宣布对出口到韩国半导体的原料加强管制,这个举动已威胁到全球微晶片和智慧手机屏幕的供应。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Hiroshige
Seko)18日晚上在推特上发文,重申日本管制对韩国的高科技材料出口,是因为韩国的出口管制体系「不足」,并非报复强征劳工的争议。世耕弘成表示,不只劳工问题,韩国方面一再采取「负面行动」,导致两国关系持续恶化。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韩国政府周五表示,针对日本官员指控韩国违反联合国制裁措施,将部份由日本进口的高科技材料流入朝鲜,韩国提议对此展开国际调查。这项提议是日韩之间争端的最新转折。

据路透社7月15日报道,去年10月,韩国最高法院裁定新日铁住金向战时韩国被强征劳工支付赔偿。但日本表示,强制劳工问题在两国1965年恢复外交关系时就已经得到完全解决。日本认为韩国处理此事缺乏行动,大感不满,上周宣布限制对韩出口半导体关键材料。

但日本外务省一名官员周五表示,日本限制对韩国出口重要科技业材料的措施,并非为了报复有关二次大战日本企业强征劳工的争端。

新普京手机电子网站 ,对于限贸措施,日本多位官员指称,是因为出口至韩国的敏感材料“管理不当”,以及出口管制资讯交流缺乏咨商。

日本媒体的报道更是让事情复杂化。日媒称,在从日本进口后,韩国会再将一定数量的氟化氢运给朝鲜。而该材料在日本最近公布的禁止对韩出口名单之列。氟化氢可用于生产化学性武器。

韩国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事务处长金有根表示,韩国一贯严格履行安理会涉朝决议,严格限制向第三国非法输出战略物资。

金有根在记者会中表示,对日本所谓的韩方未落实对朝制裁言论深表遗憾。

他并称韩方提议委托联合国安理会专家小组或国际组织调查韩日两国是否存在违反四大多边出口管制机制的情况。

他表示,如调查发现韩国有违反行为,韩方将道歉并立即采取整改措施,若韩方没有过错,日本政府应当向韩方道歉并撤销限贸措施。

与强征劳工争议无关

报道称,日本官员不愿对媒体报道的“韩国向朝鲜提供原材料”事宜直接发表评论。

据了解,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周三曾表示,截至3月,自2015年以来共发现156起未经授权出口战略物资的情况,但没有一起涉及朝鲜。

与此同时,韩国和日本官员周五在东京举行会议。一名日本外务省官员称,出口限制不是针对强征劳工争议的报复,不过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在宣布限制措施时,提到了该争议。他说韩国对于争议缺乏足够的回应,已经严重破坏了两国之间的信任。

日本还做出威胁,要将韩国移出最低贸易限制国家的“白名单”。

该外务省官员对记者匿名表示,出口限制措施是“与安全相关的必要措施”。

该官员称,政府未将这两个问题联系起来,“从逻辑上来说”如果韩国解决了日本对于其出口管控体系的关切,更严格的控制措施可能被取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