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关税生效和即期汇率面临贬值压力之际,人民币中间价下跌逼近整数关口后再次驻足不前。中国官方通过逆周期调节令中间价守住7.10,被市场解读为清晰的维稳信号。人民币于8月初跌破7元大关后,在岸汇率当月大幅贬值达3.83%,但中间价当月贬值幅度仅2.96%,较即期汇率表现显着偏强。中间价上周跌破7.08元后,贬值速度明显放缓,上周三起每日调弱幅度仅20余点,今天仅调弱4个点。「今天早上人民币维稳信号还是蛮重的,并没有顺水推舟让中间价上7.10,之前离岸有很多人觉得会破这个价位,」华侨银行驻新加坡经济学家谢栋铭在采访中说,这种调节方式对于市场预期有一定引导作用。美国对约11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15%关税于9月1日生效,中方反制措施也于当天生效。周一时,多篇报告关注中间价的稳定信号,中信证券报告引述彭博调查数据称,上周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和预期值的差距较大,可能说明央行对于人民币中间价存在引导;莫尼塔研究的报告也指出,上周三以来估算显示央行加大了逆周期调节力度。上周时,中间价与即期汇率一度连续大幅偏离1%以上,随后中美双方对后续谈判的态度出现积极变化,即期汇率有所回稳。目前,在岸即期汇率仍在7.16元附近弱势震荡,与中间价偏离幅度继续徘徊于1%左右的8.11汇改后高位,这说明强中间价信号目前尚不能够完全对沖贬值预期,使市场价向中间价靠拢。5-6月间,中间价在6.90元关口前也曾有类似表现,并一度出现每天调节2个点「等差数列」的情形。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记者 陈鹏

* 人民币放量收跌近160点,与中间价均续创逾11年新低 *
中间价仍强于市场预期,凸显监管维稳意图 * 汇率弹性提升,不过贬压难消 *
人民币短期料延续小幅走贬态势 (新增评论及收盘报价) 北京/上海8月12日 –
人民币兑美元即期周一放量收跌近160点,与中间价均续创逾11年新低。交易员称,中美贸易摩擦未见缓解及中间价续跌均施压汇价,午后美指再度反弹,人民币承压走低,离岸人民币跌破7.1元关口,在岸亦承压走低,不过从中间价近期表现看,监管层仍希望人民币有序波动,后续仍需重点关注中间价水平和中美谈判进展。
他们并指出,虽然市况渐趋理性,但人民币贬值压力仍存;从收盘价和中间价的偏离看,人民币跌幅仍将受限,逆周期也将持续限制中间价跌幅。期权波动率微笑曲线看,当前人民币贬值预期仍处于较高水平,也需密切观察资本流动状况是否出现恶化。
一外资行交易员称,午后美元上行,带动人民币贬一些,CNH反应比较明显,“估计美元/人民币将慢慢上升,除非明显的干预出来。”
另一中资行交易员表示,从盘面看购汇还是比较多而且具有较强的持续性,而结汇在人民币破7后的两三天后明显减少了。破7后中间价持续强于市场预期,显示监管层仍有意稳定市场,包括很多逆周期的工具仍没有取消;虽然中间价持续向市场价靠拢,导致汇价持续走贬,“但肯定有个头,要在稳定的基础上去找寻让大家都舒服的位置。
中国外管局局长潘功胜周一表示,近期人民币汇率短期调整,是金融市场对美方意外宣布超预期关税措施的自发应激反应;中国经济的韧性和潜力为人民币汇率稳定提供了坚实基础,判断汇率不会无序贬值,外汇市场在经历短暂震荡后终将回归基本面。
另有交易员表示,早盘汇价又到了比较敏感的点位,需要关注监管层是否有干预。
“之前认为近期汇价会盘整一段时间,但现在又到了7.06的位置,上周在7.05附近有较为明显的干预,如果汇价突破前高的话,可能又会面临一波贬值压力,也许就看到7.1了。”该交易员称。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五表示,他还没有准备好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并决定美国暂时不与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做生意。
瑞银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汪涛最新观点认为,中美双方在年内乃至2020年都可能难以达成贸易协议,并估计美国对3,000亿美元中国出口加征的10%关税税率被上调到25%的风险较大,另外美国还可能加大对中国科技企业的制裁力度。
汪涛并预计,中国央行会谨慎管理人民币汇率预期,避免人民币大幅贬值,因为大贬会冲击国内市场信心,并导致更多资本外流。央行有充足工具来管理汇率预期、避免短期内汇率大幅波动,包括使用逆周期调节中间价、管理远期汇率走势、收紧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等。预计2019年底人民币汇率可能在7.1左右、2020年底为7.2,且双向波动性增加。
中国央行国际司司长周日朱隽称,8月以来人民币汇率的波动是市场对美国不断升级贸易摩擦的正常的反应,中国经济具有巨大的韧性潜力和回旋余地,也有信心有能力应对各种情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周五表示,人民币没有被大幅低估或高估,与基本面相符。
全球汇市方面,日圆周一上涨,兑美元升至近一年半以来最高水准,因对冲基金担心久拖不决的美中贸易战可能导致全球经济陷入衰退,因而买入日圆。
美联储本周稍晚在杰克森霍尔举开的年度论坛也将吸引市场关注,届时投资人期望能够略为厘清未来的利率路径。目前市场预期明年之前美联储料降息近100个基点。
以下为今日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收盘价、中间价,以及离岸市场人民币的主要报价:
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 今日 上日 升贬 即期成交价格 7.0679 7.052 -0.22%
中间价 7.0211 7.0136 -0.11% 成交额 296.11亿美元 219.22亿美元
日内波动幅度 108 日低7.0707 日高7.0599 今年以来升贬幅度 -2.86%
2005年汇改以来升贬幅度 17.10% 一年期美元/人民币掉期 277 离岸人民币市场
今日 上日 CNH即期 7.1114 7.0962 一年期NDF 7.1567 7.1443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更新的16点人民币兑美元参考汇率为7.067元;人民币兑欧元、日圆和英镑的参考汇率分别为7.8919元、6.6988元和8.5247元。
中国央行2015年8月11日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并一次性贬值近2%,同年12月引入参考“收盘价+一篮子货币汇率”的中间价形成机制。中国外汇交易中心2016年1月起每日公布12次人民币兑美元参考价,同年8月底新增每日公布两次人民币兑欧元、日圆和英镑参考价。
相关报导: –外汇交易中心人民币汇率指数上周均降,CFETS指数大跌至91.84
–测算的人民币CFETS指数续创记录新低,年内累跌1.65%
–少了G7和IMF的支持,美国指责中国操纵汇率又能如何?
–CNH同业拆息利率多数反弹,隔夜拆息升至一周新高 (发稿 张金栋/马蓉;审校
林高丽/杨淑祯)

随着中美经贸谈判出现波折,5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快速走低。分析人士认为,考虑到央行有维稳汇率的必要,年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破7概率仍然很低。从近两日中间价来看,逆周期调节因子或已经悄然重启。

周一,在岸、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持续走低,双双跌回去年12月水平。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夜盘一度跌破6.88,日内跌近700基点,最终收报6.8799元,较上一交易日夜盘收跌599个基点。离岸人民币对美元跌破6.91关口,最低跌至6.9174,创去年12月24日以来新低,较上日下跌725个基点。

13日晚间,作为对美国提高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回应,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宣布,自2019年6月1日0时起,对已实施加征关税的600亿美元清单美国商品中的部分,提高加征关税税率,分别实施25%、20%或10%加征关税。对之前加征5%关税的税目商品,仍继续加征5%关税。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对界面新闻表示,近期人民币贬值主要还是受到贸易摩擦重新加剧的影响,但人民币持续大幅贬值的概率比较低,对美元汇率跌破7的概率不高。一方面,如果市场情绪过于低迷,央行很可能出手稳住汇率。另一方面,也不排除中美谈判再现转机的可能性。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认为,除了贸易谈判外,近期人民币贬值还和进出口数据有关。他对界面新闻指出,4月中国出口数据不及预期,特别是对美国出口大跌,在一定程度反映了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如果贸易顺差持续收窄,可能会影响到外汇占款,进而影响人民币汇率。”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以美元计,中国4月出口同比下降2.7%。数据发布前,界面新闻采集的5家机构预测中值显示,4月出口同比增长3%。从出口目的地看,4月中国对美出口由上月的3.7%下降至-13.1%。

章俊说,中美经贸磋商无论在谈判过程中还是在未来达成框架后执行的过程中,存在曲折都是正常的,但这对人民币汇率和A股市场不利。此外,如果美国经济继续向好,加之通胀企稳,美联储下半年可能超预期重启加息。在这三重因素影响下,人民币汇率可能出现大幅双向波动。

即便如此,章俊表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年内破7概率依然不大,最主要的因素是国内经济基本面比较平稳。同时,在全球经济下行趋势下,中国经济韧性相对较强,有利于吸引外资继续流入,对人民币形成支撑。他预计,随着政策效应持续发挥,二季度中国GDP增速可能上升至6.5%。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币即期汇率大幅波动之际,中间价却保持相对稳定。5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始终高于上一交易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官方收盘价。最近几个交易日,中间价下调幅度更是明显低于即期汇率跌幅。分析师认为,中间价在6.79一线维持稳定,背后可能是逆周期因子已经启动。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数据显示,从4月30日至5月13日的7个交易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下跌668个点,10日和13日基本企稳在6.79一线。而过去7个交易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官方收盘价下跌了1355个点,其中13日跌去603个点,创去年2月以来最大跌幅。

“应该是周期因子启动了吧。”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对界面新闻表示。他认为,在美元指数走弱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却逆市下跌,如果市场预期发生大逆转,资本流出必然增加,容易形成恶性循环。因此,央行有主动调节的必要。

章俊也认为逆周期因子在发挥作用。“之前人民币每次大幅波动,央行都会重启逆周期因子,所以中间价的形成可能还是有一些逆周期因子的调控在里面,导致中间价和隔日收盘价出现比较大的差距。”他指出,央行对中间价进行调节,有助于避免人民币单向浮动。若不加以调节,则可能会造成市场过度波动,这是央行需要避免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