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洛杉矶县政委员会例会18日投票通过决议,要求洛县县属区内的房东,不得歧视持政府住房补贴的房客。住房补贴包括,联邦和县府的租金补贴。提案的县政委员库尔(Sheila
Kuehl)和汤玛斯(Mark
Ridley-Thomas),豁免了一些特殊的住房,例如疗养住房(nursing
homes)、退休屋(retirement
homes),以及一些屋主或家人需要和房客分享厨房和卫生间的住房。近日,最新的游民统计出炉,显示洛县游民人数大涨超过6万人,县府官员似乎也有一些压力,转而将癥结归咎为住房数量不够。此提案便是针对一些不愿将房子租给持有住房补贴券房客的房东,例如不少低收入房客持有「第八章房屋租金补助券」(Section
8
vouchers),却屡遭房东拒绝。库尔表示,房东拒绝这些明明可以付得起房租的房客,这样的住房歧视加剧了游民危机和住房危机。汤玛斯表示,法案并不强行要求房东必须租给补贴券持有者,但防止房东将房客的收入,作为决定的标准。「第八章房屋租金补助券」是联邦为低收入房客提供的租金补助福利,由政府补贴一部分租金,让低收入房客能租到市价高于可负担水平的房屋。虽然1968年的美国公平住房法案规定不得歧视,但补助券当时还不在其规定中。2018年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局的调查中,洛县76%房东都拒绝接受补助券。该法案还不仅包括「第八章房屋租金补助券」,其他联邦租金补助、县府的「Rapid
re-housing,RRH」租金补助计划也包括在内,此外还有县府的「Flexible
Housing Subsidy
Pool」补助,该项目是为了帮助有复杂精神问题的游民个人。据洛县和县政委员例会上的信息,现在有3万8000人在第八章住房项目的等待名单上,平均等待时间为两到四年。此外全县目前短缺51万7000套可负担住房。县政委员巴杰(Kathryn
Barger)是唯一投反对票的。巴杰一向反对租金管制,并多次强调松绑开发房屋的法规限制,才是增加房源,进而解决住房短缺的根本途径。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根据美国加州法律,州级政府征收的销售税(Sales
tax)为7.25%,各市和县也可征收销售税,但和州府税率加在一起,总数不得超过10.25%。也就是说,各市和县总共征收的部分,最多只有3%的空间,因而引发一些市府和县府抢夺这3%税款的局面,且不少城市竞相增税,希望把税款留在自己城市,因此南加州大部分地区,都已陆续接近或将达到10.25%的税率今年4月初,南加已有许多城市纷纷调涨销售税,布班克(Burbank)、库尔富市(Culver
City)、柯汶纳(Covina)、巴沙迪那、格兰岱和波莫那等地,都已达到10.25%的上限。华人聚集的亚凯迪亚市也于本月初,由绝大部分选民公投通过提案A,将销售税提到该上限。紧随其后的城市,包括杜瓦迪(Duarte)、蒙罗维亚(Monrovia),计划将加税提案放上年底选票,连商业不算发达的南巴沙迪那市,也加入这一潮流。和大部分4月涨税的城市一样,南巴市本来没有收取城市部分的销售税,仅有加州和洛县加在一起的9.5%销售税。南巴市长Marina
Khubesrian称,这一提案是「无须用脑筋容易处理」(no-brainer)的事情,因为市府员工补贴增加,州府补贴又前途不明,市建政设和科技设备等各方面支出也逐年增多,算下来预计未来五年可能面临200万元赤字。而在城市各项收入中,市民对增收其他费用,如停车码表费、公共事务税等的意愿较低。其他城市的官员也都持有类似他的看法,纷纷增加销售税的这股浪潮,成为城市增收的绝好机会。假如城市已经达到10.25%上限,若此时县府要在全县范围内增税,这些城市就不必再缴这多出来的县税。亚凯迪亚市市长戴守真曾解释,这样虽然可能对各城市来说不完全公平,但法规制度就是这样,这也是为何很多城市都希望赶在县府之前增税。刚成功通过涨税提案的亚市,计划将增收的这部分税款,用于警局、消防局等支出,新税法2020年初生效。根据加州税务委员会办公室网站信息,在洛县H提案0.25%的销售税通过时,洛县已有六个城市达到上限,如长堤(Long
Beach)、圣塔蒙尼卡(Santa
Monica)、康普顿(Compton)等。这些城市将不需缴纳这0.25%的H提案销售税,但一旦这些城市自己征收的销售税法案中,出现过期或失效之时,H法案的销售税将在该城市立即生效。增税风潮在洛市以东的城市尤其突出,即使一向反对增税的官员,也不得不支持城市将这部分销售税尽快收入囊中。一位希望匿名且熟悉城市事务的人士解释,就以日前刚有进展的Metro轻轨紫线延长计划来说,近日已钻探出隧道,希望从韩国城一路通到比佛利山。这样的政府工程有很多,但多集中在西边,用的却是全县纳税人的钱。对东边尤其华人聚居的圣盖博谷,却是只出钱受益不大。地方政府考量这些因素,当然宁可现在增税,至少这笔钱是用在自己。不过他也前瞻未来表示,如果每个城市都把最后这点钱都瓜分完之后,很可能加州会提高这个封顶限制。虽然照理来讲,税款是量入为出,但历年来加州的税从来没减过,又少有人敢批评,加州若是继续作为福利州,就需税务支撑。虽然州法设置一个上限,真正要用钱的时候还是会提高这一屋顶。而无论是怎样涨税,通常都是中产阶级最受影响。其实县府早在2016年就已考虑到抢占这部分销售税,2017年3月通过的H提案征收25分钱销售税,用于帮助游民。在那之前县政委员会的讨论中,县政委员库尔(Sheila
Kuehl)就曾提到,希望将这部分税款留在县府而非流入各市。虽然希望增税的各市都表示如果现在不增税,未来县府就会另立名目将这笔钱拿走。不过县府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县府并无新的税目在讨论。县政委员巴杰的代表Tony
Bell就表示,游客如不希望涨税,也可以向他们所在城市的民意代表反映。理论上说,县府虽然除了销售税外,也可以收取产业税、土地税等,但目前并无意增加新的税目。共和党籍的县政委员巴杰在五位委员中,通常反对增税。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近日相关组织公布最新调查数据,揭露洛县直属地区因为房租上涨,导致游民大增的「怵目惊心」的数字,如洛杉矶县在过去八年间有超过50万名租客被驱逐。该项报告显示,县属地(county
unincorporated areas)因为房租上涨导致游民大增。➤➤➤南加房价涨幅
比工资多四倍该项报告由倡导房客利益和可支付住房组织Eastside Lead
Coalition,以及县属地租客联盟(Unincorporated Tenants United
Coalition)发起,由洛杉矶的法律事务所Public
Counsel和洛杉矶加大(UCLA)法学院社区经济发展诊所(Community Economic
Development
Clinic),联合进行的调查。这些组织10日举办媒体电话会议,分享报告详细内容。报告显示,在县属地区,低收入及有色族群的比例非常高,多数租客都经历着沉重的房租负担,即大多数人的房租多于收入30%。近三分之一居民承受「严重负担」,即房租超过其收入一半。根据洛县法院纪录,自2010年起有超过50万名被房东「驱赶」租客的案例(eviction
lawsuits)。此外,有53%的人是第一次经历无家可归,最多原因是「经济困难」。洛杉矶加大法学院讲师,也是报告起草人之一的Doug
Smith说,这些数字「只是冰山一角」。不包括没有走法律程序的驱逐案例。报告引用了另一处报告称,每一个法院驱逐案就有两个没有经过法律程序的「非正式」驱逐案,「洛县对租客保护的疏漏,与游民数量上升有全然关系」。在洛杉矶县地区,过去十年间,游民数量是直线上升,2010年之后的十年间,游民数量增加了52%,包括仅2018年一年间增加了12%。在洛杉矶县,有60万人房租支出已经达到他们收入的90%。➤➤➤「房租太高!」
华埠居民游行
争取平价住房发起这项调查报告的住房利益保护组织,敦促洛杉矶县政委员会制定永久房租稳定法案,包括在县属地区房租上涨限定在5%以内,建立房租委员会讨论房租议题,以及制定驱逐案解决办法等。Public
Counsel减少游民法律项目主任,也是本次报告的起草人之一Nisha
Vyas表示,「洛杉矶县政府已经做了大量工作,来缓解游民增加的问题,但是这些还不够」。去年11月,洛县政委员会通过暂时的租金控制条例,规定县属地区房租上涨不得超过3%。该条例将在今年12月31日到期。相比之下,洛县一些城市如洛杉矶市,圣塔摩尼卡、西好莱坞市,都有永久的租金控制条例。洛杉矶县未建市的县属地,共达2653.5平方里,居民逾100万人,其中包括Marina
del Rey、东洛杉矶、罗兰冈、哈冈等等,约有40万3290名租客。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