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在电影《失眠》中与大马演员吴俐璇有不少对手戏的黄秋生,大赞她演技好外,该次的拍摄也让他对大马留下深刻印象。早前有指他将接拍大马电影,他坦承有接洽过,但因对方没有后续跟进,暂时也就不了了之了。黄秋生2014年因公开支持香港“雨伞运动”,后一直被中国封杀,还遭到主流电影圈放逐了5年。即使近期主演的电影《沦落人》,让他荣登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导演会、编剧家协会、最港电影大奖和金像奖共5个影帝宝座,但其电影邀约仍没有因此变多。他接受《中国报》越洋电访时无纳说道:“也还是被封杀啊!”他日前在金像奖上感谢英皇老板杨受成给予的经济资助,受访时也曾扬言:“大不了卖楼还债。”问他这几年是否处于缺乏收入、苦撑过日子的状态,他澄清道:“没有收入也不会辛苦,毕竟我不是做地盘工作……做了几十年,还是有积蓄的嘛。”他近年主攻舞台剧,11月也会远赴意大利拍摄电视饮食节目。早前有报导指他10月会来马投入本地电影的拍摄工作,对此他透露:“是有大马电影的邀约,但机会不是很大,因为之前有联系过,但好像没有下文,那我就只能安排自己的工作了。”该部电影是否为本地演员庄仲维(Kyo)首次执导的悬疑片《失踪》,他语带保留回说:“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不记得了,既然还没成事就不多说了。”黄秋生2016年曾在槟城拍摄香港导演邱礼涛的电影《失眠》,该电影找来多位大马演员如麦贵源、蔡子洋、蔡宝珠、叶清方等参演。女主角之一的吴俐璇更是在杜汶泽的引荐下,加入饰演黄秋生在片中的前女友。提到吴俐璇的名字时,黄秋生秒回:“她演得很好,大马演员也都很专业。那一次的拍摄,我发现大马的环境好、人也都很善良和勤劳,所以印象很深刻。”他也坦言不排斥与大马剧组再度合作,若有机会,自己仍会考虑接拍大马电影。大马制片方:沟通上的小误会对于黄秋生指“没有下文”一事,《失踪》大马制片方“爵士电影制作公司(Jazzy
Pictures)”总裁吴佩玲受询时表示应是沟通上的小误会。她回道:“我们一直有跟他的经纪人保持联络,但因黄秋生忙着舞台剧,经纪人希望先让他专注工作,所以没有先烦他。”吴佩玲也指出,由于《失踪》是庄仲维升格导演的首部电影,为求完美,他目前仍在修改剧本的阶段。而原定10月开拍的电影,如今也已确定延至明年拍摄,“现在剧本才修改了50%,等剧本做好后,到时会再跟黄秋生和他的经纪人详谈细节。”被《沦落人》故事吸引香港新晋导演陈小娟自编自导,黄秋生和姬素孔尚治(Crisel
Consunji)主演的《沦落人》,在香港累计票房近2000万港元(约1070万令吉),为2019上半年最高票房港产片季军。电影口碑、票房双丰收,当初零酬劳接拍的他是否已收到分红?黄秋生笑言:“好像还没,我叫公司问问。”他在片中出演因工伤而半身不遂的失婚潦倒男子,与菲律宾女佣相互依靠取暖,从而发展出一段难以言喻的感情。他自言当初导演找他聊剧本时,自己已被故事和架构的完整性给吸引,且港产片一直没有菲佣题材的电影,因此点头接演。“这部影片很新鲜、感人也很有热情,加上我没什么好做的,既然有电影找我就拍吧,想说能帮就帮。”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图片 1

一年一度的香港电影金像奖,于昨晚落下帷幕。
许多人说,香港电影没落了。
这是不争的事实。
去年,香港票房最高的十部电影,两部来自韩国,其余都来自好莱坞,一部本土的都没有;
最卖座的港产片叫《栋笃特工》,我猜 90% 的鱼友都没听说过。
曾经,香港电影年产量四百多部,如今,已跌到三十部左右。
连十分之一都不到了。
再也担待不起“东方好莱坞”的称呼。
但每次看到金像奖,鱼叔又确信,香港电影不会死。
不信?
那我就来说说这届金像奖。
最佳电影:《无双》
图片 2
《无双》荣获最佳电影,可以说是意料之中。
作为去年国庆档的最大黑马,《无双》在张艺谋和开心麻花两个自带流量的
IP夹击下,凭借过硬的质量脱颖而出。
不仅成为当期票房冠军,创下了港片在内地的最高票房纪录,豆瓣评分也高达 8.1
分。
票房口碑双赢,在近来的港片中难得一见。
图片 3
本次与其竞争最佳电影的几部影片:《三夫》、《红海行动》、《沦落人》、《逆流大叔》。
虽然各自都不乏令人惊艳的亮点,但在综合素质上,仍是碾压式的胜出。
也因此,在最佳电影之外,《无双》还斩获最佳导演、编剧、摄影、剪辑、美术指导、服装造型设计等,合计
7项大奖,是昨晚当之无愧的大赢家。
而这一切,首功当归导演兼编剧的庄文强。
自其 2009
年自编自导的《窃听风云》大受好评起,庄文强就明确了自己的创作思路:
动作犯罪类型片,「烧脑」剧本,港陆合拍。
《无双》就是坚持这条路 线,诞生出的作品。
而其中最成功之处,是其优秀的剧本。
身陷囹圄的李问原本隶属于一个跨国假钞贩卖组织,其首脑「画家」一直逍遥法外。
图片 4
为了换取自由,李问将自己与画家的经历娓娓道来,然而故事越叙述下去,「画家」的形象却越发缥缈,不可捉摸起来;
而最后李问自己画出的「画家」形象,竟然与警局中的一名警员格外相似……
原来,这一切都是李问即兴创作出的故事,他口中的「画家」形象,不过是他结合身边元素构造出的虚假形象,不仅骗过了警察,也骗过了所有观众——真的「画家」,就是他自己。
然而,故事中「李问」与「画家」的对立冲突又何尝不是一种真实呢?
截然相反的这两种性格在同一个人体内纠缠争斗,最终把自己引向了毁灭的终局。
图片 5
尽管剧本中有不少经典作品的影子,但能将繁复众多的线索与桥段完美捏合在一起,仍旧体现了导演的功力。
而电影的主题最终也还是落在了港式警匪片传统的人性百态,扯不断的欲念纠缠上。
作为缔造了港片最后辉煌的「金牌编剧」,庄文强向内地观众展示了,如何用现代化电影产业的「新瓶」,盛起馥郁芳香的香港电影文化的「旧酒」。
当然,周润发和郭富城两位贡献的影帝级表演对于《无双》的成就亦是功不可没。
剧本中某些经不起推敲的桥段,可以说是靠着两大天王「飙戏」蒙混过关。
尤其是到了影片后段,「李问」与「画家」两个人格重归郭富城一身时,他在怯懦无能与暴戾疯狂的双重人格间转换自如的表演更是精彩绝伦。
图片 6
图片 7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在影帝的争夺中,遗憾败下阵来。
最佳男主角:黄秋生《沦落人》
图片 8
今次最佳男主角的争夺不可谓不激烈。
周润发、郭富城两位在《无双》中的同台飙戏自不必谈;
吴镇宇在中年危机题材喜剧《逆流大叔》中,一改黑帮大佬气质,将一位中年惨淡的草根大叔饰演得栩栩如生,着实让人眼前一亮;
图片 9
而在讲述跨性别者问题的《翠丝》中,主角姜皓文大胆挑战亦男亦女的夸张扮相,嬉笑怒骂间又无处不透露着,性少数派群体在社会主流面前的彷徨与无助,令人发笑,引人深思。
图片 10
不过,他们最终都败给了《沦落人》里的黄秋生。
顾名思义,黄秋生饰演的是一名「沦落人」:
图片 11
中年男子荣昌因一起意外受伤瘫痪,最终妻离子散。
灰暗的现实让他失去了人生的期望,每天浑浑噩噩,宛如行尸走肉。
他的新任菲佣Evelyn也不好过,她的理想本是成为一名摄影师,却碍于生活所迫不得不收起梦想,寄人篱下。
图片 12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两名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就这样在同一个屋檐下开始了互相救赎的一段旅程。
在黄秋生的精湛演绎下,荣昌中年失意的不甘,妻离子散的愤怒,以及半身瘫痪的自卑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混合成了一个肥胖、乖戾的废人形象。
图片 13
他在片中随处可见,即兴发挥的各式粗口,更是无比契合荣昌用愤怒与尖刻来掩饰失意落寞的角色形象。
甚至从他紧锁到哀伤再到舒展的眉头,都能一窥角色的人物弧光。
图片 14
而根据黄秋生所说,他扮演的这个角色,其实就是他自己:
「荣昌是明瘫,那我就是暗瘫。」
这两年,由于某些因素,黄秋生在内地近乎被「封杀」,在香港也接不到什么戏,事业近乎瘫痪;
而导演陈小娟看出了黄眉眼间的忧郁,力邀其出演本片。
黄秋生也因此被感动,零片酬出演。
戏里戏外,几番愁绪交织,最终铸就了这一经典角色的诞生。
影片结尾,荣昌帮助Evelyn实现了摄影师的梦想,两人就此相忘天涯,但他自己,也从Evelyn身上重新习到了希望。
图片 15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导演陈小娟的首部长片,由著名导演陈果负责监制,剧中女佣的扮演者姬素·孔尚治也是初次挑战荧幕,两人也分别获得新晋导演和最佳新演员奖。
最佳女主角:曾美慧孜《三夫》
图片 16
相比于影帝的激烈竞争,影后的归属几乎毫无悬念。
曾美慧孜在《三夫》中的表演征服了所有人,成为又一位内地影后。
独立鱼此前也曾介绍过本片。
本片是导演陈果的「妓女三部曲」的第三部,前两部主角分别是秦海璐和周迅,这样演技与咖位俱佳的演员,也就难怪曾美慧孜会如此重视本片了。
片中,曾美慧孜饰演的是一位同时患有智力缺陷与性瘾的船上妓女,小妹。
图片 17
作为一部「中国版《女性瘾者》」,欲望的表达是本片的重中之重。
然而曾美慧孜扮演的小妹,却只能发出一些咿咿呀呀的呓语,剩下的,全都要靠她的肢体、表情来展现,挑战之大可见一斑。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曾美慧孜不仅一个月增肥三十斤,导致内分泌失调,还亲自去医院观察学习,在表演中加入了诸多动作细节,才令「智力障碍者」的形象更加真实。
图片 18
不过,在色情猎奇的表面之下,《三夫》所探讨的,仍是陈果一贯的主题:香港人的身份焦虑。
片名《三夫》既指主角的三个丈夫,也指向港珠澳大桥的三个方向,是小妹试图逃脱,却永远无法逃离的梦魇。
曾美慧孜这个名字对于很多观众来说可能很是陌生。
其实,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的她早在 06
年就在娄烨的《SummerPalace》中出演过配角,在《苹果》中的小妹则令许多人第一次记住了这位年轻演员。
图片 19
明明面容姣好,却总是「自毁形象」,曾美慧孜显然有着自己的野心。
18年,是曾美慧孜的爆发期,除了《三夫》,还出演了毕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和章明的《冥王星时刻》
这位敬业、拼命的内地女演员,无疑渴望着一个奖项来证明自己。
在此前的金马奖评选中,她以一票之差惜败于《谁先爱上他的》的主角谢盈萱,如今终于问鼎金像影后,领奖台上的她一度哽咽。
图片 20
不过鱼叔相信在未来,她一定会熟悉这种感觉,逐渐从容。
最佳男配角:袁富华《翠丝》
最佳女配角:惠英红《翠丝》
图片 21
《翠丝》在最佳男主角的竞争中败下阵来,却在配角奖项中大获全胜。
袁富华在《翠丝》中饰演一名 70
岁的老粤剧旦角「打铃哥」,也是一位跨性别者。
正是他激起了男主角的自我认同,在片中是个举足轻重的角色。
而作为「前辈」,袁富华在剧中「艳压男主」,令人莞尔。
图片 22
袁富华此前默默无闻,在众多港片中扮演一些小角色,比如《喜剧之王》结尾的反派;
图片 23
这次的「打铃哥」已经是他戏份最重的角色。
相比之下,最佳女配惠英红,无疑是当下炙手可热的香港女星之一。
图片 24
年少成名,22岁的她荣获第一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随后却连遭家庭、事业变故,一落千丈。
而等她东山再起,已是27年之后。
09年,她凭借在《心魔》中的出色表演,连夺金像金马奖,宣告正式回归;
17年,《血观音》为她再添一座金马奖;
她这大起大落的人生,都足以拍成一部电影。
戏外是个传奇,戏里的故事也荒诞不经。
在《翠丝》里她是男主的妻子安宜,年过五十、儿女双全的他们生活中早已不再谈爱,俨然一潭死水,倒也过的安稳。
图片 25
然而一夜之间,自己的丈夫「大雄」,变成了「翠丝」。
图片 26
丈夫不再压抑自己,坦承自己的性取向,安宜却拒绝承认现实:
「能不能将就一点,就这样让它过去?」
图片 27
如果说「翠丝」面临的是少数群体的窘境,安宜代表的,却是一个极为普遍的女性现状。
多少中年女性以「老夫老妻」的名义麻痹自己,不愿面对「爱」已从婚姻中消失的事实,只想着将就,再将就一下就好。
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红姨,早已看透人生种种不甘不舍,也因此:
从竭力维持「表面夫妻」时的虚与委蛇,到撕破脸皮后几近疯狂的撕扯扭打,再到收拾心情后的强颜欢笑,茫然无措…
图片 28
无不收放自如,尽得其妙。
这位「越老越妖」的演员,未来还会带来怎样精彩的角色?着实令人万分期待。
说到「香港电影死了。」
如今每当一部香港电影登陆内地院线,结果票房扑街,都会有人搬出这些老调重弹。
是的,他们记忆里的,以邵氏、周星驰等为代表的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早就消亡得一干二净了。
图片 29
而在这片大厦废墟之上,新生的力量正在悄然萌芽,他们却毫无关注。
纵观近几年的香港金像奖,《踏血寻梅》、《一念无明》、《树大招风》…
再到今年的《沦落人》、《三夫》、《翠丝》,这些更多的将视角聚焦于香港地面上,真实生活着的众生苦乐,真诚而优秀的作品,在他们怀念的「黄金时代」里,却是难得一见。
说白了,不过是厚古薄今罢了。
不可否认,香港电影市场在萎缩,商业片在没落,但香港文艺片却蓬勃求生,反倒展现出一片生机。
图片 30
《一念无明》
本届金像奖的主题是「Keep Rolling」——「传承」。
而所谓的「传承」,不是固守祖训,一成不变,而是传递所有香港影人心中的那团火焰。
庄文强和他的《无双》,试图探寻新时期下,如何继承发扬香港警匪片的精华;
《翠丝》继承了香港电影的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同时为经典的「小人物」叙事,增添了富含时代性的视角。
而《沦落人》,则更是对香港电影现状的深刻隐喻:黄秋生与新人姬素,监制陈果与新人导演陈小娟,沦落的中年与旺盛的青年…
胸中的火焰也许会一时黯淡,但永不会熄灭,反而会在一棒又一棒的传递中愈燃愈烈。
就像庄文强在《无双》的采访中说的那样:
「我都没死,港片怎么会死?」
图片 31
原文链接:

作者|郭雅琼

编辑|友 子

似乎没多少圈外人关注。昨天晚上,香港金像奖颁奖典礼就这么静悄悄地开始,静悄悄地结束了。

去年的港产佳作《无双》不仅史无前例地收获了17项提名,最终更是斩获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摄影、最佳剪接、最佳美术指导和最佳服装造型设计共七个奖项,光鲜亮丽如片名。

主旋律气息更浓厚的《红海行动》虽然也拿下了最佳动作设计、最佳音响效果以及最佳视觉效果三个奖,但都是技术类奖项。

合拍片势如破竹的时代,金像奖依旧在尽力保留自己的本土立场。今年不仅将新晋导演授予《沦落人》的陈小娟,主演黄秋生更是凭借此片捧回了个人第三尊金像影帝奖杯,这距离他被内地网友“讨伐”已经过去了近5年。

奖项的集中也说明了香港电影近年来的没落趋势,《沦落人》导演陈小娟在获奖后的谦辞——“实在一点说,上年电影产量也没有很多”,再一次反映出近年来金像奖无片可选的境地。

在将超过一半奖项颁给《无双》和《红海行动》的同时,金像奖将五大表演奖项全数送给了三部无缘大陆市场的新人导演作品:黄秋生主演的《沦落人》、LGBT题材的《翠丝》,以及陈果尺度大开的新片《三夫》。

香港电影正在朝着两个方向走去:类型片经验丰富的老手们纷纷拥抱内地市场和内地的价值观,而一些新导演在成名影人的支持下,坚持本地视角关注香港本土问题,代价是基本放弃了商业前景。

黄秋生三度得奖:

金像奖坚持本土的缩影

这是现年58岁的黄秋生第三次获得金像奖影帝,追平了周润发之前保持的纪录。

此次他击败的对手包括因《逆流大叔》吴镇宇、《无双》周润发和郭富城、《翠丝》姜皓文。由于吴镇宇此前从未拿过金像奖影帝,赛前呼声颇高。

让黄秋生获奖的作品是新导演陈小娟的处女作《沦落人》,关注的是香港本地的菲佣问题。影片由陈果监制,讲述了半身不遂的瘫痪人士昌荣和菲佣Evelyn互相扶持的故事,黄秋生在片中饰演胸部以下全部瘫痪的中年男子昌荣,与菲佣一起呈现香港社会底层边缘人物的艰难求生。

2014年“占中”期间的发言,让黄秋生被香港主流电影商放弃,几乎等同于“封杀”。尽管这四五年来,他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他当时是同情参与“占中”的学生,而不是支持运动,也从未支持”港独“。

但在那样一个混乱时期,大量表过态的演艺圈人士莫名登上了那张说不清道不明的“封杀”名单。

5年间,黄秋生只能投向放弃大陆市场的作品。他拍了英国ITV的英剧《陌生人》,反响一般,IMDb和豆瓣收获堪堪及格的6.2分和6.3分;投身舞台剧制作却惨赔,“大不了卖楼”的回应成为港媒报道的标题。

今年1月份,腾讯上线了他与惠英红主演的犯罪推理剧《心冤》,也将他本人的出镜画面几乎全部删减。

有豆瓣网友直呼,“从头到尾没看清刘伟义长什么样子”。

“现在也一样,不会有大电影找我,拿再多奖也不会有。”在接受港媒采访时,黄秋生也很清楚他如今的境遇。不过,此番得奖,也让他意识到,香港电影圈内,他的朋友依然很多。

在此前3月3日香港演艺学院的研讨会上,黄秋生称香港电影要拍出自己的风格,有赖新生代从头再来,不再去“合拍”,年轻一代电影人应该要想想在未来十年,香港电影的路应该怎么走,而非再像上一代,走红之后去一些“很多钱”的地方拍摄。

“本土片”全靠新人

合拍片也在进化

在合拍片表达空间有限的情况下,关注香港社会问题成为香港电影近年进化出的一大重要表达方向。不过,在成熟导演纷纷北上的时候,承担这一任务的只剩下年轻导演。

《沦落人》是导演陈小娟的第一部长片,《逆流大叔》导演陈咏燊是第一次执导筒,题材有天然猎奇性的《翠丝》的导演李骏硕更是一位90后。


今年第五次拿下金像奖的惠英红以自己多次自降片酬为例,希望香港影人能多支持新导演,有后生才能保证香港电影的生命力。

香港电影后乏力已经是老生常谈。入围最佳男主角的几位演员,入行已经二三十年甚至四十年。

不过从奖项分布上来看,今年的金像奖也并无法忽视《无双》《红海行动》这样的合拍片佳作。

从最佳影片来看,《无双》能从《三夫》《沦落人》《逆流大叔》《红海行动》等片中突围,已经是综合了香港影人立场和影片质量后的首选。

《湄公河行动》几年前大热入围却失利主要奖项,已经说明了相当一部分投票影人的态度。《红海行动》虽然制作更精良,但主旋律气息更甚。

剩下三部港片则有强烈的本土特色。

《三夫》是陈果继《榴莲飘飘》《香港有个荷里活》之后“妓*女三部曲”的收官之作,尺度大开的同时,政治隐喻也近乎直白。这样的影片能给演员充分发挥空间,但未必是投票人的最大公约数。

由吴镇宇主演的小人物奋斗史《逆流大叔》,则是不少香港观众口中“近年来最具港味的影片”。但励志题材一向是港片的常见类型,要言突破并不容易。

相比之下,去年囊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配角、最佳美术指导等多个大奖的《明月几时有》,有着许鞍华一贯的人文气质,喜欢的未必极致,但反感的也更少。

加上去年的的竞争对手《杀破狼·贪狼》以及《追龙》等质量上并不算最突出,而备受好评的《相爱相亲》则是完全脱离了香港背景的故事。

可以说,进入2010年代以来,香港影坛本土意识与合拍大潮对抗的态势一直持续至今。

2011年《打擂台》击败大热合拍片《狄仁杰之通天帝国》成为最佳影片后,引起了不少讨论。

严格定义下,《打擂台》也是一出合拍片。但有评论认为,电影中意态明朗地是“怀香港文化的旧”,是香港电影“生死未卜”的隐喻。

而当2015年,第35届金像奖将最佳影片的殊荣授予一部政治立场更为强烈的影片时,这种保守情绪变得更为突出。

在相当一部分香港影人看来,香港电影越来越需要以向本土倾斜的姿态来获得自我认同,强调自身活力。

然而这当中,也有一部分影人,将这种本土化倾斜本身,看作是对内地市场的无声反抗,这种反抗甚至可以一定程度上牺牲对电影艺术的坚持和公正评判。

今年金像奖,这样的对抗气氛减弱了不少。当然,主要原因或许在于:港片数量和质量的下滑,已经不足以支撑这样的意识形态较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