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
2019年的显着涨势终于引起了对冲基金经理的关注。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数据显示,投机者的日元看涨情绪创下2016年11月以来新高。在本月初之前,他们看空日元已经一年多了,但随着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引发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他们对日元前景的看法逐渐乐观起来。日元今年迄今兑所有G-10货币攀升,花旗集团认为鉴于「摇摇欲坠」的风险前景,
日元应会继续上涨。「不管避险情绪产生自何处,
日元仍然是G-10货币中最好的避险货币,
」花旗的北美G-10货币策略负责人Calvin Tse说。
「在目前的环境下,我们仍然认为日元主要偏于上行。
」日元兑美元2019年上涨近3%,超过任何其他G-10货币。它上周升值至105.05兑1美元,接近2019年最强水平,当时债券市场就全球经济发出警报信号。瑞信的Shahab
Jalinoos认为,面对经济增长放缓,与其他央行相比,日本央行不那么倾向于大举增加刺激,这也将令日元受益。瑞信预计美元兑日元将在未来12个月从当前的106.60跌至100,那将是2016年以来的最低点。「事实可能证明在未来的举措方面,日本央行会比其他主要央行更加保守,
」身为外汇交易策略全球负责人的Jalinoos表示。
「在信息传递方面,日本央行并没有急于占得先机。 」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周五(12月21日)美元兑日元在昨日收盘价111.28附近窄幅震荡,此前汇价已连续五日下跌。周四亚市早盘,日央行在利率决议上维持负利率政策不变;同时在声明中显示,考虑到经济、物价面临各种不确定性,包括明年10月调高消费税税率的影响,央行决定维持目前的超低利率。日本央行的宽松基调对日元的影响也不是很大,由于近期美元指数受明年美联储加息预期放缓的影响,其避险功能下降。日元的避险属性凸显,美国政府的停摆危机导致美国股市遭到强烈抛售,美国周四重挫,其当日收盘确认进入熊市区域;市场浓厚的避险情绪刺激日元加速上行,美元兑日元昨日暴跌逾120点,盘中一度刷新9月7日以来低点至110.81。随着主要经济体,尤其是美国缩表速度加快,日央行想要维持目前的平衡就很难了。因为对于日本央行缩表的预期会越发高涨,日本央行在日本经济这个最大的口号上实行了这么多年的非常规宽松政策,实际上日本经济基本面改善程度非常有限。对于利率曲线水平控制的中枢上升可以预见,没有也不可能加大购债规模,这就是意味着日本在货币政策的宽松边际减弱的信号。周五消息人士称,日本央行内部对于推出新刺激措施兴趣不大,除非出现全球经济衰退,或是日元大幅升值、影响到以出口为导向的日本经济复苏。这与之前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的观点完全不同,黑田东彦在周四的日本央行利率决议后的讲话,曾警告经济前景面临的风险加剧,并表示如有必要央行将进一步扩大刺激。荷兰国际集团首席经济学家Robert Carnell表示,日本央行2019/20年政策变化的前景似乎已经消失,黑田东彦行长压低了政策变化前景。从日本国内经济的角度来看,日本央行在编制一份清单时,给出的信息是“不多”。当然,从纸面上看,第三季度看起来是一场灾难,年化收缩2.5%。但请记住,日本遭受了一场真正的自然灾害,这是2018年第三季度末地球上最强大的风暴,造成了洪水和大规模基础设施破坏。因此,日本国内的形势实际上看起来不那么令人担忧。自然灾害当然是可怕的。但从国内生产总值的角度来看,其负面影响往往是转瞬即逝的,清理和重建/替代的中期效应更为积极。事实上,2018年第四季度和接下来几个季度的增长前景实际上比过去更好。日元兑美元正在升值,黑田东彦目前正试图降低正常化预期,以限制汇率的影响。我们怀疑,他可能会有很多工作要做,尤其是如果美元明年开始全面走软——我们认为这是可能的。道明证券资深外汇策略师Mazen Issa指出,美元兑日元风险偏下行,预计未来几周将跌破110关口。今年支撑美元的关键因素是:宏观面,政策和资产价格,而这些因素目前根基不稳。美联储下调点阵图以及终端利率,而全球经济增长担忧上升。这令市场再次关注息差,这将是未来G10货币的主要驱动力。在美联储变得更加谨慎的背景下,市场情绪不会改善。悬而未决的贸易争端和日益恶化的美国政治气候表明,风险偏好情绪可能会进一步降温。日元兑美元在G10货币中将领涨,在美国进行了大规模股权配置之后,初步数据显示,外国股权流已开始回流。这应该有助于提高其风险系数。未来几周,美元兑日元汇率将大幅下行跌破110。从技术上讲,跌破112.20将转为熊市,突破111.38应该会加速下跌。摩根士丹利警告称日元可能会全线上涨,脱欧不确定性引发的风险厌恶情绪以及全球流动性稳步下跌打压风险资产将提振日元避险需求。由于主权国债收益率也下降,这将开始促使投资者远离美元的套利交易。加之,全球市场风险继续上升,美元套利优势下降,若市场资金从美元资产流出,日元将成为受益者上涨。

图片 1

摘要
今年层出不穷的全球风险让日元多头很开心,并鼓励投资者押注未来几个月内这种货币将出现傲视全球的涨势。

今年层出不穷的全球风险让日元多头很开心,并鼓励投资者押注未来几个月内这种货币将出现傲视全球的涨势。

据彭博社对外汇分析师的调查显示,预计到2019年底,日元表现将超越G10对手货币,上涨近3%,至105日元兑1美元。这种看涨基调在期权市场也有所反映,摩根士丹利和法国巴黎银行预计,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将使日元到明年初达到三年高点100兑1美元。

摩根士丹利全球外汇策略主管 Hans
Redeker表示,“全球环境处于我们所说的‘不稳定平衡’状态,我们认为这将带来波动,并造成风险资产遭遇挫折,所有这些都会导致日元走强。”

由于贸易冲突加剧,投资者投入避险资产的怀抱,日元兑美元今年的涨幅仅次于加元。尽管未来几个月大规模日本债券赎回可能会暂时拖累日元汇率,但随着全球中央银行加快宽松政策步伐,日本央行料没有遏制日元升值的火力。

摩根士丹利是最看涨日元的机构之一,预测日元兑美元2019年底将从当前水平上涨6%,至101日元,法国巴黎银行预测升至102日元。期权交易者也押注日元将走强。三个月期美元兑日元风险逆转报180个基点,日元认购期权受青睐,这个水平高于今年的均值。

安联全球投资的Mike
Riddell是建议增持日元的基金经理之一,他将日元视为“出色的投资组合多元化选择”。

Riddell表示:“未来12-18个月全球衰退的风险大于50%,”他的公司管理着5340亿欧元(5940亿美元)的资产。“在我们的基金中,我们考虑的是‘什么将是你的避险对冲’,这是真正需要配置一些货币的地方,在危机或全球经济衰退的情况下,日元将出现非常大的涨势。”

鉴于季节性趋势往往意味着日元会在年底前走软,分析师对此持谨慎态度。本月日元兑美元汇率下滑至108日元左右。

由于24.3万亿日元(合2260亿美元)的日本政府债券将于2019年剩余时间到期,预计其中大部分资金将被再投资于海外资产,从而导致日元抛售。

伦敦的Redeker说:“虽然债券到期确实影响日元,但必须考虑到2020年第一季度国际局势将如何发展。”“这将是一个投资前景看起来还不错的环境,还是市场可能出现波动的环境?”

日本央行的政策前景值得关注,因为日本央行可能在10月份加大刺激力度。日元货币市场预计到2019年底日本央行将利率下调10个基点,而到2020年底将进行第二次下调。

不过,与美联储的降息周期相比,日本央行似乎仍然是最受限制的G10国家央行。日本的政策利率已经为负,而且日本央行持有大量债券,这意味着它购买资产的空间甚至比欧洲央行还要小。

加拿大皇家银行称,如果美联储的宽松政策继续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降至1%以下,则日元可能升至90日元兑1美元。不过,该行首席外汇策略师Adam
Cole表示,宽松程度有限以及日本对海外资产的对冲成本上升,可能反而会削弱日元。

法国巴黎银行表示,鉴于中美以及美欧之间贸易关系恶化的风险,这将打压全球风险情绪、全球股票市场,导致日元升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