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手机电子网站,今年以来,在美中贸易消息反覆,可能损及全球经济增长动能的情形下,德国、法国、瑞士、日本等多国出现负利率现象,美国十年期及两年期公债殖利率日前在盘中也出现倒置的情形,然而,受到美国联准会降息及欧洲央行可望重启宽松的影响,美国公债殖利率曲线已不见得仍旧是一个成功的经济衰退示警指标,但不讳言的是,它是衡量目前联准会鸽派态度以及市场恐慌情绪的良好指标。而从美国经济数据来看,就业市场强劲,仍旧支撑着美国薪资及消费动能健康,并没有证据显示美国或全球经济正在接近经济衰退。就如同联准会7月会议时主席鲍尔解释,考量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尽管美国经济动能强劲但需要进行预防性措施,但他也承认美国经济强劲且前景乐观,这也提醒了我们在投资决策上要注意的两大重点:1.掌握较高收益:考量美国家庭财务状况仍旧健康、就业市场强劲、工资增长仍健康,有望支撑企业获利增长动能,通过
配置美国高收益债及贷款争取较高收益。2.降低投资风险:贸易争端难解,加上美国十年期与二年期公债殖利率曲线盘中出现2007年中以来首见倒挂,引发市场担忧,短线市场波动加剧更彰显分散配置的重要性。考量目前利率低档、房贷户负担已较2008年大幅降低,此外,千禧世代的就业状况良好有利其还款能力,美国房贷证券与国际关税纷争的关联程度较低,酌量配置美国房市抵押债券,有助降低关税纷争时期整体投资组合的波动度。另外,复合债的优势在于尽管贸易进展反覆,投资人情绪随之震荡,但借由对于企业基本面的深度研究、由上而下的总体经济分析,并纳入量化团队在选债时辨识出具备潜在超额报酬(alpha)机会的固定收益证券,同时掌握争取收益与控制风险的两大目标。除了在选择标的上先发制人,在景气循环的各个周期,复合债皆可通过
不同的投资策略,灵活调配各类债券的适当投资比重,掌握债券商品的轮涨契机,降低单一类别的投资风险。举例来说,如果经济陷入衰退时,固定收益市场中,公债、机构抵押债、高信评的住宅抵押债等多表现稳健。另一方面,当美国景气荣景延续,中低信评的高收益债、银行贷款等表现多较强势。借由操作策略上的灵活调整配置也可达到在目前波动的环境中,控制下档风险的功效。综上所述,美国消费及就业市场仍健康、薪资仍维持成长,但鉴于美中贸易的不确定性、相关消息面将增添市场波动,投资人仍应抱持风险意识,在关注联准会未来可能行动的同时,不忘清醒的关注公司基本面。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今年以来,受到美中贸易紧张情势升温,政策不确定性令投资人担忧美国景气是否将受到拖累,但观察2019年四月IMF对于全球经济增长的预估,显示尽管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将较去年放缓,但今明两年仍将维持温和成长动能,短期陷入衰退的风险不高。

美中地缘政治角力不断,资金偏安避险资产,美国十年期公债殖利率再次大幅下滑至2.32%,导致长短期利差今年第二次反转,资金也同步转进高评级债券避风头,投资级企业债上周再吸金58亿美元,居债券吸金之冠。高收益债券基金和新兴市场债券基金则遭到池渔之殃,上周分别再流出6亿美元和11亿美元,所幸,单周失血幅度已经明显收敛,全年累计仍呈现净流入态势。

检视美国经济基本面,受到就业市场紧俏,失业率回落至约2006年来的低点,薪资温和成长,推升美国劳工的个人收入及消费者信心从金融风暴时期逐渐修复,拉抬消费动能及企业获利成长,劳动生产力及薪资同步增长。

摩根环球高收益债券型产品经理黄奕栩表示,最新美银经理人调查显示,约七成经理人预期美国10年期公债殖利率未来一年内将于2~3%区间震荡。针对美国联准会货币政策,多数经理人认为若S&P500指数跌至2350点,才会促使联准会降息以刺激经济,且有逾三成经理人表示已建立避险部位,以防范未来3个月内市场下挫,这是美银调查以来最高水准,显示现阶段经理人对短线市场展望偏向谨慎,而在投组内加入债券,有助于强化下档投组保护,特别是有息收保护的高收益债,以及高信用评等的美国复合收益债券。

而利率在过去三十年持续下滑,美国金融状况仍然宽松,企业的融资成本及管道畅通,获利动能稳健提振股利发放及库藏股买回的意愿,股利发放从2010年以来逐年成长。

黄奕栩指出,受到美中贸易角力升温冲击,高收益债近期买气受抑,所以上周失血明显收敛至6亿美元,进一步分析,全球高收益债自去年12月低点反弹以来,涨幅超过7%,眼见国际情势持续动荡,国际资金无不趁机获利了结,进而压抑高收益债资金动能。

近期投资市场对于美中贸易冲突已成持久战,可能波及美国及全球经济出现放缓,利率市场也反映联准会年底前可能降息两次,然而爱德华.波克表示利率市场先前也不乏过度反应的例子,去年第四季投资人在担忧联准会升息,十年期公债殖利率约在3.25%,但2019年六月份投资人在担心联准会可能降息两次,十年期公债殖利率约在2.1%。回归到美国经济的基本面,整体就业市场强劲,支撑美国消费力道仍旧稳健,倘若美中贸易争端未出现进一步的激化,预期联准会除了观察市场反应,仍将会以经济数据做为决策参考重点,评估年底前降息两次的机会并不高。

虽然高收益债连续三周遭到调节,但黄奕栩认为,全球资金追求高息资产趋势未变,一旦国际情势回稳,高收益债将重获资金青睐。再者,联准会货币政策态度转向宽松,根据数据调整的作法,大幅降低市场对于流动性收紧引发衰退的担忧,眼见高收益债利率敏感度偏低,加上票息收益空间,表现机会仍优于其他主要债市,投资优势有利于吸引资金回流。

固定收益市场中,除了高收益债坐拥约6%~7%的收益率之外,不妨也把眼光投向其他的券种,考量到金融市场的波动性加剧,美国十年期公债殖利率在2018年两度升至约3%,市场过度恐慌也令公债及投资级债价格出现错置,提供主动式操作经理人进场布局的大好机会。

整体而言,黄奕栩说明,高收益债券利差与殖利率持续收低,维持在近一年均值水位。考量总体经济环境以及高收益企业信用状况,目前高收益债价位合理,不过,高收益债利差大幅收敛,预期未来报酬将以孳息收入为主,投资人应聚焦息收对于总报酬的贡献。

黄奕栩指出,美中贸易关是反覆不定,连动金融市场动荡不断,避险需求提升资金对于投资级企业债的偏好度,不但信用评级较高,到期收益率又高于公债,避险特性有助于提升投组的下档保护,因而大获国际资金青睐,并已连续18周呈现净流入,上周再大啖58亿美元。

黄奕栩说明,全球经济持续稳步扩张,美债利率走向正常化亦获市场共识,因此,即便避险需求增温,资金也不会大量涌入美债。他进一步指出,景气扩张期间,政府公债面临利率上扬的资本利损风险,投资级企业债除了原有较高收益率外,还能受惠于获利改善与信评上调的利差收敛效果,资金吸引力较美债更胜一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