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烧钱的新世代!没钱的穷人固然得为每天的柴米油盐烦恼不已,有钱的超级富豪也面临前所未见的烦恼,「负利率」的狂风以欧洲为台风眼,不断向全球各地扩张,刚开始是中央银行,然后欧洲各国的政府债券卷入,现在已经扩张到富豪阶级的投资组合,接下去就要影响到你我的荷包,小心,千万要小心!先不谈高深的财务金融操作,最素朴的描述就是:「保本,根本无法保本。」过去10年各国中央银行拼命撒钱,搞到全球零利率,牺牲最大的就是「保本族」。辛苦一生积累下来的存款,放在银行的利息无法再支应每日生活所需,如果没有其他财源,就得忍受存折的余额不断下滑,应该保本的银行存款,本金逐渐缩水,就是活生生「负利率」的写照。先进国家早就洞悉「保本」的谬误,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挪威政府,把高达一兆美元的国家退休基金,使用先进、透明的财务操作技术,积极投资在世界各国的龙头股票,过去10年平均每年创造8.33%的报酬率,彻底打败台湾。我们劳退基金以银行定存为标准的保本年息1.0541%,跟挪威比起来,距离就像少棒队与职棒大联盟那么遥远。上个礼拜,德国政府标售30年期的公债,有超过8.24亿欧元的金主,捧着钞票送给德国总理默克尔,还得付给德国政府利息,平均利息是负0.11%。将近新台币300亿元的资金拥有者都是资本家或财务高手,他们愿意这样做,第一是赌全球的利率还要下跌,未来可以用更深的负利率,例如负0.5%卖给下一家来赚钱,第二是拿来套利,例如卖出2年期的公债,收负0.89%的利息,拿来买30年期公债,套取0.78%的利差。德国是先进国家,欧洲是全球资产管理的祖师爷,他们全面放弃保本的观念,肯定有道理,涌入负利率债券的资金越来越多,由欧洲人带头,美国日本跟进,到了上个礼拜全球的负利率债券已经突破15兆美元,台湾的定存利率很早就跌到1.05%,现在央行总裁杨金龙因为面对总统选举的民粹压力,还在硬撑不降利率,等到明年元月选举过后,或许我们也很快就会看到零利率、负利率了。「负利率」最大的意义,就是再也没有甚么资产可以保本,挪威基金缴出年报酬8.33%的成绩,付出的代价是帐上持股每天以几个百分点上下震荡;即使是稳定的债券,最近价格波动也破历史纪录;想要避免风险,本金就得牺牲。股票、债券、房地产、汇率价格震荡加剧,想赚钱就得冒更大的风险,这是我们即将面临的新常态,这点,大家都得适应。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你会付别人利息来存着你的现金么?

     
对欧洲危机的警惕导致全球资金流向发生明显改变。由于希腊将再次进行选举,欧洲股市开始转跌。避险资金集中流向日美德国债等,德国短期国债异常的“负利率”现象进一步持续。本应是避险乐园的黄金也开始被拋售,股市套现趋势明显。
      
法国银行巨头农业信贷银行的首席执行官让保罗•希夫莱在11日的决算发表会上坦言,“虽然可能性不高,但希腊仍有可能脱离欧元区”。 
希腊再选导致股价下跌      
由于希腊将再次进行选举,15日法国等欧洲股市盘中转跌。南欧国债收益率上升(价格下跌),西班牙国债收益率达6.3%,创5个半月来的最高记录。      
为以防万一,投资者开始积极转投信用良好、可快速变现的短期国债。高信用度的德国6月期国债从5月4日就开始持续负利率。负利率指的是债券交易价格上升、超过本金和利息的总和。英国一家基金策略分析师说:“投资者宁愿支付利息,也要选择肯定能变现的德国债券”。     
财政盈余国瑞士1月期~2年期债券也在持续负利率。为防止欧元区资本流入导致瑞士法郎上涨,瑞士中央银行开始着手采取负利率措施。     
从去年12月开始欧洲中央银行(ECB)向民间银行发放为期3年的贷款,支持银行购买南欧国债,意大利、西班牙的长期利率一时间下跌至4%左右。      
不过,不少观点认为希腊总统选举后危机将波及到其他南欧国家,这种担忧再次导致资金从南欧国债流出,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指出“不能指望像以前那样靠银行资金来支撑了”。1
2 下页 &gt&gt

当然不会!

但在去年,一家德国洗衣粉制造商Henkel,出售了价值5亿美元的两年期债券,收益率为负0.05%,而法国制药制造商Sanofi也出售了价值10亿欧元的3年半债券,收益率为负0.05%。一些欧元区政府两年期债券的交易价格也意味着负的收益率,日本十年期债券已加入长期债券收益率为负的政府证券行列。

实际上,全球三分之一的政府债务已经是负利率了(2016年7月的数据)

图片 1

债券的收益率怎么能为负利率?

对于负收益的债券,市场价格大于剩余的息票和本金支付。如果投资者持有债券直到它到期,他们将会亏损。

为什么有人购买负收益债券去亏钱?

先从三个主要的债券买家团体说起。

首先是那些无论提供的投资回报如何都必须拥有政府债券的投资者。

这一类别包括中央银行,它们持有债券作为其外汇储备的一部分;保险公司,需要持有债券作为其储备金的一部分;养老基金,拥有债券以配合其负债;以及需要政府债券来满足流动性要求,并且在货币市场借款时作为抵押品的银行。

第二类债券买家是那些认为尽管债券收益率为负但仍有可能赚钱的人。日元债券以日元计价。如果外国投资者认为日元将走高,他们可能很乐意拥有债券;比如,日元从16年12月21日的117.8美元跳升至今天的113.6美元,大的货币收益将抵消负收益。如果担心他们的国家可能退出欧元,希腊投资者可能乐于拥有负债的德国政府债券。如果国内投资者预期长期通货紧缩,他们也可能购买自己政府的负债债券,实际他们仍然可以赚钱(即他们能够用他们的储蓄购买更多的商品和服务),即使他们的名义价格是损失的。

第三个购买来源是焦虑的投资者,他们喜欢政府债券的小损失,他们认为在其他地方的损失更大。恐惧使政府债券从动荡中脱颖而出,即使他们的收益是负的。在欧元区,丹麦,日本和瑞典的中央银行持有货币的银行都是负回报:欧洲央行在2014年首次降低了存款利率低于零的水平。这是商业银行支付它们在中央银行过夜的钱。银行已将这一成本转嫁给客户,特别是具有大额账户余额的公司和养老基金。
去年3月,欧洲央行更是将存款利率进一步降至零下0.4%。此外,一些投资者推测,收益率可能进一步下降,这将推高公司债券的价格。因此,Henkel和Sanofi债券的投资者在未来可能能够以更高的价格出售它们。

所以,负利率的债券是激进的央行政策的最明显的后果。

中央银行试图通过购买债券来刺激经济。他们希望通过削减借贷成本鼓励贷款,最终目的是促进经济增长。负利率的债券是本政策的一个特点。

欧洲央行希望实现什么?

欧洲央行的最终目标是促进欧元区的通货膨胀和增长。通过降低融资成本,可以帮助说服公司花更多的钱,直接提高需求。

问题在哪?

但欧洲央行也考虑到了“投资组合再平衡效应 portfolio rebalancing
effect”,这意味着投资者将他们的资产从非常安全和非生产性资产(如现金)转移到风险更高的资产(如企业债务)。

拥有现金是银行、投资者和公司的一个问题,因为这意味着要将现金传递给别人花。

现在Henkel和Sanofi自己也有这个问题。卖出负收益债务后,他们在资产负债表上持有更为负面的负债现金。当他们借款时需要付利息,而同时他们存款时也要付出更多的利息钱。因为要付别人利息来存着你的现金!

参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