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获提名为欧洲央行行长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干事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周二正式辞任IMF职务,由第一副总裁利普顿(David
Lipton)成署理总干事。利普顿日前出席活动致词指出,如果IMF希望在未来保持影响力,必须继续适应中国等正在崛起的经济大国和新金融科技。利普顿表示,IMF与生俱来的职责是反映新兴市场日益增强的影响力,而经济活动中心将在未来几十年内发生转移,新的金融中心将变得愈来愈重要。与此同时,新的储备货币最终可能会出现,IMF必须作出改变,以维持稳定而健全的国际货币体系。他提到,自由贸易、弹性滙率和非破坏性资本活动是促进全球经济繁荣不可或缺的要素,亦显示出IMF等多边机构的作用将比以往更加重要,IMF须继续适应环境变化。他又称,拉加德11月或转任欧洲央行行长,亦是IMF正准备适应的另一项改变。承认份额投票权制脱节另外,利普顿赞扬「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创立者在二战结束之际创建了基于经济影响力的IMF份额投票权制度。但他补充,目前美国拥有16.52%的投票权,其次是日本的6.15%和中国的6.09%,这个比例并未完全跟上经济现实的脚步。他认为,必须承认IMF的规则已经落后的事实,因此无法期待能继续保持IMF需要的全球影响力和资源,除非经济重要性增加的国家愿意为其在IMF的话语权适当加大,而相应地承担更大责任。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巴黎7月16日 –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利普顿周一表示,IMF要想在未来75年保持影响力,必须继续适应中国等正在崛起的经济大国和新金融科技。

图片 1

图片 2

图为拉加德4月11日出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春季年会。

资料图片:2017年4月,美国华盛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部大楼。REUTERS/Yuri
Gripas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16日正式向IMF提交辞呈,为她转任欧洲中央银行总裁铺路。拉加德发布声明说,辞职将于9月12日生效。

利普顿在巴黎举行的纪念布雷顿森林体系创立75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时表示,反映日益增强的新兴市场影响力是IMF与生俱来的职责。IMF自从成立开始,就由美国和欧洲工业强国所主导。

路透社报道,拉加德正式递出辞呈,宣告IMF总裁角逐大赛鸣枪开跑。拉加德的继任者可能也是欧洲人。

“经济活动中心将在未来几十年内发生转移。新的金融中心将变得越来越重要。新的储备货币最终可能会出现,”利普顿在准备发表的讲话中表示。

拉加德在声明中说:“由于我担任欧洲央行总裁的提名进程和所需时间如今已较为明朗,我已就IMF的最佳利益做出这个决定。”

利普顿发表的讲话最初是为IMF总裁拉加德准备的。拉加德本月早些时候被提名为欧洲央行总裁,在提名期间暂时交出了她在IMF的职责。

G7财长及央行总裁将在法国巴黎附近的尚蒂利(Chantilly)召开会议,IMF总裁继任人选料将成为重大讨论议题。除此之外,全球成长放缓和贸易冲突将为脆弱经济体带来压力等问题也将成为会议焦点。

利普顿指出,拉加德11月或转任欧洲央行总裁是IMF准备适应的另一项改变。

消息人士说,拉加德未立即辞去IMF一职,是因为她的提名案能否获得新欧洲议会的支持尚不确定。

他表示IMF必须做出改变,以维持稳定而健全的国际货币体系。

拉加德获提名后,还需经过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的核准。欧洲议会将对拉加德提名案进行不具约束力的投票,欧盟领袖则预期会在10月17至18日的例行峰会上拍板定案。

“自由贸易、弹性汇率和非破坏性资本活动是全球经济繁荣不可或缺的要素。这就是为什么多边机构–特别是IMF–的作用将比以往更加重要。”利普顿称。

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总裁卡尼(Mark
Carney)预计将在G7峰会期间会见美国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卡尼是执掌IMF的热门人选,而努钦对IMF领导层有着强大影响力。美国拥有16.52%的投票权,可以否决IMF的重大决定。

利普顿职业生涯中大部分时间任职于IMF,且自2011年以来就一直担任IMF的二把手。他赞扬布雷顿森林体系创立者在二战结束之际创建了基于经济影响力的IMF份额投票权制度。

除了54岁的加拿大经济学家卡尼,其他执掌IMF的可能人选包括芬兰央行总裁雷恩(Olli
Rehn)、欧洲央行执委会成员科尔(Benoit Coeure)等人。

但他补充道,当前的公式中,美国拥有16.52%的投票权,其次是日本的6.15%和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6.09%,这个比例并未完全跟上经济现实的脚步。

链接:IMF副总裁表示 须适应中国崛起和金融科技

“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规则已经落后这一事实。我们无法期待能继续保有我们需要的全球影响力和资源,除非经济重要性上升的国家愿意为其在IMF的话语权适当增加而相应地承担更大责任。”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利普顿日前表示,IMF要想在未来75年保持影响力,必须继续适应中国等正在崛起的经济大国和新金融科技。

利普顿还表示,IMF认为,金融新科技的发展大大提升了效率及透明度,为目前被排除在传统银行系统之外的人们带来好处。

利普顿在巴黎举行的纪念布雷顿森林体系创立75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时表示,反映日益增强的新兴市场影响力是IMF与生俱来的职责。

他的看法与特朗普抨击Facebook
数字货币Libra的言论迥异。利普顿称,这类技术或可“帮助重新定位金融服务业,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和创造就业岗位。”

“经济活动中心将在未来几十年内发生转移。新的金融中心将变得越来越重要。新的储备货币最终可能会出现,”利普顿表示。

但他也提到数字货币的风险,包括可能出现新的垄断、个人讯息被货币化、弱势货币受到冲击和美元化加剧。它们也可能助涨非法活动、对金融稳定构成威胁,以及让企业实质上扮演央行角色。

他表示IMF必须做出改变,以维持稳定而健全的国际货币体系。“自由贸易、弹性汇率和非破坏性资本活动是全球经济繁荣不可或缺的要素。这就是为什么多边机构的作用将比以往更加重要。”利普顿称。

“所以,监管机构–以及IMF–需要跟上。”

利普顿在演讲中对IMF份额投票权制度表示认可,但同时表示,“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规则已经落后这一事实。我们无法期待能继续保有我们需要的全球影响力和资源,除非经济重要性上升的国家愿意为其在IMF的话语权适当增加而相应承担更大责任。”

编译 张涛/张若琪/李婷仪;审校 郑茵/王灿/徐文焰

利普顿还表示,IMF认为,金融新科技的发展大大提升了效率及透明度,为目前被排除在传统银行系统之外的人们带来好处。

但他也提到数字货币的风险,包括可能出现新的垄断、个人讯息被货币化、弱势货币受到冲击和美元化加剧。它们也可能助涨非法活动、对金融稳定构成威胁,以及让企业实质上扮演央行角色。因此IMF和监管机构需要跟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