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戏剧家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的着作《凯撒大帝》(The
Tragedy of Julius
Caesar)一剧中,凯撒将罗马带向辉煌后,却在自己的城中被暗杀,游客群情激愤,想要向凶手,也是凯撒继子的布鲁图(Brutus)复仇。此时,布鲁图以「我爱凯撒,更爱罗马」为理由,向欲报复的群众解释,他也很爱凯撒,但凯撒是一个专制和蛮横的人,野心愈来愈大,他若不死,未来大家会被奴役,所以暗杀是必要之恶。当游客因为布鲁图的理由有所动摇时,凯撒的副官马克.安东尼(Marcus
Antonius)站出来,带游客回顾凯撒的建设和优点,像是他带领罗马打赢战争,将战败国的奴隶换成赎金,使罗马国库前所未有的充实,让游客反思「凯撒真的自私吗?」再描述凯撒的遗言「连你也有参与吗,布鲁图?」(Et
tu,
Brutus?)让游客感受被背叛的哀伤。安东尼最后拿出凯撒的遗嘱(赠给每位市民75钱币),给市民行动的理由,煽动人民暴动,为凯撒复仇。前大英百科全书总编辑莫提默.艾德勒(Mortimer
Adler)指出,安东尼能说服成功,在于他运用了古希腊哲学家亚里斯多德(Aristotle)所着《修辞学》(The
Art of Rhetoric)中的 3
大工具:人格(ethos):指以人来立论,使用说服者的个人特质、名誉和使人信赖的能力来说服别人。比如说,安东尼带人民回顾凯撒的贡献,像是充实国库,塑造凯撒无私的人格,以此反击布鲁图的论点:凯撒很自私。情感(pathos):最重要的悲悯策略就是同情心,不论是听众感觉被理解,或说服者值得同情,都能使被说服者改变立场,跟说服者站在同一边。比方说,没有人喜欢被背叛,所以安东尼提及,凯撒至死也不敢相信继子布鲁图会背叛自己,让听众一起感受那股悲哀,进而采取行动。逻辑(logos):分析论点对或错,有没有道理、证据证明。举例来说,安东尼以事实(必为真):凯撒的遗嘱是分享自己的财产,支持「凯撒无私」的论点。建立值得信赖的形象,是最简单的说服工具《说理I》指出,假设所有论辩都是孩子,逻辑就是那个最聪明、在学校名列前茅的大姐,但是当「逻辑」正在为学科努力耕耘时,「人格」已经靠个人魅力当选班长。亚里世多德指认为,在说服里,人格甚至超越逻辑的重要性。古罗马人创造「decorum」(得体)这个字,描述以人为主的亲和性。担任财星
500 大企业、常春藤名校说服顾问的杰伊.海因里希斯(Jay
Heinrichs)指出,得体不是礼仪,而是融入,它是最简单的说服工具。为了表现出得体,你的举止必须符合听众期待,但言行不一定要跟观众一样。想在说服中形塑人格,可以通过
几种不同的工具,
第一种是让别人看见你拥有正确(跟听众一样)的价值观。美国嘻哈歌手阿姆(Eminem)在半自传性电影《街头痞子》(8
Mile)有一幕,必须说服一群嘻哈歌手(听众),自己比对手更像生活在底层的人。当大部分的对手是黑人,听众也都是黑人,只有自己是白人,他以一句「这家伙上过私立学校(学费很贵)」,让听众知道对手佯装穷嘻哈歌手的举止是骗人的,阿姆虽然是白人,却很穷(和在场听众一样,符合期待),跟自已才是一国的(融入)。第二种是实践的智慧,指遇到任何情况,总有对的知识解决问题。喜剧电影《动物屋》(Animal
House)中,当珍珠港被轰炸后,主角以一句「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成功说服同学要有所行动,但当他从冲出房间之后,却没有一个人跟上。为什么?海因里希斯解释,听众不是傻瓜,你画一个大饼,却没有说该怎么做,听众即使觉得你很有魅力,却不觉得你有能力,自然不会跟随你。第三,无利害关系,就是看起来很中立、客观。比方说,想向父亲借车载女朋友出去玩,理由是「想要有面子」,一般来说都很难说服爸爸;但如果说「晚上回家遇到变态也不怕,女友可以比较快安全到家」,由于你将自己放在无利害关系,让女孩的安危成为焦点,父亲明知道是借口,大概也会笑着把车借你。情绪最具感染力,但要注意自我控制《说理I》指出,修辞学上的情绪,就是
「同情(sympathy)」
。与同理心(empathy)要求的「感同身受」不同,同情在理解对方感受后,不需要牵扯到自己的感受。打个比方,同情是一位医生,他理解你的情绪并给出解决方法;同理心则是挚友,听完你的故事后,跟你一起哭到天荒地老。但海因里希斯提醒,使用情绪工具时不可过度夸张,一个极力克制情绪波动的说服者,说服力远大于大声吼叫、大哭大闹的人。举例来说,一位小女孩因为得不到冰淇淋而躺在地上大哭,此时父母可能生气、可能冷处理,但女孩的结果都是得不到冰淇淋;但如果她只是睁大双眼看着爸爸,眼中含泪水,大多数父母会抵抗不了这招。亚里世多德指出,
同情、爱、开心容易使人采取行动,愧疚、羞耻会阻止行为发生。
而愤怒是最好煽动的情绪,因为一般人都带有欲望,你只要贬损、看轻对方的欲望,就会引发他的愤怒,让他采取行动。例如,要让一名病患控告医生,你只要让他相信医生轻忽他的病;要让客户改用竞争对手的产品,只要让他感受厂商不在乎他、多一个少一个没差。以听众认定的常识,当成逻辑辩论起点从修辞学的角度来分析,
给理由叫做有「逻辑」
。一般我们常说的逻辑,是哲学上的逻辑,事实如何最重要;修辞上的逻辑,不一定是最正确的、客观事实,而是听众观点、听众认定的事情。《说理I》以逻辑三段论(syllogism)为例,逻辑
3
段论是借由两个事实(true),推导出一个「必定为真」的结论。比如说,「所有人都会死(事实)」,「苏格拉底是人(事实)」,因此,「苏格拉底会死(结论)」。但如果是修辞学上的逻辑,是以听众认定的常识,当成立论的起点,假设或信念、共同想法就如同真理。因此,应用逻辑
3 段论到行销上,就变成「如果美女喜欢驾驶 A
车的人(事实)」,「如果你喜欢美女(事实)」,那么「你就应该买 A
车(结论)」。再简化一点,文案会变成:美女喜欢 A
车车主,所以你应该买一台 A 车。虽然 3
段论变成了简单的因果关系,使这句文案不严谨,但却利用了共同想法(听众习以为常的事情)取代事实,由于这是听众的常见观点(香车配美人),所以听众容易没有怀疑就接受了这个其实不合「逻辑」的论述。利用共同想法说服对方,就是让对方用自己的话说服自己。
就像许多超级业务员面对客户的反对意见,第一时间的回答通常是「您说的没错」,再从对方的论点找出因应的说法,最后使顾客认为,是自己需要、想要这项产品。总结来说,逻辑、人格和情感吸引听者的大脑、直觉和心。当我们的脑袋正努力分析事实(逻辑)时,我们的直觉(人格)却直接告诉我们该不该相信眼前这个人,而我们的心(情感)让我们想为此做些什么。认识
3 种语言时态,教你跳脱争论、快速解决问题对论辩有兴趣的你,应该想要通过
它来达成某些目的,像说服同事,或跟男(女)朋友沟通。前大英百科总编辑莫提默.艾德勒(Mortimer
Adler)指出,想达成共识,就得跳出谁对谁错、谁好谁坏的框架,而这又与说服的时态有关。语言的时态可分
3
种,过去、现在、未来,比如说,过去式的着眼点是责备,未来式重视选择,所以想达成共识,就得采用未来式。以下以专案逾期为例:经理人月刊第
175 期经理人月刊第 175 期亚里世多德(Aristotle)生于西元前 384
年,死于西元前 322
年。为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Plato)的学生。研究领域极为广博,包含逻辑、物理、伦理、政治、心理等学科,着作超过
170
种,与其师柏拉图,和苏格拉底(Socrates)一起被誉为西方哲学的奠基者,称为「希腊三哲」。《修辞学》(暂译,英文书名为《The
Art of
Rhetoric》)亚里世多德的《修辞学》,是世界上最早有系统阐述「说服」的着作。在古希腊时代,公民在表决前,会请支持和反对者分别上台发表演说,所以做出一个好的演讲、说服听众改变决策,就成为当代每位领导者必须具备的技能。亚里世多德在书中解释,相对科学逻辑,修辞有自己的脉络,包含人格(ethos)、情感(pathos)、逻辑(logos)。唯有在具备这
3 项基本元素时,才能称得上是一个好的、能说服人的演说。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怼duì”是现在的流行词。“怼,恨也。–《广雅·释诂四》”。“怼duǐ人”是河南方言,大概是“收拾(包括打、骂、批评)的意思”。我想聊的“怼人”,不是说每天无所事事去挑事儿,而是在别人道德批判你的时候,我们比他还有理。

《批判性思维》


R:在亚里士多德对修辞学的贡献中,有关说服的理论值得一提。他的说服理论包括了著名的三种说服模式。简单概括:首先,亚里士多德提出人们会被演说者的比如背景、名声、成就、专业技能等人物特征所说服。亚里士多德称这种说服模式为道德(ethos)。其次,演说者也可以通过与他的听众建立个人联系并运用修辞技巧来博得听众的情感共鸣进行说服。这种说服模式被亚里士多德称作情感(pathos)。最后,演说者也可以通过信息和论证来说服听众,而这就是亚里士多德所说的逻辑(logos)。

什么是道德批判?

在说道德批判之前,我们看看什么是“道德高地”。我以为的道德高地,和一般的“圣母心”或者“个人品质道德”有点区别。道德高地是神坛,是要求别人全部做到你希望的准则,以自己的准则衡量别人,且宽以律己,严以待人。我不喜欢别人无缘无故根据自身喜好的批判,或是说不出所以然逻辑不通的个人意见
— 针对我压迫我,怼我 —
这些在我看来都是道德批判,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 —
情感上或者物质上(道貌岸然的强迫)。不过这或许是凡人的通病,谁不希望地球按照自己的要求转?可连毛主席都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它去吧”,不可控的事物没有去怼的意义,所以怼的对象变为我们凡人。

我们的目标是,在别人道德批判你时,占领道德高地。

澳门新普京下载 1


澳门新普京下载,I:亚里士多德提出了三种说服模式:1.道德(Ethos);2.情感(Pathos);3.逻辑(Logos)。道德,或者说权威,是应用演讲者的个人背景,名声,成就,专业技能等人物特征形成能够让人信服的权威;情感则是要求演讲者与听众建立情感上的共鸣,让听众认为演讲者与他们是一起的,从而达到说服的目的;逻辑则是通过信息和信息之间的关系,即论证来使人信服。

怎样占领道德高地?

如何理直气壮地占领“道德高地”,避免他人无效的道德/情感批判?当然离不开一张巧嘴。修辞学(la
rhétorique)讲的就是说话的艺术。修辞学起源于大约是公元前五世纪的古希腊,彼时雅典确定了共享民主制,形成了公民大会、陪审法庭等民主机构。修辞的最初用于演说辩论,法庭演说(le
discours tribunal)、议政演说(le discours délibératif) 以及宣德演说(le
discours
épidictique)是它的三种基本形式,目的是为了说服大众或者法官。比如在法律审判中,由于没有律师,诉讼人需要亲自陈述案情。而陪审员大多是不了解法律的普通公民,他们投票的依据多是诉讼人的陈述,这时,演说的技艺成为胜诉的关键。于是出现了专门替人写讼词以及教授演讲技巧的修辞家。

怎样让自己的修辞演说有煽动力从而说服大众或者法官?离不开人格(ethos)、情感(pathos)和理性(logos)三兄弟。

ethos:修辞者自身的道德品质,人格威信

pathos:通过对听众心理的了解来诉讼他们的感情,用言语打动听众

logos:言语本身所包括的事据与推理证明

                                                                     
                      * 《西方修辞学简史》

想要占领道德高地,ethos和logos尤其重要。试想一下,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怎么可以理直气壮要求别人做到呢?你想让室友保持厨房的整洁,首先你自己做完饭就要好好收拾。想要别人承认你的话有道理,那就要讲道理。ethos和logos对我而言,就是简单的“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想要说服别人顺着你的意愿,那就必须要有合理的理由;如果有人想要指责你,那你也请他拿出证据。


A1:在演讲协会的前几个月,我的演讲偏向于逻辑说服,后来慢慢的经过每周一次的活动,渐渐的,我发现逻辑说服的效果有,但是对于大多数听众,逻辑说服的效果并不是太好,生活中的大多数人对于逻辑的敏感程度是十分有限的,例如,有一次我的演讲需要论证“公共制度的设计,必须依据人性本恶的假设来设计”这一论点,论证逻辑是:人的本性是利己且能够判断利弊的。如果本着人性本善的假设来设计制度,损人利己的收益/成本比会大大大于互惠,不合作,互相拆台的收益/成本比,最终,这个群体会陷入恶性循环,并最终消亡。所以,公共制度的设计必须依据人性本恶的假设来设计。当时的说服效果很不好。

口头上的胜利没有意义,如果对方心里不服气,你还是没有成功。

辩论修辞的目的是什么,不是真理和事实,而是说服他人。哪怕是错的,只要你说得出子丑寅卯,只要能让人心里服气,这都是本事
— 不过这有点诡辩派(le
sophiste)的风范:不在乎真假,只为证明自己的能力。不过,道德高地没有诡辩派的位置,因为他们的逻辑漏洞百出。

人是动物。

狗也是动物。

所以,人是狗。(🐶:……)

这就是诡辩派偷换逻辑的假推理,运用了三段论(le
syllogisme
)的方式得出一个错误的结论。三段论在传统逻辑中,是指其中一个命题(结论)必然地从另外两个命题(前提)中得出的一个推论。柏拉图称诡辩是“错误的科学”不无道理。

那一个真的三段论是什么样的呢?

所有人都会死。

苏格拉底是人。

所以,苏格拉底会死。

所以,如果有人用诡辩方式想要占领你的道德高地,不如劝他快回房间好好反思一下吧。


A2:如果现在我想要表达上面提到的论点,我会综合应用三种说服模式:1.道德/权威,通过引经据典举出经典制度设计的案例;2.情感,描述一个情景,将听众放进去,分别描述依据人性本善和人心本恶的假设设计出的制度,让听众想象在两种情景下他们的竞争者会怎么做,让观众设身处地的设想,引发情感共鸣;3.最后再从理论上证明上述观点,加强听众的信服度。

所谓的“道德批判”,很多时候是因为事实不存在证据支持说话人,所以他只能从情感上来批评

“以情压人”。他不需要证据、逻辑、道理,只需要把自己打扮成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以自己的所谓“道德”来针对别人。试想一下,你会服气吗?想要占领道德高地,就要做到对事不对人。绝不能平白无故地指责一个人,对方有什么做的不好的,要一条一条拿出证据
,逻辑清楚,这样对方才没有反驳的余地。所以啊,哪怕你不喜欢一个人,要挑刺也要有理有据,不给别人说闲话的机会。只针对“人”,道德高地站不稳,脱离了logos的,是为了怼而怼,招人讨厌。网友最爱站在道德高地看人,不善意的陌生人也一样。遇到这种情况,大胆怼回去,缺乏证据的指责很容易就找到漏洞,找出漏洞,然后迅速反击。

不过要分清朋友变了语气的关心和道德批判,两者有时容易混淆。

这天下雨,小唐不想去图书馆,只想待在家里。一个朋友问她为什么不去,小唐说下雨不想去。朋友说,你怎么能这么懒,图书馆又不是露天的,快去学习。听了这句话,小唐心里很不舒服,这个朋友是从来不去图书馆的人,怎么能说自己懒呢。

你说,这算变了语气的关心还是道德批判?

为什么小唐不喜欢朋友的话,撇开说话方式的问题,最主要的原因是朋友本身从来不去图书馆
–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呢?要是一位天天去图书馆的学霸对小唐说这句话,说不定小唐会受到鼓舞马上换衣服出门。所以哪怕是朋友间真的关心,也要先想想自己说话的语气。否则被人误解。

其实,总想要站在道德高地看人是不友好的,谁喜欢身边总存在一个高姿态的人?更何况,谁给他权利去道德审视其他人呢?

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 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

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他的把柄。

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

他们还是不住地问他,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于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

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地都出去了,

最后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

                                                                     
                 约翰福音8:1-30


这篇文章不针对任何人哦,请大家不要对号入座。

写这篇文章,只是根据我个人的习惯:生活里,我不喜欢别人用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来压我。比如我忘了做什么事,对方说“我给你说了很多遍”这种话。对方说了五次,我肯定记得;事实有可能是,对方只说过一次

这不叫“说了很多遍”。想要理直气壮说出这种话,自己就要做到真的催了我很多遍。(只是一个例子,你们知道我记性很好的!)

我现在不会这样去指责别人,有什么不满意,可以和好朋友背后稍微吐槽一下,没有必要站在所谓的“权威位置”“道德高地”去指责别人,人无完人。但如果真的想要理直气壮地站在所谓的“道德高地”神坛,请“以德服人、以理服人”。单纯的“以情压人”,对方可不愿意买单
— 反正我不愿意。千万不要觉得这样的人不讲道理,其实他们最讲道理了啊。

这篇文章是我的个人意见,只针对我自己的情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