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1日,德国巴伐利亚州小城因戈施塔特(Ingolstadt)的市政厅广场上水泄不通。已经初春的德国,因为强风暴艾伯哈德(Eberhard)的来袭再次下起了小雪。凛冽的寒风中,德国交通部长朔伊尔(Andreas
Scheuer)却称自己“超级兴奋”,并对着人群大喊道:“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前来,谢谢你们对未来的热枕!”吸引着人们眼球的,是朔伊尔身后的那架充满科幻气息的飞行器。这是空客集团对于未来出行方式的愿景:City-Airbus的揭幕仪式。作为欧盟“城市空中交通”(Urban
Air
Mobility)计划的中流砥柱,这也是空客给出的最新答卷。这款现代感十足的飞行器仅比普通乘用车略大,最多可以搭载四名乘客,并且能和直升机一样垂直起降。据空客集团德国地区总裁肖德(Wolfgang
Schoder)的现场介绍,City-Airbus的标准飞行速度为120公里/小时,其动力由四组同轴反转旋翼(涵道风扇)提供。作为未来城市出行的解决方案,City-Airbus选用了纯电动设计,以满足低噪音、无排放的环保要求,并搭载了四枚140
kWh的动力电池,可确保50公里的最大航程,且具备全自动驾驶功能。(City-Airbus。
图源:钱伯彦摄)除了主宰欧洲天空的空客之外,德国工业巨头西门子集团也在City-Airbus上投入了大量心血。早在2017年空客宣布抽调30位技术骨干开始研发City-Airbus之前,西门子就和空客签署了为期五年的合作协议,共同研发新型电动飞行器以及电动直升机的动力总成。在City-Airbus的电动旋翼轴壳体上,可以清晰地看到西门子的标志,此外,西门子还负责提供该飞行器的能源(电池)管理系统。不过,对于西门子而言,City-Airbus还仅仅是和空客合作的一小步,西门子的长期目标是在五年内研发出20座的纯电动直升机。City-Airbus的另一大特色就是浓郁的巴伐利亚味道——涵道内侧的蓝白格子花纹和拜仁慕尼黑的队徽如出一辙。(巴伐利亚标志的蓝白格子代表着City-Airbus的产地。图源:钱伯彦摄)这也是空客将City-Airbus揭幕式选在小城因戈施塔特的原因。这里距离空客直升机公司总部多瑙沃特(Donauwörth)仅有几十公里,今年年初,空客就在多瑙沃特对City-Airbus进行了多次地面静态测试。而City-Airbus的首次飞行测试也将在几周后于空客曼兴(Manching)工厂进行,此地距离因戈施塔特也仅有二十公里。此外,因戈施塔特也是第一个与空客签署全面合作协议的城市,市政府同意空客在未来数年内在该市进行City-Airbus的城市场景实测。大量的测试数据对于视City-Airbus为飞行出租车的空客来说,是取得欧盟飞行许可、乃至将来制定飞行规则标准主动权的重要一环。在当天的揭幕式上,憧憬着未来的该市市长吕瑟(Christian
Lösel)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对City-Airbus大加赞赏:“一直以来,因戈施塔特都以奥迪总部而闻名,我们一直以提供出行解决方案作为城市的支柱,现在我们的解决方案更加面向未来了。这也是确保城市未来工作机会的重要举措。”和吕瑟一样看好City-Airbus的还有德国数字化部长贝尔(Dorothee
Bär)。体感温度零下三度的广场上,贝尔依然穿着短裙兴奋地讲述着她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见闻:“数周前在德州,我看到了美国初创公司的飞行出租车因为天气原因而无法升空,而空客的City-Airbus在全气候条件下都能运营。”不过,部长们的乐观也许还为时尚早。因为City-Airbus真正大规模投入使用还需时日,空客估计最早到2025年该飞行器才能在慕尼黑等大城市进行商业运营。另外,相比与老对手波音和初创公司,City-Airbus已经有些许落后了。早在2018年12月的德国数字峰会上,默克尔就在展厅门口无意中见到了Lilium公司的飞行出租车Lilium
Jet。速度300公里/小时、和高铁类似的票价、纯电驱的可折叠旋翼,在设计师韦根(Daniel
Wiegand)的介绍下,默克尔饶有兴趣地问及了首飞时间。答案是“已经飞了很久了。”这家来自慕尼黑的初创公司早于2017年就对该飞行器进行了首飞测试,之后更是拿到了腾讯公司1亿美元的风投,并计划于2025年在慕尼黑开启出租服务。另一个领先者是同样来自德国布鲁萨尔(Bruchsal)的Volocopter。为该公司提供研发资金的则是巨头戴姆勒和因特尔,此前戴姆勒CEO蔡澈(Dieter
Zetsche)就称飞行出租为“出行方式的第三个维度”。该公司的测试机Volocopter
2X也于两年前首飞,近期更是于法兰克福机场集团签署协议,计划于2021年成为法兰克福机场空中短驳服务的供应商。其他的竞争对手还包括和NASA合作的优步、以及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的Kitty
Hawk;老对手波音也于今年1月22日,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首飞了公司的“自主载人飞行器”(PAV)。但是,City-Airbus也不是空客在飞行出租车领域的唯一答卷。2018年1月,空客位于硅谷的子公司A3已经率先首飞了旗下的单座飞行器Vahana,之后一年内又进行了50多次试飞,是目前该领域进展最快的项目。(空客子公司A3的Vahana飞行器。图源:youtube)近两年来,飞行出租车行业迎来了爆炸式的发展。其首要原因在于大城市等人口密集区域的交通问题愈发令人担忧。以City-Airbus揭幕式所在的德国为例,德国全年的拥堵数量和2011年相比已经翻了三倍,柏林居民平均每人每年在高峰时间段有154小时浪费在堵车上。除了效率的损失以及驾车者的愤怒之外,怠速工况下机动车排放的废气更是令许多环保人士坐立不安。然而,传统的公共交通却无法解决方当下的困境:尽管靠火车出行的游客数量近年来不断创下新高,但是晚点次数和火车票价也一样刷新记录;欧洲各大枢纽机场早已繁忙不堪;而城市轨道交通的班次密度也已达极限,新铺设轨道线路所需要的大量前期投入又使得经济增长乏力的欧洲人感到头疼。相比之下,飞行出租车才是令人澎湃的全新解决方案。这也得到了政界的大力支持。除了欧盟牵头的“城市空中交通”(Urban
Air
Mobility)计划之外,德国交通部长朔伊尔更是将飞行出租视为“大公司和初创企业的巨大机遇”,德国政府甚至在翻新慕尼黑中央火车站的竞标要求中加入了飞行出租车停车场的要求。一项德国咨询机构Horvath
&
Partners的研究预测,2025到2049年,全球将有240个城市大规模应用飞行出租;2035年时,全球飞行出租的数量可能超过23000架。与之相对的,对飞行出租的未来表示谨慎的声音也不在少数。德国航空航天中心(DLR)的技术董事亨克(Rolf
Henke)此前就对《南德意志报》表示道:“任何交通工具都应当根据安全性、全气候条件、环保规定等要求进行研发。当数千架飞行出租车穿梭于大楼之间时,是否需要空中管制?全自动无人驾驶(在这种情况下)并不一定可行。”在亨克看来,飞行器之间的最小间隔距离,强风条件(例如在摩天大楼周围)下泊机位的要求,都需要法律法规的约束,但是目前各国甚至连草案都没有制定。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特约记者|钱伯彦 发自德国

澳门新普京游戏 1

5月16日,德国初创企业Lilium GmbH公布了该公司研发的五座空中出租车Lilium
Jet的首飞视频和技术细节。

澳门新普京游戏,AutoFlightX V600

在一周之前的内部测试中,研发人员通过远程操作完成了Lilium
Jet的垂直起降和空中悬停。“下一步我们将进行空中机动测试,”公司创始人Daniel
Wiegand对于Lilium Jet的研发进步充满了信心。

Embraer X eVTOL概念

根据Lilium GmbH公布的数据,Lilium
Jet配备了36具电驱风扇发动机,这些发动机分别安装在12片可90度偏转的襟翼之上,以满足垂直起降和经济巡航两种工况。在巡航状态下,这架重达1.5吨的飞行器最大飞行速度为300公里/小时,明显优于城市用普通直升机约200公里/小时的巡航速度。蓄能方面,最大输出功率为1兆瓦的电池组可一次充满确保一小时的续航时间。此外,Lilium
Jet的电池还支持快充功能,5分钟快充可以增加约70公里的续航。

贝尔 Nexus

澳门新普京游戏 2

空客Vahana

澳门新普京游戏 3

极光自主客运飞机

自从2015年由四位慕尼黑工大的学生创立以来,Lilium
GmbH迅速吸引了公众和风投基金的注意。公司创立后几个月就成功试飞了一架1:2的原型机,并顺利拿到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2017年,Lilium
GmbH再次成功试飞了1:1的两座版原型机,之后完成了腾讯领投的9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除了腾讯,B轮融资背后还出现了Skype创始人Niklas
Zennström以及Twitter创始人Ev Williams。

中国航空报讯:电推进是多电飞机概念后航空界迎来的一场更具颠覆性的能量革命,
从动力形式上彻底改变了传统飞机及其能量系统。电推进技术以其高效率、低排放、低噪声的显著优势,为航空界未来发展带来了新的方向,城市空运这一概念也借此机会成为航空领域最热门的创新领域。

为了2024年取得在欧洲城市飞行的适航证,Lilium
Jet甚至拥有远程操控、人工驾驶和自动驾驶三种不同版本。

城市空运这一概念早在近百年前就已经出现,根据德国咨询机构的研究预测,2025到2049年全球将有240个城市大规模应用飞行出租;2035年时,全球飞行出租的数量可能超过23000架。目前,空客和波音等飞机制造商、罗罗等发动机制造商、西门子等系统供应商都已投入了相关研发计划,以应对这一新兴市场的首轮竞争。

“全自动驾驶是个过于未来的话题,涉及安全问题的不确定性太多,我们首先将关注人工驾驶版本。”根据Daniel
Wiegand的计划,2024年这款飞行器将进入量产阶段,2025年起,Lilium
Jet将开始在慕尼黑进行商业运营。

电动城市空运体系Uber Elevate及其合作伙伴

Lilium
GmbH的野心还不至于此。Wiegand此前已多次强调公司将自己运营所有飞行出租车,并明确排除了任何出售Lilium
Jet给第三方公司的可能性:“我们的目标是,吸引尽可能多的顾客在我们这预订行程以压低价格。”目前,公司已经开始开发一款包含预定座位、预约起降地点等功能的App,这似乎就是优步和滴滴的空中版本。

美国优步公司 于2016年针对城市空运需求提出了Uber Elevate体系,
并于2017年和2018年连续召开了2届Uber Elevate峰会,
旨在通过与政府、企业和学术界合作,
推出适用于城市空运的共享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交通服务Uber
Air。该城市空运服务计划于2020年开展测试, 并在2023年投入按需运营。

澳门新普京游戏 4

Uber
Elevate选取了5家飞行器合作伙伴企业,分别是波音旗下的极光飞行科学公司、贝尔公司、巴西航空工业旗下的Embraer
X、卡莱姆飞机公司以及蝙蝠飞机公司。

不过,在空中出租车这个大蛋糕面前,Lilium GmbH却也只是众多食客之一。

极光飞行科学公司是一家波音旗下的先进无人系统和飞行器企业。该公司已在其位于弗吉尼亚州马纳萨斯的总部进行了全面的eVTOL测试,2019年1月23日,其自主客运飞机原型机完成首飞,由全电推进系统提供动力,设计目标是具备从起飞到着陆的全自主飞行能力,航程可达50英里;该原型机长30英尺,宽28英尺,
机身集成了推进系统和机翼,可实现高效的悬停和前向飞行。

据咨询公司罗兰贝格统计,2009年以来,全球范围内已有100多个空中出租项目被立项,仅2017年一年就新增了40余家企业,这其中就包括民航业的两大巨头波音和空客。

贝尔公司是垂直起降飞行器领域内国际领先的供应商,拥有80多年的历史。最近贝尔发布的V-280和V-247倾转旋翼机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旋翼机之一。在2018年国际消费电子展上,贝尔公司推出了名为Bell
Nexus的混合电推进eVTOL的全尺寸模型,采用了贝尔公司标志性的倾转旋翼设计,搭载6台倾转涵道风扇,
飞行器内部设计了5个座位。Nexus团队由贝尔、赛峰、EPS、泰雷兹、穆格和Garmin组成,贝尔负责飞行器系统的设计、开发和生产,赛峰提供混合动力推进和驱动系统,EPS提供储能系统,泰雷兹提供飞控计算机硬件和软件,穆格负责开发飞行控制驱动系统,Garmin负责整合航空电子设备和飞行器管理计算机。贝尔正在针对有人驾驶/无人驾驶、商用/军用、客运/货运、全电动/混合动力等一系列不同的市场需求开发模块化eVTOL架构。贝尔公司称其首个飞行验证机将专注于混合动力电动推进系统,但工程团队将同步推进全电架构的技术研发。值得注意的是,贝尔公司的Nexus也是Uber
Elevate体系中仅有的采用混电推进形式的飞行器。

今年1月22日,波音在弗吉尼亚州的马纳萨斯市试飞了旗下的飞行出租PAV(Passenger
Air
Vehicle),这款设计时速180公里/小时、续航里程80公里的飞行器预计将于2023年投入商用。另一个空客也于5月1日在集团的直升机公司总部德国多瑙沃特首飞了自家的City
Airbus,其设计时速和续航里程分别为120公里/小时、50公里。

Embraer X隶属于巴西航空工业, 在Uber Elevate
2018峰会上推出了eVTOL概念,这是巴西航空工业公司首次涉及旋翼机领域,但该公司表示其拥有60余年飞机研发经验,足以完成这一计划。Embraer
X概念飞机使用8个转子提供垂直升力,当转换到水平飞行模式时,升力由水平机翼提供,机尾的推进螺旋桨提供前向的动力。2019年4月新加坡亚洲旋翼机展览上,EmbraerX表示该公司从2018年底开始,与新加坡等超过5个亚太地区监管机构进行对话,以更好地了解城市空运环境和发展期望。

除了行业老大哥,在空中出租车行业抢占身位的还有一众初创企业: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投资的Kitty
Hawk、戴姆勒支持的德国公司Volocopter以及空客入股的A3都已经成功试飞各自的原型机。4月4日,中国的亿航智能也和奥地利航空合作,在维也纳试飞了首款无人驾驶的空中出租车“亿航216”。

卡莱姆飞机公司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奥兰治县,是一家固定翼和旋翼飞机的开发商和制造商。在过去的15年中,卡莱姆飞机公司开发了速度优化倾转翼技术方案,该技术结合了固定翼飞机的速度优势与直升机的悬停能力。该公司的eVTOL解决方案蝴蝶飞行器是一种四旋翼式旋翼飞机,使用OSTR技术实现了悬停与巡航阶段的效率平衡,从而提高了整体效率。

与千篇一律的电动汽车初创企业不同,研发空中出租车的队伍从一开始就分成了两大流派:以波音为代表的“保守派”和以空客为代表的“激进派”。

蝙蝠飞机公司总部位于斯洛文尼亚,自2011年开始关注电动飞机技术,
凭借其Taurus G4飞机赢得了NASA的绿色飞行挑战赛;其Alpha
Electro是第一架完成取证的全电动飞机。基于其丰富的电动飞机研发经验,该公司正在开发一款具有差异化、低噪音推进系统的eVTOL,并于Uber
Elevate Summit
2018上发布,该飞行器没有任何可见的垂直升力转子,这种设计与竞争对手在Uber
Elevate峰会上提出的升力和巡航概念 有很大不同。

无论是波音的PAV还是Lilium
Jet,都选择保留了在巡航飞行时提供升力的主翼。为了满足城市里的垂直起降工况,这些公司无一例外地选择了“简单粗暴”地加装垂直方向上的发动机。Lilium
Jet配有36台风扇发动机,PAV也配有8台旋翼。尽管发动机数量较多,但巨大的固定翼使得该类型飞行器在巡航时不需要升力,也令其飞行速度和续航里程较为突出。

除了上述飞行器制造商伙伴外,Uber
Elevate体系还拥有多个科研机构、高校伙伴,以推进城市空运技术与环境建设。NASA将参与开发无人驾驶交通管理和无人机系统,以提高低空飞行安全性和运营效率;2020年NASA将举办一场城市空运挑战赛,以测试城市空运系统的集成性与安全性。美国陆军研究实验将参与同向螺旋桨的研发工作。MOLICEL公司是一家锂离子电池开发商和制造商,将参与生产飞行器所需锂离子电池组。佐治亚理工将参与系统安全分析和城市空中交通市场研究。

而空客的City
Airbus和Volocopter则抛弃了固定翼,其飞行出租车更像是缩小版的电动直升机。尽管其飞行速度和续航里程都受到限制,但优异的机动性能尤为适合建筑物繁多的城市环境。

Uber
Air计划于2023年在达拉斯沃斯堡城市间航线和洛杉矶开展商业飞行运营,在上述2条线路之外,
还与澳大利亚、巴西、法国、印度和日本的许多国际市场合作,以确定后续运营城市。该项服务的落地还需要建设完善的基础设施,以支撑飞行器的起飞和着陆。在洛杉矶召开的第二届Elevate峰会上,6家建筑公司展示了Skyports停机坪设计。

每家公司都宣称自家的产品引领了空中出租车市场,但目前仍难以判断,哪种设计方案能够在未来占据主流。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闹市中“打飞的”,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空中客车公司的城市空运计划

澳门新普京游戏 5

空客目前正在推进2个城市空运研究计划,分别是位于美国硅谷A3分部负责的单座Vahana以及位于德国多瑙沃尔特的空客直升机负责的4座City
Airbus,均为全电推进形式。

为了协调城市空运计划的研发,
空客于2018年创建了城市空运部,该部门位于德国奥托布伦市,靠近空客公司技术办公室和无人驾驶航空系统部,空客直升机位于多瑙沃尔特的工厂也在附近。空客目前正在将所有城市空运的研发活动集成到UAM部。

Vahana是由空中客车硅谷基地A3创新中心研发的全电动自动驾驶垂直起降飞机,于2018年1月31日在美国俄勒冈州彭德尔顿无人机系统基地以完全自动驾驶方式完成首飞,飞行高度为5米,随后安全降落。2018年内,Vahana进行了50多次试飞。Vahana旨在通过利用电力推进、能源存储和机器视觉方面的最新技术,实现全民化个人飞行,并满足日益增长的城市交通需求。

City
Airbus是一款四座垂直起降飞行器,其揭幕仪式于2019年3月11日在德国巴伐利亚州因戈施塔特举行。空客估计最早到2025年该飞行器才能在慕尼黑等大城市进行商业运营。

据空客集团德国地区总裁沃尔夫冈 肖德介绍,City
Airbus的巡航速度为120千米/时,其动力由4组同轴反转涵道风扇提供,风扇由8台100kW电机驱动。City
Airbus选用了纯电动设计,以满足低噪音、零排放的环保要求,其储能系统总容量为110kWh,由4枚电池构成,可各自提供140kW峰值功率;最大航程为50千米,具备全自动驾驶功能。City
Airbus的电机、电力电子设备由西门子公司提供,两家公司在电动飞机领域开展了广泛的合作,除City
Airbus项目外,还开展了E Fan-X等项目合作。

据空中客车亚太城市空运战略负责人德里克程介绍,该公司将基于Vahana与City
Airbus的经验开展下一代eVTOL平台的设计工作,计划在年底前进行最终设计审查,并于1年内完成首飞。里克表示该平台目前面临着3个设计方面的困难,一是能量存储技术,需要开发高能量密度的电池,以支持超过15分钟的飞行,能量存储是eVTOL领域最为关键的技术;
二是自动飞行控制系统的成熟度;三是噪音水平,空中客车公司正在开展相关工作,旨在控制飞行器的噪音水平,噪音上限为65分贝,飞行器的噪音水平会影响其在城市中可能的降落区域。

罗罗公司的城市空运计划

罗罗公司针对个人飞行器和刚刚起步的城市空中交通市场推出了小型混合动力解决方案,公司旗下的印第安纳波利斯集团基于M250涡轴发动机开发了混合动力系统,正在进行地面测试。该计划始于2018年初,研制了1套混合动力推进系统并演示了3种运行模式-串联混合动力、并联混合动力和涡电。三种操作模式均已进行测试,初始的地面测试于2018年第四季度完成,今年的计划是研究准备飞行的解决方案。这一项目覆盖了500~800千瓦的功率范围,是电动垂直起降的最佳选择。

为了研究电推进的技术可行性,
罗罗公司设计出一款电动垂直起降飞机。这是罗罗公司第一次提出飞机层面的概念,概念的提出是基于M250混合动力推进系统。这款5座串联式混合电动飞机采用了螺旋桨和倾斜机翼设计,吸收了鹞式战斗机的垂直/短距起降技术的相关经验。罗罗公司还与汽车制造商阿斯顿马丁公司、克兰菲尔德航空航天解决方案公司以及克兰菲尔德大学合作,开发一种用于城市和城际航空旅行的混合动力3座飞机。该飞机被称为Volante
Vision概念机,动力系统基于M250发动机,
初步计划于21世纪20年代中期投放市场。

除上述产品和概念之外,还有多家企业提出了电动城市空运飞行器的概念,加利福尼亚州的乔比飞机制造公司获得了来自丰田、捷蓝航空和英特尔等公司的投资,计划在5年内推出两座eVTOL飞行器,该飞行器装配有12电机,动力方式为全电推进。戴勒姆公司也表现了对城市空运的兴趣,
其CEO迪特尔泽谢称城市空运为第三个维度的出行方式,该公司与英特尔公司共同向来自德国布鲁萨尔的Volocopter公司投资,以开发全电推进的eVTOL飞行器。Volocopter公司的验证机Volocopter
2X于2017年首飞,该公司近期与法兰克福机场集团签署协议,计划于2021年成为法兰克福机场空中短驳服务供应商。德国初创公司AutoFlightX于2019德国腓特烈港航展发布了一种双座型全电动垂直起降技术验证机V600,计划在未来几周进行试飞,该机由6个升力螺旋桨提供升力,1个推进螺旋桨提供前进动力。

城市空运发展现状分析

通过上述各企业产品和概念的分析可见,业界对城市空运的动力形式有2种不同的判断,以优步为代表的城市共享空运企业认为,在2023电年池技术足以满足全电eVTOL城市空运飞行器的需求,因而在优步的飞行器合作伙伴中,仅贝尔公司的方案采取了混电推进,其余公司均为全电推进;
以罗罗为代表的传统动力系统制造商则认为电池能量密度是一个短时间难以突破的制约因素,混合电推进将是更好的选择,在满足城市空运需求的同时,混合电推进也可以用于长途电推进飞机,如支线客机和干线客机。Uber
Elevate提出的eVTOL飞行速度约150~200英里/时,目前的电池能量密度严重限制了其航程和航时,使用混合电推进可以扩大航程和航时,但会提高平台的复杂度。

城市空运作为一个新兴航空领域,
相较于传统飞机行业,在安全性、适航认证、空域使用和空管等方面需要有相应的考虑。安全性方面,作为一种需要每天在城市上空进行大量低空飞行的空中商业运输,城市空运飞行器需要达到相应的安全级别,安全设计是其关键因素。认证方面,分布式电推进、混合电推进、自动飞行控制等技术都需要特别的适航要求,目前使用仍在开发中的行业标准对这些新型飞行器进行认证。欧洲航空安全局于2018年10月发布了eVTOL适航标准草案,用以征求意见;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计划在为这些飞行器制定新的适航类别过程中为其提出特殊条款。空域使用和空管方面,城市空运需要使用现有空管系统以外的城市低空空域,需要制定相应的管理制度和先进的空管技术,以保证飞行安全。美国计划扩展正在开发的无人交通管理架构,该架构用于管理低空无人机运行,使无人机能够使用商业实体提供的空域服务。基础设施方面,
城市空运需要相应的基础设施,包括停机坪、充电装置、与其他交通方式的驳接设施等。

目前城市空运领域吸引了来自全球各地工业界、学术界和资本的广泛关注,但该领域的发展尚处于非常初步的阶段,面临着广泛的技术、运营和政策挑战,一方面飞行器、新型空管等技术尚不成熟;另一方面政府和监管机构需要相应指定政策、法规,
这一行业未来的发展取决于制造商、运营商和监管机构的共同努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