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 CEO 任正非昨日(6 月 17
日)在深圳总部与两位美国嘉宾举行座谈会。在会上他表示,「没有想到美国打击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如此之坚定不移。」
他表示,未来两年华为会减产,估计会下降 300
亿美元,今年和明年的销售收入都会在 1000 亿美元左右。他同时预计,华为
2021
年可以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重新为人类社会提供服务。任正非表示,华为手机国际市场出货量确实下降了
40%,但是在中国市场,手机的增长速度是非常快的。根据彭博社的报道,华为手机部门未来的减产幅度可能会达到
4000 万到 6000 万台。任正非表示,未来五年,华为将投入 1000
亿美元,对网络架构进行重构,从而使它变得更简单、更快捷、更安全、更可信,至少要达到欧洲的
G7PR
的标准。任正非表示,华为公司百分之百没有后门,华为愿意跟全世界的国家签订无后门的协定。对于网络安全,
任正非表示,华为公司已经担负为 30 亿人口进行连接。30 年在 170
个国家证明,华为的网络是安全的,没有怎么瘫痪过,这个网络是安全的。任正非说,未来不会分离或出售其他业务。至于海底光缆,该业务不属于华为的核心业务范畴。他表示华为的其他业务不会出现分离或出售的情况。任正非谈到知识产权话题时表示,华为的知识产权不会武器化,专利费也不一定像高通的那样高。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6月17日下午,在中国深圳,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与数字时代思想领袖——乔治·吉尔德和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进行了100分钟左右的交流和谈话。

6月17日下午消息,任正非今日在深圳与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的其中两位,《福布斯》着名撰稿人乔治·吉尔德和美国《连线》杂志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展开交流和谈话。

6月17日下午,在中国深圳,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与数字时代思想领袖乔治吉尔德和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进行了100分钟左右的交流和谈话。

以下为新浪科技根据CGTN、第一财经、新京报、证券时报等媒体报道整理的谈话要点: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马歇尔麦克卢汉和乔治吉尔德三人被誉为数字时代的三大思想家,其中,马歇尔麦克卢汉在1980年去世。而尼葛洛庞帝作为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创办人,在中国知名度颇高,曾对不少中国互联网领袖产生深刻影响。

吉尔德:美国禁止华为业务是犯了一个非常大的错误

本次交流会三位成员简介:

乔治·吉尔德: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认为美国目前正在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这种错误有美国的一些不正当的行为来禁止华为的业务,这种重塑整个网络的格局或者说让整个网络崩溃、瓦解,让人与人之间彼此不再互信。而这些技术的问题本身是华为能够解决的,这并不是一个政治性的问题。

任正非:华为创始人兼CEO,1988年从部队转业,在深圳创办了华为公司。2011年,《财富》杂志中文版发布
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领袖榜单,任正非居首。2019年4月,其上榜美国《时代》杂志2019年度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
尼葛洛庞帝: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是美国计算机科学家,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连线》杂志的专栏作家,也是MIT多媒体实验室的创办人。长期以来一直在倡导利用数字化技术促进社会生活的转型,被西方媒体推崇为电脑和传播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大师之一。
乔治吉尔德:当今美国著名未来学家、经济学家,被称为数字时代的三大思想家之一。他是《福布斯》、《哈佛商业评论》等著名杂志的撰稿人。代表作有《企业之魂》《财富与贫困》和《通信革命》。

全球化过程中会有波澜不要采取极端方法解决

谈话中,任正非与两位科技思想领袖就美国对华为的政治打击、人工智能、知识产权、网络安全、全球信息脱钩、科技创新等问题,展开了广泛讨论。

任正非表示,技术最重要的目的是创造财富,使更多的人摆脱贫穷,“每个国家孤立起来发展,在信息社会是不可能的。”

科技脱钩没有赢家

他表示,在信息社会,一个国家单独做成一个东西是没有现实可能性的,所以国际上一定是走向开放合作,只有开放合作,才能赶上人类文明的需求,才能以更低的成本使更多人享受到新技术带来的福祉。

在交流会上,任正非提出,科技脱钩没有赢家,华为不会因为在5G领域有一点点领先就得意忘形:我们是跟社会开放共享的,就这一点来说,世界实行科技脱钩的方法,两家都是受害者,不会有哪一家是赢家。

任正非表示,经济走向全球化是西方先提出来的,这个口号非常正确,但是全球化的过程中会有波澜,“这个波澜出现以后我们要正确对待,要以各种规则去调节和解决,而不是采取一种极端的方法。”

乔治吉尔德认为,任正非的自信是合理的,科技脱钩将损害美国:我觉得任先生充满信心的表现是合理的,他有那么大的一家公司,那么多员工,而且还专注于未来技术,如果说继续脱节下去的话,受损害的其实将会美国。

信息社会是合作共赢的各国不可能孤立发展

任正非在采访中表示,我们以前不坚强的时候,我们都要加强跟美国公司合作,我们更坚强以后为什么不跟美国公司合作呢?我更不害怕使用美国的零部件,也不害怕使用美国要素,也不害怕跟美国任何人合作。但是也有可能有一些公司没有我们这么强大,可能就很谨慎的使用美国要素,使用美国的成分,这对美国经济会造成一定伤害。但我们不会,因为我们很坚强,我们是打不死的鸟。

在谈话中,任正非表示,社会一定是合作共赢的,每个国家孤立起来发展,在信息社会是不可能的。

此外,乔治吉尔德提出,只有合作才能共赢:社会一定是合作共赢的,在信息社会,每个国家都不可能孤立发展,只有互相竞争才能保持动态平衡发展,只有开放合作才能迎合人类文明需求,以更低的成本实现推动新技术发展。

任正非称,国际一定是走向开放合作,只有开放合作,才能赶上人类文明的需求,才能以更低的成本使更多人享受到新技术带来的福祉。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

任正非认为,人类社会还是要走向一种共同的合作发展,才是一条真正的道路。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则提出,如果有方向上的分道扬镳,很有可能导致很大的遗憾:比较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去协作,在技术的基础上要进行合作,如果有方向上的分道扬镳,很有可能导致很大的遗憾。

没想到美国打击华为的决心如此之大

华为百分之百没有后门

任正非表示跟华为合作的美国企业是非常好的,我们过去的30年的发展,没有离开世界上所有先进发达的公司对我们的支持与帮助,所以我们现在受到一些挫折不是发自他们的本心,而是发自一些政治家对事物认识的不同看法。

一直以来,华为被西方一些国家质疑留有后门,以安全为由对华为发难。对话中,任正非也回答了华为到底有没有后门这一问题。

任正非称:“没有想到美国打击我们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如此之坚定不移。同时我们也没有想到,美国在战略打击我们的面如此之广泛,不仅是打击零部件供应,还禁止我们参加很多国际组织,不能跟大学加强合作,不能去使用美国成分的任何东西,甚至不能跟有美国成分的网络连接。

任正非表示,有没有后门,要从网络安全和信息安全这两个问题来说。他解释称,华为已经担负为30亿人口进行连接,包括银行,给每个人转账,所有的东西都是连接。

但是任正非也认为这些东西是阻挠不了华为前进的步伐的。

30年在170个国家证明,我们的网络是安全的,没有怎么瘫痪过,这个网络是安全的。任正非说,信息安全方面,我们提供的是一个管道,还有一个水龙头,把我们的终端比作水龙头,把我们的连接的网比成管道,里面流水还是流油不是管道公司的责任,是运营商和内容提供商的责任

我们很坚强,我们是打不死的鸟

乔治吉尔德则表示,这个问题是客观性的问题,比如某个系统是不是开放式的,能不能进行测试,是不是能得到最近的加密技术应用。

我们以前不坚强的时候,我们都要加强跟美国公司合作,我们更坚强以后为什么不跟美国公司合作呢?我更不害怕使用美国的零部件,也不害怕使用美国要素,也不害怕跟美国任何人合作。但是也有可能有一些公司没有我们这么强大,可能就很谨慎的使用美国要素,使用美国的成分,这对美国经济会造成一定伤害。但我们不会,因为我们很坚强,我们是打不死的鸟。

任正非强调,华为百分之百没有后门,华为可以和任何国家签订没有后门的协议。为什么签订不了呢,任正非说,是因为这些国家提出来要所有的网络设备供应商都要来签订这个没有后门的协定,所以它通过的难度大。

未来两年公司会减产,2021年可以重新焕发勃勃生机

但是为什么不先跟我签呢?任正非反问道。

对于美国封杀下部分公司的断供,任正非表示,每个公司都是富于道德良心的,他们这些公司是非常好的。因为华为过去的30年的发展,没有离开世界上所有先进发达的公司对的支持与帮助,所以华为现在受到一些挫折不是发自他们的本心,而是发自一些政治家对事物认识的不同看法。

不会把知识产权当做武器

任正非坦承,没有想到美国打击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如此之坚定不移。不仅是打击零部件不能供应,不能参加很多国际组织,不能跟大学加强合作,不能去使用美国成分的任何东西,甚至不能跟有美国成分的网络连接。

在被问到知识产权问题时,任正非表示,华为偷窃知识产权的说法是不正确的,华为有底线,虽然和美国有知识产权的纠纷,但还是希望把这些纠纷以公堂的方式解决。

他表示,未来两年华为会减产,估计会下降300亿美元,今年和明年的销售收入都会在1000亿美元左右。“因为这两年我们要进行很多版本的切换,这么多版本要切换是需要一个时间,而且需要一个磨合,需要有一个时间的检验。当我们走完这一步以后,我们已经变得更坚强了。”他预计,华为2021年可以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重新为人类社会提供服务。

华为也不会把知识产权当成武器,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希望让知识产权发挥作用,现在有很多国家向我们支付支持产权费用。我们之前没有因为知识产权去起诉其它公司,我们不会像高通那样激进地去起诉别人。他说。

“我们认为这些东西是阻挠不了我们前进的步伐的。我们是打不死的鸟。”任正非说。

乔治吉尔德

未来五年投入1000亿美元对网络架构进行重构

乔治吉尔德表示美国旧有的科技大集团正受到新一代中国企业的挑战,而美国则以打击和打压作为回应。这是一个可怕的、自杀式的错误,美国正在犯下这样一个错误。

任正非表示,未来五年,华为将投入1000亿美元,对网络架构进行重构,从而使它变得更简单、更快捷、更安全、更可信,至少要达到欧洲的G7PR的标准。

在半导体领域,我们不再是领导者。总觉得我们在这个领域还具有优势的技术,可以迫使中国作出妥协,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我想说的是,以为美国仍具有领先优势,美国不必跟中国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合作的想法是错误的,这种幻想早就过时了。我们必须认识到未来的挑战,接受挑战,共同完成目标。

任正非表示,即使华为的财务受到一定的打击,对科研的投入也不会减少,基本上也接近这个数字。

手机出货量将下降四到六成

任正非称,人类社会的创造分成理论的创造、工程的创造和市场需求的创造。中国在基础理论的研究上还比较薄弱,需要认真向西方国家学习。

今年5月份,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所谓实体清单,要求任何向华为出售产品的美国公司必须获得许可特批。对华为手机业务而言,尽管芯片能够做到自给自足,但软件上依然用的是谷歌的Android系统,对于华为而言,海外手机业务无疑将受到一定的影响。

他还表示,华为在社会发明上,对人类的贡献还很小。“我们现在对外部的300个大学、900多个科研机构给予了支持,我们也力图将来在理论创新上能不能做一些贡献。”

6月16日,彭博报道称,华为正在对智能机出货量所受影响进行评估,包括最新发布的荣耀20手机,预计华为海外市场将面临40%-60%的下滑。

在谈到“美国大学和华为停止合作”这个问题时,任正非表示,其实美国还有很多大学也在跟华为合作,只是一两所大学可能有点看法,是可以理解的,这是个短期间的行为,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们。“但我们并不因为受到一定的打击我们就萎缩了,我们就放弃了,我们继续努力,美国大学不跟我们合作,还有很多大学跟我们合作。”

在今日的交流中,任正非坦言,没有想到美国这次打击华为的力度如此之大。他承认,未来两年可能会减产40%,预计将下降300亿美金。这两年会进行产品的切换,到2020年焕发勃勃生机,任正非说。

华为百分之百没有后门不能未经审判就判决

同时,任正非表示,华为在中国市场的增长速度很快。到2021年我们可以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重新为人类社会提供服务。

任正非表示,华为公司百分之百没有后门,华为愿意跟全世界的国家签订无后门的协定。

从年初华为公布的财报数据来看,
2018年华为消费者业务收入348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5.1%,占比提升到了48.4%,取代运营商业务成为华为第一大营收来源。同时,华为去年智能手机销量达到了2.06亿部,目前已经是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

对于网络安全,任正非表示,华为公司已经担负为30亿人口进行连接。30年在170个国家证明,华为的网络是安全的,没有怎么瘫痪过,这个网络是安全的。“我们公司有没有后门呢?百分之百是没有后门的,我们愿意跟全世界的国家签订无后门的协定。”

此外,任正非还谈到,我们认为美国的这些措施不会阻止华为,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在未来两年,我们会更加坚强,我们会更加坚定与美国公司的合作,我们保持开放的态度,有些公司会对美国的供应商采取谨慎的态度,但这不是华为的态度。他说。

他还提到,很多国家的总统与自己都谈过签协定的事,但这些国家提出来要所有的网络设备供应商都来签订这个没有后门的协定,所以通过的难度大。

在谈话的最后,任正非简短地说,这个世界就是要合作共赢。

不过任正非认为,安全与不安全是相对的。云社会越来越复杂,入口越来越多,越来越容易失误,越来越容易出差错。他强调,“应该就错误追究错误,就错误解决错误,就错误处分错误,不能无缘无故地就对一个公司随便打击,法治国家一定要遵循以法律为基准,未经审判怎么就判决了呢?”

责任编辑:周星如

未来华为会更坚强与美国公司合作持开放态度

任正非在讲话中提到,没有想到美国打击华为力度如此之大,如此坚定不移,也没有想到打击面如此之广。

“我们认为这些措施不会阻止华为,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在未来两年,我们会更加坚强,我们会更加坚定与美国公司的合作,我们保持开放的态度,但有些公司会对美国的供应商采取谨慎的态度,但这不是华为的态度。”任正非表示。

任正非表示,华为来说有八万工程师,移动通信、移动互联网不是华为发明的,只是华为做得最好。“我们不是创造一切的人,但我们在技术方面做得非常好,超过了其他人。”

他还表示,华为不会因遭受的打击而停止努力,不会停止与大学的合作,“很多美国政治家来到我们的公司参观,他们曾认为公司是茅草屋,但是真的来看到了我们的创新能力,认为华为应该成为伙伴。”

美国很多东西华为需要学习不能记恨美国

任正非表示,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好多东西是华为要学习的。在少量问题的挫折上,华为不能恨美国。

对于美国的封杀,任正非表示,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好多东西是华为要学习的。在少量问题的挫折上,也不能恨美国。“美国是很漫长的历史,这个小小段段出了差错,我们就记恨一辈子,那我们只有落后。我们只有向他学习,才永远会作为一个行业的领导者存在。”

中国工程创造能力强,理论创造能力弱

任正非在对话中提到,人类社会的创造分成理论的创造、工程的创造和市场需求的创造。中国在工程上是弱的,“我们在基础理论的研究上还是认真向西方学习,西方经历了几百年,比如微积分的发明,比如很多基础原理的发明,我认为这一点来说西方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同时,任正非提到,华为在社会发明上,对人类的贡献还是小的,但华为在工程能力上起到了作用。任正非说:“我们现在对外部的300个大学、900多个科研机构给予了支持,我们也力图将来在理论创新上能不能做一些贡献,现在我们还没有,但我们并不因为受到一定的打击就萎缩了。”

未来二三十年社会最大推动力量是人工智能

未来社会二三十年最伟大的推动力量将是人工智能,未来社会将越来越复杂,单体个人智力不能驾驭,有些确定性的工作会被人工智能来替代,人工智能会为人类创造巨大财富。我们要宽容创新不要吹毛求疵,才能迎来未来伟大社会。

谈科技脱钩:不会有哪一家是赢家

任正非表示,我们社会上还有法律,还有制度,宗教,道德的约束。这些约束都使得我们这个社会不走向丛林法则。社会还有反垄断法,一旦一个狮子壮大到一定程度就不允许你壮大了,可以两个狮子,互相竞争,保持社会平衡发展。华为公司不会在有一些领域里面偶然有一点点领先得意忘形,不会的,我们跟社会开放共享的。我们认为这一点来说,世界实行科技脱钩的方法,两家都是受害,不会有哪一家是赢家。

华为不会拆分出售海底光缆因与主营业务相关不大

任正非对华为日前出售海底光缆业务部分股权表示,华为出售海底光缆业务是很早之前就想卖掉的,这部分业务此前就出售了一部分,出售不是因为受到打击,是因为和主营业务相关性不大。华为未来不会拆分,也不会大规模裁员,但是业务整合一直在进行,最典型是2年前裁掉了软件部门,大概有一、两万员工,但是他们到华为终端和云计算业务的主战场去升官发财了。

华为专利不会武器化费用不会像高通那么多

任正非谈到知识产权话题时表示,华为的知识产权不会武器化,但是相互之间的交互许可是必要的,世界上很多公司每年给华为付很多专利费,因为有保密协议,我们不能公开,也有很多企业华为没有去要钱,是因为太忙了,闲下来的时间去要一些,但是不一定像高通这么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