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周三(9月25日)公布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7月的5页电话摘要。内容中,特朗普总统一再敦促泽连斯基与他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和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共同合作调查前副总统拜登。特朗普在电话中说:「关于拜登儿子的话题很多,就是被拜登挡住不起诉,很多人都想多知道一点,所以不论你和总检察长可以一起做点什么,都会是很棒的事。」他也明确提到:「我希望你能帮我们一个忙。」虽然这个政治丑闻震惊了华盛顿,但特朗普声称,电话中没有「条件交换」(no
quid pro
quo),并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泽连斯基周三也表示:「没有人逼我」。他补充说,两位领导人只是愉快地通了电话。批评者指责,特朗普当时冻结了要给乌克兰的4亿美元(3.65亿欧元)援助。除非泽连斯基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进行调查,不然这些援助不会到位。最后这笔款项是在九月中发放。两人其实不是一开始就谈到这个话题。一直到泽连斯基在电话中表示,有意购买美国的武器,特朗普才将对话转向拜登和一家私人网络安全公司。该公司负责调查2016年俄罗斯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对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服务器发动的网络攻击。但通话记录里并未显示特朗普明确表示要阻止军事援助。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Adam
Schiff)周三在记者会上表示,通话内容比预期来得更有破坏性,反映了外国领导人「黑手党式的勒索」。但也有共和党议员替特朗普辩护。乔治亚州的议员柯林斯(Doug
Collins)发推文说,佩洛西宣布启动调查此事是无效的。他说:「在众议院投票通过之前,没有人可以进行正式调查。」与此同时,引发丑闻的举报人投诉案已在周三移交给众议院和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在周四作证前,国家情报局局长马奎尔(Joseph
Maguire)将提供有关指控的详细资讯。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共和党议员萨斯参(Ben
Sasse)已经阅读过该项投诉。他认为确实有「令人不安」陈述,共和党员不该只是想着要保护特朗普。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据《华盛顿邮报》23日报道,当天与波兰总统杜达会晤时,特朗普再次批评拜登及其儿子“很腐败”,但“假新闻”媒体却对此不予报道,因为他们都是民主党人。“如果一名共和党人做了拜登所做的事情,说了拜登所说的话,那他早上了媒体的‘电椅’了。”
在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晤时,特朗普对其私人律师朱利安尼提出表扬,后者上周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曾极力维护特朗普,甚至对主持人科莫进行人身攻击,称其为叛徒。特朗普表示,朱利安尼当时“手撕”科莫,后者的表现很无能。报道称,李显龙当时冷淡地坐在旁边。智库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主席哈斯对此感到尴尬。他表示,特朗普让外国领导人陷入两难境地,“如何与这样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打交道?如何保护这样一个重要的关系?每个人都很谨慎”。

问:美国大选中的精彩大戏,“通俄门”未完,“电话门”又来,特朗普要成为美国的朴槿惠吗?

《华盛顿邮报》称,特朗普希望乌克兰政府对拜登进行调查,“打造”后者腐败的形象,增加自己在2020年大选中的赢面。民主党批评特朗普和泽连斯基的通话不仅是不合适的,而且可能引发对总统的弹劾。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希夫表示,如果查明特朗普在与泽连斯基的通话中触犯了法律,就不排除对总统启动弹劾程序的可能性。就连此前一直对弹劾总统持保留态度的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周一晚上也在给该党议员打电话,试探民主党内部要求弹劾总统的声音是否足够大。

新普京手机电子网站 1

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报道,拜登23日呼吁特朗普公布自己和泽连斯基的通话记录。众议院多个委员会的民主党籍领袖也要求美国国务院提供相关文件。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周一在参议院也提出类似要求。

“通乌门”,比“通俄门”更严重!

特朗普并未排除公布自己与泽连斯基通话记录的可能性。他承认自己和乌总统提到了拜登,但是否认曾向泽连斯基施压。特朗普表示,民主党要对他发起新一轮政治迫害。朱利安尼也承认自己曾和乌克兰官员会谈,但是否认特朗普曾威胁乌克兰总统说如果后者不向拜登“开火”,就会减少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华盛顿邮报》24日援引美国匿名官员的话报道称,在和泽连斯基通话约一周前,特朗普下令临时冻结划拨给乌克兰的军事援助,总额约达4亿美元。有消息人士称,特朗普对划拨这笔资金的必要性心存疑虑。还有消息人士表示,特朗普对“乌克兰国内大量腐败”的现象十分担忧,因此做出了冻结援助的决定。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福克斯新闻说,希望政府一查到底,查明拜登是否在乌克兰涉嫌贪腐。

特朗普由此成为美国的朴槿惠(任满后被清算)是轻的,成为又一个尼克松(任内被赶下台)可能性大大增加了。

NPR称,乌克兰事件是否会推动对特朗普的弹劾尚不可知。尽管许多民主党人都支持弹劾,但大多数美国人对此表示反对。尽管众议院多数民主党人希望启动弹劾程序,但共和党却控制着参议院。特朗普一直仰仗于“这一堡垒”,甚至叫板民主党人启动弹劾,因为即便在众议院启动弹劾,这一程序依然会在参议院受阻,而且这对民主党的损害要大于对共和党的损害。

先回顾“通俄门”。

特朗普当商人时,被披露与普京当局私下关系良好,与俄罗斯有具体生意往来。普京欣赏特朗普,为他竞选美国总统送上“助攻”。这就是所谓“通俄门”。

美国指控俄罗斯“黑客”侵入美国网络,披露了希拉里利用私人邮箱收发政府文件涉嫌“泄密门”。

“泄密门”搞臭了希拉里形象声誉,让她未能当选总统,希拉里至今耿耿于怀。

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就特朗普涉嫌“通俄门”调查了两年,以证据不足,不能证明特朗普“有罪或无罪”搁浅。但民主党控制的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至今逮住不放。

再说“通乌门”

“通乌门”由《华盛顿邮报》9月18日爆料。

可不要小看这家邮报,当年,它爆料“水门窃听”丑闻,扳倒了共和党总统尼克松。今天,《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是特朗普与美国传统主流媒体作斗争的三大死敌。

“通乌门”爆料,特朗普为了搞臭民主党呼声最高的总统候选人拜登,他亲自给泽连斯基打电话,要求他调查拜登在乌克兰最大私人能源企业(布里斯马集团)任董事的儿子亨特.拜登,他在乌克兰捞钱,涉嫌父亲假公济私腐败。2014年3月18日,普京签署法令攫取了克里米亚。次月,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趁人之危,让他儿子担任了乌克兰布里斯马集团董事,这就让美国奥巴马政府援助乌克兰染上了拜登假公济私嫌疑。

奥巴马总统、拜登副总统与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左)

据说,2016年乌克兰检方要调查布里斯马集团腐败,就被拜登插手制止不了了之。

“通乌门”是特朗普“偷鸡不成蚀把米”。若属实,问题可大了。

①,特朗普为了搞臭潜在竞争对手拜登,竟然找外国领导人搞“黑材料”,违反了做人基本道德准则。

②,特朗普涉嫌滥用美国国家权力和美国国家利益谋私!在特朗普要挟泽连斯基搞拜登“黑材料”期间(7—9月),特朗普公开拿暂停、恢复美国对乌克兰军事援助说事,可怀疑为在进行“权钱”交易。这是损害美国国家利益的违法犯罪行为。

“通乌门”让美国大选闹剧越发精彩

特朗普;已被迫承认;他与泽连斯基通电话“谈到了拜登”。

特朗普怒怂美媒(华盛顿邮报)报道是“假新闻”,“他们正试图将拜登丑闻变成特朗普丑闻,问题是,特朗普没做错任何事!”。

(特朗普露出马脚;变相承认他在泡制“拜登丑闻”。)

拜登;发推特上批特朗普“滥用权力、贬损国格没有底线”。

普里斯塔科(乌克兰外交部长);“我认为(特朗普)没有施压。有过对话…”。“乌克兰是主权独立国家,有自己的秘密”。

蓬佩奥;除非在万不得已情况下,不会公布(特朗普—泽连斯基)通话内容。

佩洛西;她麾下的民主党徒也没有闲着。

民主党议员强烈要求特朗普接受调查,公布(特朗普—泽连斯基)通话全部内容。

民主党人亚当∙希夫表领导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闻风而动,将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并肩调查特朗普“通乌门+通俄门”。亚当∙希夫表示;“如果查明特朗普在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谈话中触犯了法律,那么不应排除对总统启动弹劾程序的选项”。

特朗普领导的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也乱了阵脚;

情报委员会承认;美国前情报官员举报了特朗普与泽连斯基打过不恰当电话

总检察长阿特金森认为,举报可信且符合“紧急关切”的事件,有必要通知国会的相关监督委员会。

代理总监约瑟夫·马圭尔则阻止阿特金森向国会提供举报的细节。

这件事可害苦了乌克兰小鲜肉泽连斯基。他无辜卷入了美国国内的政治斗争。现在沦为了“通乌门”关键证人。

特朗普已对他泽连斯基极限施压说;“支持乌克兰会激怒俄罗斯,不值得!”泽连斯基已去了美国出自联大会议,他该怎样按预约会晤特朗普呢?

所谓的电话门就是特朗普打电话给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要求他调查拜登儿子在2014年受聘于一家乌克兰能源公司出任董事的内幕。

那时候作为美国副总统的拜登访问乌克兰,为乌克兰提供大量资金以及军事和政治上的援助。

如今美国大选一步步临近,拜登对特朗普连任威胁非常大,特朗普要求乌克兰方面调查当初的事情,其实就是想挖掘当时美国和乌克兰之间的交易有没有拿“回扣”的事情。

毕竟当时拜登的儿子在乌克兰能源公司任职,而拜登又从美国拿了很多好处给乌克兰,要说拜登的儿子从中没得到一点好处是不可能的。

特朗普其实就是想通过挖掘拜登、乌克兰、拜登儿子三方在美国对乌克兰提供援助上的三角关系。一旦特朗普从中找出一点蛛丝马迹,就可以趁机打击拜登,把拜登搞,从而消除拜登在2020年大选中对他造成的威胁。

拜登作为民主党方面得力的候选人,很多人都看好拜登,甚至还觉得拜登可以让特朗普的连任梦想破灭。

正由于很多人对拜登抱有很大希望,所以才要保护好拜登,生怕拜登受到他儿子在乌克兰能源公司任职一事的影响。因此他们要强力的打压特朗普,不让特朗普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为此民主党方面搞出了“电话门”,其实民主党搞出“电话门”的依据也很匪夷所思的。他们要求审查特朗普与泽连斯基的通话记录,想从中看看特朗普在电话中有没有违法行为。

而这些违法行为包括:恐吓他国领导人、胁迫他人做非法勾搭,向2020大选的竞争对手泼脏水,等方面。

我在想了,民主党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正气了,让我大吃一惊。

美国总统恐吓他国领导人竟然是犯的。

美国总统胁迫他人做非法勾当竟然也是违法的。

美国总统向别人泼脏水竟然也是违法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美国大部分总统都要被法办,除了总统之外,很多美国高官也要被法办。

他们恐吓别国领导人还少吗?他们逼迫他人做非法勾当还少吗?他们向别人泼脏水还少吗?

对于美国方面的这种恶劣,无耻的双标行径,我们能说什么?

不管“通俄门”也好,“电话门”也好,都属于美国两党内斗,相互间招招要命,黑暗的杀人不见血。

“灯塔国”表面倒是冰心玉洁,什么民主啊,自由啊,人权啊,一旦撕开伪装肮脏的要死。

尽管特朗普现在麻烦一大堆,在总统的宝座上摇摇欲坠,但要说他成为美国的朴槿惠还真有点儿牵强,最多也就是克林顿第二。

9月18日,特朗普的前竞选助手莱万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不是莱温斯基哈)参加了众议院弹劾特朗普的听证会,席间莱万多夫斯基唇枪舌剑,要求限定“通俄门”的范围。对于“通俄门”,大家都知道那是特朗普和普京的那些事儿。他俩的事儿还没完,才过两天,9月20日,《华尔街日报》和CNN就捅出了一个爆炸消息:根据情报部门监听,特朗普又陷入了“电话门”事件。美国总统监听别人,下场就是尼克松,情报部们监听总统,那叫执行公务。

那“电话门”又是怎么回事呢?

“电话门”其实就是“通乌门”,就是老骨头特朗普跟乌克兰总统小鲜肉泽连斯基的通话事件。根据美国情报人员提供的消息,截止到7月25日,特朗普曾八次向泽连斯基施压,要求他反腐——调查前副总统拜登的儿子。有人也许很奇怪,拜登的儿子不患病去世了吗?当初,拜登还因为这事儿,都没给特朗普争总统的宝座。怎么在拜登又要跟特朗普竞争总统时,又出来个儿子,而且还跟乌克兰的腐败案有关呢?拜登也真够郁闷的,每到大选时,都会因为儿子问题让他放弃或遭遇打击。

拜登又不是只有一个儿子,去世的是他罹患脑癌的长子博.拜登,还有一个女儿内奥米1岁时就跟她母亲娜丽亚遭遇车祸去世,拜登真是不幸啊。这位是他的次子亨特.拜登,他2014年4月至今年4月,在乌克兰布里斯马集团(Burisma
Group)任董事。这家乌克兰大型私人天然气公司,因涉嫌腐败,早在2016年,就被当时的乌克兰总检察长调查,时任副总统的拜登以反腐不力的名义呼吁乌克兰总检察长辞职,其子涉嫌腐败一案也就不了了之。眼瞅着明年大选了,特朗普为了连任也就利用职务之便“公报私仇”,威逼利诱泽连斯基好好调查亨特.拜登,以便于为自己的大选扫清障碍。可特朗普千算万算,没算出来众议院再次提议弹劾,而且通过了决议,他们还在听证会上揪住自己的“通俄门”不放。更令他没想到的是,“通俄门”的事儿还没完,又来了“通乌门”(“电话门”)。

特朗普摇摇欲坠为什么总能有惊无险地成为了不倒翁呢?

7月25日,乌克兰政府官网表示特朗普要求泽连斯基通过
“腐败调查”树立好的形象,美国才会对互动合作。媒体问及此事,特朗普称,这是对手编故事,包庇拜登。特朗普还要在22日公布电话内容,来证明自己没有打击对手,只是为了正义。特朗普这么自信,想必有自己的大招,至于什么大招,福垊还没有得到最新的消息。不过,民主党却把这当成总统滥用职权打击竞争对手的罪状了。

美国总统和韩国总统不一样,美国总统的权力比较大,因为其建国时间长,政治体制完善,美国总统无论在台上还是下台,都不会遭到清算。而且真正遭到弹劾并弹劾成功的美国总统,几乎没有。尼克松在弹劾后还没进入参议院那一轮就主动辞职了,而克林顿坚持不辞职,众议院虽然弹劾了,但参议院没通过。比起“通俄门”,“通乌门”根本就不是个事儿,而且这事儿一旦查实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涉嫌腐败,不仅亨特还遭受乌克兰法律的惩罚,拜登明年的大选也基本要黄了。特朗普上台后的一些政策对公司和公民带来很大的好处。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特朗普最多被人骂骂或者耻笑,根本不可能下台的,甚至很有可能连任呢!因为他的最大的对手拜登被亨特坑爹了。

故而,福垊认为特朗普不仅不会成为美国的朴槿惠,而且会成为美国的克林顿第二!这个第二包括两个方面:一、弹劾流产,逢凶化吉。二、时来运转,顺利连任。对此,您怎么看?还请评论区里指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