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加州7月1日再新一轮大规模的上调最低时薪,得到福利的洛杉矶市、圣塔蒙尼卡、长堤以及洛杉矶县属地(LA
County Unincorporated
areas)等地,和未调薪地区,几家欢笑几家愁。在低薪劳工准备饮酒庆祝的同时,摆脱不去密集劳力薪资提升与物价上涨双重压力的服务业雇主们,无不感慨「加州生意难做」,而更多百姓表示,没得加薪却要面对百物涨价,才是最苦。「其实最苦的就是我们这些收入比最低工资好不了多少,但却涨不了薪水的人」,蒙特利公园市一家华资企业一群年轻人表示,多少年,他们的工资一直徘徊在3万元左右,不但房子买不起,甚至谈恋爱都不敢奢侈。「这些年我们头上就像悬了好多把剑,随时都会掉下一把,搞得你头破血流」,圣盖博市山谷大道上一家大型华资超市老板杨先生表示,劳工薪资、物价、房租、水电,这些年样样都是只上不下,但生意竞争愈来愈激烈,晚上睡不着的时间愈来愈多。杨老板表示,短短两年,他的员工工资已提上调两次,现在又要从13.25元提升到14.25元,相当于是每个员工每小时多发一元,「我们100多个员工,每天就要多发800多元,一个月要多2万4000元,还有其它员开销花销也一定会相应上去,但我们的生意根本没有可能每个月多2万4000元进账!」他表示,过去每个月的开销是3万多元,这些年已涨到5万多元,员工薪资再继续增加的话,生意只能是愈来愈萎缩。华资超市和餐馆业者表示,和其他行业不同,承受着劳动力密集和物价调涨第一綫的双重压力,很多时候根本不可能减少人手,试着将一些全职员工变成半职员工,或干脆裁员节省开支。相反地,要维持服务水准保持客流量,还必须维持劳工数量,在大型节日和暑假旅游高峰期,甚至还得增加人手,实在是打落牙齿和血吞。「雇主要多付给的还不仅是劳工薪资,劳工保险费也会同时增加」,大洛杉矶地区旅馆协会创会会长、在洛杉矶市和洛杉矶县县属地有数家旅馆的杨茂生表示,劳工时薪上调一元,相当于雇主要多付几乎两元。为维持收支平衡,商家最终只能提价。不讳言面对洛杉矶地区持续上调的最低薪资,他也只能做好提价准备,每晚90至110元的房间提价五至十元,60至65元左右的房间提价五元,「我们实在也是被迫为之」。华资旅馆业者表示,加州持续提高最低劳工薪资,对中小型旅馆冲击很大,大型旅馆情况稍好一些,因爲大旅馆人员的薪资起步较高,与最低薪资仍有距离。「确实担心劳工最低薪资持续调涨,会造成水涨船高,百物涨价」,南加州土木工程协会前会长、橙县建筑设计公司业主肖强表示,因他的员工都是工程设计人员,薪资本来比较高,所以目前受到最低薪资调涨影响有限,但他担心,薪资调涨后可以预见的是进一步物价上涨,间接会影响到他的员工,员工要求加薪不是不可能。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从去年夏季开始的通货膨胀,使愈来愈多“外食族”转向物美价廉的大排档。一些华资快餐店老板承认,他们每天的客流量超过八百人次。

澳门新普京游戏 1

不过,百物上涨抑制着店家的利润。阿罕布拉市的美林豆浆,是当地十多年的“老字号”。老板娘张太太说,“生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难做”,物价飙涨,让她和先生每天发愁。

薪资调涨可能对华裔餐营业带来影响。(美国《世界日报》/张越 摄)

她说,南加州的物价从去年夏季开始“大翻升”。去年5、6月前,50磅的面粉13元一袋,现在已涨到25元。五加仑的食用油从原来的12元涨到25元,鸡蛋价格也是成倍涨。以前三百元可以买到30袋面粉,现在五百多元只能买到25袋。

中国侨网12月27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从2020年开始,美国加州最低时薪将继续调升,加州26名员工以上的企业雇员最低时薪为13美元,26人以下为12美元。但不少城市和县更进一步,尤其北加州湾区附近城市,2020年起最低时薪为15美元或以上。南加州州则从2020年7月起,洛杉矶县属地最低时薪为15美元,洛杉矶市将同步涨至15美元。虽然不少劳工组织对此趋势表示欢迎,但不少华人中小企业雇主却笑不出来。尤其华人涉足最广的餐饮业,可能会面临更残酷的竞争,并看到新一波关门倒闭潮。

就连门面租金也从十年前的3000元涨到现在的4800元,“我们的包子、馒头、煎饼、油条等等,每天至少要用面粉两百磅,你说不涨价怎么办?”

南加州大部分城市2020年1月1日大多没有调涨最低时薪,但2020年7月1日起,26人及以上的企业,洛杉矶县属地最低时薪将为15美元。洛杉矶市同一天也会调到15美元。不到26人的企业则延期一年执行。但最低时薪一直上涨,是这几年来一直持续的现象。洛杉矶县属地少于26人的企业,最低时薪2020年7月1日起将由现在13.25美元调涨至14.25美元。

年前八角钱一个的肉包子,现在已涨到一元一角,原来75分一碗的豆浆,也涨到一元两角。

所谓县属地,是指那些在洛县境内,但不是独立城市的地区。包括华人聚居的罗兰冈、哈仙达冈、北圣盖博等地均会受到影响。而这一区域内,大多数华裔业主都是以餐饮为主。

陈太太说,他们面点涨价的幅度还只是物价通涨的幅度,“自己根本不敢赚钱”。

在罗兰冈开餐厅的鹿先生表示,预计2020年会有一批餐厅关门。他不反对调高最低时薪,但反对这种不分行业、不考虑任何特殊情况的“一刀切”做法。他表示,餐厅服务员是有小费的,这是他们的收入,并且需要报税,但却不包含在最低时薪中。因此,服务员不但享受最低时薪,也享受小费收入。导致现在服务员收入比大厨都高,大厨觉得不公平。如果能把小费收入算进去,再考虑最低时薪,可能会公平很多。

为节省成本,维持生意,很多小吃店和快餐馆不得不裁员,一些小吃店裁员超过四分之一。一些小本经营的小吃店从五人缩减到两、三人,老板娘清晨5时起床,样样亲力亲为。

越来越高的时薪,导致不少餐厅老板缩减服务员数量,或缩紧他们的工作时间,不但影响客人用餐体验,其实对服务员来说,收入也受到影响。

快餐每客4.02元三菜一汤,每客2.54元一菜一汤的低价竞争,让不少快餐店门庭若市,老板们却有苦难言。

而各个城市竞相上涨销售税,是对餐饮业者的另一个打击。包括亚凯迪亚市在内的多个城市,1月1日开始销售税涨至10.25%,很可能会对餐饮业带来打击。

“基本原料支出,从售价的33%飙升到现在的38%。”在蒙特利公园市和阿罕布拉拥有两家分店的小美小吃世界老板John说,今年元月开始的最低薪资规定,也使得劳工的成本从34%涨到38%,“原有5%的利润全部填了飙涨的物价”。

鹿先生说,房地产几乎是南加州经济的晴雨表,房地产如果不好,其他行业也会受影响。餐饮业将首当其冲。毕竟没钱了,可以在家随便应付吃一顿,不愿出门吃饭。所以他预估,很多餐厅可能会受到多重影响而关门大吉。

John说,他去年曾尝试调升食品价格,三菜一汤4.75元,以便弥补物价上涨指数,没想到“生意马上下滑15%”。

然而最低时薪即使调涨,受到骨牌效应影响,其实也等于跟没有增加薪水一样。在圣盖博经营餐厅的王先生表示,近年食材价格一路上涨,一大原因就是食材行业的工人薪水也在上涨。但虽然员工薪水涨了,由于业主会转嫁到消费者,因此消费者吃饭时价格也会更贵,所以调薪对普罗大众来说,其实跟没有调并无二致。(张越)

迫于无奈,John不得不打出“重回十年前价格”的广告,三菜一汤不惜血本降回3.5元,重新起步,才力挽狂澜,收复大批客源。

不少华资快餐业者表示,与其它族裔相比,他们的涨价幅度已压到最低,为的是不流失客人。圣盖博“东方特快”表示,他们的三菜一汤目前仍保持3.95元,还送奶茶,实在是迫不得已。

除了谨慎提价和削减员工,一些快餐店和大排挡也不得不使用最原始的“人海战术”。

近期在圣盖博和华埠扩张到三家分店的“石头记”,大肉包一元三个,鱼蛋粉一大碗2.25元。

虽然被不少快餐和茶市同行抨击为恶性竞争,但业者也是满腹辛酸:“我们挣的都是血汗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