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征收糖税后,英国多个健康组织建议,英国应该对健康食品从税收上予以优惠,并对产生高热量的食物,如巧克力酱、雪糕、薯片、饼干、快餐等征收卡路里税。每日邮报报导,Action
On Sugar and Action On
Salt组织提出具体方案:如果食物的热量超标,每公斤就征收24便士的热量税,再加上此前的糖税,可谓税上加税,货出去,税进来,英国发大财。肥胖是现代人一个棘手的难题,肥胖症、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则是由此派生的最常见的疾病,每年英国治疗因超重而引起的疾病耗资170亿欧元。而根据调查,67%的男士以及53%的女士超重。全国有600万人患有糖尿病,而且专家估计,每年这个队伍都增加25万人。健康组织认为,对高热量食物特别加税可以有效地提醒人们注意饮食,而征收卡路里税的首要目的不是增加政府收入,而是保证国民健康。而且在国际上,征收糖税、脂肪税已有先例,法国、芬兰、匈牙利、墨西哥都已经先行了。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在英国,吃一顿可乐鸡翅的成本又上升了。

小猪佩奇、冰雪奇缘、汪汪队立大功、迪士尼等一系列受儿童欢迎的电视和电影形象经常出现在超市的食品包装上,尤其是糖果、巧克力、饮料、饼干等零食。目前英国多个组织呼吁,政府应禁止卡通形象用于高脂肪、高糖、高盐等不健康食品的包装营销,且要更多地使用税收手段改变民众消费习惯,解决国民肥胖问题。

日前,英国正式开始向含糖量高的软饮料征收“糖税”。据悉,这一措施实施后,可口可乐的每一罐饮料将需缴纳约0.1英镑的“糖税”。

肥胖被英国政府视为国民健康的一大威胁。英国是发达国家肥胖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而软饮是儿童饮食中最大的糖源。英格兰公共卫生局数据显示,仅在英格兰地区,三分之一的小学毕业生、三分之二的成年人超重或肥胖,而肥胖容易引发糖尿病、心脏病、中风以及某些癌症。

早在2016年,英国前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就宣布要对含糖饮料征税。他同时建议软饮料厂商修改配方,降低饮料中的含糖量。

为了解决儿童肥胖问题,2016年英国政府宣布征收“糖税”计划,并于2018年4月正式开始实施,对每100毫升含糖量5克以上的软饮按照每升18便士或者24便士标准征税,不含添加糖的纯果汁和牛奶含量高的饮料不在征税范围。

2017年,现任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正式宣布“糖税”将从2018年4月开始征收。对于每百毫升含糖量5克以上的饮料,征收每公升0.18英镑的“糖税”;对于每百毫升含糖量8克以上的饮料,则要征收每公升0.24英镑的“糖税”。不过,纯果汁将被免税,因为它们不含任何人工添加的糖分,高牛奶含量的饮料也会因其钙含量而被免税。

新普京手机电子网站,“糖税”被英国政府誉为“里程碑式”的举措,最显著的作用是50%的饮料生产商为避免被征税而调整配方,降低了饮料含糖量。政府征税所得将用于升级学校体育设施,支持学校的健康早餐俱乐部活动。

数据显示,英国有60%的人口超重。在超重人群中,大约每4人中就有一人患有糖尿病,而英国人约有1/4的糖分是从软饮料中摄入的。因此,这项税收政策得到了英国糖尿病组织的大力支持。此外,英格兰公共卫生机构还希望此项政策能够降低儿童龋齿的发病率。

不过,“糖税”引发了公众对英国成为“保姆国家”的讨论。“保姆国家”是指一个对人民推行过多保护性政策的国家,经常通过建议或法律形式干预公民的生活方式。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称,英国的医疗服务机构每年在治疗国民肥胖相关疾病上的花费达到了61亿英镑。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官方报告也显示,消费者减少对甜食的摄入,每年可以节省150亿英镑的医疗资金,并且拯救8万人的生命。

支持者认为,当不健康食品摆在人们面前时,选择健康食品可能变得困难。单纯依靠市场力量无法让人们主动去选择更健康的饮食,有必要通过改变环境而影响人们的消费习惯。反对者则认为,即便对蛋糕、披萨等高热量食品加税,消费者该买还是会买,从长期来看很难说能否改变消费者行为。

奥斯本在预算案中明言,通过向碳酸饮料征收“糖税”的方法,为小学的体育运动提供更多的资金,设立总额15亿英镑的基金,让中学每周增加至少5小时的课堂或课外活动。也有牙医倡议,政府需拨出部分款项来关怀国民口腔健康。

爱丁堡皇家内科医学院教授德里克·贝尔说,政府必须在减少食物和饮料中的盐、脂肪和糖含量方面有所作为。“糖税”的公共卫生福利很明显,“糖税”可以扩展到含咖啡因的饮料、奶昔和水果冰沙等产品。控糖和控盐行动组织则希望政府仿效“糖税”,对过高能量食品征收卡路里税。

据不完全统计,全球目前共有30多个国家征收“糖税”。挪威是世界上较早开征“糖税”的国家,如今挪威也是全球肥胖率较低的国家之一;墨西哥从2014年初开始征收“糖税”,一年后含糖饮料的销售量减少了6%;南非也于今年4月起开始征收“糖税”。

目前,英国的一些食品在包装正面采用“交通信号灯”标识食品中脂肪、糖和盐的含量,绿色表示含量最少,红色表示含量最高。公益组织希望通过政府干预让这一做法成为食品业的行规,让家长一目了然地看到食品成分。

类似的还有匈牙利向高糖、高盐、高碳水化合物或咖啡因食品以及部分饮料等征收的“人民健康产品税”,俗称“薯片税”;墨西哥的“垃圾食品税”,即对每百克热量超过275卡路里的食品收税8%,对每升含糖饮料征收1比索的特别税等等。

儿童食品行动组织通过对500多种使用卡通形象的食品和饮料的调查发现,半数以上为高糖、高脂肪、高盐产品,其中一种带有小猪佩奇包装的糖果含糖量高达99%。调查显示,90%的家长支持政府出台规定限制商家使用儿童喜欢的电视或者电影角色对垃圾食品进行营销。

为求避税,软饮企业纷纷“减甜”

值得注意的是,在正式征收“糖税”之前,英国政府给了企业两年的时间,允许它们重新调整配方,只要将含糖量降到标准以下,就不需要支付“糖税”。

不少企业纷纷选择修改配方。

比如,乐购已经将旗下所有自有品牌的饮料重新配方,将糖分降至征税的标准门槛之下。还有碳酸饮料芬达的含糖量降低了1/3,黑加仑汁饮料利宾纳的含糖量降低了一半。

此外,可口可乐在英国的主要竞争对手──苏格兰碳酸饮料“Irn-Bru”推出了减糖配方版本,一罐饮料中原先含有8.5茶匙的含糖量现在已经降到了4茶匙。由此还引发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减糖举措遭遇“Irn-Bru”爱好人士强烈反对,部分苏格兰民众开始囤积未减糖的产品。

“糖税”可能被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然而,并不是所有企业都乐意改配方。比如,可口可乐公司就大呼“我们不一样”,推出“小瓶”坚守自己的配方。

这也难怪,可口可乐曾在1985年因改变自家配方,遭到广大消费者抗议反弹,迫使公司在79天后改回原先配方。所以面对这次的“糖税”,可口可乐反其道而行,把可乐瓶1.75升容量缩小为1.5升,并将价格从1.79英镑提升到1.99英镑。另外500毫升可乐价格也将从1.09英镑上涨到1.25英镑。

英国《每日邮报》的报道称,一些消费者还发现,以往售价3英镑的饮料组合中,500毫升的可口可乐现在变成了375毫升,量变小了,价格却没变。他们将这一现象称之为“缩水式通胀”——商品的大小或数量减少了,而价格却没有变。

英国一家知名连锁酒吧应政策要求,决定提高其含糖饮料售价。该集团董事长直言,政府课征“糖税”,将使当地的餐厅、酒吧营业压力更大。不少饮料制造商已将“糖税”反映在售价上,“供应商已经将‘糖税’转嫁到我们身上,我们将转嫁给消费者。”

由此可以看出,“糖税”的成本被间接转嫁到了消费者身上。

英国广播公司为此算过一笔账:征收“糖税”实施一年可带来5.2亿英镑税收。不过目前来看,由于一些制造商降低了其产品的含糖量,预计税收将减少到2.4亿英镑。如果由消费者承担税收成本,一公升汽水的价格因“糖税”而增加0.18英镑到0.24英镑,相当于一罐普通装芬达或雪碧的价格涨至少6便士,一罐可口可乐或百事可乐涨至少8便士。

随着“糖税”的施行,有评论认为,饮料的“低糖化”“无糖化”就像新能源汽车加速取代燃油车,已经不再是可有可无的营销噱头,也不再只是企业为追求健康的消费者提供的替代选择,而是成为了全球饮料行业不可逆转的大势。谁能在减糖的道路上抢得先机,谁就有望在未来的市场中占有更多的份额。

然而,对于企业来说,减糖并不是生产过程中少放点糖就可以了。糖所带来的甜味是许多饮料得以畅销的基础,如果减糖导致口感变差,消费者很快就会选择其他产品。

也正因如此,各国饮料企业都在加大研发力度,积极寻找在减糖的过程中保持甜度的方法。甜度高而又不含糖的健康甜味剂,有望在未来数年间成为全球饮料企业应对“糖税”的救命稻草。比如,雀巢公司在2016年底宣布了一项“重组糖”的“黑科技”,通过改变糖晶体结构,用更少的糖提供更多的甜味。不过,这些人工合成或提取的化学物质在安全性和健康性上仍饱受争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