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年轻人需要怎样的旅居体验?
国内外对于打造车内股市里的新旅居空间兴起一股热潮,随之而产生的
地产开发,金融投资,运营机构不断的涌现,改变着传统的旅居商业模式。建筑设计、金融、技术、品牌是如何驱动业态的发展,让人们与城市建立更美好的旅行关系?
1月10日在北京璞瑄酒店举办的2019见微知筑国际城市地产投资开发与设计交流会,会后《有一居》的创始人戴周颖和来自日本的酒店设计师直井克敏接受了媒体群访,访问之前戴周颖跟媒体朋友讲到数据这个事情是一个立体的工程,最早我们有一套数据引擎,我们Airbnb的所有数据不停时时去爬取,积累了很多这个地区酒店的入住率、酒店的单价,甚至它的户型、设计都会像这样积累了大量的数据,我们这两年一边在做民宿,一边在积累数据,最终基于这些数据去选址。最硬性的条件就是地段,地段好了基本上上80%是妥妥的,在这个过程中通过不停的多平台运营,包括自有平台的运营,以及线上线下的运营,不光是从Airbnb这些流量平台,同时通过各种网红给我们线下预订,特别是一些高端品牌像京都这些品牌,更多的线上流量用户承受能力还是比较低,不如线下旅游达人带来的流量愿意给你付更多钱,我们有一整套运营体系去支持维护我们的入住率和单价。前期最重要还是选址和设计。
媒体提问:我想问一下关于日本民宿行业这一块,2019年市场您是怎么看的,它还会这样低谷下去还是会有一些反弹?戴周颖:我觉得反弹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在2018年6月15日民宿法案成立之前,东京Airbnb有23000间房间,6月15日出来之后Airbnb无任何通知下架,可运营的房间在6到7月份只有300间,现在刚刚缓和到3000间。也就是说在最峰值的七分之一到八分之一。中国人或者外国游客去日本,今年已经突破3000万,去年2800万,今年12月10号之后已经突破3000万,他的租宿需求依然非常旺盛。2018年遭遇这样的过程以后,其实民宿的投资人也是在质上面有一个飞跃,原来有200、300万人来投,现在他们投的越来越难受,因为就一间房间,但是大环境还是很好,民宿需求依然很旺盛,现在越来越多是一些机构或者财富中高端有钱人开始进入这个行业,土地的升值空间每年5%到7%,房价升值非常快,土地升值追不上它,2019年虽然不会很多,5000到6000反一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媒体提问:我想问一下设计师老师,今天我们很多都在讲复合型的酒店,有一居这边做的精品酒店,这是竞争的优势,如何去吸引到用户?直井克敏:复合型这种小型的面积确实是不够的,像我们有一居现在选址的地方都在东京的中央区,周边的饮食店、百货店各种商业设施非常齐备,通过这些来吸引到用户。提问:是不是他们目标群体是不同的?直井克敏:如果是综合设施主要吸引就是刚才说的一些80后、90后这些20、30岁的年轻人去的,如果是轻酒店里面齐备像厨房或者洗衣机,适合长期居住的一些游客,因为设施比较齐全,他可以一直居住下去,用户层是不一样的。媒体提问: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因为日本酒店基本上是户型比较小,但是注重实用性,设计从什么角度出发去突破空间性的局限?直井克敏:现在来说日本商务酒店其实都非常小,都是10到15平米左右这样的面积,之前主流都是小面积,现在客人需求也不断变化,出现了一个礼拜或者十天左右需要居住的人,这样的客人10平米或者15平米的户型显得非常不够用,或者有一些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人,有可能是两个三个人,大家一起过来像20、30平米稍微大一点户型,更符合现在正在逐渐增加的一些用户人群。媒体提问:不管是民宿也好,或是酒店也好,其实它的业态相对来说是比较分散的,在打造集中一点的品牌度上面咱们有一些什么样的心得吗?刚才听到分享到2020年希望能够做到1000套,这个来自国内外的竞争也会更多,在面对地头蛇时怎么样应对,这也是比较强的竞争,或者你们有没有遇到这方面的情况?戴周颖:我们很多事情都是倒推,怎么倒推呢?我们会去分析网红喜欢住什么样的酒店,他们喜欢去什么样的地方打卡,什么样的设计风格,什么样的地段打动他们,这些人代表着一些流量。我们在这里面就发现其实很多日本人是不懂的,你再怎么地头蛇你只能知道当地的,或者再大一点就是知道日本人的。但是你并没有很多信息是知道全球的这种数据变化,当然中国人的出席在全球里面占到三分之一,对于三分之一的流量他们是很难触及到的,我们就在微博、抖音社交网站积累这些数据,把这些数据跟Airbnb的数据和Booking数据对比,发现我们产品是这样做的,所有我们产品其实都不是设计师想这样或者是我拍脑袋想这样,我们所有产品都是依照数据进行推行。特别是我们还会参考美国pinterest很直接,哪个酒店好点赞数多的都会参考他们。我们的思路是承诺网红打卡数据第一,经常性去全球看网红酒店怎么样的设计安排,一些细微的地方,拍下来以后对位它们去执行。媒体提问:刚刚第一个问题,在这种相对分散的业态之下,怎么样去打造相对集中的品牌优势吸引到大家?戴周颖:民宿与酒店好的地方和不好的地方很显而易见,酒店好的地方在于它很集中化,服务标准,但是酒店空间比较单一,加上酒店的服务比较多,造成房间价格比民宿贵。民宿空间是多样化,但痛点是服务是不标准的,遇到很好的民宿老板会做的很好,遇到非常差的黑心老板体验就会非常差,就算照片拍的再美也没有用。我们想基于这个中间,给所有旅客提供高度标准化的服务,同时提供个性化的空间,你会看到我们每个酒店设计风格都会不同,我们没有一个整体概念应该这样或者那样,我们每个酒店起用不同设计师,我们一个小酒店起用两位设计师,每个设计师都不同,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概念去来塑造我们的品牌,通过我们这些概念在整个互联网里面把这个品牌的意识给传达出去,这是我现在的一个思路。媒体提问:我问戴总一个问题,今天说了很多民宿,你们本质还是在做旅居地产,我以前听你们老说町屋改造的事情,刚才也提到民宿政策的变化变成了这种形式,你们觉得现在布局像是整栋销售的模式,和你们从前面对町屋单个个体用户群其实是有不一样的,在这种变化做足什么样的准备?另一类的人群,把有实力买一整栋楼的人比之前町屋瞄准人群是不是更好开拓?戴周颖:您很敏锐,直接触动了有一居最根本的商业本质。以前我们买完以后一栋楼里面,100个房间可能有95个做长租公寓,5个做民宿,这5个做民宿经常会有各类人住进来,会影响另外95个,乱弃乱丢等各种问题都会出现,因为这样问题出现后日本才开始立法,我们也受到了这样的限制。现在我们在做这个的时候,核心还是一样的,核心是去买卖这样一个资产,把这个资产卖完以后用包租返租的形式租回来,对投资人来说就是一种投资,或者我给你10到15天的入住权,对他来说是一种度假。现在我们不光是一整栋可以去卖,也可以分成一间一间去卖,前两个项目比较偶然,特别是这个项目我们拿在出来的时候,我们想去买一间一间的卖,突然来了一个大土豪他说我要整栋,我们就发现整栋金额并不是那么高,这一栋最终卖价3000多万,北京朝阳区卖掉一套房子基本上可以去日本买一个酒店,而且我们还可以分期付款,开始付一半不到的钱,1000多万就可以有一块地皮可以去盖酒店。这个思路还是被中高端一些人士所能接受,另外一点打动他们的,全球租售比,我们有一个客户特别有意思,他买了特朗普的项目,然后算完以后他会发现美国人在税收等各方面特别麻烦,交税你自己都不能交,你必须找一个税理师帮你去交,最终所有成本扣完以后到手可能也就是2个点,比北京稍微好一点点,北京核心区域是1到1.5,东三环核心区域租售比就是1.5左右,美国可能也就是2,那是在纽约的项目。我们一下子给他5%,他会觉得眼前一亮,而且我们跟他们分享日元是一个避险币种,他会做适当对冲配置,我有一些美国的项目和中国的项目,万一真的贸易战这两个地方不太踏实也不太安全的时候,还有一个第三个必要币种帮他去维护他的财富,租金收益也比较高,之后也有一些奥运会的政策,房价稳定增长。我们看现在日本的房价是它最巅峰的三分之一,虽然这十年一直是在稳步增长,从2011年海啸的时候稳步增长,但还是巅峰时候的三分之一,虽然巅峰还泡沫,但再涨1.5倍,巅峰时期一半不到还是有很大的增长空间。看得见摸得着大量的游客涌入这样一个城市,需求是摆在那儿的,这也是我们一些大型客户在他去对标一些全球房产以后做出的决定。媒体提问:未来你们可能更多就是瞄准中高端买整栋的销售?戴周颖:分拆也会有,明年希望可以有20到30个项目可以同时启动,这个时候一定会有适合整栋销售的,一定也会有适合分拆销售的,比如说我们把这个项目做的更大一点时,可能做20个房间,这个时候分拆更利于我们去销售,比如这个房间做到5个房间,整栋不到2000万的话,更利于整栋,我们会配合市场需求。现在海外房产,我们可以看到海外房产最多是泰国,其次是日本,对标这两个国家和这两种币种,对于投资人来讲它会更倾向于日本,对于日本因为以前民宿大热,而我们自己是做民宿出身,当时的房子特别好卖,民宿卖不了之后整个渠道都非常缺产品,我们也希望可以通过这样一些新的产品形式来去弥补渠道里面对于产品的缺失,我们有一个专门的团队专门覆盖全中国或者海外房产里面的渠道。媒体提问:想问设计师的问题,今天一直在讲这些酒店的主要的客人应该是从中国过去的客人,他又是一个日本的设计师,他会怎么样去研究中国人在住酒店上的一些习惯?刚才也说到数据,他们会从有一居这边会去获得一些关于中国人对于住酒店的数据,在他设计中做一些改进和参考?直井克敏:与其说根据游客而改变设计,倒不如说在设计上参考我方的意见,比如说我们觉得可以不要前台,或者我们希望把洗衣机、小的厨房放进去,通过我们要求,根据我们的调查,他们会把酒店设计成一种适合长期居住的客人来居住一种酒店房间的类型。设计师会根据酒店的选址来选择适合这个地区的一些设计性,在设计方面并不会说因为面向的是中国人或者日本人改变一些设计,主要设计还是基于地区地点,如何更适合这个地区来做。他们会根据从我们这边提供的数据来改善这个酒店,比如说如果我们怎么设计他的入住率就会更高,会积极吸取根据数据得出来的经验来改造酒店,设计不是说一下子一个定稿,而是初稿经过很多次的会议改善之后最终产生定稿。媒体提问:现在日本设计风格基本上形成了一个体系,一种日式的风格,在设计当中精神是什么,是源于生活还是考虑各方面外来因素,因为曾经世界是平的,设计当中不会融入更多外来元素,今后无论是中国、欧洲会把更多设计元素融入到设计里面?直井克敏:我们毕竟设计是一个酒店,并不是越漂亮越好,第一要从法律基准上,看看它是否符合有关规定。其次作为酒店营业建筑成本和入住单价是否合算等问题也需考量,所以是综合很多因素设计出来的,并不是单一从生活的角度,而是一个综合的考量。戴周颖:这个酒店之前是以一块一块白色的小砖头盖成的一栋楼,看上去也是非常漂亮的一栋楼,我们酒店所在皇宫在的区对酒店管的非常严,这样一个个看上去很好看,我的消防车怎么打开,后来我们觉得只能用新的方案。我们现在封存一下,在别的区找到了再去盖。媒体提问:根据当地的法律?戴周颖:每个区有自己独特的一些要求。媒体提问:戴总,之前有第一个已经营业的酒店,现在是第二个酒店,我们第三个酒店也在策划当中,目前这几个酒店有哪些差别,或者我们未来再有明年的项目发展趋势是什么样?戴周颖:首先我们还是想围绕着在5到15个房间之内这样一些特色的精品酒店,我们想提供跟宿舍不相关的服务,把省下来的钱让你住的更爽,它的价格比周边同样的房型更便宜。媒体提问:这样一间多少钱?戴周颖:差不多800、900人民币,在东京都边上就是四季,800、900一晚可以三个人睡还是还是蛮便宜。这个理念我们是不会变的,会变的基本上就是外观内饰的设计,这个会有一些区别,这栋楼是用钢筋来做的,之前用钢混做的,建筑材料根据当地因材施教。媒体提问:之前做町屋改造请了安腾竹内,做町屋和做这种好像还不太一样,你们未来在选择的时候,因为你们有10、20个酒店,在建筑师选择上有什么样的考虑?戴周颖:本质上他们都是一级建筑师,都有牌照,本质上都是相通的,让他们改町屋他们也能改,这是日本设计行业有天然的优势。而且日本传统性地皮就很少,很多设计师都是适合在小地皮里面做了很多东西出来,这个已经有点大了,有些特别小还做的特别别致,日本在过去20、30年培养出大量优秀设计师来做这些事情,这个土壤是不同的。媒体提问:有没有可能找大师?戴周颖:这个太小了,大师现在都是做国家级项目,隈研吾刚刚所了一个车展,但是在他们事务所长期给这些人工作的,实际干活的,现在逐渐开始独立出来,这些人其实是我们的首选,竹内就是安腾,安腾事务所辞职第一个礼拜我们就发了三个酒店给他。媒体提问:你们还有新的融资计划吗?戴周颖:有,我们随时很open,上一轮融资是2年前,这也是A轮公司到现在没怎么融过钱还活着的公司。媒体提问:你们就是不缺钱?戴周颖:缺钱,做房地产肯定缺钱。媒体提问:这种如果分层卖,比如分层卖不好统一管理了?戴周颖:我们还是统一管理。媒体提问:就是业主不一样?戴周颖:业主不一样,产权不同,但是运营商是必须是一样的。在这个过程中会给所有业主免费提供所有智能锁、智能监控系统,京都有一家公司进去人不在他会长时间监控,比如两三个小时不在断水断电,节省能耗等于这些东西,我们作为软性的东西,如果跟我们解约这些东西我们就要撤走,我们品牌也要撤走。在这个时候我们所有业主都要考虑,我重新搬一套体系进来它的成本,能不能达到我们他给返租的要求,这其实是我们在做软实力上面下的功夫。媒体提问:所以你们盈利点除了中介的买卖的这样一个收入,未来很大一部分盈利点是在酒店运营的方面?戴周颖:对,买卖开发的利润跟酒店的运营利润永远是我们最主要、最核心的两个。媒体提问:哪一块是大头?戴周颖:前期开发高一些,规模起来之后,不可能永远都去开发,我们可能到一天开发业务就那么多,我可能想新的东西,但是我的运营业务是每天都会有现金流进帐。媒体提问:在这回2020年奥运会之后这方面策略会有一些改变吗?戴周颖:2020年奥运会是很多外国人更好了解日本的契机,日本政府也是这样认为,他觉得在2030年会有6000万,奥运会2020年的时候会有4000万,未来10年增加20000万游客来日本。奥运会就是一个契机,大家去日本玩过发现东西很好吃,价格也不贵,一年四季都有各种玩的,看樱花、滑雪都有。长期的角度未来10年、20年这个市场都有它自己存在的魅力所在,这个魅力可能目前还是没有很好的开发出来,我们希望可以一起去,我们赚的钱还是国人的钱,核心还不如提前把这个东西先布置好。直井克敏:奥运会之后酒店数量依然会存在长期的不足,大的方向来说还是有很大的市场空间没有弥补,日本整体来说缺酒店,但是具体缺哪种,相较于商业酒店更缺高级酒店,面积很大非常有设计感是非常稀缺,我们准备在这个方向上观望一下,现在主要问题是由于2020年迎接奥运会,整个日本都在建设基础设施,工人不够,建材费用上涨,人工费用非常贵,建材费用非常贵,建筑成本也非常高,我们也在权衡高级酒店和建筑费用,整体来说这是合算我们会向高级酒店方向发展,如果这个成本太高依旧还是原有的策略。媒体提问:有一个问题问一下设计师老师,我们知道毕竟是旅居性的,大家会有一些文化冲突方面的,特别是生活上的,比如日本垃圾分类、泡澡很喜欢放着一缸水,泡一次放掉之类的,如果解决这种文化冲突?直井克敏:整体来说设计方面我们会职业,整体来说是一个洋式的酒店,不像日式榻榻米那样非常挑客人,比如进门千万不要光着脚踩进去,榻榻米会变臭的,洋式对不同客人对应性比较强。除此之外,在玄关各种地方贴上一些标语,不要大声喧哗、垃圾不要随意扔出去、请进门脱鞋来避免这些情况发生。我们在京都的项目是纯日式的房间,我本人是长期住在京都,每一组客人入住的时候我带他们进去说明一下所有房间使用设备和所有容易发生的问题,事先把这些事情避免,尤其在京都出现情况会非常麻烦,我们提前化解成本围堵客人把他送进房间进行说明来避免这些事情。戴周颖:另外就是酒店本身的定位,如果太低端肯定什么样人都会有,运营起来成本反而会变的更高,我们在互联网层面,我们的购电预订跟其他不同,其他在形式上有空房就可以,我们不行,你必须跟我们客服聊,我们客服把你聊透了才让你住,所以当你的设计、地段、价格优势变明显这样流量就会越多,同一个房间会处理量三个订单,我们看看你的朋友圈、社交,当然我们客服每天的工作,在这里面尽量去降低这方面的损耗和文化差异的东西。媒体提问:那你们客服好累?戴周颖:所以我们需要百居易,我们需要这个系统。媒体提问:现在民宿经营周期变成180天,肯定整体利润下降了,如果我们想要去通过180天增加利润点,您有什么样的建议?戴周颖:首先我们都是酒店,我们不去理睬180天。媒体提问:对于民宿来说您这边会有什么建议?戴周颖:很无奈,东京好的区域像星宿只让你做周末3天,其他不能做,180天都没有,像我们所在的区根本不批民宿牌照,如果真要跟民宿去一些比较偏的地方,本身入住是180天,但是物业成本会比较低,去开阔区,还有富士山脚下民宿就是30%、40%,物业成本低也能赚到钱。媒体提问:当地鼓励轻酒店?戴周颖:对,当地鼓励民宿的发展,因为酒店不好弄。主持人:大家没有什么问题,我们今天专访就到此结束。

在投资全球化、旅行全球化,以及共享经济快速崛起的当下,我们的投资环境和旅居环境正在发生变化,不断有新玩家切入这块市场,探索、融合与创新,改变着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如果我们把旅行、居住、投资三个领域跨界融合,会出现怎么样有趣的新体验呢?2017年12月7日13:30,坐享其“城”有一居海外旅居投资新体验发布会在北京新国贸饭店会议厅正式启动,百余名海外房产投资者、国内外民宿经营者、海外资产经营机构以及三十家新媒体共聚,与海外旅居投资运营平台有一居一起,分享全球旅居市场的变化趋势,对旅居市场行情及投资机遇进行专业解读,也对旅行、居住、投资的跨界新玩法进行了深入探索。“旅客城”正式诞生:人类史上旅游最盛行的时代根据第一太平戴维斯世界城市排名,顶级城市不仅宜居、宜业、宜商、宜玩,也非常适合外地人士
“到此一游”。知名度高的城市对旅客有吸引力,并产生连锁反应,吸引包括房地产在内的各类投资。目前,全球过夜旅客
TOP12 的城市每年接纳国内外旅客共计 9.01亿 人次,平均每天需接纳 290万
非本地居民的住宿,而每晚的人口总量会在居民人口基础上平均增加
3.4%,这些世界城市是名副其实的“旅客城”。蚂蜂窝旅行网CEO陈罡在这一点上,蚂蜂窝旅行网CEO陈罡与大家分享的真实数据也见证了“旅客城”的诞生。蚂蜂窝曾在黄金周举办72小时点亮全球的活动,根据中国人去全球各地旅行的人次,为各大旅游城市亮灯,而最先点亮的是泰国。他同时也表示,日本是人们愿意反复多次深度旅行的地方,美国也是冉冉升起的新星,旅游人数增长速度很快。从旅行者的角度而言,轻而易举获取的旅行资讯、便捷的目的地交通,旅行变得越来越简单;从市场的角度而言,享乐
“城市乐趣”
游客的持续增加,非标住宿新市场的开启,“旅客城”概念的出现……一切都在说明:我们正处于人类历史上旅游最盛行的时代。有一居运营合伙人康乐对全球旅居发展新趋势进行解读面对这样的全球趋势,国内市场做出何种反应?有一居运营合伙人康乐为到场观众进行了详尽解读。“随着途家、云掌柜、第六感等品牌进入旅居市场,有一居也在2016年顺势而生,成为旅居品牌的强劲力量。基于这种趋势,我们敏锐地捕捉到运营服务、PMS系统和金融服务的市场需要,由此带来的是运营品牌化、资产证券化、服务系统化的发展,这便是有一居对于非标准住宿市场历史与发展趋势的理解。”百年町屋“条”品牌发布,情怀与投资完美相遇“近几年,京都俨然已经成为国人赴日旅行的必去胜地,这座城市拥有百年历史的町屋和最古老的日本文化,多次获得全球最佳旅游目的地城市第一,民宿入住率平均超过75%,远远领先国内大城市,而在京都,有4万套町屋等待着被改造。”
在接下来的演讲中,有一居创始合伙人芦义对有一居的非标准住宿品牌化运营进行了更深入的解读,“想要情怀和收益兼得,有一居将品牌运营化的第一站选择在了京都。”有一居创始合伙人芦义为了实现百年町屋的成功改造,有一居与曾工作于安藤忠雄设计工作室的建筑设计师竹内诚一郎合作,运用专业的空间改造理念,将现代建筑黑科技植入百年古宅,打造出有一居民宿品牌RESIDENCE
JO,即“条”品牌。“条”品牌设计师竹内诚一郎经过“条”品牌设计师竹内诚一郎对传统与现代结合的日式改造的解读,到场嘉宾对老宅改造以及有一居“条”品牌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这场“建筑艺术投资”,可谓是专为有情怀的投资人量身定制,改造后的老宅将成为持有酒店经营牌照的精致民宿,正规经营,并将配备专属管家,免除一切后顾之忧。从独立分散的民宿管理到围绕城市特点打造的统一运营品牌,有一居的品牌升级顺应旅行市场的发展趋势,做到了真正满足旅行者和投资者双方面的需求。民宿投资,众筹成为新趋势谈及为何从日本作为切入点,戴周颖认为,受赴日旅游热、2020年奥运及日本“观光立国”政策影响,日本旅游人数不断上涨。2016年全年,日本接待外国游客数是2400万,并且以每年30%~50%的速度在增长。预计在2020年奥运会期间迎来超过5500万游客。而与此同时,东京地价房价持续走高,酒店供不应求,会出现庞大的住宿短缺。此时,非标准住宿将成为旅居的重要补充,产生极大的消费投资需求。有一居CEO戴周颖顺应非标住宿的发展趋势,深入挖掘旅居的本质,有一居从2017年初起,利用众筹项目和房产基金持有资产,进入日本小型物件开发改造市场,推出一系列更加迎合旅居市场变化的投资产品,让游客在各大城市里,通过提供个性化的住宿空间和标准化的服务,得到一个极致的住宿体验
,实现房产“轻投资”。其在中国最大众筹网站开始吧上线的首个众筹项目《去京都开一间町屋》,创下了五分钟内认筹400万人民币,认筹人数超过100人记录。借宿COO贾晓凡“借宿在众筹运用了互联网逻辑,从资金、用户、营销三个方面,进行线上与线下的整合,将数据转化为用户,收获了让人惊喜的结果。”在发布会现场,借宿COO贾晓凡不仅为我们分享了借宿的发展历程,还对国内民宿市场及众筹投资新趋势进行了深度解析。同样是将线上、线下结合的思路,有一居在本次品牌发布会上同时还发布了PMS系统,真正做到将在线客服、服务预约、楼宇控制、数据报告、服务调度、支付结算等流程整合并简化,更好地服务客户。我们也将京都的一些房子按照客户的需求个性化,打造智能化家居。在发布会现场,有一居与借宿正式确立了战略合作关系,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按照城市众筹金融的方式快速推进民宿品牌的发展。有一居开启旅居地产投资“轻模式”在发布会的最后一个环节“圆桌讨论”,知名建筑设计师青山周平、蚂蜂窝旅行网CEO陈罡以及星野集团首任首代韩美花与有一居CEO戴周颖一起,展开了一场有趣、有深度、有内涵的对话,三位来自各行业的嘉宾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对旅行、投资、居住跨界融合进行了诠释,并对有一居的未来进行了诚挚祝愿。有一居团队与嘉宾合影有一居的跨界新玩法会怎样持续精彩?投资新体验将如何极致展现?“条”品牌最终呈现效果及收益如何?我们拭目以待,也欢迎对旅居投资感兴趣的朋友关注有一居,我们将为您带来旅居投资领域最专业的面貌与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