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药商AbbVie表示将以约630亿元的价格收购肉毒杆菌医美药品保妥适(Botox)制造商Allergan,取得迄今为止医美学界最大企业的控制权,以逐步减少对关节炎治疗重点药物Humira的依赖。消息人士指出,两家公司在过去6到7周中已进行过谈判,会谈由AbbVie
CEO冈萨雷兹(Richard
Gonzalez)建议进行。由于该公司全球最畅销药物Humira已在欧洲遇到更便宜的药品竞争,并在2023年最重要的美国市场也面临专利到期,AbbVie一直面临分散其产品组合的压力。去年带进200亿元营收的Humira,今年1至3月期间的单季销售额首次出现下降。据了解,65岁的AbbVie冈萨雷兹将负责领导合并后的公司,在2023年前出任董事长兼CEO。这项交易将有效地将Allergan重新定位为一家美国企业。Allergan
CEO桑德斯(Brent
Saunders)将在完成交易后加入AbbVie董事会,他曾在2014年通过
一系列交易合并小型制药商成为如今的规模。桑德斯因此建立了自己是个交易撮合者的名声,但自从辉瑞公司在2016年退出1600亿元的收购交易之后,Allergan一直在艰苦经营。自那时起,Allergan的股价已经下跌了一半左右。去年,他面临着分拆或出售公司的压力,激进投资人泰普(David
Tepper)也在运作,吁请Allergan聘用一位独立董事长。AbbVie的股票也已萎靡不振,因担忧Humira遇到的竞争,从2018年1月创下新高后流失超过三分之一市值。几个月前必治妥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同意以740亿元收购Celgene。依据交易协议,Allergan股东每股可换得0.8660股AbbVie股票和120.30元现金,收购价为Allergan每股188.24元,较24日收盘价溢价45%。包括债务在内,该交易对Allergan的估值为830亿元。AbbVie股价下跌16.21%至65.7元,而Allergan股价暴涨25.36%至162.43元。AbbVie的报价与辉瑞公司对Allergan的全股票报价相去甚远,该公司在2015年估计该公司每股为363.63元。Edison
Investment Research北美研究部主任雅各布斯(Maxim
Jacobs)表示,该交易为AbbVie提供了一系列资产,有助它们以非常合理的价格稀释Humira的营收占比。他说,「相对而言,Allergan的股东自相当低的股价得到相当不错的收购溢价。」两家公司表示,交易价值含债务在内约830亿元,预计将在交易完成后的第一个全年为调整后每股获利提升10%。Cantor
Fitzgerald分析师陈路易(Louise
Chen,音译)在报告中写道,这笔交易对Allergan来说优于预期,因为投资人和分析师预计该公司会分拆,并补充说其他人不太可能在此时介入并竞购Allergan。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为了减少对旗下光环不在的重量级关节炎治疗药物Humira的依赖,并提升产品组多样化,AbbVie周二宣布以630亿美元惊人价格收购医美界最负盛名的肉毒杆菌制药商Allergan,成为史上最大医药界购并案──必治妥大药厂(Bristol-Myers
Squibb,BMS)以740亿美元天价收购Celgene之后规模最大的医疗保健购并。

北京时间7月14日晚间消息,伦敦上市药品生产商Shire已在周一向美国同业公司Abbvie发起的提高出价后的310亿英镑(530亿美元)收购要约表示屈服,这意味着双方之间长期以来的相关谈判将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澳门新普京下载 1

Shire表示,该公司准备向其股东建议接受这项收购要约。最近以来,美国公司一直都在寻求开展海外并购交易以降低自身税率,而Abbvie对Shire发起的这项收购要约就是最新的一桩此类交易。在不到7个星期以前,辉瑞对阿斯利康发起的1180亿美元收购要约刚刚以失败告终,而辉瑞发起这项要约的部分原因也是出于税务相关考虑。

总部位于芝加哥的AbbVie希望通过收购Shire的方式来降低税收支出,并使其自身的产品组合变得更加多样化。AbbVie此前发起的四项要约都已被总部位于都柏林的Shire回绝,随后该公司在上周日将其要约价格上调到了每股53.20英镑(约合89.7美元)。上周六曾有熟知内情的消息人士透露,Shire已要求AbbVie将其要约价格调高至每股53英镑(约合89.4美元),之后该公司才会建议其股东接受AbbVie的要约。

AbbVie旗下Humira一直是世界最畅销的药品,但随着欧洲更廉价版关节炎治药针锋相对的强大竞争,再加上2023年将面临在美专利到期的现实问题,Humira光环不再,更突显过度依赖此药品的AbbVie,一直面临多样化投资组合的压力。为了解决这急迫问题,遂有了AbbVie首席执行官Richard
Gonzalez发起的630亿美元收购Allergan交易案。

Shire称,根据AbbVie的这项最新收购要约,该公司的每股股票将会换得每股24.44英镑(约合41.2美元)的现金和0.8960股的AbbVie增发股票,这将是Shire股东在合并后公司中拥有25%左右的股权。Shire成立于1986年,该公司股价在伦敦市场今日早盘的交易中创下了50.45英镑(约合85.09美元)的历史新高。

不论如何,AbbVie与Allergan的购并交易案并不仅是关于医疗保健集成的故事,同时更是关于大型传奇性生物制药公司面临创新问题、急于找到填补未来收入流漏洞之解决方案的真实残酷案例。两家公司的市值都出现缩水的惨况,其中尤以AbbVie为什,投资者一直质疑其能否弥补畅销药品牛皮癣与关节炎治疗药品Humira的销量下滑。虽然去年Humira营收创下200亿美元的不错佳绩,但今年第一季销售额却出现首次下滑。

投资研究公司Edison Investment Research的分析师米克·库珀(Mick
Cooper)表示:“这项要约的价格看起来比较公允,对两家公司的股东来说都代表着很好的价值。”

摆脱Humira旧药束缚,收购医美大药厂完成完美转型

AbbVie之所以急于收购Shire,一方面是希望将其税基转到英国,从而降低该公司需要向美国当局缴纳的税收;另一方面则是希望借助这项交易,使其药物产品组合变得更加多样化。目前,AbbVie将近60%的营收都来自用于治疗风湿性关节炎的药物Humira,这是全球范围内最畅销的药物,但其美国专利保护将在2016年底失效。

面对此购并案,投资者的反应褒贬不一。Allergan股东显然欢欣鼓舞,因为股价在周二稍早飙升26%,但AbbVie却相反,股价甚至下跌15%以上。

根据巴克莱银行分析师的估测,如果这项交易得以顺利完成,那么到2020年时将令AbbVie节省13亿美元的税收支出,这是因为英国的公司税税率较低。

然而AbbVie首席执行官Gonzalez却肯定这笔交易“极具转型力”。“对两家公司来说,这都是一个转型化交易,完成独特而互补的策略目标,”他补充:“此策略让AbbVie业务得以多样化,同时保持我们对创新科学的关注,并将我们领先业界的产品组合推向未来。”

一旦交易完成,Gonzalez将执掌整合后的新公司,并继续出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直到2023年。交易将有效重新注册Allergan为美国公司,至于Allergan首席执行官Brent
Saunders将加入AbbVie董事会。

Saunders长久以来创建了交易撮合者的名声,但自辉瑞在2016年放弃1,600亿美元天价的购并案交易以来,Allergan一直举步维艰。该案无疾而终以来,Allergan股价下跌约一半。反观AbbVie,由于投资者对欧洲竞争者的担忧,公司股价从2018年1月触及的高点,下跌超过三分之一。

总而言之,对AbbVie来说,本次收购的理由十分明确,也即Humira在美专利于2023年到期之前,扩大投资组整合保持盈利。过去一年,AbbVie几项实验性药物有望成功,而Humira在欧洲等市场面临日益激烈的竞争。

有分析师指出,AbbVie为“关键研发决策者”的预期性角色可能会带来一些优势,包括加快投资肉毒杆菌疗法,以及比Allergan管理层过去表现更出色的产品组合决策力。

Humira和保妥适肉毒杆菌素是各自投资组合中非常重要的元素,甚至于这两家公司会竭尽全力保护专利,以阻止潜在竞争对手进入市场。在Humira渐失光环下,对竞争具备强大免疫力的保妥适药品,便成为这笔收购案交易的主要理由,同时更是AbbVie漂亮转型的终极利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