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大师德鲁克说,预见未来最好的方式,是创造未来。未来5-10
年甚至更长一段时间,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应该长成什么样子?中国财富管理行业正在兴起与繁盛,中国投资者们必须改变过去固收时代、房产时代的思维,适应资产配置新时代的走向——即全球化、权益类与母基金为财富管理的时代主题。古人衣锦还乡、告老归田都是置办田宅,保住大半生奋斗得来的家业,传之于子孙;当今,随着中国家庭财富的快速增长,全球化资产配置在高净值人群中不断普及,高净值人群搭上了配置海外资产的快车道,力图顺应经济周期,保住自己的财富。。中国人最熟悉的海外资产配置方式就是买房置业,但是,除了购房还有哪些海外资产配置方式可以帮助高净值人群获取更多的财富?对于高净值客户、超高净值客户的财富管理需求,主要得解决什么?如何传承财富?针对这一系列的问题,新海外直播邀请资深金融服务人士,宜信财富私人财富部北京总监张淑敏进行深度解读,8月9日下午14:00新海外直播为您揭晓。嘉宾简介张淑敏资深金融服务人士,在外汇服务、理财建议、财务安全规划、资产传承、家族信托、为大量客户提供了个人与公司全面资产配置解决方案。曾任花旗银行副总监,管理过三家花旗银行,全国52家行行长服务价值第一名,综合业务质量全国第一名。在任期间,多次代表中国参加亚太区财富管理和资产传承颁奖。自2006年加入花旗银行,
一直为花旗银行全国服务冠军,且每年荣获服务奖章,受到客户认可。

全球资产配置之父加里布林森先生曾说:“从长远看,大约90%的投资收益都是来自于成功的资产配置。”资产配置在高净值人群的资产保值、增值以及代际传承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现代财富管理兴起于十九世纪的欧洲,经过二百多年的发展,在欧美国家形成了较为浓厚的财富管理文化,也使得当今的欧美国家高净值人群都会采用科学的资产组合来实现财富管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高净值人群的规模不断快速扩大,作为中国梦的创造者与践行者,他们日益积极地与财富管理行业展开了“亲密接触”。在中国这片前景无限广阔的土地上,财富管理行业也正在上演着一场史诗级的行业变革大片。当中国高净值人群与方兴未艾的财富管理市场相遇,究竟会开启一段怎样的传奇呢?

在最近结束的“2017陆家嘴新金融全球峰会”上,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各大机构领导人齐聚一堂,记者有幸与普信总裁张学超共同探讨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前世今生,以及未来发展。在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张学超的很多见解颇有新意,可谓“超以象外,得其环中”。

有数据显示,中国目前各类财富管理机构已经超过8000家,随着各大互联网巨头的入场,越来越多的机构将会涌入财富管理行业,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在外人看来,财富管理行业已是红海,有限的市场份额将会被寡头分食,行业内合并重组将不断进行,但普信总裁张学超却都把未来的财富管理行业划入蓝海。

张学超介绍说:

由贝恩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私人财富总规模预计将超过180万亿,年复合增长率预计依然将在20%左右,未来三到五年,预计中国将呈现私人财富总规模将接近400万亿的财富管理大市场。

2016年平均每个成年人投入了15。8万元在各类财富管理板块,其中包括银行理财、信托、公募基金、私募基金、资本市场、保险等。然而,中国高净值人士与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产生合作的覆盖率仅为6%左右,仍有很大一部分财富的持有者还完全没有财富管理的意识。显而易见,当前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仍处于蓝海阶段,未来还将会随着中国财富规模的扩大而快速、持续发展。

虽然目前在中国仍有很多人群还没有资产配置管理的概念,但跟前几年相比,高净值人群的财富管理意识正在逐渐觉醒。中国的很多投资人已开始从过去靠某一类金融产品完成投资目的,向多元化金融产品配置转变。近几年,财富管理机构也在改变,给客户提供的服务已开始从投资性的服务,向增值服务、保障规划甚至是家族财富传承的方向转变。

普信总裁张学超表示:“财富管理机构能否在未来的竞争中获取成功,一定不是依靠某一个或几个产品组合来为客户进行资产配置,而是完全取决于资产配置的专业能力。

第一,专业资产配置能力的高低更多取决于机构的投资研究能力与资产管理能力。投资研究的团队基于对宏观经济、投资行业、大类资产等维度进行分析与研判,确定当下与动态更新大类资产配置的方案。专业的资产管理团队依照大类资产的配置方案进行配置策略的制定与管理资产。同时依据投资人的投资属性、财富目标为客户定制专属的资产配置方案。

第二,专业资产配置能力的高低更多取决于机构对客户的保障规划服务能力。

第三,财富管理机构需具备全球化资产配置的能力,跨地域国别进行资产配置,有效分散风险,也能很好的抓住全球机遇。

第四,为客户进行身份、子女教育、置业、财税等方面的专业规划能力。

第五,为中国超高净值人士进行财富管理、投资管理、慈善管理及家族生活管理的家族财富传承服务。

未来财富管理机构的专业服务是通过这套资产配置体系的经营来实现的。那将是一个复杂的、差异化的、定制化的体系。普信作为一家优秀的财富管理机构,已经搭建了成熟的专业投资研究体系、策略配置资产管理体系、保障规划体系、全球资产配置体系、身份规划及海外服务体系,家族财富传承体系,为中国高净值及超高净值人士提供专业服务。

根据市场上财富管理机构的定义,高净值人士的可投资资产在600万人民币以上,而超高净值人士的可投资资产在6000万人民币以上。

在普信总裁张学超看来,这两类人群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中国现在的绝大部分的高净值客户群体,才刚刚进入到了分散投资和初步进行资产配置的阶段。他们并没有完全基于宏观经济,基于不同时间阶段或者大类资产的表现,优化和完善自己的资产配置体系。他们开始有投资产品分散投资的概念,但依然是不动产配置比过高、固定收益产品配置过高以及单币产品配置过高等现状。基于现状,普信开始为中国高净值人士提供专业化的全球资产配置的方案。”

此外,超高净值客户除基础的资产配置外对财富传承的问题更为关注。“在家族代际传承的过程中,他们更关注如何进行家族产业的传承,例如,二代是否充分意愿接班问题,家族不动产、投资资产等进行遗产税后传承与投资管理等等问题。在家族传承的过程中,家族文化的传承对于家族财富一直延续下去也起到关键的作用,所以也更关注“家族精神”传承的问题。普信搭建了普信家族财富研究院,深入家族传承的研究,逐步建立普信卓越家族财富办公室的服务体系。

对于行业的未来发展,普信总裁张学超认为,中国财富管理的企业在整个市场当中占比并没有形成特别大的格局,未来行业市场空间非常大。此外,在张学超眼中,未来财富管理机构只有真正从客户需求的方向出发,为客户进行长周期的专业资产配置,才能获得客户的认可,赢得未来的财富管理蓝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