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花旗集团看来,金融的未来可能已然正在亚洲上演。消费者银行业务负责人Stephen
Bird表示,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银行正在寻求把亚洲的热门技术–例如移动支付和信贷预批–用作自己全球数字化行动的路线图。他特别点名了蚂蚁金服;后者旗下的支付宝是中国最受欢迎的移动支付应用之一。在亚洲,「像蚂蚁金服这类成长最快的金融服务提供商创造了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人们可以在里面组织自己的财务活动,」Bird周三在CB
Insights于纽约主办的金融技术会议上说。「我们正在把远东当作未来发展大方向方面的指示灯。」花旗集团近来一直在美国打造其移动应用程序(app),寻求从信用卡客户那里获得更多银行业务。例如,该公司为开设支票账户的客户提供额外的卡奖励。Bird说,该银行已召开会议、邀请全球客户帮助完善其app。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在金融行业一个黑暗的礼拜里,目标挤入投银前三甲的花旗集团表示计划加大在主要行业和市场的高级银行人才招聘。花旗集团投资银行业务联席主管Tyler
Dickson和Manolo
Falco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该行正在寻求扩大其医疗健保和技术行业团队,并且还希望在一些新兴市场增加当地撮合交易的影响力。「我们专注于质量,而不是数量,」Falco说,「除了美国的扩张外,我们有很多机会在中国、还有中东及拉丁美洲的部分地区来进行扩张。我们的重点是引进高端人才,来补充我们现有的商业模式。」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总部位于纽约的花旗集团在今年迄今为止已宣布的交易是排名第四位的顾问机构。该公司去年开始改革
,将投资银行与资本市场事业合并,以整合融资及询产品,为客户提供更为全面的服务。花旗上个月从陷入困境的德意志银行聘请了三位高管,其中包括Mark
Keene,他被任命为技术银行业务联席主管。花旗集团最近几个月还聘请了高盛集团和巴克莱的高级银行家来实施在美国的扩张。德意志银行本周宣布启动重大改革,其中包括裁员18,000人,因它正在抵御收入下降和融资成本上升的影响。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蚂蚁金服最好快点,不然硅谷的巨头会迎头赶上。”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纽约分社社长、美国商业新闻主编Patrick
Foulis结束他在亚洲的考察之旅之后,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在中国,他看到就连街头艺人和路边小店都能使用手机支付,受到很大震动。

8月17日,他在该杂志全球高管必读的“熊彼特专栏”刊文,以蚂蚁金服为例,深度分析了科技金融在中国和亚洲飞速发展的情况以及面临的挑战。他认为,以蚂蚁金服为代表的亚洲企业在金融技术上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提供了一种新的技术模式,蚂蚁金服的市场规模、创新能力和发展动力让它在市场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同时,他认为,蚂蚁金服的发展也面临挑战,有必要加快脚步,不然硅谷的巨头们会迎头赶上。

以下是文章翻译全文:

在西方国家,人们对谈论美国科技的主导性地位习以为常。但从亚洲的角度来看,这好像有点说不通。本刊熊彼特专栏作者刚从亚洲访问回来,他发现在那边就连街头艺人和路边的鱼摊都可以使用手机支付,对比纽约的情况,这相当令人震惊。在纽约,大多数情况下,购物都需要在一堆单据上签名。美国的信用卡和借记卡交易只有2%是用PIN码验证的;一年开出190亿张支票。

亚洲企业已经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提供一种新的金融科技模式。一个例子就是蚂蚁金服,它是中国两大互联网巨头之一阿里巴巴(另一家是腾讯,它的聊天软件微信应用很广,也支持支付功能)的关联公司。蚂蚁金服在中国非常受欢迎,并有进军海外市场的雄心。它已是全世界最具价值的“科技金融”公司,估值600亿美元。它在中国国内有5.2亿用户,其海外合作伙伴也在服务数以亿计的用户。5月,蚂蚁金服与First
Data达成合作,让美国数百万零售商店得以接入其支付系统。蚂蚁金服目前正在收购速汇金。总部位于得克萨斯州的速汇金在200多个国家经营着汇款业务。

传统银行业一位受人尊敬的高管说,蚂蚁金服这样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让他彻夜难眠,而对消费者而言,这将给安逸的传统行业注入竞争的活力。

2011年,支付宝从阿里巴巴集团分拆出来。其核心业务是帮助大量用户在阿里巴巴电商网站上的1000万家商家里完成支付。据里昂证券估算,这项业务占蚂蚁金服总收入的四分之一以上,并且让蚂蚁金服获得了巨大的国内市场。据高盛测算,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支付市场,去年交易额达到11万亿,是美国信用卡和借记卡交易市场规模的两倍。而蚂蚁金服占据了51%的中国市场份额。照此计算,它的规模是其美国同类公司PayPal的16倍。

中国领先的不仅是市场规模。在中国,人们主要通过手机完成支付,而Paypal和Apple
Pay等西方产品通常利用信用卡公司的网络接触到客户的资金。中国的公司直接与用户的银行账户打交道,减少了中间环节。

蚂蚁金服还开发了一系列服务:支付宝首页上可以买火车票、缴水电费和理财。截至去年底,蚂蚁金服旗下的货币基金余额宝管理1660亿美元的资产。蚂蚁金服为其客户提供贷款业务,但截至目前业绩中规中矩,2016年未偿小企业贷款为50亿美元。虽然费率较低,但是利润颇丰,去年蚂蚁金服的利润达到8.2亿美元,比2014年增长14%。(蚂蚁金服并不披露其财务数据,但可以通过阿里巴巴的财报推测出一些数字。)

执掌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的马云有一个宏大的全球化愿景。对蚂蚁金服来说有两个机会。其中之一是“招商”,即在商店和酒店安装付款机器。中国出境游客数量2016年达到1.2亿人次,他们通常使用银联卡。蚂蚁金服正在大力进入该市场,让游客在迪拜度周末或全家前往迪士尼乐园时可以使用支付宝。

长远来看,蚂蚁金服的目标是将其在中国的发展模式推广到其他国家,建立一个连接本地消费者和商家的巨大线上网络。但是,与本地银行和公司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需要时间。而且在经济较为落后的国家,很多人没有关联手机号的银行账户,他们会在商店和小摊上用现金给手机钱包充值。

所以,蚂蚁金服正通过与当地公司合作来拓展业务。它投资了泰国、新加坡、印尼、菲律宾和韩国的科技金融企业。尽管收购核心业务为现金汇款的速汇金无法帮蚂蚁金服获得什么前沿技术,但可以让蚂蚁金服获得海外业务的许可,以及大量客户,这些客户有潜力成为其数字服务的用户。

蚂蚁金服的市场规模、创新能力和发展动力意味着它处于有利地位。但是它面临三个障碍。首先,日趋激烈的竞争正在压缩利润空间。在国内市场,微信提升了腾讯在数字支付市场的份额,从2014年的15%增长到去年的33%。在海外,蚂蚁金服并非先发者。东南亚的几家电商和网约车公司正在把支付功能加入其应用中,以吸引并留住用户,当地的星展银行则是数字银行的领先者。在美国,苹果支付已接入450万个商户,还会继续扩张。

随着蚂蚁金服的发展,它还必须处理好与阿里巴巴之间关系的问题。阿里巴巴并不持有蚂蚁金服的股份,但有权分享其37.5%的利润,或者在蚂蚁金服获准上市时,获得33%的股份。两家公司有很多共同的合资公司和高管。他们互相支付费用。存在利益冲突的风险。

蚂蚁金服面临的第三个问题是则来自外国的政府部门。速汇金交易正在美国的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查流程中。在经济层面上,他们会欢迎蚂蚁金服,这样可以变革过度膨胀的信用卡行业。Visa和MasterCard在每笔一美元的支付中要收取0.10美分以上的手续费。而蚂蚁金服的手续费还不到0.03美分。

中国的金融体系在全球范围相对独立。蚂蚁金服以独特且高效的方式发展着。现在它的任务是说服其他国家它的做法是安全、透明且不受政府干预的。

它最好加快脚步,否则硅谷的巨头们便会迎头赶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