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和苹果的恩恩怨怨纠缠已久,外界原本预期诉讼会持续到今年五月,没想到在4月16日美股收盘前一小时,两年的恩怨以一纸和解协议宣告终结。根据高通的公开声明,两公司将解除在全球各地进行中的所有诉讼,和解协议中包括了苹果向高通支付的一次性款项,双方也达成一项为期六年的全球专利许可协议。
该协议已于2019年4月1日生效,并有两年的延期选项。
另外,双方还达成了一项芯片供应协议。
公开声明中均未载明上述共识的具体金额。消息传开后,高通的股价飞涨了23%,来到美股70.45美元,为去年十月以来的最高点。在苹果与高通宣布和解的几个小时之后,英特尔宣布退出5G
modem芯片市场,没有指明这是苹果与高通和解的原因还是结果。巨头相争没有赢家苹果与高通一个是手机制造商、一个是芯片制造商,互相需要却又互相指责。
苹果曾指控高通利用它在芯片制造商中的垄断地位,收取过高的权利金。
高通否认这些指控,反过头谴责苹果滥用其地位压低价格。
在过去两年当中,高通曾因触犯反托拉斯法遭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起诉,也因为权利金争议被要求支付给加拿大黑莓机8.15亿美金。
苹果则是在2018年末,因为与高通的专利争议,某些特定型号的iPhone被禁止在中国和德国贩卖。高通与苹果如果继续打官司,获利尚不可知,但是损失却是可以预期。
如果高通在最近的这场官司中败诉,很可能会面临数十亿美金的罚款。
华尔街日报报导,高通在争讼过程中因为公司前景的不确定性,在市值上损失了超过250亿美金。另一方面,在下一代的科技大战中,5G连网速度将会成为手机的决胜关键。
苹果如果继续跟高通争讼,可能十分不利:
苹果从两年前开始积欠权利金,促使高通向三星等苹果的竞争对手供应芯片。
如今,苹果的主要竞争对手三星与华为都已经准备好释出5G手机,如果iPhone没有应用高通芯片推出新产品,将会落于不利地位。
苹果因为与高通的纠纷,在最新一代的手机中采用英特尔(Intel)公司的芯片,但英特尔在5G方面的技术落后高通至少一年。穆尔咨询和战略公司的分析师穆黑德(Patrick
Moorhead)说: 「我相信苹果跟高通都没有预料到他们会陷得这么深。
这个和解对无线产业来说是件好事,公司们可以自在地投入到研发当中,为他们的发明收到合理的报酬,消费者则因为科技的快速发展而受益。
]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1月1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众人关注的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诉高通垄断案已经进入庭审阶段。这起反垄断案件可能决定未来智能手机的生产方式以及成本,从而影响到整个智能手机行业的未来。

北京时间4月17日凌晨,苹果和高通“意外”达成和解。苹果和高通在各自网站发布消息称,双方此前已经达成协议,放弃在全球层面的所有法律诉讼。此前,双方曾针对许可授权如何收费在多国互相发起50余起诉讼。

澳门新普京下载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指控高通垄断无线芯片业务,迫使苹果等客户只能与高通合作,并对使用高通技术支付过高的专利许可费。

两家公司在开始审判后数个小时之内达成了和解。和解协议包括,苹果将向高通支付一笔未披露金额的款项,以及高通将向苹果提供调制解调器芯片的多年协议。该协议自4月1日起生效,有效期为6年,并有2年的延期选项。业内人称之为“6+2协议”。

在1月4日开始的庭审辩论中,法官正在听取各方意见,以决定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指控是否属实。

受此消息影响,收盘时,高通股价涨幅达23.21%。该公司曾在专利诉讼的影响下损失了超过250亿美元的市值。对苹果来说,其曾在新产品中采用英特尔的同类芯片,但由于后者在功能上落后于高通,使得苹果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落后于其智能手机行业竞争对手。

目前高通是世界上最大的移动芯片供应商,其开发了手机连接蜂窝网络的关键技术。该公司很大一部分收入都来自将这些发明专利授权给数百家设备制造商所收取的专利使用费,且相关费用基于手机整机价值而非零部件。

苹果高通宣布和解后不久,英特尔宣布,其将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芯片业务,并声称将对PC、物联网和其他以数据为中心的设备中4G、5G调制解调器机会进行评估,但将继续在5G网络基础设施业务上进行投入。英特尔并未解释这一决定是否与苹果与高通和解有关。

由于高通拥有与3G、4G和5G网络技术相关的专利,此外还包括软件等其他功能,这导致所有制造连接蜂窝网络设备的手机制造商即便不使用高通生产的芯片,也必须向其支付许可费。

一场持续数年的专利官司画上句号。第三方机构Gartner分析师盛陵海告诉记者,这是一场中期休战,至少在这段时间内双方不会再有新的争端,而英特尔也将解决该业务低毛利的困境。另有多位产业人士表示,这是一场双赢的结局,因为5G面前再大的竞争都让位于商业。

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诉讼可能会打破这种模式。包括此案在内,高通目前在应对一系列法律诉讼,其中包括与前主要客户苹果之间的诉讼,以及韩国、中国和欧盟监管机构对其发起的诉讼。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在2017年1月指控高通维持垄断地位,收取高额专利费,削弱市场竞争。该机构表示,高通迫使苹果和其他手机制造商使用其芯片,从而换取更低的专利许可费,这种做法将竞争对手排除在外,损害市场竞争。

4月17日晚间,美股开盘后高通一度涨幅超过17%,苹果也小幅冲高。

高通否认了这些指控,并表示联邦贸易委员会没有证据表明高通有任何针对芯片制造同行的反竞争行为。

“城下之盟”:和解金额未公布

双方都表示正在努力协商解决方案,但本案中的法官表示不会推迟审判。

根据和解协议,苹果公司将向高通公司支付一笔款项。此外,两家公司还达成为期6年的专利许可协议。对于和解金额,双方并未公布。

高通在庭审前拒绝置评。受政府关闭影响,联邦贸易委员会公共事务办公室(Office
of Public Affairs)在庭审前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2017年1月,苹果将高通起诉至美国加州南区联邦地方法院,指控其垄断无线芯片市场,并控告让其损失10亿美元。此后,双方在全球开展了专利互诉。截至2018年6月中旬,苹果和高通在全球打了50多场专利官司。

庭审进展如何?

高通方面称,与苹果的和解协议将终结所有正在进行的诉讼,包括与苹果设备合约制造商的诉讼。

此次庭审从1月4日开始,将持续10天。结案陈词定于2月1日进行。法庭庭审分别于周一、周二和周五在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市举行,由曾负责苹果和三星专利大战的高兰惠法官主持。需要注意的是,此案中没有陪审团,这意味着只要高兰惠做出决定,就会通过文件发布裁决结果。

根据和解协议,苹果公司将向高通公司支付一笔款项。此外,两家公司还达成为期6年的专利许可协议,自2019年4月1日起生效,并包括两年的延期选择权。双方还签订了一份多年芯片供应协议。但上述协议涉及的具体金额并未公布。

高通是什么公司?

高通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张幻灯片,提供了有关其多年全球专利许可协议、与苹果多年芯片组供应协议以及其他相关事宜的更多信息。高通在幻灯片中表示,该协议“有助于提高高通授权业务的稳定性”,并“反映出高通知识产权的价值和实力”。高通称,预计随着产品出货量增加,EPS将增加约2.00美元。

作为消费者,或许不知道高通的名字,但使用过具有高通技术的设备的可能性非常高。高通最知名的产品是将手机连接到蜂窝网络芯片,以及充当移动设备大脑的骁龙处理器。如果你设备上没有调制解调器芯片,手机就无法正常运行。

对于和解金额,双方并未公布。此前,曾有手机厂商高层告诉记者,和高通的谈判每个厂商都是相互独立的,这也是高通专利授权费用模式受到质疑的根源,即不透明。

高通是三星、一加和其他手机制造商的关键零部件供应商之一。这家芯片公司此前是iPhone调制解调器芯片的主要供应商,但专利之争导致苹果转而使用英特尔的部件。

按照此前的诉讼消息,高通与苹果诉讼涉及金额规模高达数十亿美元,在美国首次裁决中,苹果就被要求向高通赔付3160万美元专利费用。早前,曾有市场人士测算,苹果每年向高通缴纳的专利费高达20亿美元。

高通开发了什么技术?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告诉记者,双方的和解费用是什么量级不好评估,从2017年1月至2019年4月,双方处于有协议不履行阶段,参照高通的许可费率,和此期间苹果相应产品的出货量估算,平均定价200美元的话,估计有几十亿美元,应该不会超过这个上限。

除手机芯片之外,高通还发明了许多用于移动设备的技术。该公司表示,过去30年中它在研发方面投入了400多亿美元,其专利组合在全球范围内拥有13万项已发布专利以及专利申请。

和解背后:苹果5G缺“芯”

高通的一些专利涉及多媒体标准、移动操作系统、电源管理、Wi-Fi、蓝牙甚至飞行模式。该公司还是Verizon和Sprint所使用3G移动网络标准CDMA的制定者,并在4G和5G网络连接方面进行了不少创新。

作为全球第二大手机厂商的苹果却迟迟未发布相关计划。此前有观点认为,与高通的专利纠纷或使苹果今年缺席5G手机首发。

高通在与苹果专利诉讼中提交的一份文件中表示:“高通的发明对于整个手机网络的正常运行必不可少,其不仅限于调制解调器芯片组甚至手机中所采用的技术。”

苹果和高通的突然和解虽然让人很“意外”,但似乎也是在意料之中。Counterpoint研究总监闫占孟认为,和解是专利纠纷的常规手段,也是双方在5G行业发展到现阶段的必然结果,“预计2020年会具有大量5G手机供应的条件,苹果一般需要1.5年甚至更长时间来准备2020年的产品。所以现在是到了不能不和解的阶段。”

谁被授权使用高通的技术?

2019年2月,高通发布了第二代5G调制解调器芯片,并计划搭载该芯片的产品在年底前送到消费者手中。高通CEOSteveMollenkopf称,凭借第一代产品其正在引领第一波商用部署,而第二代在功能和性能上的提升,将加速商业化,支持2019年所有的5G发布。

高通将其技术授权给340多家公司,其中以手机厂商最为典型。不过该公司并没有将其专利授权给芯片制造商,这也是政府和苹果在法律诉讼中所一直关注的问题。但高通辩称,芯片制造商不需要专利许可,因为手机制造商已经负担了使用其技术的成本。

而苹果则面临着5G困局。今年MWC上,OPPO、小米、中兴等手机厂商均发布了各自的5G手机。这些终端都采用了高通第一代5G解决方案——骁龙855移动平台搭配骁龙X505G调制解调器。作为全球第二大手机厂商的苹果却迟迟未发布相关计划。此前有观点认为,与高通的专利纠纷或使苹果今年缺席5G手机首发。

苹果通过富士康等手机代工商间接授权使用高通的技术,而不是拥有自己的专利许可。苹果公司表示,五年来一直试图与高通公司就直接授权进行谈判,但后者所提供的条款并不公平。

苹果从2011年发布iPhone4S起,开始使用高通提供的基带芯片。此前,苹果坚持拒缴专利费,因为在苹果等公司看来“高通税”不合理,智能手机厂商只是在通信模块上应用了高通的专利,却要按照整机价格向高通付出专利费。从iPhone7开始,苹果引入英特尔的基带芯片“对抗”高通。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怎么说?

在双方达成和解前,苹果也在向其他厂商寻求5G基带芯片。据相关媒体报道,苹果有意向三星电子采购5G基带芯片,但却遭到拒绝,三星给出的理由是产能不足。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早在在两年前就提起诉讼,指控高通通过“无许可,无芯片”的政策维持在手机芯片领域的垄断地位。联邦贸易委员会表示,这一政策将“苛刻”的产品供应和专利许可条款强加给手机制造商,对其收取高额专利使用费,削弱同行的竞争。

除此之外,拥有5G芯片的还有两家中国公司华为海思和紫光展锐。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曾表示,想开放其芯片给竞争对手苹果公司。苹果方面则尚未对此做出回应。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在一份经过反复修改的起诉书中表示,高通所持有的专利是标准基本专利,即对该行业至关重要的技术,必须在公平、合理和非歧视条款的基础上授权给竞争对手。但起诉书称,高通一直拒绝向其他芯片制造商授权一些标准的关键专利,违反了其FRAND的承诺。

苹果芯片之困的另一个原因是自研遥遥无期。Gartner分析师盛陵海表示,苹果自研芯片难以跟上其产业化的需求,所以只能选择外部供应。即使苹果还会继续开发自己的芯片,但也会至少不会违反协议,和高通再度翻脸。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在起诉书中称,”高通客户接受了代价高昂的特许权使用费和其他许可条款,但这些条款并未反映法院或其他中立仲裁者所认为公平合理的条款评价。”

闫占孟认为,苹果需要可靠且大批量出货的芯片供应商,避免被其他竞争对手赶超,而高通则需要苹果贡献收入。

庭审前发生了什么?

2019年1月,高通发布的一季报显示,其营收同比下滑20%。分析师电话会议上,CFOGeorgeDavis并不避讳地谈到了苹果的影响。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表示,高通拒绝向竞争对手发放许可证,是为了维持手机行业垄断地位。高兰惠在去年11月份裁定高通必须将其无线芯片专利授权给英特尔等芯片竞争对手。

高通财报曾间接披露了双方互相诉讼期的影响。QTL业务2018财年第四季度收入为10.18亿美元,同比下降20%。2017财年第三季度开始,该业务受到与苹果及其合约制造商的争议所影响,业绩出现负增长。2018财年和2019财年第一季度,QTL收入不包括苹果的特许权使用费或Apple的合约制造商生产的其他产品。

当时,她批准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高通提起的部分简易判决动议。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曾寻求一项裁决,宣称“两项行业协议要求高通将必要的专利许可授权给与其竞争的调制解调器芯片供应商。”

西南证券电子首席分析师陈杭认为,苹果高通达成和解协议,意味着两家公司在未来6年或更长时间内恢复业务关系。由于之前未能与高通达成协议,苹果完全依赖英特尔提供调制解调器,但在速度方面,高通的调制解调器领先于英特尔的同类产品。和解后,高通的调制解调器将再次出现在iPhone上。

高通如何回应?

中场休战:持续了2年的专利纠纷

高通表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诉讼是基于“有缺陷的法律理论”,并要求法院驳回该诉讼,但法院尚未就此采取行动。

2017年1月份开始,双方专利战开打,至今已持续2年。业内人士认为,如今戏剧性和解,算是一场中期休战,至少在这段时间内双方不会再有新的争端。

高通在针对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起诉的一份声明中表示:“高通从不以获得不公平或不合理的许可条款为目的暂停或威胁暂停过芯片供应。”“联邦贸易委员会的相反指控是这起诉讼的核心论点,其完全错误。”

凭借在通信技术的研发优势,高通与苹果捆绑已久。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称,2007年,苹果发布iPhone前,其不得不授权高通使用手机专利。高通将专利授权给手机制造商,并按照每部5%收取专利费,每台设备的专利费可达12至20美元。

庭审过程中发生了什么?

时任COO的库克认为高通不该获得这样的收益,库克的团队曾提出价格为1.5美元。但乔布斯认为,创新应该得到公平的补偿。他利用和时任高通CEO雅各布的关系推动了一项协议,即苹果每部手机向高通支付7.5美元,这算是一个很低的价格了。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此前向法庭提交了针对高通诉讼的证据,并于1月15日将案件证据提交完毕。在庭审的前六天,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传唤了苹果、三星和爱立信等公司的证人,以及知识产权咨询公司和大学的专家。它甚至也传唤了高通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莫伦科普夫。这场审判揭示了智能手机这一科技行业最重要业务的内部运作,展示了供应商如何争夺主导地位和利润。

2011年,苹果延长了和高通的协议,并让高通成为其iPhone调制解调器芯片的独家供应商。作为协议的一部分,高通向苹果支付了10亿美元。这笔钱被高通CEOSteveMollenkopf称为“奖励金”,如果苹果再增加其他供应商,就必须偿还这笔钱。据媒体报道,后来这种一次性付款变为了按年付款。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专家怎么说?

在这种关系合作下,苹果和高通都获得了绝佳的销售额。2008年到2012年,苹果iPhone销售收入达到1647亿美元,而高通从专利授权费和芯片等产品销售中获取了约650亿美元的收入。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经济学教授卡尔·夏皮罗
1月15日出庭作证,分析了“无许可、无芯片”政策和高通专利使用费对手机制造商、芯片制造商以及消费者的影响。他的结论是,高通在2016年之前一直垄断CDMA调制解调器芯片和高端LTE调制解调器芯片。

这一切在库克成为苹果CEO后发生了改变。他认为苹果付了更多的钱,而更重要的是苹果与独家供应商高通绑在了一起。在后来的法庭证词上,苹果现任COOJeffWilliams对于这一交易说,“有把枪顶在我们的脑门上”。

“我认为他们损害了这两个市场的竞争,”他说。

SteveMollenkopf却并不这么认为,其表示苹果曾就排他协议提过建议。库克和JeffWilliams曾承诺大幅增加芯片销量,并在数百万部iPhone中采用高通芯片,以便和竞争对手相比具备优势,并且要求了10亿美元的“奖励金”。

夏皮罗作证称,高通正利用其市场力量和对芯片的垄断,从专利使用费中抽取“异常高的费用”。夏皮罗称,这增加了竞争对手的成本,削弱了他们作为竞争对手的地位,并强化了高通的市场垄断地位。

随后,双方专利战开打。据媒体报道,高通在了解苹果使用英特尔的芯片生产iPhone7后,开始拒绝提供10亿美元的“奖励金”。作为报复,苹果则削减了苹果的专利授权费。在随后的诉讼中,高通指责苹果与英特尔共享测试调制解调器芯片所需的代码,但后者否认。

他表示,无法使用高通的调制解调器将导致手机制造商的成本增加,甚至无法向消费者供货。夏皮罗说:“高通公司在这些谈判中带给行业参与者沉重一击,或者至少是作为一种威胁方式而存在。”

两家公司交锋的高潮在2018年底。当年12月10日,高通对外宣布,中国福建省福州中级人民法院授予了高通针对苹果公司四家中国子公司提出的两个诉中临时禁令,要求他们立即停止针对高通两项专利的、包括在中国进口、销售和许诺销售未经授权的产品的侵权行为。

1月14日,知识产权咨询公司284
Partners首席执行官迈克尔·J·拉辛斯基出庭作证称,高通的许可费“太高,与他们的FRAND条款不相符”。标准基本专利必须以公平、合理和非歧视的方式获得许可。

2018年12月18日,苹果向用户推送系统更新,为规避与高通的专利纠纷,但高通并不买单。20日,高通宣布德国慕尼黑地区法院认定苹果侵犯高通与降低智能手机功耗有关的知识产权,并授予了高通所请求的永久禁令,要求苹果公司停止在德国销售、许诺销售和进口销售侵权的iPhone。

爱立信授权许可主管克里斯蒂娜·彼得森在视频证词中称,多模式LTE的公平使用费应为每部设备价值的6%到8%。拉辛斯基说,他认为这个比例应该是6%,因为现在手机市场的出货量比爱立信提出这个比例时高得多。

2019年1月15日,德国法院驳回了高通公司针对苹果公司提起的专利诉讼。该法院认为,在苹果的智能手机中安装芯片并未违反高通专利权。对于该裁决,高通表示将提起上诉。高通执行副总裁表示,“还将继续在全球范围内对苹果执行我们的权利。”

还有谁参与了庭审?

最终戏剧性的转变是,双方在2019年4月16日达成和解。双方达成了一项为期6年的许可协议,以及高通向苹果提供调制解调器的多年协议。Gartner分析师盛陵海告诉记者,这算是一场中期休战,至少在这段时间内双方不会再有新的争端。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传唤的证人包括科技行业一些知名公司的高管:其中包括来自苹果、三星、华为、联想和其他许多公司的证人。联想负责知识产权副总裁艾拉?布隆伯格在内的许多人作证称,他们担心,如果未能与高通签署授权协议,或试图挑战其法律条款,高通将停止向其供应芯片。

苹果与英特尔分手

布隆伯格在法庭播放的视频证词中称,挑战高通“不是一个可行的选择,因为我们不知道高通是否真的会切断供应。”“我们不能冒那个险。”

英特尔并未解释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是否与苹果和高通和解有关,但分析人士认为,根据英特尔放弃最初计划于2020年推出的产品来看,这两者有高度的关联性,因为英特尔基带芯片主要的销售对象就是苹果。

苹果和这起诉讼有什么关系?

苹果和高通的专利诉讼进行期间,苹果从iPhone7开始引入英特尔的基带芯片,今年苹果发布的iPhoneXS/XR系列机型中,英特尔也是唯一的基带供应商,不过,因为通信质量不佳饱受诟病。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指控牵扯到高通与苹果之间的法律诉讼结果。

在达成和解前,IDC的数据监测显示,2018年,苹果市场份额虽然仅次于三星,但出货量与2017年相比减少了700万台,而位列其后的中国厂商华为增加了518万台、小米增加了299万台,OPPO增加了14万台。

这家位于加州库比蒂诺的自行开发手机处理器芯片,但其依赖第三方芯片进行网络连接。从2011年的iPhone
4S到2015年的iPhone 6S和6S
Plus,这些手机调制解调器芯片的唯一供应商是高通。第二年,苹果开始在包括iPhone
7和7
Plus的一些产品中使用英特尔的调制解调器芯片,但在向电信服务运营商Verizon和Sprint提供的同款产品中仍使用高通芯片。目前苹果最新款的手机只使用英特尔的4G芯片。

就在苹果和高通宣布和解后几个小时内,英特尔宣布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并完成对PC、联网设备和其他以数据为中心的设备中4G和5G调制解调器机会的评估,但表示将继续投资其5G网络基础设施业务。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表示,高通强迫苹果支付专利许可费,从而让苹果在iPhone上使用高通的芯片。

虽然英特尔并未在声明中解释这一决定是否与苹果和高通和解有关,但盛陵海告诉新京报记者,根据英特尔放弃最初计划于2020年推出的产品来看,这两者有高度的关联性,因为英特尔基带芯片主要的销售对象就是苹果。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称,“高通意识到,任何赢得苹果业务的竞争对手都将变得更加强大,并利用排他性方法阻止苹果与高通竞争对手合作并提高运营效率。”

英特尔在一份声明中披露,将在4月25日召开的2019年第一季度收益发布会和电话会议中提供更多信息。截至记者发稿,英特尔方面尚未回复记者更多的询问。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表示,高通“利用其垄断力量,迫使在向竞争对手购买调制解调器芯片时,支付超额使用费,这基本上相当于一种税收。高通进一步阻碍了这些竞争对手,拒绝向它们提供在标准制定过程中以FRAND条款提供的许可。高通剥夺竞争对手向苹果销售芯片的权利长达五年之久,阻止苹果成为其他竞争对手的重要客户。”

盛陵海称,对英特尔来说,放弃这项业务可能是一件好事。虽然因为苹果的关系,英特尔在该业务上收入会有所提升,但该业务的毛利低于全公司平均水平,这意味着英特尔需要依靠其他业务补贴,而高通参与分羹后,英特尔仍需要同样规模的补贴,其动力更低。

高兰惠裁定,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发起的诉讼中,高通不能以苹果与英特尔日益密切的关系来证明自己没有垄断。

在上述声明中,英特尔CEOBobSwan表示,在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中,很明显没有明确的盈利机会和良好的回报。然而,英特尔高管们曾多次对外表示,其在5G的优势是提供端到端的解决方案,这包括从智能手机到PC、到数据中心等各个环节的覆盖。

这会对苹果和高通的法律战造成何种影响?

但从公司运营的角度来看,并不看好其他公司成为英特尔的替代品。一方面,英特尔获得苹果的订单,是通过提供大量补贴,而其他厂家没有这样的能力;另一方面,苹果急于展开5G方面的测试,以便赶上5G终端的第一批发布,其他公司产品远未达到高通的成熟度。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提出诉讼三天后,苹果公司对高通提起诉讼,称这家无线芯片制造商没有为其芯片技术提供公平的许可条款。

苹果高通专利战始末

这家iPhone制造商认为,它应该只根据高通调制解调器芯片的价值支付费用,而不应该基于整个设备的价值付费。苹果表示,高通“实际上是在对苹果的创新征税”,苹果“不应该为与之无关的技术突破支付费用”。与此同时高通表示,如果没有它的技术,iPhone就不会存在。

2011年从苹果的iPhone4S开始,高通就成为基带芯片供应商,苹果向高通缴纳专利授权费。

这两家公司在世界各地的相互诉讼层出不穷。去年12月底,德国一家法院裁定,苹果侵犯了高通的智能手机节能技术,并裁定这家iPhone制造商必须停止在德国销售相关设备。

2016年12月底高通在韩国被指滥用垄断地位,被开出约8.54亿美元罚单;三个星期后,高通在美被提起反垄断调查。高通认为苹果可能是幕后推手,决定不再向苹果返回原本承诺退还的10亿美元专利授权费,双方合作关系就此破裂。

当月早些时候,高通在中国一家法院赢得了初步禁令,法院以侵犯专利为由要求苹果的四家中国子公司停止进口或销售相关iPhone。这些专利涉及的技术可以让iPhone用户调整照片的大小和外观并重新格式化,以及在查看、浏览和删除应用程序时使用触摸屏管理应用程序。

2017年1月-3月苹果公司先后在美、中、英等三国对高通发起多起专利诉讼。

据报道,苹果公司计划在中国市场发布软件更新,使其设备不再侵犯高通的专利。但德国法庭讨论的专利诉讼涉及硬件,无法轻易更改。

2017年5月和7月高通在美国对富士康等四家苹果的生产商提起诉讼,并对苹果提出禁售的诉讼。当年底高通在中国提出对苹果禁售的诉讼。

其他科技公司反响如何?

2018年9月在高通诉苹果一案中,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表示,将不会禁止采用英特尔芯片的iPhone手机的进口,苹果在与高通专利纠纷“大战”中取得了重大胜利。

与苹果一样,三星和英特尔也站在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一边。

2018年12月10日高通宣布,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裁定,禁售iPhone部分机型。同一天,苹果发声,中国消费者仍可购买所有型号的iPhone产品。

三星于2017年5月提交了一份支持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诉状的法律简报。三星是高通最大的客户之一,但在移动芯片方面也在与高通竞争。

2018年12月13日高通进一步要求中国法院禁止苹果销售最新款旗舰机iPhoneXS和iPhoneXR。此后,苹果向用户推送了iOS12.1.2的更新,此举被业界解读为规避与高通的专利纠纷。

三星在提交给法院的文件中表示:“在这两种身份下,三星都直接承受了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所指控的排他性行为,并受到了这种行为的直接伤害。”“鉴于三星的独特市场地位,可以帮助法院理解本案涉及的重要反垄断原则。”

2018年12月20日高通宣布慕尼黑地区法院认定苹果侵犯高通相关知识产权,并授予了高通所请求的永久禁令,要求苹果公司停止在德国销售、许诺销售和进口销售侵权的iPhone。

三星在文件中表示,高通曾同意,如果标准机构采用了高通专利,该公司将公平授权其相关技术。但三星说,高通没有遵守自己的承诺。它只是向手机制造商发放许可证,而不是将其标准的基本专利授权给其他芯片制造商。

2019年1月15日德国一法院驳回了高通公司针对苹果公司提起的专利诉讼。高通被苹果扳回一局。

英特尔也提交了法律简报,支持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高通的指控。

2019年4月17日苹果和高通分别在公司官网发布的声明称,双方已经达成协议,放弃在全球层面的所有法律诉讼。

高通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表示:“尽管高通几乎已将所有竞争对手赶出高端LTE芯片市场,但英特尔并未认输。”

高通的授权业务是如何运作的?

有些公司会单独授权其每一项专利。而高通是打包授权其所有专利,按照终端设备的售价来收取一定费用,这样设备制造商就可以使用高通的所有技术。

在手机行业,专利持有者根据手机的总价值收取许可费是一种常态,因此高通并不是唯一一家这样做的公司。爱立信、华为、诺基亚、三星和中兴也会根据整个设备的售价收取许可费。

苹果和高通之间的部分争议在于,苹果认为其授权费应该基于设备中使用的高通芯片价值,而不是整部手机售价。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今年5月份表示:“他们在标准关键专利方面做了一些非常出色的工作,但这只是iPhone手机的一小部分。”“它与苹果手机的显示屏、Touch
ID或无数其他创新毫无关系。我们认为这是不对的,所以采取了原则性的立场。”

许可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诉讼有何关系?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关于诉讼的关键是高通所谓的“无许可,无芯片”政策。要想使用高通的芯片,手机制造商首先必须与高通签署专利许可协议。外界普遍认为,高通芯片技术处于无线创新的前沿。长期以来该公司一直是4G
LTE技术的领导者,在新兴的5G市场上也领先于竞争对手。诸如三星等高端手机往往会使用高通的调制解调器芯片。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认为,“无许可、无芯片”政策让高通在谈判中拥有过多筹码,并阻止竞争对手进入无线芯片市场。华为、英特尔、联想等公司在庭审中作证称,高通要求它们在购买高通芯片之前签署许可协议。

苹果一直在全球范围内与高通就专利和授权问题进行诉讼,该公司派出两名高管出庭作证。作为科技领域实力最强的公司,苹果表示,在与高通就授权费进行谈判时自己都感到别无选择。

苹果首席运营官杰夫·威廉姆斯在解释苹果为何在2013年签署另一项授权协议时表示,“我们面临的是每年逾10亿美元的授权费用增长,所以感觉就像是有把枪指着自己的脑袋。”

威廉姆斯说,苹果希望在2018款iPhone上使用高通的4G
LTE芯片,但高通不卖。威廉姆斯称,高通确实继续为诸如iPhone 7和7
Plus等苹果旧款iPhone提供芯片,但不会为去年发布的iPhone XS、XS
Max和XR提供芯片。高通则在证词中表示,它希望继续向iPhone供应芯片,并一直在努力赢回苹果业务。

高通在庭审中对其许可有何态度?

高通首席执行官莫伦科普夫在听证会上表示,截至2018年春季,该公司仍在争取赢得为iPhone提供芯片的合同,但自之前合同到期以来,该公司还没有从苹果“获得任何新业务”。由于审判的证据日期限制,他被禁止讨论高通与苹果的业务现状。

莫伦科普夫还作证说,高通在向公司销售芯片之前要求购买许可的做法,不仅是为了公司,也是整个行业有效运作的最佳方式。这是因为高通的专利许可涵盖了手机可能使用的更多技术,而不仅仅是该公司调制解调器芯片中的技术。

“我们只向拥有许可的公司出售芯片,因为这种产品并没有涵盖所有的知识产权。我们要做的是确保手机制造商所生产手机在连接网络时使用的安全框架得到有效保障。”莫伦科普夫如是指出,“它并没有体现在芯片上,也没有体现在手机上,但它存在于所有这些设备中。我们创造了大量的知识产权,这是系统能够正常工作的关键所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