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岁亚美尼亚裔女子塔特芙(Tatev)来美国已经17年了,她22日挺着大肚子到洛杉矶会议中心参加宣誓入籍仪式,准备成为美国公民,结果半途突然子宫收缩;眼看就要临盆的塔特芙,担心川普总统可能修改移民法令,怎么也不愿离去,坚持完成入籍再去生小孩,法官也抢时间为她完成了宣誓程序。不愿对外透露全名的塔特芙向路透表示,她14岁来美定居;曾任高中历史老师的她,等待完成归化程序已等了六年,不能再等下去了。塔特芙订在下周剖腹产生第二胎,22日在会议中心和其他约3200名移民一起等待宣誓入籍时,突然宫缩。联邦地区法官卡尼(Cormac
Carney)面对拒绝离席的塔特芙,临机一动,在会议中心一角为她单独举行宣誓入籍仪式,塔特芙顺利成为公民,皆大欢喜。完成公民宣誓后,塔特芙回家休息,宫缩就停止了;这种在临产前几天或几周内出现的布雷希式收缩(Braxton-Hicks
contraction)现象,其实很常见。塔特芙表示,她很害怕自己会失去绿卡、丧失永久居民资格,也很担心即将诞生的孩子拿不到与生俱来的公民权;「我想这么快完成公民程序,都是因为川普总统的关系,他让移民法受到攻击。」川普21日表示,他的政府「非常认真」地考虑终止「非公民子女在美国出生后自动成为公民」的规定。川普过去谈到所有在美国出生的孩子都有与生俱来的公民权,曾以「坦率荒谬」称之。但倘若他要取消这种权利,势必会引发宪法第14修正案赋予此权利的法律争论。塔特芙表示,她对移民政策感到沮丧,这些政策让成为永久居民和成为公民,变成漫漫长路。她反问:「如果川普不喜欢正在发生的事,为什么不用更好的政策,让大家更轻松完成整个移民过程,不必偷偷潜入这个国家、经历这么多可怕的遭遇?」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摘要:
最近,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搞了个大乌龙。按惯例,加入美国国籍的新公民在参加入籍宣誓仪式后,都会收到一封来自总统的签名祝贺信。这封祝贺信通常是由现任政府亲自制作,然后分发给全国各地的USCIS办事处。然而,一名叫艾莎•苏丹的美国网友却发现
…最近,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搞了个大乌龙。按惯例,加入美国国籍的新公民在参加入籍宣誓仪式后,都会收到一封来自总统的签名祝贺信。这封祝贺信通常是由现任政府亲自制作,然后分发给全国各地的USCIS办事处。然而,一名叫艾莎•苏丹的美国网友却发现,她丈夫在7月14日收到的入籍贺信上,居然是前任总统奥巴马的签名!我英国出生的丈夫今天宣誓入籍了。然而他的祝贺信上,“美国总统”一栏中的签名居然是奥巴马。不仅如此,当天一起宣誓入籍的新公民中,有200多人都收到了由奥巴马签名的祝贺信。外事儿(微信ID:xjb-waishier)注意到,一个月前,USCIS新闻发言人玛丽亚•乌普森在亚利桑那州表示:政府换届后,通常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发布新的祝贺信和总统视频,并将其分发给USCIS的各办事处。因此,在过渡期间,USCIS不提供总统签名的祝贺信和祝贺视频。那这些奥巴马签名的入籍贺信是咋回事?事发后,USCIS新闻秘书吉利安•克里斯滕森立马出面灭火,称因“工作失误”才导致一些来自上届政府的入籍贺信被错误地分发给了这批新公民。吉利安补充道,川普上任以来已经有大约30万人入籍美国。外事儿(微信ID:xjb-waishier)记得,川普一直以来都声称要对移民采取强硬的态度,竞选期间还曾表示“将会把美国国内的移民人数按历史标准,保持在一定水平上”。那么,这个“历史标准”是什么呢?根据DHS(美国国土安全部)及USCIS的数据,从2001年到2015年的15年间,共有1018万人入籍美国,平均每年约68万人。外国人归化成为美国公民人数最多的年份是2008年,超过105万人,其次是2013年的77万人,人数最少的2003年也45万。如果从地域分布来看的话,2015年73万人入籍美国,其中最多的是亚裔,共有26万人,其中印度(5.8%)、菲律宾(5.6%)、中国(4.3%)是入籍人数多的3个亚洲国家。在全球所有国家中,入籍美国人数最多的国家是墨西哥,占2015年总入籍人数的14.5%。为啥川普政府的移民政策这么苛刻,还有30万人获得美国籍?首先,要归化为美国公民,需要经历一个很长的周期:提交入籍申请书→参加英语能力测试考试→参加美国公民入籍考试→参加入籍宣誓仪式。根据DHS(美国国土安全部)2017年的报告,现在申请入籍的案件,至少6个月后才会开始受理。外事儿(微信ID:xjb-waishier)在USCIS官网上找到的《美国移民局审案进度表》更是显示,美国投资移民、亲属移民在处理中的案件都是川普宣誓就职之前申请的。其次,我们先来看看川普上任后颁布的移民政策。今年1月,川普签署第一份移民限制令,要求暂时禁止全球难民和7国(伊朗、利比亚、叙利亚、索马里、苏丹、也门和伊拉克)公民入境,但被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冻结。3月,川普签署第二份移民限制令,将伊拉克移出限制入境国名单,但又有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和巡回上诉法院以涉嫌宗教歧视、有违宪法等为由将其冻结。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判决“部分恢复”遭冻结的川普政府新版移民限制令,并表示将在今年10月正式审理移民限制令是否合法。该法令不得限制“能够提出可靠主张,证明与美国境内个人或实体有真实关系的外国人”进入美国,但可以暂时禁止从未到过美国且在美国没有亲属、业务以及其他关系的外国人进入美国。也就是说,在今年6月之前,川普在移民政策方面,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这么看来,今年以来有30万人入美国籍,也不算什么事了。

中新网8月23日电
当地时间8月21日,特朗普又抛出惊人言论——在白宫外,他对记者说:“我们正在认真研究那种与生俱来的公民身份……你跨过了边境,生了个孩子,恭喜你,这个孩子现在就是美国公民了,这真是荒唐可笑。”

特朗普称,他将签署一则总统行政令,结束这项在美国生效已逾150年的制度。赴美生子以实现“美国梦”的故事,可能就此成为历史。

早在2015年总统大选期间,特朗普便提出取消出生公民权的想法;2018年10月,他再次表达该想法,引起美国移民和部分民权人士的强烈反对。

特朗普为何如此执着于取消出生公民权?他有可能达成目的吗?

图片 1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

出生公民权,又叫“落地公民权”,于1868年被写入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其具体表述是:“所有在美国出生或者入籍并接受其司法管辖的人,都是美国和他们所居住州的公民。”

鲜为人知的是,出生公民权从被写入宪法修正案,到真正成为美国社会的共识,还要归功于一名早期的华裔移民。

1873年,在美出生的华裔男子黄金德到中国探亲之后重返美国,却被拒绝入境,原因是当时美国出台了《排华法案》。《排华法案》规定,中国移民无法归化成为美国公民。不过,黄金德认为该法案并不能限制在美出生的,华裔移民二代的公民权。于是,他将美国政府告上了法庭,并将官司一直打到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1898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根据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判决给予黄金德出生公民权,此后,该判决一直被当成权威判例引用。

也正是从这时开始,美国的出生公民权即意味着,任何在美国出生的婴儿,都将自动获得美国公民的身份,无论他们父母的国籍为何。

后来,越来越多的移民通过这个方法,成功拿到了美国护照,实现了“美国梦”。而大量移民的涌入,也迅速弥补了美国发展对劳动力的渴求,促进了美国的繁荣。

图片 2

当地时间2018年12月19日,美国洛杉矶,来自100多个国家的6000多名移民参加入籍仪式。

可是,特朗普等人并不看重非法移民为美国做出的贡献。相反,他认为非法移民是美国贫穷和犯罪率攀升的根源,而出生公民权就是吸引大量非法移民的“磁石”。

因此,为了减少美国对非法移民的吸引力,特朗普铁了心的要“废了”出生公民权。

2018年10月30日,特朗普向媒体表示,他知道可以通过修改宪法修正案来终止出生公民权。但为了避免麻烦,他更愿意签署一项总统行政令以达到目的。

此言一出,又引起美国舆论一片哗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就在文章中犀利评论道,特朗普的这番言论只向外界传达了一个信息,即特朗普认为他说的话就是法律。

对此,特朗普回应称,出生权公民权无论如何都将结束。他已就此咨询了法律顾问,计划正在推进之中。

图片 3

当地时间11月2日,中美洲移民大军压境美国,美国士兵在美墨边境安装铁丝网严防移民入境。

【总统行政令VS宪法修正案 特朗普的赢面有多大?】

据了解,特朗普政府若想废除出生公民权,正当的程序应该是先修改宪法。而修宪需要获得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三分之二表决通过,并且在规定期限内,获得四分之三州议会的批准才能生效。

据粗略统计,200多年以来,美国总共有11000条宪法修正案被提出,最终只有27条成为美国宪法的一部分。

特朗普也知修宪难度之大,因而打算通过签署行政令来达到目的。不过,外界普遍认为,这种做法的赢面不是很大。

首先,美国总统的行政令不能超越法律允许的范围,更不能凌驾于宪法之上。历史上,美国有很多总统行政令被裁违宪从而失效的例子。

另外,国会也可通过立法来推翻行政令,或是削减执行行政令所需的经费,最终使其无法执行。

图片 4

资料图: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展示签署的行政令。

但是,美国国内也有观点指出,虽然特朗普不能干预宪法,但是他可以改变对宪法第十四修正案文字的解读。

美国副总统彭斯就曾表示,宪法第十四修正案此前一直被“误读”。他说,美联邦最高法院从未裁决过,该条款是否适用于非法移民。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美国总统利用行政令废除出生公民权,很可能在美国引发一场宪法斗争,而美国最高法院将成为最终的裁决者。

图片 5

资料图:美国副总统彭斯。

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前,特朗普就把废除出生公民权拿出来“炒作”了一把。有分析称,此次特朗普又一次提出这个话题,不像是心血来潮,而可能与2020年的总统大选有关。

据报道,很多美国共和党的保守派支持者,多多少少都有着“反移民”的倾向,因此,“移民牌”一直是特朗普手中有利的政治武器。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已经实行了“入境限制令”、美墨边境隔离墙计划、以及针对非法移民的“骨肉分离”措施,而废除出生公民权,可能只是他众多“移民牌”中的一张。

然而,在特朗普“美国优先”口号的引导下,如今的美国反移民情绪的高涨,狭隘的“种族主义”日渐猖獗……

2018年6月23日,27岁软件工程师古兹曼在加州街头被一名白人女子辱骂为“强奸犯、畜生、毒贩”,仅仅因为他墨西哥裔美国人的身份。

“她对我母亲大吼大叫,并让她滚回墨西哥。”古兹曼说,“那个女人还说我们是非法移民,我告诉她我是一名合法的美国公民,但是她显然不相信我。”

图片 6

当地时间2019年8月8日,美国得州埃尔帕索,当地沃尔玛超市枪击案五天后,一名遇难者的朋友和家属在当地殡仪馆参加悼念活动。

古兹曼的遭遇不是个例。从2017年弗吉尼亚州致命汽车袭击案、2018年匹兹堡犹太会堂枪击案,再到前不久在得州埃尔帕索针对墨西哥裔的枪击案……在美国,针对非白人移民的歧视和暴力正变得愈发频繁。

一直以来,移民们相信,无论自己来自何种背景,是何种肤色,只要到了美国勤奋工作,就能成就自我。

然而,如果在美国,象征着人人平等、促进社会融合的出生公民权被取消;诞生在美国土地上的婴儿从一开始就不能享受平等的权益,那“美国梦”,还能实现吗?

名词解释:

出生公民权:又称“落地公民权”,于1868年被写入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其具体表述是:“所有在美国出生或者入籍并接受其司法管辖的人,都是美国和他们所居住州的公民。”

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该修正案涉及公民权利和平等法律保护,出台于南北战争结束后不久,初衷是赋予被解放的黑奴及其子女美国公民权。此后,其他种族也不断通过诉讼争取到同等权利。

总统行政令:在美国,由总统签字、下达给联邦政府的命令叫总统行政令。这类白宫的”红头文件”不需经国会批准,便可以让美国总统实现自己的政策目标。同时,总统行政令不能超过法律允许的范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