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截至6月5日一周内,在联储会拥有托管账户的外国官方实体减持超过216亿美元美国国债,为2018年4月以来最大减持规模。他们持有的美国国债减少到3.034万亿美元,为1月30日以来最低。这次减持恰逢其时,因为伴随对联储会今年降息的预期升温,本周10年期国债殖利率累计下跌超过12个基点。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摩根大通的Jan
Loeys表示,触发国债收益率跌向零的因素–衰退风险比预期来得要早,而且可能加快美国加入日本和德国等负收益率俱乐部的进程。他指出,导致企业减少或推迟支出、进而使全球资本支出下降的贸易战是催化因素。其并称,联储会防止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力量可能会减弱,到2021年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可能下跌至零。这比他上月做出的预测提早了一年。「考虑到欧洲和日本发生过的事情,投资者正在说,’我们见过这种情形,让我们着手准备吧,’」身为长期投资策略高级顾问的Loeys周三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触发因素提早发生了,债券市场正在更快地做出行动。」美国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从一个月前的2.1%左右跌至1.6%以下,只有去年10月水平的一半。同时,全球负收益率债券规模高达15.8万亿美元,大西洋两岸的债券市场都在为全球经济拉响警报。「我们知道几个月前情况就比较脆弱,但形势发展比大多数经济学家的模型预测得更快,」Loeys说道。
「资本支出方面的原因造成经济疲软,投资者正在减持股票共同基金,市场还保持坚挺的主要原因是企业在回购股票。」他表示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设想」这样一种情形:美债收益率比预期更快跌到零以下,然后「更快地沖出负收益率」,前后总共不会超过五年。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基准10年期美国国债殖利率自2016年以来首次跌破2%,此前联储会暗示准备降息。在亚洲交易时段期货买盘影响下,该殖利率一度下滑3个基点,至1.989%。日本10年期国债殖利率也下跌1.5个基点,至-0.155%。债券市场从大概三个月前就呼吁降低借款成本,联储会终于在周三的政策声明中未提及「耐心」一词。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此前也暗示,准备加大货币政策刺激措施应对经济放缓。「贸易紧张局势持续不下,通胀低位运行–殖利率面临着大量下行压力,」圣乔治银行驻雪梨高级经济学家Janu
Chan表示。「不过贸易方面有些不确定性可能会翻盘,对殖利率构成上行压力」。衍生品市场目前计入联储会7月份政策会议上降息超过25个基点的预期。投资者押注联储会将不得不降息,令10年期美国国债殖利率今年下跌近70个基点。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