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国会在周一议程结束后即将休会5周,不过下议院议长伯考率先抛出震撼弹,宣布将于10月31日脱欧日当天辞职,结束10年任期。下议院的议长制度可追溯至1377年,在18、19世纪演变出议长必须保持中立的规矩。现任议长伯考从2009年起出任议长。他之前是保守党议员,但当选议长后必须脱离党派,维持中立。不过,伯考在脱欧过程中的许多抉择被认为偏颇、倾向留欧派,引发脱欧派激烈质疑。伯考在宣布辞职讯息时,工党议员全体起立鼓掌致敬,但多数保守党议员仍坐在座位上。伯考表示,他将在10月31日,或是下次大选之前辞职,端视哪个事件先发生。但由于首相约翰逊第二度提出提前大选的动议,看起来不太可能能获得2/3支持门槛,下次要再提就得等到10月14日重新开议后,即使表决通过,最快也要11月底才能举行大选,因此10月31日应该就是伯考的去职日。伯考表示,他10年的议长生涯即将迈向终点,能够担任议长是他至高的荣幸。他指出,早在2017年大选时,他就决定接下来是他议长的最后任期。他第一次当选议长时,曾说任期不会超过9年。之所以敲定10月31日离任,伯考表示,是因为若议员今天否决提前大选,在脱欧前的最后一周激烈辩论,需要有一位“经验丰富”的议长来领导。他也警告,如果国会决定在下次大选后才选出新议长,新上任议员在选举议长时很可能被党鞭左右。议长由所有下议院议员匿名投票选出,但传统上会由两大党人马轮流担任,因此下任议长应该要出身工党,可能人选包括现任副议长霍伊尔,以及前工党副党魁哈曼。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新普京手机电子网站 1

任职10年、喊了1.4万次“Order”的英国下议院“网红”议长伯考,周五终于要卸任了。

“Order哥”当首相?反对派脑洞大开,要推“网红议长”担任英国临时首相

图自:社交媒体

傅士鹏

30日当晚,议员们纷纷为伯考送别。首相约翰逊则“花式玩梗”,挖苦他像一个“不受控制的网球发球机”,声音像《疤面煞星》的主角阿尔·帕西诺,拖延下议院时间的本领“堪比斯蒂芬·霍金”。

脱欧这剧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视频制作:观察者网/郑冰颢

今天,《泰晤士报》爆料称,反对派正考虑推举现任英国议会议长约翰·伯考担任临时首相,并组建“以英国国家利益为第一考量”的临时政府。

综合BBC、《每日邮报》、《卫报》消息,当地时间30日晚,约翰逊与下议院议员们向将于次日卸任的议长约翰·伯考送别。

▲泰晤士报10月6日头条

伯考现年56岁,出生于伦敦北部的埃奇韦尔。他上小学时曾在全英国少儿网球赛中排名第一,但因为个子太矮最终没有去打职业。

要理解这个看起来脑洞大开的动作,首先要清楚脱欧的最新进展:

伯考2013年在下议院运动场参加网球进校园活动 @视觉中国

已知10月31日是脱欧日,英国现任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多次发誓英国在10月31日一定会脱欧,随着无协议脱欧风险越来越大,英国议会通过了一项法案,要求首相在10月19日之前没达成脱欧协议的情况下,向欧盟申请延期脱欧。

1997年,伯考当选白金汉郡选区的保守党议员,并于2009年出任下议院首位犹太裔议长。该职务要求政治中立,必须脱离原党派。

法案之所以能通过,是因为执政党保守党内有21位议员叛变,站在了反对派一边,于是鲍里斯开除了这21位议员,而这也导致鲍首相失去了议会多数席位。虽然失去了多数,但鲍里斯·约翰逊依然动用权力,宣布在下周二关闭议会,准备和议会死磕到底,宁愿“死在沟里”也要完成10月31日脱欧的承诺。

任内,伯考因多次在议会用魔性的声音与表情喊出“秩序”而走红网络。BBC统计,伯考10年一共喊了1.4万次“秩序”。

由于担心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不依法延期脱欧,目前由反对派把持的英国议会一直在想办法,比如发动不信任动议让首相下台,然后推举一位临时首相向欧盟申请延期。

网友为他制作的漫画 图自:社交媒体

新普京手机电子网站,现在,拥有议会多数席位的反对派可以随时发动不信任动议,把鲍里斯·约翰逊赶下台,之前之所以不那么干,是因为反对派内部关于谁做临时首相意见不一,比如自民党就强烈反对工党科尔宾出任临时首相。

数月来,首相约翰逊的脱欧与提前大选计划不断在议会“被锤”,保守党也指责伯考偏袒留欧派。但他本人表示,自己只是努力做下议院该做的事情。

其实对反对派来说,这个临时首相只需要干一件事,那就是取代鲍里斯,向欧盟申请延期脱欧,事情干完后就下台,并启动大选。

BBC认为,伯考任内给后座议员提供了史无前例的权力,也在脱欧的关键阶段做出过引发争议、带来长远影响的程序性决定。

这个事情不难,但反对派各大党因为各种利益考量,就是推不出一个人选,直到他们的目光落到伯考身上,事情才初现曙光。


对于这个纯背锅、过把首相瘾就下台的角色,没有人比伯考更合适了。

9月9日,伯考宣布将辞职,并在演讲中提醒议员,应牢记自己是民选代表,出于国家与公众利益行事。这番演讲也被《纽约时报》认为是对约翰逊政府愤怒的训诫。

不像其他党派领导人有未来大选的考量,伯考此前已经宣布最晚在10月31日辞去议长职位,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涉足政坛,在职业生涯最后时刻高光一下,也未尝不可。

30日当晚,约翰逊借着首相发言的最后机会感谢了伯考的服务,形容他是一个创新者、这届议会与下议院的“伟大公仆”。

只可惜,做梦都想当首相的科尔宾要难过一阵子了。

约翰逊调侃伯考,后者大笑 视频截图

根据《泰晤士报》的爆料,这个提议让伯考担任临时首相的计划显示,未来的临时内阁将由一批把国家利益放在党派利益之上的后座议员组成,比如那些准备在下一届大选之前退休的老议员,包括被开除的保守党元老Ken
Clarke、Oliver Letwin爵士、自民党前党魁Vince Cable爵士。

但他也拿伯考的网球经历“玩梗”加花式嘲讽,狠狠地挖苦后者在脱欧问题上“亲自下场”、偏袒留欧派。

The proposal is for the cabinet to be made up entirely of “clean skins”
MPs unrestricted by party loyalty — who can work together in the
“national interest”rather than “narrow partisan interests”.

“与一个前温布尔顿出色选手的身份相符,你不仅仅是坐在高高的椅子上当裁判,用标志性的托尼·蒙大拿嗓音对议会程序的细枝末节做出无情审判;

你也不仅仅是作为一个评论家,向眼前的集会提供自己时而尖酸、时而仁慈的观点;

最重要的是,你是作为一个选手,像一个不受控制的网球发球机一样,把想法与意见射向议事厅的每一个角落,就像打出一系列字面意义上猝不及防的抽射与扣杀。”

按照该计划,反对派将在10月14日议会重启之后,发动不信任动议。

约翰逊形容伯考的声音像《疤面煞星》主角托尼·蒙大拿,由阿尔·帕西诺饰演
图自:社交媒体

一位被开除出保守党的议员告诉《泰晤士报》:

约翰逊还调侃,伯考是“自弗兰克·西纳特拉以来拖延最久的退休”。

“老实说,要不是科尔宾一直想当这个临时首相,我们反对派早就应该,拥有自己的临时首相了。”

他还说,为了帮后座议员发声,伯考拖延这届议会时间的本领“堪比斯蒂芬·霍金”。

One senior Tory rebel said: “To be frank, if Corbyn hadn’t insisted on
leading a government of national unity, we’d probably already have one
by now.”

工党领袖科尔宾则感谢了伯考对下议院的改革,称他将议会从一个“绅士俱乐部”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民主机构”,“因为你的成就,我们的民主比以前更强大。”

伯考夫妇

最后,伯考在发言中感谢了众人,以及当天出席的妻子与三个小孩,并一度哽咽。“过去10年来各种艰苦条件下展现出的支持、斯多噶主义与坚强,我将永不忘记、心怀感激。”

“网红议长”不只会喊Order

视频截图

伯考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把Order一词喊得最有韵味的人了,几乎所有看过英国议会直播的人,都被伯考这句维持议会秩序的口令所感染过。

由于议会10月29日通过了12月12日提前大选的动议,下议院将于下周二解散。这意味着,议会只能在下周一当天选出新议长,且他/她只需上任一天。

2019年9月9日,约翰·伯考宣布辞职,表示自己最晚将于10月31日辞去下议院议长一职,结束他长达10年的议长角色。

为避免这种情况出现,保守党曾提出希望伯考留任至周二,但被他拒绝。留欧派坚持,如果将议长选举拖到大选之后,那么届时保守党占多数的议院将更有可能选出一位脱欧派议长。

伯考宣布辞职时,坐在下议院两侧的议员给出了完全不同的反应:反对党工党向他鼓掌致敬,但执政党保守党却纹丝不动、面无表情——这种反差,正是伯考尴尬位置的写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值得一提的是,伯考在担任议长之前,隶属于保守党,因为当选议长才退出。

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伯考一直受到保守党政府的猛烈抨击,指责他领导议会处理脱欧问题时有失公平,又指他帮助留欧派议员夺取下议院控制权,间接导致前首相特蕾莎·梅惨败议会、新首相鲍里斯对议会六连败,令执政的保守党一直处于被动。

按照保守党的说法,伯考利用议长的职能,为留欧派谋求便利,以一己之力影响了脱欧进程。

英国下议院议长,与美国众议院议长不同,英国下议院议长需要脱离其党派,以中立身份主持会议,因而政治影响力较小,相对而言,英国首相和反对党领袖拥有更大的政治权力和影响力。

不过,与英国过去的议长相比,伯考经常表达政见,发挥政治影响力,打破了英国一直以来“议长中立”的常规。

伯考生于1963年,今年56岁,是犹太移民的后代,他的祖父在一百年前从罗马尼亚迁到了英国。

伯考的父亲原本经营一家二手汽车销售店,但生意不好,后来黯然收摊,改开出租车。

伯考小时候曾展现出过人的网球天赋,但因身高太矮没有继续走职业道路。他一直是费德勒的铁粉。

1985年,伯考从位于科尔切斯特的英国埃塞克斯大学毕业,并获得一等荣誉学位。据他当时的老师回忆,学生时代的伯考是个“蛮横又聪明的右翼分子”。

大学毕业后,伯考马上以保守党党员投入政坛。

伯考曾在1986至1990年担任议员顾问,也曾在1987年和1992年的大选中竞选下议院议席,但都失败了,好在他不放弃,1996年,他砸1000英镑租直升机,一夜飞两个选区,出席候选人选拔会议,只为争取参选资格。

这也被他自己戏称为“人生中花得最值的1000磅”——1997年英国大选,伯考终于当选为白金汉选区议员,首次加入了议会。2001年,伯考成为了保守党的影子内阁阁员。

在伯考的议会生涯里,他的名字却始终与“变节”挂钩。进入议会后,伯考越来越倾向于立场偏左的工党。

2002年,当时的执政党工党引入了一项关于儿童收养的法案,希望允许未婚的同性恋伴侣收养儿童,伯考没有遵从保守党党首Iain
Duncan
Smith投反对票的指令,对法案投下了支持票。该法案得以通过后,伯考不得不引咎辞职,从前座议员变成了影响力较弱的后座议员。

保守党始终非常怀疑伯考的忠诚度,因为伯考的妻子萨利就从支持保守党转向公开支持工党、成了一名工党党员,而伯考受妻子影响很深。

英国政界普遍认为,伯考是靠工党支持才坐上了议长的位子。

伯考的妻子莎莉小他近7岁,他们的婚姻曾多次亮起过红灯。据英媒报道,莎莉曾被人发现与伯考的堂兄艾伦·伯考发生了一段长达一年的地下恋情,但两人随后修补好了婚姻关系,选择继续生活在一起。莎莉·伯考

2009年,伯考以322票对271票击败了他的对手、保守党人乔治·杨格当选议长。其中,工党议员对伯考的支持起了关键作用。

伯考不在乎打破惯例或常规,以往的议长主持会议时要穿长靴和戴假发,但他不。这让保守的英国议员颇有微词,但他不理会,相反,我们看到的甚至是头发乱乱,像起床匆忙忘记梳头的倔强老头。

2017年2月6日,伯考极力反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到英国议会发表演讲。

伯考向议员们表示:“反对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是“非常重要的考量因素”。

在野工党和苏格兰民族党对他的观点表示赞同。

但批评者认为他作为议长应保持政治中立,避免言论明显加入个人的政治立场。

特朗普于2018年7月13日至16日到访英国,会见英国前首相特雷莎·梅和伊丽莎白二世女王陛下,但最终没有到英国议会发表演讲。

英国下议院议长最初的设置是为了平衡权力、不掌握关键实权,但议长实际上却拥有以下重要职能:

决定哪个议员什么时候发言、决定哪项修正案可以交由议员投票、以及在投票出现平局时用自己手中的票决定胜负。

所以,如果下议院议长有任何政治上的偏袒,有时候确实能够影响一个议案的否决或通过,甚至,悄悄影响脱欧进程。

伯考曾经承认,在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中,他投票支持留欧。

后来,英国媒体又曾拍到伯考在汽车挡风玻璃上贴了“让脱欧去死吧”的贴纸,但他后来又否认说,车是他妻子的。

如果这个贴纸真是伯考贴的,那他将坐实留欧立场,成为英国历史上最不中立的议长。

在脱欧问题上,伯考曾多次对外宣称:英国议会不会任由无协议脱欧发生,在脱欧上议会是重要参与者。

在脱欧进程中,伯考也曾多次给那些希望阻止脱欧的议员以优先权:

2019年1月,伯考允许将一项由亲欧派保守党议员Dominic
Grieve提出的政府程序议案交给议员投票,该议案削减了首相权力,将修改脱欧协议的时间缩减为3天。此举遭到了时任首相特蕾莎·梅的猛烈批评:按照惯例,这类议案通常不会获得议长通过。

而后英媒曝光Dominic Grieve曾与伯考多次秘密会见,谋划“杀死脱欧”。

2019年3月,在脱欧协议遭议会两次否决后,特蕾莎·梅希望将该协议交给议会进行第三次投票。对此,伯考公开表示,如果该协议与前两次相比没有实质性改变的话,议会将拒绝对此进行投票。伯考引用了一条1604年的古法来为自己的行为辩护,但没能止住批评之声。

2019年8月,新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决定关闭议会、保留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正在休假中的伯考立刻公开回击,称首相在尝试阻止议会履行其在脱欧进程中的重要责任。

伯考发声后,保守党再也忍不了了,决定来一招釜底抽薪——在伯考担任议员的白金汉选区,保守党推出了新议员候选人,他将在下一次大选中和伯考正面对决。

2019年9月9日,自认议员生涯即将终结的伯考,无奈主动宣布辞职。

在宣布辞职后,伯考仍在和政府对抗,9月13日,伯考对外宣称,自己将修改议会规则,以阻止首相鲍里斯破坏法案、让英国在10月31日无协议脱欧。

而到了今天,面对奇招频出的鲍里斯·约翰逊,由反对派把持的英国议会可能需要伯考亲自出马、出任临时首相,才能保证延期脱欧法案得到切实履行。

因为脱欧,政府和议会的斗争进入白热化,连议长都可能会被推向首相之位。

网红议长当首相,你觉得会成真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