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对桃子抱持的是审美兴趣,也就是说,你是因为美而要那颗特定的桃子,那么任何桃子都无法取代你要的那颗桃子;但如果今天你要桃子的目的是要吃它,那我拿了另一颗桃子给你也无所谓,因为在这个情况下,不论是哪一颗桃子都可以满足你的目的。今天要谈的是,美与实用性的关联。美的事物可以是实用的事物吗?实用的事物可以是美的吗?这两个概念乍看之下好像是有冲突的,但事实上却可以并存。一个有实用价值的东西也可以是我们的审美对象。建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建筑要美还是要实用?建筑是拿来被使用的,不管是居住还是办公,它都有一个实用的目的存在。换个说法,建筑本身有某种功能要实现,这就如同椅子是拿来坐的,盘子是用来盛饭菜用的,车子是用来开的,上述这些东西都有它的作用。但这不代表我们不能做出漂亮的椅子、盘子、车子甚至房子,并欣赏它们。以消费者的角度来看,我们在购买这些物品之前,大多会考虑它们的美观性。试问,有人会买看起来很丑的车子吗?应该是不会。相反的,我们还常常会欣赏车子的美,如果看到有人开了外型亮眼的车子,我们还会好生羡慕。对家庭主妇而言,购买有碍观瞻的盘子应该也是不太可能的事,如果家里有人买了这种盘子,应该会想把它丢掉吧?让我们多聊一点建筑的例子。举我最喜欢的推理小说为例。在推理小说里面,建筑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凶杀常常发生在奇怪的建筑物里面。最有名的就是日本推理作家绫辻行人的馆系列。在这个系列中,有一名天才建筑师叫做中村青司,他设计了一系列奇形怪状的建筑物,都以XX馆命名。这系列作品每一本都以其中一个馆做为书名,案件也发生在馆里面。例如,系列第一本是《杀人十角馆》,顾名思义,里面的建筑是一栋十角形的房子,房子里的物品也都是十角形。另一本《杀人迷路馆》的案件则是发生在迷宫之中,迷路馆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迷宫。另外还有水车馆、人形馆以及黑猫馆等等也都别具风格,可说是把推理小说中奇怪建筑物的风潮推到顶峰,引发了很多作家仿效。除了绫辻行人之外,另一位日本推理作家篠田真由美,也写出了建筑侦探樱井京介的系列侦探小说,内容包含许多建筑的相关知识。这些推理小说都引领我们欣赏建筑之美。手段还是目的:审美目的与实用兴趣推理小说里面的建筑,除了居住的功能之外,还常常具有杀人的功能。也就是说,这些屋子在设计上,就具备犯罪的目的。至于是哪本推理小说的屋子有杀人机关,在此就不爆雷啦!但抛开居住或杀人的功能不谈,这些建筑的确可以做为审美的对象。比较一下美术馆的画。美术馆的画有实用性吗?没有,绘画的目的就是要被欣赏,而这似乎就是艺术品的主要目的。当画家着手画一幅画,他的目的并不是要通过
这幅画去完成另一件事,这幅画本身就是目的。但当建筑师设计大楼时,他的目的是要设计出可以居住或办公的大楼,居住或办公才是目的,而大楼的好坏,主要取决于这个目的被实现的程度。建筑的实用性可以独立于它的美而被评价。当我们在谈它的实用性的时候,我们谈的是建筑做为一种实现目的的手段。但如果我们在谈的是建筑的美,美的本身就是目的,而非手段。启蒙时代的思想家注意到这件事,才进一步区分了艺术品与工艺品;在那之前,人们并没有仔细区分这两者。也就是说,我们对物品的兴趣可以区分成两种:审美兴趣与实用兴趣。当我们对一个对象抱持审美兴趣时,我们关心的是这个对象本身。但当我们对一个对象抱持实用兴趣时,我们关心的是它可以为我们做什么。审美兴趣的关键在于对象本身的内在价值,实用兴趣的关键在于对象可以实现的功能。如果我们是因为美而关注一个对象,那么这个对象是不可取代的,是独一无二的;但如果我们是因为功能而关注一个对象,则这个对象并不是不可取代的,因为它可以被具有同样功能的事物替代。在后者的情况,该事物并非最终目的,而只是达成目的的手段,因此只要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手段是可以替换的。让我们用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选桃子跟选伴侣的难题假设你指着餐桌上一盘桃子的其中一颗,说:「我要那颗桃子。」我拿了盘子中的另一颗桃子给你,你摇头,说你就是要你指的那颗,因为那颗桃子特别美。这时你对桃子抱持的是审美兴趣,也就是说,你是因为美而要那颗特定的桃子。在这个状况下,任何桃子都无法取代你要的那颗桃子,因为这颗桃子的美,是内在于它自身的,没有其他桃子可以取代。但如果今天你要桃子的目的是要吃它,那么我拿了另一颗桃子给你,这也无所谓,因为在这个情况下,不论是哪一颗桃子都可以满足你的目的。我们可以换个例子来说明。假设你爱上某人,你因为对方独特的美而爱上他。这个美有可能是他外貌的美、灵魂的美或是品德上的美。是哪一种都不重要,总之就是美。如果这个时候,你的父母反对你跟对方在一起,并告诉你还有更好的对象,你能接受吗?当然不行,因为你要的就是他。他做为你的审美对象,是独一无二的。但如果今天,你纯粹只是要找个对象结婚,实现组织家庭的功能,那么也许对象是谁就没那么重要。这样的状况也发生在欣赏作品的时候。如果我当下就是想听贝多芬,那么莫札特或萧邦都不能满足我的渴求。贝多芬音乐的美无法被莫札特或萧邦取代。这并不是说贝多芬是更好的音乐家,而是说当我们渴求某事物的美的时候,我们要的就是那独一无二的个体。但如果今天我听音乐只是要把音乐当成一种艺术治疗,那也许莫札特或萧邦的音乐也能办到,如此一来,是不是一定要听贝多芬就没那么重要了。当我们为了美而欲求某个事物时,这个欲求并没有特定的满足方式。当我说我为了美而要这颗桃子,那么即使我把桃子审视过一遍,依然无法满足我对它美感的渴求,我还是可以一看再看,却仍觉得不够。口渴可以通过
喝水而消除,但是对美的渴求没有特定的解消方式,因为审美是一种沉思,这就像望着大自然的美景,并不是像安全检查一样看完每个细节就结束了,没有哪一个细节是开始,也没有哪一个细节是结束;美需要感受,而这种感受是没有特定方向与目的的。建筑之美来自功能性:美跟实用是不可分割的?有一些人认为,当我们在欣赏像建筑这种带有实用性的艺术时,我们不可能把它的功能抛到一边不管。也就是说,像建筑这样的物件,当我们在谈它的美的时候,无法不考虑它的实用性。这是因为一个物品如何执行它的功能,会影响到我们觉得它美不美,因此两者是不可分割的。美国建筑师路易斯‧苏利文──也是摩天楼之父──就抱持这种看法。他认为建筑的美来自功能性。如果一栋建筑不美,那么它的结构或形式必定是没有满足其功能性。苏利文这样的看法影响了许多建筑师,他们因此把美看成是建筑的副产品,而非目的。但有趣的地方也就在这里。美丽的建筑往往会留存下来,就算它失去了原本的功能。但那些失去功能却不美的建筑,大多会被拆除。这或许说明了,如果想要让建筑作品流芳百世,考虑美感还是很重要的。此外,美感有些时候可能也可以让功能执行得更好。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建筑艺术审美特征具体内容是什么,下面本网为大家解答。

物质功能性与审美功能性相结合的艺术

建筑的物质功能性是指建筑的实用性、群众性、耐久性。所谓实用性,即是说,建筑的目的首先是为了“用”,而不是为了“看”。即使是纪念碑、陵墓也要考虑举行纪念仪式时人流活动的具体要求。其它各类艺术,美可以是唯一目的或主要目的,而建筑却必须和实用联系在一起。建筑的实用性特点,影响着人们的审美观。即是说,建筑物对人类生活的功能好坏,往往决定着人们观感的美与丑,因而建筑的审美意义,有赖于实用意义。试想,一座通风不良、噪声震耳、光线幽暗的车间,打扮得再花哨,也不会引起工人的美感;一座华贵高大的楼房,如果风一吹就要倾倒,那么色彩无论怎么鲜艳,多姿多彩,住在这座楼房里的人也不会觉得它美。相反,如果实用功能处理得好,住起来很舒适,即使外形简单一般,也会给人以美的感受。即使是艺术比重大的建筑,比如展览馆、歌剧院、大会堂、高级酒店、园林,如果用起来让人别扭,也会被认为“华而不实”。建筑的实用性是艺术性的基础,而艺术性中也常常包含着实用性。建筑的物质功能性还表现在它的群众性上。没有一个人能离开建筑,建筑的审美是带“强制性”的。人们可以不听音乐,不看戏剧,不欣赏画展,不读小说,但却不可能不住住宅,不可能对矗立在自己眼前的建筑视而不见。因为它是物质存在,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不管你自觉还是不自觉,有兴趣还是无兴趣,都会经常面临着各种类型、不同形式的建筑物,这些建筑都会“逼迫”人们提出自己的审美评价。建筑的物质功能性另一表现是在于它的耐久性。建筑是巨大的、造价可观的物质实体,一旦建成,除非地震火灾和战争破坏,它都会长期保留下去,很难被人遗忘或丢失,事实上成了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纪念碑。建筑的物质功能性决定了建筑物具有纪念性。比如希腊的神庙、罗马的广场、巴黎的铁塔、中国的万里长城、非洲的原始村落,还有数不清的古城市、古村镇,当初并不是为了纪念而专门建筑的,但是到了后来,却成了纪念性很强的遗迹,成为人们欣赏的历史文化了。

车尔尼雪夫斯基说:“建筑与工艺没有质的区别,只有量的区别。”英文“建筑”一词本意为“巨大的工艺”。前面已经说过,建筑同工艺一样是从实用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但仅有实用又是不够的,还要满足人们的审美需要,还要讲究艺术性。比如,住宅建筑最基本的要求是舒适、亲切、顺眼;园林建筑讲究清新、自然、雅致;游乐场所的建筑则应轻快、活泼;而纪念性的建筑则应崇高、庄严。实用功能性与审美功能性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达到了和谐的统一。同时,建筑的审美功能,往往借助于其它艺术门类给予加强,有的还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雕塑、绘画(主要是壁画)、园艺、工艺美术以至音乐都能融合到建筑艺术中去。比如欧洲古典建筑中的雕刻、壁画就是当时建筑艺术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去掉了这些东西,那么这些建筑也就黯然失色了。再比如,中国的古代建筑是群体取胜,造成群体序列的性格和序列展开的效果,也往往要依靠这些附属的艺术,如华表、石狮、灯炉、屏障、碑碣等,单独的古建筑也常用壁画、匾联、碑刻、雕塑来加以说明。从这个意义上,也说明了建筑具有一定的艺术综合性,具有鲜明的审美功能性。自古以来,人类花费在非实用方面的财富和这方面的创造是相当惊人的。尤其是近年来,人们越来越把建筑的美看重,有时甚至超过实用价值。

日本在爱知县甚至建造了一座别致的音乐桥。这是一条人行便桥,全长仅31
米,宽两米,桥两侧栏杆装有109
块不同规格的音响栏板。过桥的人,只要拿起木槌,轻击栏板,不管你懂不懂音乐,会不会唱歌,就能奏出一首法国民谣《在桥上》。回来时,敲击桥的另一侧,就会响起日本家喻户晓、脍炙人口的民歌《故乡》。人们称誉它是“石琴桥”、“声情并茂的建筑物”你大概想不到,这座小桥最初的设计提出者,竟是一个爱哼小曲的中学生呢!当然,建筑的实用功能性和审美功能性,在不同的建筑对象中可以各有偏重。有的审美功能比重大些,甚至占主要的地位,比如纪念碑、游乐园、陵墓等;有的比重大体相等,如商店、学校、医院等;有的比重小些,如仓库、厂房、桥梁等。但即使审美比重小的建筑在建设时也离不开一定审美观念的支配,建筑本身也要具有和谐的比例,角度、尺寸、序列、韵律,也要考虑周围的环境,比如前面所说的仓库、厂房、桥梁等,就要考虑合适的位置,适当的高度等,也是直线和曲线的组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也具有了审美功能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