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银集团完成三年前宣布的一桩交易,出售所持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的部分股份,将录得1.2万亿日元(111亿美元)的税前利润。这家日本投资巨头周二表示,已经履行了2016年公布的一宗交易,根据远期出售合约,交付了7,300万股阿里巴巴的美国存托股票(ADS)。软银是阿里巴巴的最大股东,这是它16年来首次出售持股。出售阿里巴巴部分持股的交易,是前软银总裁Nikesh
Arora主导的数宗撤资交易之一,这些投资调整包括出售在游戏《部落沖突》开发商Supercell
Oy的持股。这些交易使得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得以在2016年以320亿美元收购晶片设计公司ARM
Holdings
Plc,并设立规模1,000亿美元的软银愿景基金。此次交易后,软银仍持有阿里巴巴约26%的股份。这家日本公司自己的股票今年已经上涨了27%。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新普京手机电子网站 1

原标题:巨无霸富士康创投:12年前投了阿里,如今退出赚近10亿元

鲜为人知的创投,出手了。

12月13日,鸿海集团发布公告宣布,鸿海子公司富士康创投控股出售了所持有的过半股份。本次富士康创投共出售了33万8465股ADS,交易价格为每股ADS
203.82美元,总金额达2.72亿美元。

按照获得成本计算,富士康创投的这次交易实现收益1.33亿美元。换言之,郭台铭这一笔投资轻松赚了近10亿元。

让人没想到的是,富士康的投资版图如此庞大。富士康一直以“全球最大工厂”为人熟知,事实上这家代工巨头早已开始了投资之路。纵观国内的许多明星企业,包括滴滴、、小鹏汽车、宁德时代、等等,富士康一个都没有错过,堪称隐形CVC“巨无霸”。

12年前投资阿里

如今轻松赚了9亿元,还持股0.05%

这是一笔几乎被人忽视的投资。

12月13日,鸿海集团发布公告宣布,鸿海子公司富士康创投控股出售了所持有的过半
阿里巴巴
股份。本次富士康创投共出售了阿里巴巴133万8465股ADS,交易价格为每股ADS
203.82美元,总金额达2.72亿美元。

按照获得成本计算,富士康创投的这次交易实现收益1.33亿美元。鸿海指出,根据IFRS
9规定,其中4399万美元已转入2018年度未分配盈余,2019年截至12月12日认列评价收益8934万美元。

早在今年3月,就有消息称富士康创投在公开市场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以181.10美元的价格出售了220万股阿里巴巴股票,价值为3.984亿美元,高盛帮助管理了交易。

此次富士康出售的阿里巴巴股份,最早可追溯到2007年。当时鸿海集团作为基石投资者以2.716亿港元认购刚在香港挂牌上市的阿里巴巴2.9%的股份,每股价格为13.5港元。随后阿里2012年从香港退市,又在2014年登陆美国,富士康所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一路水涨船高。

据了解,此次交易后,富士康创投仍持有阿里巴巴126万股ADS,持股比例约0.05%。据台湾媒体称:鸿海集团将投资阿里巴巴定位为财务投资,因此未来如果价格合适,鸿海集团不排除全数抛出阿里巴巴股份。

无疑,阿里巴巴早已经成了股东们,当然最大的赢家是日本软银。2016年,软银通过出售部分阿里巴巴股份和采取其他措施筹集了100亿美元。其中34亿美元是通过直接向阿里巴巴和投资基金出售股票获得的,其余金额通过金融衍生品获得。据日本媒体报道称,今年4月至6月期间,软银通过出售阿里巴巴股票所得和金融衍生品收益合计贡献1.2万亿日元(约合111亿美元)的税前利润。这一数字约为软银截至今年3月的财年税前利润的70%。

此外,苏宁从2017年12月到2018年12月通过三次出售阿里股票直至清仓,实现高达141亿元的净利润。正如的神灯一般,阿里巴巴通过给股东带来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满足他们的各种愿望。

展开全文

隐形CVC巨头

富士康投资版图浮出水面

对于本次出售阿里巴巴股票的原因,鸿海集团强调,“是富士康创投为实现投资获利”。更直白地说,是为了财务回报。

这无可厚非。高通全球副总裁、高通创投董事总经理 沈劲
在2019年清科年度论坛上曾介绍,CVC有不同的风格,有的CVC比较靠近VC,有的CVC比较战略。如果把每一个CVC的风格做一定的分析,就是会发现有的CVC非常强调战略的协同性,有的CVC战略协同性就比较宽松,对投资回报考虑得多一点。

一直以来,富士康都是作为一家制造业巨头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但不可忽略的是旗下投资业务早已做得风生水起。

纵观国内的许多明星企业,包括滴滴、旷视科技、小鹏汽车、宁德时代、思必驰等等,富士康一个都没有错过。富士康投资版图见下表:

通过投资驱动创新,通过创新驱动发展,富士康希望把“血汗工厂”的标签摘去。

在2017年《MIT科技评论》
“全球最聪明50家公司”的榜单中,富士康位列第33名。据了解,本次评选的标准是“拥有真正的创新技术,以及实用又野心勃勃的商业模式”,并不以不以公司名气或市值为考量标准。

这或 许可
以通过其投资案例来理解。今年12月,内衣品牌BerryMelon获得了千万元人民币的Pre-A
轮融资,本轮融资的投资方正是富士康。对于富士康投资一家内衣公司,多少令人大跌眼镜。

据了解,和其他工业化生产女性内衣的厂商不同,BerryMelon通过以胸型和数据为内衣研发基础,采取线上匹配算法与线下深度服务相结合的方式,为用户提供一站式的内衣及贴身衣物解决方案。这个项目恰好契合了郭台铭“相信科技和数据才能改变传统生产行业”的初衷。

富士康喜欢与阿里一起投

郭台铭私交甚笃,是老友

有趣的是,富士康在投资策略上往往喜欢阿里合作。单单从投资版图就可以看出两者的交集并不少,旷视科技、小鹏汽车、等企业的背后,二者总会以股东的身份双双出现。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鸿海集团旗下工业富联在中国大陆A股IPO,网下发行初步配售结果及网上中签结果中都出现了的名字。

实际上,阿里和富士康的渊源远不止于此,马云和郭台铭私交甚笃。据说,马云创立阿里巴巴时,曾一度由于资金紧张到处找投资人。当时很多人都建议郭台铭投资马云,但是郭台铭心存疑虑,觉得马云有点大言不惭,错失了投资阿里巴巴的最佳时机。

2007年郭台铭受马云邀请参加阿里第二届电商大会,当时马云跟他说,“富士康是制造业的大象,阿里要用很多蚂蚁推翻你。”在郭台铭看来,当时的阿里只是一个通过互联网让大家购物的平台。

后来,马云当初的“吹牛”如今已经成真,郭台铭曾在公开场合不吝赞美之词:“马云不能说是前无古人,但很难有后来者啊!”

郭台铭认为,网络经济和实体经济正在快速融合,给制造业带来了巨大的机会。他直言马云提出的“五新”中的“新制造”是他给加上去,而新制造就是指工业互联网。

近两年,富士康和阿里合作消息不断传出,以致富士康和阿里乃至软银抱团合作已经成了常态。

有媒体这样描述:“这三家企业的市值加起来约为4000亿美元,旗下员工超过110万人。它们代表的是一系列可以垂直整合的能力:富士康负责制造,阿里巴巴的强项是处理大数据,软银则擅长投资。”它们也是所谓的“松散联盟”的一分子,通过共同投资、项目合作以及私人关系联系起来。马云、郭台铭,再加上
孙正 义,三人的能量震慑亚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