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调查:六成企业反映被拖欠工程款,有的已影响正常经营  新京报讯(记者
许诺
陈维城)12月18日,在国务院减轻企业负担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设在工信部,以下简称联席会议)媒体通气会上,中国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相关负责人透露,连续2个月网上调查显示,各地清偿进度都在明显加快。不过,调查也显示出,65%以上的样本企业反映被拖欠工程款,其中被拖欠期在1年以上的企业占36%,有的企业甚至被拖欠长达10年之久。此外,60%的样本企业反映欠款对企业经营有影响,其中8%的企业反映已影响到正常经营。  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清欠工作的部署和要求,中国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承担了清欠落实情况第三方评估工作,今年10-11月以来连续2个月、对来自31个省份的3600多家企业开展了网上调查。  调查显示,拖欠货款对企业的生产经营影响较大。有些企业甚至因上游拖欠导致被下游企业告上法庭,被列入失信名单、账户被封,正常的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甚至已面临破产边缘。调查显示,68%的企业反映欠款对企业经营有影响,其中8%的企业已影响到正常经营,4%的企业已因此停止运营或濒临破产。  而被拖欠款的企业中,小型微型企业数量占比最多,约为60%,中型企业占比达32%。相关负责人指出,政府部门与大型国有企业、大型国有企业与中小企业、政府部门与中小企业间形成了错综复杂的“拖欠链”,而中小企业处在拖欠链的最底端、付款链的最终端。由于部分基层政府部门和国企对清欠工作重视不够,甚至采用“以大欺小”的地位优势,对一些中小企业反映其拖欠账款问题仍然置之不理,没有任何还款的意愿,甚至一些虽列明还款计划但仍不能按时执行,还有一些以工程审计延期或未结束为由形成拖欠。  中国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建议,中小企业在承接项目时,要充分利用国家信用信息平台,了解合作方信用信息;要学会用法律手段,在签订合同时,应在合同中明确支付步骤、支付时间、支付方式、支付金额等约定,避免因约定模糊而产生拖欠,也可为日后维权提供明确的依据。

澳门新普京下载 1

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对拖欠民营企业的款项,年底前要清偿一半以上。临近年底了,清欠工作完成怎么样了?

根据国务院第六次大督查和第三方评估机构反映的问题线索,央视财经记者来到河南进行实地调查……

1欠账两年
利息数百万甲方:只还本金郝云疆是河南郑州一家建设公司的生产经理。但这两年,他却没有接过新工程,而是一直在找完工的项目要拖欠的账款。最让他头疼的,是郑州工业贸易学校新校区的一号教学楼。这个项目在2017年已经竣工交付,结算审定金额为3000万余元。但两年多时间过去,工程款依然有近700万元未结清。润华建设有限公司项目生产经理
郝云疆:我交付学校使用的时候,三个月之内应该把所有的款支付完毕,现在给到的是2300万元左右。采访过程中,郝云疆突然接到学校电话,让他去当面商谈。记者在新建成的校区里看到,这栋教学楼已经在正常使用。郑州工业贸易学校工作人员:学校真是没钱,不是你一个项目,所有的项目都是这样。我们背了好几千万欠款了,都在那放着呢。计划12月底之前,郑州报业和老校区已经置换了,它会有一笔款打给我们。到时你这个工程欠款肯定是全额返还。

校方表示,他们一直在等老校区卖出的钱到账,今年12月底前就能付清欠郝云疆的这笔账款。但令人意外的是,郝云疆拒绝了这个还款计划。

润华建设有限公司项目生产经理
郝云疆:你们是什么意思,是给我们600多万就这样结束了?

郑州工业贸易学校工作人员:还款方案就按照我们欠你多少,就给你多少,12月底前支付。

润华建设有限公司项目生产经理 郝云疆:我们利息确实摊得很厉害。

郑州工业贸易学校工作人员:你要是这个的话,仲裁这块儿还没有结果。

郝云疆说,欠账一拖再拖,他们当初垫资时借的外债,几年算下来利息越滚越多。这样的资金压力公司已经承受不了,所以只好选择了法律仲裁的途径。

润华建设有限公司项目生产经理
郝云疆:我报送的决算款是3400万元,今年年初审定金额是3009万9千多,审下来少了400多万。当时我的目的就是赶快认了,把钱给我们都行了。结果我认了,又拖了一年。我一问你们这就是没钱没钱,我们企业找谁啊?

润华公司诉讼的金额,本金加利息有952万余元,而校方认定的欠款只有664万余元,两者相差不小。

润华建设有限公司项目生产经理
郝云疆:今年1月份,我抱住头在办公室里面哭。我一直坚持不起诉,只要能过得去都过得去。郑州工业贸易学校工作人员:你不起诉,也许12月份给你,但是可能没利息。

只还本金,不管利息,郝云疆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最后,双方决定等待最终的仲裁结果。

2

长期被拖欠反上黑名单

中小企业进退两难

本金答应还,但拖欠产生的利息怎么算呢?其实还不止于此,一拖就是几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欠款,给中小企业的经营带来了很多次生的问题和后果。有些即使最终还了欠款,但已经给企业造成了不可逆的损失,这些损失往往很难弥补和衡量。
△央视财经《第一时间》栏目视频

郝云疆在催的另一个项目,是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职业教育中心的实训楼建设。他说自己现在这么着急催要账款,主要是因为他们公司已经被列为了失信被执行的黑名单。

润华建设有限公司项目生产经理
郝云疆:当地政府给不了我们钱,我们给不了施工材料商钱,人家就把我们起诉了,把我们公司账户冻结了。征信出现问题,不允许参加政府公共项目招投标。

上图这栋实训楼的项目主体结构在2017年初就已完工,但因为资金总跟不上,工程队在当年9月选择停工撤出。记者在现场看到,搁置两年的工地已经长满杂草。

终于,今年6月30日前,甲方按现有工程进度付到了合同总造价的60%。可是,拿到欠款的郝云疆又犯了难:继续干,还是退出呢?如果现在退出,前期施工中一些没算清的账和损失,学校还没给个说法;而如果继续施工,他担心学校资金没有保障,会产生新一轮的垫资和拖欠。河南省延津县职业教育中心工作人员:现在我不知道。我现在协助安排的,能上延津县常务会。刘县长没有时间接待。如果常务会上说现在为啥不干,我只有说是因为过程中资金问题,钱没有按时到你手上。你现在不管跟谁说,咱们一分钱不欠的。项目接近烂尾是因为资金跟不上,但最初招标时校方却表示,财政资金已落实到位。郝云疆说据他们了解,项目前期由省财政拨款700多万元,其他2800多万元由县政府和学校承担。润华建设有限公司项目生产经理
郝云疆:学校要省财政700万元了,就得随时做好县里有2800万元资金的准备,他们连这个准备都没有,合同书上还写了资金已落实。学校领导都是好人,你要叫他们去找县领导要钱,他去要一次两次可以,要多了,他还怕县领导烦呢。

离开工地时,郝云疆给看守现场的唯一一位工作人员,发了一笔生活费。

郝云疆说,不管怎样,他们准备坚持到年底;但不知道,再这样拖下去,他们的公司还能够坚持多久。

3

没钱也要干

项目资金不到位成拖欠主因

从郝云疆所在公司的遭遇中可以看出,虽然没有动辄上亿的大额拖欠,并且欠债方也不是恶意欠款,但对于规模小、家底儿薄的中小企业来说,千八百万的欠款,加上拖欠几年产生的利息,就足以把它们拖垮。甚至有中小企业,在讨债的路上就倒闭了。这样的拖欠案例,反映的恰恰是国内大多数中小企业面临的最真实的困境。
第三方评估机构调查显示,在31省市的3600多家企业中,被拖欠的小型微型企业占比最多,约为60%,中型企业占比32%。有一半的企业认为,拖欠原因主要是项目资金不到位。而央视财经频道本周播出的“清欠”系列调查,也发现多地确实存在这一问题。△点击图片查看:政府拖欠数亿工程款,县委书记被围着要钱!工程承包商苦不堪言,每年光利息搭进去8000万…△点击图片查看:被多个地方政府拖欠6个亿,这家公司股价暴跌八成!企业讨债路有多难?有的钱还没要到就倒闭了…中国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副主任
罗俊章:中小企业处在账款拖欠的最末端。部分的基层政府部门和大型的国有企业对清欠工作不是十分重视。从拖欠账款类型来看,65%以上的样本企业反映被拖欠的是工程款。此外,60%的样本企业反映拖欠款对企业经营有影响,有的甚至被拖欠长达10年。其中,8%的企业已影响到正常经营,4%的企业已停止运营或濒临破产。目前,各地均承诺能完成今年年底前清偿一半的目标任务,近两个月来清偿进度也明显加快。但专家认为,下一步仍需建立长效机制,从源头预防拖欠。

中国企业联合会维权工作委员会秘书长
张文涛:要运用专项审计、司法强制执行、失信黑名单等手段,对有还款能力,但故意拖延、逃避或推诿还款义务的拖欠主体进行联合惩戒。

工业和信息化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局长
黄利斌:对恶意拖欠、久拖不决的拖欠主体,要进行公开曝光,形成强大的震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