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出事了!酒鬼酒陷“甜蜜素风波”,背后牵扯上亿元纠纷财经决策第一号:ENNweekly(«长按可复制)]article_adlist–>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里雨曦  此次风波会否成为白酒行业入冬的导火索?  7年前塑化剂事件的影响还未彻底消散,酒鬼酒又被卷入一起“甜蜜素风波”。  近日,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总代理商——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公司(下称来今雨轩)法定代表人石磊实名举报称,他仓库里封存了5万瓶老酒鬼酒,被检出违规添加了甜蜜素。石磊同时出具了3份国内有检测资质的机构对54度500ml老酒鬼酒的检测结果,均显示送检样品违规添加甜蜜素。  此外,石磊还表示,他与酒鬼酒的纠纷还涉及到知识产权和债权纠纷,涉及金额达上亿元。  12月21日,酒鬼酒公司发布公开声明回应表示,公司严禁添加甜蜜素,也从未采购过甜蜜素。酒鬼酒方面认为石磊的举报是因“与公司发生经济纠纷,意欲谋求不正当利益”,“其不仅不积极履行法院判决,反而利用媒体炒作意图侵害上市公司利益”。  石磊当天下午再发回应,认为酒鬼酒的声明避重就轻,绕过核心事实部分,“如果酒鬼酒公司要否认,请拿出更加有力的证据来”。  截至发稿,事件仍在拉锯中,不过因为2012年酒鬼酒曝出的塑化剂事件曾波及到整个白酒行业,不少行业人士和投资者担心,此次酒鬼酒甜蜜素事件恐将再次带来食品安全问题,可能会再次引发白酒行业和资本市场白酒板块的危机。  违规添加甜蜜素?  甜蜜素是一种食品添加剂,《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4)规定,甜蜜素可用于饮料、糕点、复合调味料、配置酒等食品,但禁止在白酒中使用。  酒鬼酒此次被举报违规添加甜蜜素的风波,则要从来今雨轩库存的5万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说起。  根据石磊的描述,2012年,来今雨轩与酒鬼酒供销公司签订了《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代理销售54度500ml老酒鬼酒。来今雨轩支付了3000万元酒款之后,酒鬼酒供销公司按238.8元/瓶价格提供了12万余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  2016年,石磊接到分销商反馈称,产品含有甜蜜素,并要求退货。随后石磊两次将封样样品、库存产品向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申请检测,三次《检验报告》均显示送检样品含有甜蜜素。  石磊随后与酒鬼酒协调,在协调退货被拒后,石磊将酒鬼酒告上法庭,来今雨轩要求酒鬼酒接受退货,并返还购酒款、赔偿经济损失5509万余元。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来今雨轩提交《检验报告》是原告单方面委托作出的检测,亦不能证明样品即为涉案产品,该院不予采信。判决酒鬼酒收到来今雨轩退货后三日内将货款退还,但驳回来今雨轩其他诉讼请求。  石磊不满判决结果,上诉至湖南省高院,2019年10月25日,湖南省高院驳回来今雨轩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石磊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一方面他不认可以2012年的购买价格进行产品召回;另一方面,原本他想通过法院的审理对于酒鬼酒产品是否添加甜蜜素进行法律认定,从而促使酒鬼酒对这一批产品进行公开召回。  因此,石磊于12月18日向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了实名举报。他向记者出具了当地市场监管局12315投诉举报中心接到石磊举报的收条,称对方已经受理此案。  一旦查实后果严重  记者就此事询问酒鬼酒董事会秘书李文生,对方回复《酒鬼酒公司声明》称,酒鬼酒生产销售的所有产品均经过严格检测,并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准和规定。近年来,酒鬼酒产品经国家及地方各级食品安全监督抽检,合格率100%。  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表示,由于法院没有采信《检验报告》的真实性,所以在没有更新的证据拿出来之前,事情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也很难判断是否企业主观添加甜蜜素。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对记者表示,如果酒鬼酒中检出甜蜜素一事属实,那么应该是主观所为,从检出值看,生产带入的可能极小。值得指出的是,涉事产品在2012年生产,2011年版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1)已经明确规定白酒中不允许使用甜蜜素。  蔡学飞认为,如果甜蜜素事件持续发酵或者被舆论作为热点仔细剖析的话,对于酒鬼酒的高端化和全国化将是全方位的直接打击,或将扼杀酒鬼酒的高端化进程。  受到此次甜蜜素事件的影响,酒鬼酒的品质也会受到外界质疑。  朱毅表示,添加甜蜜素是很多散装白酒或者小酒企采取的便捷廉价的违规办法,因为他们的生产工艺上存在不足,添加甜蜜素可以遮蔽酒体本身苦味和杂味,很难想象酒鬼酒这样的大型酒企也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  在她看来,一旦后续检测结果印证酒鬼酒存在甜蜜素情况属实,无疑将大大打击消费者的品牌信赖感,意味着酒鬼酒生产能力和技术水平有限,质量管控不到位,缺乏社会责任感。  一位行业人士表示,虽然酒鬼酒甜蜜素事件的原委属于酒鬼酒和经销商之间的经济纠纷,但这也给普通消费者一个警示,撕开了白酒添加甜蜜素这一行业秘密的口子,未来如果能引起监管部门和消费者对于白酒超范围添加问题更多的注意,对消费者和行业健康发展是一件好事。  背后牵扯三笔纠纷  甜蜜素事件揭露了白酒业内的秘密,也撕开了酒鬼酒与背后关联方有关产品包装的秘密。  “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石磊表示,如果地方市场局举报不成功,他将继续上告湖南省市场局,甚至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一告到底是他目前唯一的办法。  记者调研发现,石磊相关联公司与酒鬼酒的纠纷远不止于这12万瓶老酒鬼酒,其中还涉及到酒鬼酒的包装侵权和酒鬼酒上市前的债务权转移问题。  2007年,著名画家黄永玉曾经为酒鬼酒设计新版包装“麻袋陶瓶”,并题字“不可不醉,不可太醉”。黄永玉与石磊名下的吉首市石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石磊文化)签订协议,将该新版包装设计的知识产权转让给了石磊文化。  随后,石磊文化与酒鬼酒签订《“酒鬼酒”新版包装设计知识产权使用权转让合同》,将其获得的上述知识产权转让给酒鬼酒公司。  在转让合同中,酒鬼酒公司承诺,在以后订购本合同约定的“酒鬼酒新版知识产权”新版酒鬼酒包装物时,不论采取何种确定供货商的方式,石磊文化均享有在同等供货条件下的优先权,并享有知情权。  “合同是免费转让,等于我方把新包装设计无偿给酒鬼酒使用,目的就是通过承接酒鬼酒的包装生产订单来获取利润。”石磊对记者表示。  但到了2016年8月,石磊文化却以著作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将酒鬼酒告上法庭。石磊文化在起诉状中表示,酒鬼酒多次违反合同约定,没有保障石磊文化的知情权与优先权,并擅自将包装物制作业务交予其他供应商实施,请求法院解除其与酒鬼酒公司签订的上述合同。  石磊的诉讼请求终被驳回,在二审开庭中,双方均表示愿意接受调解。  但石磊方面认为,双方的调解并没有结果。石磊告诉记者,其所代表的公司目前与酒鬼酒涉及3个比较大型的纠纷,除了甜蜜素事件、包装侵权案件,还包括在酒鬼酒上市前,为帮助酒鬼酒取得上市资格,石磊相关联方承接酒鬼酒内部900万元的负债,目前仍未得到解决,三起事件累计造成经济损失上亿元。  记者就酒鬼酒与石磊方面的知识产权和债务问题询问李文生和酒鬼酒董事、总经理董顺钢,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据记者调查了解,黄永玉设计的“麻袋陶瓶”包装,目前正应用于酒鬼酒的核心产品,且是酒鬼酒产品的一大卖点。一位行业人士表示,“麻袋陶瓶”包装已经成为酒鬼酒品牌构架中一个标志性符号,核心符号闹出纠纷,势必会对其品牌形象造成影响。  恐再次引发白酒行业危机  如果只是知识产权和债务纠纷,影响的仅是酒鬼酒一家企业,现在行业内普遍担心,甜蜜素事件影响可能会扩大到整个白酒行业。巧合的是,上一次白酒行业整体陷入危机,也是因酒鬼酒而起。  2012年11月19日,酒鬼酒被曝出产品中的塑化剂含量为1.08mg/kg,随之而来的是白酒行业“暴雷”。  2012年11月19日股市开盘,白酒板块大跌,除宣布临时停牌的酒鬼酒外,其余白酒个股平均跌幅5.54%,市值蒸发约330亿元。其中,老白干酒跌停,金种子酒、舍得酒业、水井坊跌幅均超7%。  直至当年11月23日,酒鬼酒发布相关调查公告,否认人为添加“塑化剂”的情况,认为有可能是在转运、包装过程中发生的迁移。复牌后,酒鬼酒走出四连跌停。  整个白酒板块来看,塑化剂事件发生后负面影响仍然持续,白酒个股平均周跌幅5.79%,平均月跌幅5.32%,平均年跌幅32.15%。  “我们现在非常担心,这次酒鬼酒甜蜜素事件会对整个白酒板块产生巨大影响。”蔡学飞表示,当前是白酒销售旺季,这样的负面消息会再一次把整个中国白酒行业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造成恐慌,对春节销售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实际上,无需到本次甜蜜素风波,今年下半年开始,白酒行业整体增速已经明显放缓。  龙头企业中,贵州茅台今年前三季度营收增长16.64%,净利润增长23.13%,对比去年同期均小幅度放缓;五粮液同期营收增长26.84%,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增幅32.12%,较去年增速也出现小幅放缓。  洋河的情况相对糟糕,三季度财报显示,其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210.98亿元和71.4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0.63%和1.53%。而去年同期,这两项指标的增长幅度都在20%以上。  二线和区域酒企情况更为明显,有的酒企甚至在第三季度已经出现负增长。老白干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长11.16%,大大低于去年同期109.22%的增速;舍得酒业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速为10.93%,去年同期则高达186%;水井坊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38.13%,去年为90.15%;口子窖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长13.51%,较去年同期的26.68%,也出现显著下降。  瞭望智库食品健康产业研究员王先知认为,7年前白酒行业整体入冬,塑化剂事件是重要的导火索。今年开始,整个白酒行业下行趋势明显,希望酒鬼酒的甜蜜素事件不要让行业雪上加霜。

T+- (原标题:又出事了!酒鬼酒陷“甜蜜素风波”,背后牵扯上亿元纠纷)
此次风波会否成为白酒行业入冬的导火索?7年前塑化剂事件的影响还未彻底消散,酒鬼酒又被卷入一起“甜蜜素风波”。近日,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总代理商——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公司(下称来今雨轩)法定代表人石磊实名举报称,他仓库里封存了5万瓶老酒鬼酒,被检出违规添加了甜蜜素。石磊同时出具了3份国内有检测资质的机构对54度500ml老酒鬼酒的检测结果,均显示送检样品违规添加甜蜜素。此外,石磊还表示,他与酒鬼酒的纠纷还涉及到知识产权和债权纠纷,涉及金额达上亿元。12月21日,酒鬼酒公司发布公开声明回应表示,公司严禁添加甜蜜素,也从未采购过甜蜜素。酒鬼酒方面认为石磊的举报是因“与公司发生经济纠纷,意欲谋求不正当利益”,“其不仅不积极履行法院判决,反而利用媒体炒作意图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石磊当天下午再发回应,认为酒鬼酒的声明避重就轻,绕过核心事实部分,“如果酒鬼酒公司要否认,请拿出更加有力的证据来”。截至发稿,事件仍在拉锯中,不过因为2012年酒鬼酒曝出的塑化剂事件曾波及到整个白酒行业,不少行业人士和投资者担心,此次酒鬼酒甜蜜素事件恐将再次带来食品安全问题,可能会再次引发白酒行业和资本市场白酒板块的危机。违规添加甜蜜素?甜蜜素是一种食品添加剂,《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4)规定,甜蜜素可用于饮料、糕点、复合调味料、配置酒等食品,但禁止在白酒中使用。酒鬼酒此次被举报违规添加甜蜜素的风波,则要从来今雨轩库存的5万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说起。根据石磊的描述,2012年,来今雨轩与酒鬼酒供销公司签订了《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代理销售54度500ml老酒鬼酒。来今雨轩支付了3000万元酒款之后,酒鬼酒供销公司按238.8元/瓶价格提供了12万余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2016年,石磊接到分销商反馈称,产品含有甜蜜素,并要求退货。随后石磊两次将封样样品、库存产品向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申请检测,三次《检验报告》均显示送检样品含有甜蜜素。石磊随后与酒鬼酒协调,在协调退货被拒后,石磊将酒鬼酒告上法庭,来今雨轩要求酒鬼酒接受退货,并返还购酒款、赔偿经济损失5509万余元。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来今雨轩提交《检验报告》是原告单方面委托作出的检测,亦不能证明样品即为涉案产品,该院不予采信。判决酒鬼酒收到来今雨轩退货后三日内将货款退还,但驳回来今雨轩其他诉讼请求。石磊不满判决结果,上诉至湖南省高院,2019年10月25日,湖南省高院驳回来今雨轩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石磊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一方面他不认可以2012年的购买价格进行产品召回;另一方面,原本他想通过法院的审理对于酒鬼酒产品是否添加甜蜜素进行法律认定,从而促使酒鬼酒对这一批产品进行公开召回。因此,石磊于12月18日向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了实名举报。他向记者出具了当地市场监管局12315投诉举报中心接到石磊举报的收条,称对方已经受理此案。一旦查实后果严重记者就此事询问酒鬼酒董事会秘书李文生,对方回复《酒鬼酒公司声明》称,酒鬼酒生产销售的所有产品均经过严格检测,并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准和规定。近年来,酒鬼酒产品经国家及地方各级食品安全监督抽检,合格率100%。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表示,由于法院没有采信《检验报告》的真实性,所以在没有更新的证据拿出来之前,事情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也很难判断是否企业主观添加甜蜜素。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对记者表示,如果酒鬼酒中检出甜蜜素一事属实,那么应该是主观所为,从检出值看,生产带入的可能极小。值得指出的是,涉事产品在2012年生产,2011年版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1)已经明确规定白酒中不允许使用甜蜜素。蔡学飞认为,如果甜蜜素事件持续发酵或者被舆论作为热点仔细剖析的话,对于酒鬼酒的高端化和全国化将是全方位的直接打击,或将扼杀酒鬼酒的高端化进程。受到此次甜蜜素事件的影响,酒鬼酒的品质也会受到外界质疑。朱毅表示,添加甜蜜素是很多散装白酒或者小酒企采取的便捷廉价的违规办法,因为他们的生产工艺上存在不足,添加甜蜜素可以遮蔽酒体本身苦味和杂味,很难想象酒鬼酒这样的大型酒企也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在她看来,一旦后续检测结果印证酒鬼酒存在甜蜜素情况属实,无疑将大大打击消费者的品牌信赖感,意味着酒鬼酒生产能力和技术水平有限,质量管控不到位,缺乏社会责任感。一位行业人士表示,虽然酒鬼酒甜蜜素事件的原委属于酒鬼酒和经销商之间的经济纠纷,但这也给普通消费者一个警示,撕开了白酒添加甜蜜素这一行业秘密的口子,未来如果能引起监管部门和消费者对于白酒超范围添加问题更多的注意,对消费者和行业健康发展是一件好事。背后牵扯三笔纠纷甜蜜素事件揭露了白酒业内的秘密,也撕开了酒鬼酒与背后关联方有关产品包装的秘密。“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石磊表示,如果地方市场局举报不成功,他将继续上告湖南省市场局,甚至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一告到底是他目前唯一的办法。记者调研发现,石磊相关联公司与酒鬼酒的纠纷远不止于这12万瓶老酒鬼酒,其中还涉及到酒鬼酒的包装侵权和酒鬼酒上市前的债务权转移问题。2007年,著名画家黄永玉曾经为酒鬼酒设计新版包装“麻袋陶瓶”,并题字“不可不醉,不可太醉”。黄永玉与石磊名下的吉首市石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石磊文化)签订协议,将该新版包装设计的知识产权转让给了石磊文化。随后,石磊文化与酒鬼酒签订《“酒鬼酒”新版包装设计知识产权使用权转让合同》,将其获得的上述知识产权转让给酒鬼酒公司。在转让合同中,酒鬼酒公司承诺,在以后订购本合同约定的“酒鬼酒新版知识产权”新版酒鬼酒包装物时,不论采取何种确定供货商的方式,石磊文化均享有在同等供货条件下的优先权,并享有知情权。“合同是免费转让,等于我方把新包装设计无偿给酒鬼酒使用,目的就是通过承接酒鬼酒的包装生产订单来获取利润。”石磊对记者表示。但到了2016年8月,石磊文化却以著作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将酒鬼酒告上法庭。石磊文化在起诉状中表示,酒鬼酒多次违反合同约定,没有保障石磊文化的知情权与优先权,并擅自将包装物制作业务交予其他供应商实施,请求法院解除其与酒鬼酒公司签订的上述合同。石磊的诉讼请求终被驳回,在二审开庭中,双方均表示愿意接受调解。但石磊方面认为,双方的调解并没有结果。石磊告诉记者,其所代表的公司目前与酒鬼酒涉及3个比较大型的纠纷,除了甜蜜素事件、包装侵权案件,还包括在酒鬼酒上市前,为帮助酒鬼酒取得上市资格,石磊相关联方承接酒鬼酒内部900万元的负债,目前仍未得到解决,三起事件累计造成经济损失上亿元。记者就酒鬼酒与石磊方面的知识产权和债务问题询问李文生和酒鬼酒董事、总经理董顺钢,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据记者调查了解,黄永玉设计的“麻袋陶瓶”包装,目前正应用于酒鬼酒的核心产品,且是酒鬼酒产品的一大卖点。一位行业人士表示,“麻袋陶瓶”包装已经成为酒鬼酒品牌构架中一个标志性符号,核心符号闹出纠纷,势必会对其品牌形象造成影响。恐再次引发白酒行业危机如果只是知识产权和债务纠纷,影响的仅是酒鬼酒一家企业,现在行业内普遍担心,甜蜜素事件影响可能会扩大到整个白酒行业。巧合的是,上一次白酒行业整体陷入危机,也是因酒鬼酒而起。2012年11月19日,酒鬼酒被曝出产品中的塑化剂含量为1.08mg/kg,随之而来的是白酒行业“暴雷”。2012年11月19日股市开盘,白酒板块大跌,除宣布临时停牌的酒鬼酒外,其余白酒个股平均跌幅5.54%,市值蒸发约330亿元。其中,老白干酒跌停,金种子酒、舍得酒业、水井坊跌幅均超7%。直至当年11月23日,酒鬼酒发布相关调查公告,否认人为添加“塑化剂”的情况,认为有可能是在转运、包装过程中发生的迁移。复牌后,酒鬼酒走出四连跌停。整个白酒板块来看,塑化剂事件发生后负面影响仍然持续,白酒个股平均周跌幅5.79%,平均月跌幅5.32%,平均年跌幅32.15%。“我们现在非常担心,这次酒鬼酒甜蜜素事件会对整个白酒板块产生巨大影响。”蔡学飞表示,当前是白酒销售旺季,这样的负面消息会再一次把整个中国白酒行业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造成恐慌,对春节销售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实际上,无需到本次甜蜜素风波,今年下半年开始,白酒行业整体增速已经明显放缓。龙头企业中,贵州茅台今年前三季度营收增长16.64%,净利润增长23.13%,对比去年同期均小幅度放缓;五粮液同期营收增长26.84%,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增幅32.12%,较去年增速也出现小幅放缓。洋河的情况相对糟糕,三季度财报显示,其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210.98亿元和71.4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0.63%和1.53%。而去年同期,这两项指标的增长幅度都在20%以上。二线和区域酒企情况更为明显,有的酒企甚至在第三季度已经出现负增长。老白干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长11.16%,大大低于去年同期109.22%的增速;舍得酒业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速为10.93%,去年同期则高达186%;水井坊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38.13%,去年为90.15%;口子窖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长13.51%,较去年同期的26.68%,也出现显著下降。瞭望智库食品健康产业研究员王先知认为,7年前白酒行业整体入冬,塑化剂事件是重要的导火索。今年开始,整个白酒行业下行趋势明显,希望酒鬼酒的甜蜜素事件不要让行业雪上加霜。

图片 1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又出事了!酒鬼酒陷“甜蜜素风波”,背后牵扯上亿元纠纷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里雨曦

此次风波会否成为白酒行业入冬的导火索?

7年前塑化剂事件的影响还未彻底消散,酒鬼酒又被卷入一起“甜蜜素风波”。

近日,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总代理商——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公司法定代表人石磊实名举报称,他仓库里封存了5万瓶老酒鬼酒,被检出违规添加了甜蜜素。石磊同时出具了3份国内有检测资质的机构对54度500ml老酒鬼酒的检测结果,均显示送检样品违规添加甜蜜素。

此外,石磊还表示,他与酒鬼酒的纠纷还涉及到知识产权和债权纠纷,涉及金额达上亿元。

12月21日,酒鬼酒公司发布公开声明回应表示,公司严禁添加甜蜜素,也从未采购过甜蜜素。酒鬼酒方面认为石磊的举报是因“与公司发生经济纠纷,意欲谋求不正当利益”,“其不仅不积极履行法院判决,反而利用媒体炒作意图侵害上市公司利益”。

石磊当天下午再发回应,认为酒鬼酒的声明避重就轻,绕过核心事实部分,“如果酒鬼酒公司要否认,请拿出更加有力的证据来”。

截至发稿,事件仍在拉锯中,不过因为2012年酒鬼酒曝出的塑化剂事件曾波及到整个白酒行业,不少行业人士和投资者担心,此次酒鬼酒甜蜜素事件恐将再次带来食品安全问题,可能会再次引发白酒行业和资本市场白酒板块的危机。

违规添加甜蜜素?

甜蜜素是一种食品添加剂,《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规定,甜蜜素可用于饮料、糕点、复合调味料、配置酒等食品,但禁止在白酒中使用。

酒鬼酒此次被举报违规添加甜蜜素的风波,则要从来今雨轩库存的5万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说起。

根据石磊的描述,2012年,来今雨轩与酒鬼酒供销公司签订了《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代理销售54度500ml老酒鬼酒。来今雨轩支付了3000万元酒款之后,酒鬼酒供销公司按238.8元/瓶价格提供了12万余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

2016年,石磊接到分销商反馈称,产品含有甜蜜素,并要求退货。随后石磊两次将封样样品、库存产品向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国锦检测技术有限公司申请检测,三次《检验报告》均显示送检样品含有甜蜜素。

石磊随后与酒鬼酒协调,在协调退货被拒后,石磊将酒鬼酒告上法庭,来今雨轩要求酒鬼酒接受退货,并返还购酒款、赔偿经济损失5509万余元。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来今雨轩提交《检验报告》是原告单方面委托作出的检测,亦不能证明样品即为涉案产品,该院不予采信。判决酒鬼酒收到来今雨轩退货后三日内将货款退还,但驳回来今雨轩其他诉讼请求。

石磊不满判决结果,上诉至湖南省高院,2019年10月25日,湖南省高院驳回来今雨轩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石磊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一方面他不认可以2012年的购买价格进行产品召回;另一方面,原本他想通过法院的审理对于酒鬼酒产品是否添加甜蜜素进行法律认定,从而促使酒鬼酒对这一批产品进行公开召回。

因此,石磊于12月18日向湘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了实名举报。他向记者出具了当地市场监管局12315投诉举报中心接到石磊举报的收条,称对方已经受理此案。

一旦查实后果严重

记者就此事询问酒鬼酒董事会秘书李文生,对方回复《酒鬼酒公司声明》称,酒鬼酒生产销售的所有产品均经过严格检测,并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准和规定。近年来,酒鬼酒产品经国家及地方各级食品安全监督抽检,合格率100%。

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表示,由于法院没有采信《检验报告》的真实性,所以在没有更新的证据拿出来之前,事情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也很难判断是否企业主观添加甜蜜素。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对记者表示,如果酒鬼酒中检出甜蜜素一事属实,那么应该是主观所为,从检出值看,生产带入的可能极小。值得指出的是,涉事产品在2012年生产,2011年版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已经明确规定白酒中不允许使用甜蜜素。

蔡学飞认为,如果甜蜜素事件持续发酵或者被舆论作为热点仔细剖析的话,对于酒鬼酒的高端化和全国化将是全方位的直接打击,或将扼杀酒鬼酒的高端化进程。

受到此次甜蜜素事件的影响,酒鬼酒的品质也会受到外界质疑。

朱毅表示,添加甜蜜素是很多散装白酒或者小酒企采取的便捷廉价的违规办法,因为他们的生产工艺上存在不足,添加甜蜜素可以遮蔽酒体本身苦味和杂味,很难想象酒鬼酒这样的大型酒企也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

在她看来,一旦后续检测结果印证酒鬼酒存在甜蜜素情况属实,无疑将大大打击消费者的品牌信赖感,意味着酒鬼酒生产能力和技术水平有限,质量管控不到位,缺乏社会责任感。

一位行业人士表示,虽然酒鬼酒甜蜜素事件的原委属于酒鬼酒和经销商之间的经济纠纷,但这也给普通消费者一个警示,撕开了白酒添加甜蜜素这一行业秘密的口子,未来如果能引起监管部门和消费者对于白酒超范围添加问题更多的注意,对消费者和行业健康发展是一件好事。

背后牵扯三笔纠纷

甜蜜素事件揭露了白酒业内的秘密,也撕开了酒鬼酒与背后关联方有关产品包装的秘密。

“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石磊表示,如果地方市场局举报不成功,他将继续上告湖南省市场局,甚至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一告到底是他目前唯一的办法。

记者调研发现,石磊相关联公司与酒鬼酒的纠纷远不止于这12万瓶老酒鬼酒,其中还涉及到酒鬼酒的包装侵权和酒鬼酒上市前的债务权转移问题。

2007年,著名画家黄永玉曾经为酒鬼酒设计新版包装“麻袋陶瓶”,并题字“不可不醉,不可太醉”。黄永玉与石磊名下的吉首市石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将该新版包装设计的知识产权转让给了石磊文化。

随后,石磊文化与酒鬼酒签订《“酒鬼酒”新版包装设计知识产权使用权转让合同》,将其获得的上述知识产权转让给酒鬼酒公司。

在转让合同中,酒鬼酒公司承诺,在以后订购本合同约定的“酒鬼酒新版知识产权”新版酒鬼酒包装物时,不论采取何种确定供货商的方式,石磊文化均享有在同等供货条件下的优先权,并享有知情权。

“合同是免费转让,等于我方把新包装设计无偿给酒鬼酒使用,目的就是通过承接酒鬼酒的包装生产订单来获取利润。”石磊对记者表示。

但到了2016年8月,石磊文化却以著作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将酒鬼酒告上法庭。石磊文化在起诉状中表示,酒鬼酒多次违反合同约定,没有保障石磊文化的知情权与优先权,并擅自将包装物制作业务交予其他供应商实施,请求法院解除其与酒鬼酒公司签订的上述合同。

石磊的诉讼请求终被驳回,在二审开庭中,双方均表示愿意接受调解。

但石磊方面认为,双方的调解并没有结果。石磊告诉记者,其所代表的公司目前与酒鬼酒涉及3个比较大型的纠纷,除了甜蜜素事件、包装侵权案件,还包括在酒鬼酒上市前,为帮助酒鬼酒取得上市资格,石磊相关联方承接酒鬼酒内部900万元的负债,目前仍未得到解决,三起事件累计造成经济损失上亿元。

记者就酒鬼酒与石磊方面的知识产权和债务问题询问李文生和酒鬼酒董事、总经理董顺钢,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据记者调查了解,黄永玉设计的“麻袋陶瓶”包装,目前正应用于酒鬼酒的核心产品,且是酒鬼酒产品的一大卖点。一位行业人士表示,“麻袋陶瓶”包装已经成为酒鬼酒品牌构架中一个标志性符号,核心符号闹出纠纷,势必会对其品牌形象造成影响。

恐再次引发白酒行业危机

如果只是知识产权和债务纠纷,影响的仅是酒鬼酒一家企业,现在行业内普遍担心,甜蜜素事件影响可能会扩大到整个白酒行业。巧合的是,上一次白酒行业整体陷入危机,也是因酒鬼酒而起。

2012年11月19日,酒鬼酒被曝出产品中的塑化剂含量为1.08mg/kg,随之而来的是白酒行业“暴雷”。

2012年11月19日股市开盘,白酒板块大跌,除宣布临时停牌的酒鬼酒外,其余白酒个股平均跌幅5.54%,市值蒸发约330亿元。其中,老白干酒跌停,金种子酒、舍得酒业、水井坊跌幅均超7%。

直至当年11月23日,酒鬼酒发布相关调查公告,否认人为添加“塑化剂”的情况,认为有可能是在转运、包装过程中发生的迁移。复牌后,酒鬼酒走出四连跌停。

整个白酒板块来看,塑化剂事件发生后负面影响仍然持续,白酒个股平均周跌幅5.79%,平均月跌幅5.32%,平均年跌幅32.15%。

“我们现在非常担心,这次酒鬼酒甜蜜素事件会对整个白酒板块产生巨大影响。”蔡学飞表示,当前是白酒销售旺季,这样的负面消息会再一次把整个中国白酒行业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造成恐慌,对春节销售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实际上,无需到本次甜蜜素风波,今年下半年开始,白酒行业整体增速已经明显放缓。

龙头企业中,贵州茅台今年前三季度营收增长16.64%,净利润增长23.13%,对比去年同期均小幅度放缓;五粮液同期营收增长26.84%,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增幅32.12%,较去年增速也出现小幅放缓。

洋河的情况相对糟糕,三季度财报显示,其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210.98亿元和71.4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0.63%和1.53%。而去年同期,这两项指标的增长幅度都在20%以上。

二线和区域酒企情况更为明显,有的酒企甚至在第三季度已经出现负增长。老白干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长11.16%,大大低于去年同期109.22%的增速;舍得酒业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速为10.93%,去年同期则高达186%;水井坊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38.13%,去年为90.15%;口子窖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长13.51%,较去年同期的26.68%,也出现显著下降。

瞭望智库食品健康产业研究员王先知认为,7年前白酒行业整体入冬,塑化剂事件是重要的导火索。今年开始,整个白酒行业下行趋势明显,希望酒鬼酒的甜蜜素事件不要让行业雪上加霜。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